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我,明天你们会拍哪几段戏?”洛熙俯身拿起她的剧本,翻看着,“我和你先排一下试试看。WwW。QUanbEn-xIAoShUo。cOm”

尹夏沫想了想:

“不要了,你今天太累。”

虽然他是很出色的演员,除了歌唱以外,他的演技被誉为炉火纯青已臻化境,曾经三次获得过金尊奖影帝,有他指点应该会收益颇多。但是刚才他睡梦中疲倦悲伤的样子,深深地刻入她的心底,让她怜惜让她不忍。

“你在心疼我吗?”

他似笑非笑,看不出是认真的,还是打趣的。

“嗯。”

她轻轻点头。

洛熙的呼吸忽然停止了,空气里一下子静得出奇。他眼珠乌黑,眼底有潮湿的雾气,凝视着她,屏息着。

“你——在心疼我吗?”

他低低地又问了一次。

望着他,尹夏沫心底温暖柔软,她放弃了伪装自己,任由眼神将她的怜惜和感情流露出来:

“是的。”

他吻住了她。

轻轻的,就像花瓣上的露珠。

只是轻轻的一吻。

然后,就如破晓时分的彩霞般,红晕悄悄染上两人的面颊。并不是第一次亲吻,也不是最激烈的一次,可是,这个吻仿佛初吻般,许多年之后,仍旧烙印在洛熙和尹夏沫的心中。

美丽的窗纱在夜风里吹扬。

尹夏沫脸烫如烧,她突然如同青涩少女一样,心跳忽快忽慢,脑中一片空白。半晌她才终于想出一句话,打破这令人尴尬的寂静。

“不是说,有好消息要分享?”

洛熙仰躺在沙发里,笑容慵懒:“骗你的。不这样说,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呢?一定会情绪低落地独自回家,不让任何人知道你的难过和沮丧。”

她的睫毛颤了颤。

“不过……”他凝视她,“我有件东西想送给你。”

“……?”

洛熙拉过来她的手,将一件东西放入她的掌心,冰冰凉凉的,尹夏沫低头,她的掌心是一套钥匙,钥匙扣是一串粉红宝石镶嵌而成的樱花。

“《战旗》马上就要开拍了,以后这段时间会比较忙碌,”他皱眉,轻声叹息,“可是,还是想要见到你,经常的,每天的,都想见到你。所以,给你公寓的钥匙,当你想起我的时候,就来看看我,好吗?”

她怔住。

手指抚弄着钥匙扣上的樱花。

“对不起……”

金曲年度颁奖礼的那晚,他在吻着她,两人意乱情迷的时刻,曾经说过类似的话。这段时间过去了,她以为他已经忘记了。

“……我不能拿它。”

她仰起脸,目光淡定。

“如果不想要,那么出去后你随意把它丢弃到哪里都可以,”洛熙将她的手指握起,钥匙被握紧在她掌心,他笑得似乎毫不在意,只在眼底有丝深黯的感情,“……可是,不要告诉我……就让我以为你拿走了,这样的话,我会觉得房子里是有两个人的,即使深夜我一个人睡着了,也会觉得,说不定会有人来陪我。”

尹夏沫心底一紧。

“洛熙……”

“不要再说了,”洛熙闭上眼睛,低头吻住她的手背。良久,他深吸口气,神情重新恢复了温柔从容,笑着说,“现在,我们试排一下剧本吧,明天拍戏的夏沫不可以再受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