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夏沫轻轻握住她的手。wWw。QuanBen-XiaoShuo。cOM

凝视她。

“珍恩,再有这样的事情,告诉我好吗?”尹夏沫微笑,“那样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加油。”

“夏沫……”

“不要一个人傻傻地自己承担,连听你抱怨的人都没有。”尹夏沫握紧她的手,“记住了吗?”

“笨蛋!说这些话干什么!没看我已经情绪失控了嘛,还刺激我!”珍恩的泪水哗哗流下来,她又哭又笑又不好意思,跺脚说,“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肉麻死了!”

尹夏沫笑着拿出手绢放她手里。

珍恩乱七八糟地把眼泪擦掉,忽然,想起来什么:“不过,听制片人说,《纯爱恋歌》的男主演是凌浩……你还记得他吗?”

“记得。”

尹夏沫苦笑,怎么会忘记呢,因为他拒绝与她合作蕾欧广告,险些使她失去代言的机会。

“可恶的凌浩!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了不起!”居然敢看不起新人,珍恩气鼓鼓地想。

******

果然,试镜进行的非常顺利。

尹夏沫甚至觉得,所谓的试镜好像只是一个形式。造型师化妆师为她定完妆,拍了一些照片,然后第二天就正式通知她,冰瞳的角色由她来出演。她的名字也开始出现在剧组名单里,与红透半边天的偶像剧明星凌浩、安卉妮放在一起,频繁地被各媒体竞相报道。

珍恩开心得几天没睡好觉,每天念念叨叨问夏沫,是不是真的,怎么突然这么顺利呢?尹夏沫总是笑着说,可能是最近运气比较好吧。

运气也许有好有坏,她们能做的只能是在好运的时候把握住,努力冲上去,运气不好的时候咬紧牙,努力撑过去。而且,究竟是好运还是坏运,往往也是变幻莫测的。

在一个星期后的《纯爱恋歌》新闻发布会上,尹夏沫也再一次嗅到了这种福祸难辩的气息。

那天,几乎所有媒体的记者都赶来了,新闻发布会现场闪光灯此起彼伏,如星星般闪得人目眩。《纯爱恋歌》的制片人、导演徐彼得自然是众人提问的焦点,剧组的主要演员们也都以剧中造型盛装出现,在巨大的宣传海报前摆出各种姿势,任由记者们拍照。

一阵热闹之后。

剧组的其他演员们渐渐散开,宣传海报前只剩下凌浩和安卉妮,记者们包围着两人,两人也应记者们的要求摆出挽手、拥肩、轻吻,深情凝视等pose。

“他们拍拖两年了。”

珍恩压低声音说。

尹夏沫刚刚与同剧组的其他演员们逐一打完招呼。她心知自己是新人,又是歌手出身,初次拍戏肯定会有经验不足的问题,所以还需要请剧组的前辈们对她包涵和指点。演员们见她态度谦恭,也都很客气,说所有人都是新人出来的,只要知道学习和努力就可以了。

“嗯。”

尹夏沫也看向凌浩和安卉妮。圈内的恋人们也不少,他们是其中很出名的一对。当年凌浩从模特界新人出道,与当时已是红星的安卉妮合作偶像剧,安卉妮对他一见钟情,不在意两人名气地位的悬殊,对他提携和帮助,使他迅速窜红。两人拍拖以来也再没传出过其他绯闻,感情稳定,亲密无间。

“很难得呢,现在凌浩比安卉妮要红多了,他居然也没变心。”

珍恩好奇地远远打量凌浩,他看起来帅气阳光,186的身高让他有种鹤立鸡群的英挺,安卉妮依偎在他身边,就像小鸟倚人般玲珑,清秀的长发,纯真的大眼睛,标准的偶像剧女主角模样。

这时,记者们喊尹夏沫过来拍照。

《纯爱恋歌》是一生两旦的偶像剧,三位明星的对手戏很多。虽然尹夏沫对于电视剧是新人,但是她毕竟刚刚获得年度金曲最佳新人奖,也算有噱头。

尹夏沫走过去的时候,那两人仍旧亲密地手挽手站着。凌浩望向她,嘴角有抹玩味的笑容,吊儿郎当的,神情如同被宠坏了的大男孩。安卉妮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遍,然后对她笑了笑。

“阿凌,搂住两个女孩子的肩膀!”

“搂紧些!”

“亲热一点嘛!”

记者们喊着,举起照相机,咔嚓咔嚓不停地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