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夏沫见珍恩的眼角有痛出的泪光,头发也被打得凌乱狼狈,她心中又气又痛,冷冷地对安卉妮说——

“向珍恩道歉。Www!QUAbEn-XIAoShUo!cOM”

“哈!”

安卉妮气得左右看了一眼,见周围的人全都怔住了。她心底暗恼,以往的新人被她打骂都不敢出声回嘴,这个尹夏沫好大的胆子。

“你疯了吗?!让我向她道歉!尹夏沫,你不想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了是不是!你算什么东西,小小一个新人就敢对我大呼小叫!”

“卉妮,别理她了。”

凌浩看了看尹夏沫和珍恩,扶住安卉妮的肩膀,想把她从这里拉走。

“你的意思是,”尹夏沫淡淡地说,“如果我不是新人,如果我在演艺界的地位比你高,我就可以对你不敬,你也不敢随意欺辱我的经纪人?”

“就凭你?”安卉妮笑得花枝乱颤,“别说将来你的地位比我高,就算是今天,你的戏在十条内能够通过吗?徐导演还能够容忍你这个蠢货在剧组里停留几天?”

“如果我能够呢?”

“什么?”

“如果我的戏,能够一次通过,你就向珍恩道歉,”尹夏沫冷冷地看着安卉妮,“可以吗?”

“哈!你……”

“可以吗?”

“如果你通不过呢?”

“如果是因为我的原因没有一次通过,那么,就任由卉妮前辈‘指点’。”尹夏沫平静地说。

“夏沫……”

珍恩惊得抬头,虽然她很恼怒自己被安卉妮打,可是,据说夏沫昨天几十次都无法顺利拍完一段戏。

“好!话是你自己说的。”安卉妮眼底暗芒闪过。

十五分钟后。

拍摄现场。

灯光师、摄像师、场记们全都准备好了,安卉妮和其他演员们站在场边看着。化妆发型服装的工作人员们这时也听说了方才演员休息室里的打人事件,纷纷兴奋地跑过来,在场边挤成一堆。

珍恩脸色苍白,紧紧咬住嘴唇。

这一刻,她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冲动。她是夏沫的经纪人,应该由她来保护夏沫,为夏沫解决困难,而不是反而让夏沫来保护她,置夏沫于险困的境地。

凌浩和尹夏沫已经在场中进入了准备状态,徐导演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二十分。他眉头皱成一团,这场戏感情表达很复杂,估计即使拍二十多次也难以达到理想的效果。如果他能够做主,坚决不会要尹夏沫这个新人,只有演戏经验丰富且有灵性的演员才能胜任冰瞳这个角色。

不过。

如果尹夏沫的表现严重影响到《纯爱恋歌》的品质,那么就必须要求制片将她换掉,否则他宁可放弃这次导演的机会,也决不允许在他的手中出现水准不高的作品。

“action!”

徐导演大喊一声,这场戏正式开拍。

安静无声。

凌浩坐在办公桌前,他手指不耐烦地翻着桌上的文件,尹夏沫沉默地站在他的身后,默默凝视他的背影。

…………

……

“拍戏的时候,应该有两个灵魂。一个灵魂在入戏,仿佛你就是那个角色本身,静下心来,深深的投入,去体会她的感情,将你代入她,她的呼吸就是你的呼吸,她的悲伤和快乐就是你的悲伤和快乐。”

洛熙笑意温柔。

深夜的客厅,他细心地告诉她如何去表演。

“另一个灵魂却要稍稍抽离,保持一些距离,就像浮在半空中,能够看到你自己在演戏,看到你自己的神情和动作。你必须变成她,变成她才能有她的感情,但是,你又不能完全成为她,那样的话,你会演的过于夸张或者过于收敛。”

“两个灵魂?……”

她沉吟着,静静体会他话中的意思。

“一开始会有些难以把握这中间的尺度,就像明天这场戏,你从律司身后看他,你是深爱着他的,可是从来不敢让他发现。为什么你会深爱律司呢?”

“因为冰瞳小时候,第一眼见到律司就喜欢上了他,他纯洁美好得像个天使,是她肮脏卑微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人。在长大的过程中,冰瞳为了生存做过一些黑暗的事情,而律司一直那么正直善良,他就像她生命里唯一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