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接下来的几场戏,尹夏沫也几乎全都一次通过了。WwW、QuanBen-XiaoShuo、cOm只有第三场,却是因为凌浩的关系吃了ng。

凌浩皱眉问:“我和彩娜的事情,是你告诉我父亲的?”

尹夏沫沉默片刻:“是。”

凌浩震惊:“冰瞳,我一直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可以,居然出卖我呢?”

尹夏沫的目光缓缓流淌在他的脸上。

…………

……

“这场戏,你需要同时演出两种表情。眼睛里是一种表情,面容是另外一种。冰瞳说话的时候,神情要冷漠残酷,不能带出一点感情,”洛熙轻笑,打趣地说,“沫沫,这是你的强项,你拿出以前对我的模样来就可以了。”

她怔了怔。

回想起以前,她果然一直都是用最冷漠的表情来面对他的,对小澄、对珍恩、甚至对欧辰,她都温柔呵护过。

只有洛熙。

她从最开始就充满了防备,五年前如此,五年后再次相见也是如此。她心中微痛,目光缓缓地流淌在洛熙的脸上。

洛熙凝视着她。

半晌,他轻轻抵住她的额头,声音暗哑地说:

“对,就是这种眼神……冰瞳就是用这种眼神望着律司,深情刻骨的眼神,冰冷淡漠的面容和话语,就像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冰瞳……”

……

…………

“我不是你的朋友,我只是你的秘书,”尹夏沫眼神幽深,神情冷漠地说,仿佛她是没有感情的,“向董事长汇报情况是我的职责。”

凌浩望着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如同冰冷的大海,平静无波,然而,那么深邃,恍若眼底有隐藏得很深很深的暗潮,可以将他一直一直吸进去。

“……”

“卡!”

徐导演暴怒,大吼道:

“凌浩你搞什么?!发什么呆!”

“对不起,导演。”凌浩惭愧地连声道歉。

“准备重来!”徐导演不耐烦地挥挥手,望了望场中的尹夏沫,忽然喊,“尹夏沫!”

尹夏沫看过来:“导演?”

“今天演的很好。”徐导演面无表情地说,“以后也要继续加油。”说完,他大喊一声,“各人员准备!好,action!”

当天所有的戏都拍完了,剧组工作人员开始收拾东西。尹夏沫回到演员休息室,她对着梳妆镜卸妆,珍恩兴奋地在她身边走来走去,边称赞她演的实在太好了,边骂安卉妮是个不守信用的小人。

“真无耻!鄙视她!”

珍恩气愤地摸摸自己的后脑。哼,居然有安卉妮这种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诺如果夏沫能够一次通过就当众道歉,结果竟然趁大家不注意就偷偷溜走了。

“明天还会见到她的,”尹夏沫微笑,“到时候让她向你道歉。”如果珍恩愤怒难消,她无论用出什么方法,也会让安卉妮当众向珍恩道歉。

“呃……”

珍恩想了想,偷笑:

“算了啦,安卉妮这次丢脸也算丢大了,就饶过她这次。往后都在一个剧组,做得太绝也不好……哼,虽然她没道歉,但是剧组所有的人和来探班的娱记背后都会嘲笑她的。”

尹夏沫从梳妆镜里望着珍恩,微笑。以前的珍恩总是有些自卑,在陌生人面前不敢大声地说话,而刚才,虽然她对凌浩的斥责稍嫌莽撞,但是,她已经不再怯弱了。

经过一系列的事情,珍恩愈来愈自信和成熟,她仿佛可以看到未来的珍恩会象破茧而出的蝴蝶般骄傲美丽。

至于安卉妮……

尹夏沫的眼睛黯了黯。做为新人,与安卉妮这样的前辈明星关系搞得如此之僵并非她的愿望。只是,她轻轻吸气,事态的发展既然已经超出了想象,那么她只有努力去迎接未来的困难,瞻前顾后是无济于事的。

******

《纯爱恋歌》是边拍边播的电视剧,每周六日各播出一集,拍摄了六集之后,正式开始在hbs播出。由于事先的宣传预热十分到位,被誉为是当年最值得期待的偶像剧之首,又是由当红的凌浩和安卉妮领衔主演,所以首播时,第一集就漂亮地打败了同档的所有节目,成为收视率冠军。

洛熙那晚特意推掉了通告,来到尹夏沫家里,和她与小澄坐在一起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