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晃而过。Www!QUanbEn-xIAoShUo!cOM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制片人终于等来了投资方的负责人。西蒙先走出来,制片人热情地表示欢迎,西蒙只是礼节性地微笑回应了一下,就走到车门处,恭敬地拉开车门。

当那人从加长的黑色宾利房车走出时。

制片人呆住了。

他只在上流社会的宴会中远远地见过这俊美冰冷如太阳神般的欧氏集团的少爷欧辰。

欧辰仿佛不是现实中的人。

欧辰只生活在传说里,所有的传说都如神话般神秘,偶尔电视和杂志上才会捕捉到他一些侧面和背影。在上流社会的宴会中,只有身份特别尊贵的人士才能接近欧辰的周围,而欧辰往往只露面不到半个小时就消失了,所以他虽然见过欧辰少爷,却从来没有接触的机会。

这次《纯爱恋歌》的投资是由欧氏集团的特别助理西蒙经手的,整个过程欧辰并未显身。

没想到。

今天欧辰少爷居然会亲自大驾光临!

欧辰抬头望向天空。

天空是铁蓝色,有些阴霾,没有阳光。他眼神沉黯,在他的世界里早已经没有阳光了,为什么还要自虐似的去妄想呢。他的面容冰冷下来,走进《纯爱恋歌》拍摄所在的大厦。

冬日,一切恍若都被冻僵了。

寒冷的风里。

唯有手腕的绿色蕾丝仍旧悄无声息地飞舞着。

******

《纯爱恋歌》拍摄现场。

空气凝固了,场边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惊大双眼,摄像机险些从摄像师的肩膀上掉下来,画面定格般地僵住。

“啪——!”

一记耳光重重打在尹夏沫左脸上!

安卉妮这一巴掌使足了力气,在她的手打上尹夏沫脸的瞬间,空气中仿佛有火光迸出,那巴掌声音响得使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尹夏沫霍地睁大眼睛。

她定定凝视安卉妮,脸色苍白如纸,左脸上的巴掌印痕慢慢凸浮出来,火辣辣地疼痛着。

“啊,导演!”

安卉妮捂住嘴巴,惊慌地回头喊,

“怎么办,我太入戏了,一不小心真的打上去了!”

徐导演的视线离开监视器,他看了看安卉妮,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挥手说:

“卡!重来!”

各工作人员不安地望向尹夏沫,见她僵硬地站在场中央,脸色雪白,孤伶伶地就像被寒雨淋湿的鸽子。

电视剧里经常会出现打耳光的场景,但是一般来说演员们都是靠借位来完成的,手掌从演员的耳侧滑下,演员顺势扭头,再加上后期配音,是一点痕迹也看不出来的。安卉妮是经验丰富的明星了,按说不应该出现这种错误才对。

“抱歉啊,”安卉妮斜睨沉默不语的尹夏沫,看着她脸上鲜红的掌痕,语气凉凉地说,“都怨我太入戏了,看到你这张脸就想打下去,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

尹夏沫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她闭上眼睛,努力着,深深深深地让呼吸沉下去,而脸颊处火辣辣的羞辱和疼痛如焚烧般使得她的脚趾都变得僵硬起来。

良久。

她重新睁开眼睛,眼底淡漠如玻璃:

“如果已经打下去了,那么就请卉妮前辈直接将整场戏拍完再停下来。”

“哈!”安卉妮挑眉,“你在教训我吗?!”

这时晶姐跑到了尹夏沫身边,手里拿着粉扑,侧过尹夏沫的左脸,仔细地补着一层粉,掩盖她脸上被掌掴的痕迹。尹夏沫目光空洞地望着前方,血液仿佛是麻木的,场边的阴影里有几个人,那些人望着她,好像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

她慢慢将视线转开。

不想别人看到她的屈辱,哪怕只是毫不相识的陌生人。视线慢慢地移开,她心底却骤然有种惊骇的感觉,就好像被一根寒冷的针突然尖锐地扎了下去!

她猛地回头望去!

场边的阴影里,黑暗的阴影里……

远远地……

欧辰远远地望着她!

拍摄现场的场边,欧辰站在角落的阴影里。他不再能听见任何声音,不再能看到其他的任何事物,身边的喧闹和声响如同嗡嗡的背景音,他的视线里只有场中央的她,狼狈凄惨的她,面容苍白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