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和益源生这可称作是世纪性的合作引起了各方面的注意,腾龙在利益方面做出的巨大让步更是令所有的企业震惊,在羡慕益源生的同时,大家也出现了疑问,为什么腾龙愿意做出这么大的让步呢?这里面是否有什么隐情……”

看着电视上面的记者不住的向外抛出问题,方瑾瑜减慢了咀嚼的速度,眯着眼打算对此关注一下,同时也隐蔽的朝唐沫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她对此似乎没什么兴趣。

“宇文先生,请问腾龙做出这种举措是受了方总失踪的影响吗?方总失踪后,腾龙的对策又是什么?作为一个这么大型的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又是什么呢?”

“啊,是叔叔!”宇文翔嘴里满满当当的冲着电视喊了一声,唐沫伸手在他脑门上轻敲了一下,“嘴里吃完了再说话。”然后自己也往电视那边看去,果然看见了人模人样的宇文昊,正西装革履面带假笑的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我们和益源生的合作是基于了多方面考虑的结果,这项决定是方总之前就决定下来的,只是在等着实施罢了,至于方总,我们相信他只是暂时无法露面,而不是像小道消息传得那样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所以,我们依然相信,也等待我们领导者的回归,为了不让他失望,我们还得更加加把劲呢。”

“可我们听说……”记者不依不饶的问,“方总似乎是对这次项目的总负责人,叶清涵小姐青眼有加,听说他们来往很密切,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猜测在这个项目中,叶小姐也是出了大力气的呢?”

宇文昊继续笑着,只是那笑容里有一丝冷漠。他扫了眼那记者话筒上的图标,回答道,“在腾龙,只有用人唯贤,至于你说的青眼有加,你自己都说了这只是道听途说,叶小姐自然是有她自己的长处才被予以重任,不然,叶氏愿意放手让她操控吗?”

他环视一圈周围的记者,“我希

望这种没有根据的猜测不会再有,为了打消你们在这方面的好奇心,我也就爆个料,我们总裁,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如果再有这种诽谤的行为发生……”宇文昊冷笑一声,“我们会诉诸于法律手段的。”说完,他略略欠了欠身,在一片嘈杂的提问声中走回了公司大楼,留下了新的爆炸性新闻。

几秒钟后,新闻上的内容变成了对雾霾天气的讨论,宇文翔收回目光,显然对大人世界里的东西没什么兴趣,唯一让他有兴趣的叔叔演讲模样他也见了好几次,于是就又把注意力集中在解决美食上了。

唐沫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方瑾瑜,“他这么说没关系吗?”

“你指什么?”方瑾瑜见需要观察的内容结束了也收回了目光,“如果是说我会回来这件事的话,这是我准备做的。”

“不。”唐沫戳了戳碗里的米粒,“说你结婚了这件事,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公布这个消息?现在这样不好吗?”

方瑾瑜用一种无法理解的眼神看着唐沫,“为什么要藏起来?我既然已经意识到了那是种错误,为什么还要把错误延续下去?我做的只是要让一切回到正轨上而已。”

唐沫低着头,久久的才抬起脸,很是别扭的笑了一下,“谢谢你,愿意这么做。”

方瑾瑜微微勾了勾唇,拿过唐沫面前的汤碗,“你只需要好好地把自己照顾好,其他的,我来做。”只要能让你快乐,我可以付出一切……

第二天,唐沫果然去了白璐那里,一整天的时间里她都心神不宁,不住的拿出手机查看,白璐见她那样,忍不住打趣道,“等谁呢,这样心思不定的?”

唐沫赶紧把掏出一半的手机给塞回去,“没,什么都没有。”

白璐了然的笑笑,“行,别解释,我都明白……啧啧,有小秘密了啊……”

两人开了几句玩笑,前面的吧台就忙了

起来,唐沫借口出去帮忙离开了白璐,一天的紧张和期待终于在看到来接自己回去的黎叔时化为了松懈和失望,唐沫看着窗外飞驰的街景,小声的叹了口气。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吗?

车子平稳的驶了一段时间,一直注视着窗外的唐沫突然“咦”了一声,然后前倾身子向开车的管家先生问道,“黎叔,这不是回去的方向啊?”

管家笑了笑,“唐小姐,我们不是回家。”

“那我们是去哪?”唐沫有些好奇。

“等到了,唐小姐就知道了。”管家先生很不厚道的卖了个关子,然后对唐沫‘你告诉我啊告诉我啊求知道’的眼神视而不见。很快的,车子停在了一家小餐厅前,唐沫下车后,看看依旧坐在驾驶座上的黎叔,“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黎叔笑的一脸褶子,“唐小姐进去便是,我的任务结束了,唐小姐再见。”说着就发动了轿车,在唐沫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潇洒退场。唐沫回头看了眼那门面不大却装修的极具风格特色的餐厅,忐忑的咽了口口水,胆战心惊的往里面走去。

餐厅里并不是唐沫想象的那样阴风阵阵鬼哭狼嚎,婉转的钢琴曲流淌在整个空间里,风度翩翩的侍者穿梭在餐桌与餐桌间,正当唐沫为这一切发呆的时候,一个侍者走了过来,“唐小姐是吗?”见唐沫点头,那人摆了一个接引的姿势,“请跟我来。”

唐沫跟着那人走到一张摆了百合和满天星的桌子边,侍者示意她坐下,“请稍等片刻,我们马上为您送上您的晚餐。”

“等一下!”看侍者要走,唐沫赶紧叫住他,“那个……我可以问一下是谁定的座位吗?”

侍者笑了笑,“不是所有的事都需要别人告诉你答案的哦,想一想,你会明白的。”

唐沫怔了下,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于是,她盯着面前盛放的百合,喃喃道,“不会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