尹夏沫从台阶上站起身,休息时间差不多应该结束了,她向楼梯间的门走去。Www!QuAnBen-XIaoShuo!cOM

“习惯了就忘记那些了。”空气里,她留下如阳光般清冷淡然的一句话,然后身影消失在楼梯间的门后。

“真是很笨的一个人啊,太过坚强会给人冷血的感觉吧,”文秀女孩子怔怔地想,望着尹夏沫消失的方向,然后笑起来,“不过,也是很可爱的一个人呢!”

休息时间结束了。

所有的人员都回到了拍摄现场,晶姐为难地用粉扑给尹夏沫脸上补妆,她的左颊交错着鲜红狼狈的指痕,用粉已经很难掩盖了。粉扑擦过伤口,尹夏沫痛得微微吸气,晶姐立刻紧张地停下来。

“痛吗?”

晶姐关切地问。“没关系。”夏沫轻声说,见到灯光师和摄像师都准备好了,安卉妮也已经归位,便对晶姐说声感谢,走到了场中央。强烈的灯光打照在两个女孩子身上。

安卉妮斜睨尹夏沫,目光凉凉地瞟过她红肿的面颊,说:“脸怎么肿那么高,你有没有敬业精神,这种脸怎么可以上镜啊,观众会以为见到鬼了。”尹夏沫回视她,淡淡地说:

“如果卉妮前辈有敬业精神,不ng十几次的话,我的脸大概不会这么肿。”

安卉妮僵住,听到周围传来工作人员的窃笑声,她暗暗咬牙,眼底闪过寒芒。

“各人员准备!”

徐导演大喊一声,胳膊正欲挥下,忽然停住,对场中央喊:

“安卉妮,你状态调整好了吗?”

安卉妮冷冷地看一眼尹夏沫,转头,她满脸羞涩地说:“对不起,导演,今天状态不太对,一直有点找不到感觉。”

“是吗?”徐导演皱眉问。

“真是抱歉,”安卉妮表情十分歉疚,“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恐怕接下来还是没有办法一次ok呢。”“那好。”徐导演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安卉妮心里暗笑,得意地盯着尹夏沫受伤的脸颊,这次一定要打得她几天没办法上戏!

“尹夏沫,你演一次让安卉妮找找感觉。”

徐导演语气平淡地说。话音落地!拍摄现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是——

什么意思?!“导演,这是什么意思?!”安卉妮声音微微颤抖,惊恐地说,“难道……难道你要尹夏沫打我吗?!”“只是拍戏而已。”徐导演并不理会她,“尹夏沫,安卉妮的台词你都记下来了吗?”

尹夏沫错愕地怔住。“是。”

这个场景已经反复拍摄了十几次,安卉妮的台词她早已烂熟于心。她望着徐导演,见他脸上有抹微不可察的深意,周围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然后纷纷窃笑,晶姐悄悄向她比出加油的手势。

远处的阴影里。欧辰的神情看不大清楚,沉默的身影仿佛是遗世独立的。“导演!不可以!她怎么可以打我!”

安卉妮尖叫。

“安卉妮,这是拍戏!”徐导演不悦地皱眉。

安卉妮面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各人员准备!”

徐导演手臂挥下——“action!”全场安静。场中央。安卉妮强自镇定,面容雪白。

镜头慢慢摇近尹夏沫。面部特写。尹夏沫的眼底有着惊慌和脆弱,那样的不敢置信,仿佛她所有的信任都被摧毁了,而她最后一丝地哀求着,希望是她听错了,事实不是那样,是她听错了。“你……你说什么……”她努力试图去微笑,眼底有泪光,笑容却脆弱而友善,就像她听到的只是好朋友在同她开玩笑,“那不是真的……对吗?”

安卉妮怔住。她的心思原本只放在尹夏沫将要掌掴她的事情上,然而,当她望着尹夏沫,那双眼睛竟如同深邃的海水般,让她不由自主地沉溺下去,不由自主地被带入了剧情的氛围。

“是真的。”

她低声说。

尹夏沫眼底的光芒崩溃了,那种曾经将对方视为好友最终却被背弃的痛苦与愤怒,让她在顷刻间失去了所有的控制!欲毁灭般的愤怒中,她嘴唇颤抖地挥起手掌!

强烈的灯光!

高高挥起的手掌!

手指紧绷充满了恨意!窒息——!在场所有人都屏息望着那手掌如雷霆般带着恨意重重打向安卉妮的脸颊!

安卉妮惊惧地闭紧眼睛!

手指痛苦地一根一根握紧——悄悄地滑落,如星芒般,无声地从尹夏沫脸颊滑落,她轻轻吸气,想要努力露出笑容,泪水却扑簌簌滚落。

“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朋友……你知道吗……所有的人都可以伤害我……但是你不可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那种悲伤。那种绝望。那种信任完全被摧毁的痛苦。全场鸦雀无声,每个人的心都被那泪水刺痛了,泪水缓缓地蔓延过尹夏沫的面颊,也悄无声息地流淌过每个人的心底。晶姐发觉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泪流满面,尴尬地望去,赫然发现周围的人们几乎全都同她一样,而一个文秀的女孩子已然哭得泣不成声。

“ok——!”

拍摄现场所有的人都惊醒过来。热烈的掌声!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为尹夏沫如此精彩的表现而鼓掌喝彩!

“太出色了!”

制片人惊叹地说,原以为尹夏沫不过是因为与欧氏集团某种特殊关系而进来,演技一定很差,没想到居然是如此出色的演员。西蒙看向少爷。

欧辰依然沉默冰冷地站着,远远地凝望场中央强烈灯光下的尹夏沫,虽然眼神深黯,但是西蒙能够感觉到少爷激烈波动的情绪。

“欧少爷,”制片人压低声音说,“不过,她没有打回安卉妮,需要让彼得再安排一次吗?”

“不用。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欧辰向制片人致意,然后再次望了眼场中的尹夏沫,转身向外面走去。她已经做出的选择必然是她认为最恰当的,那就随她好了,至于安卉妮,他自有他自己的办法。场中央。

尹夏沫没有去看脸色灰败的安卉妮,她默默地望着远处欧辰消失的方向,阴影中那渐渐消失的背影,就像五年那晚前的樱花树下,他终于离开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