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回到别墅的唐沫发现了一些没见过的生面目,不过她也没有去寻根问底,对老板提出异议的员工不是好员工,被包养者亦然,唐沫很容易的接受了自己给的定位,除了不提供上床服务,自己不就是被方总包养着的么。

两手空空的回到了自己房间,重重的往**一躺,鼻端似乎还飘着诡异的消毒水味,翻个身,把脸深深地埋到被子里,才感觉味道淡了许多。一年,一年时间而已,再怎么样也无所谓吧,熬过来也不是难事,只不过,那种轻蔑的眼神真是有些让人难受呢。

猛地缩过手摁在心口,怎么,还存有一丝侥幸吗?本来就没什么身份的自己又如何担得起‘重视’这个词?处世之道早就该明白了不是吗?嘴角牵出嘲讽的笑容,记住你扮演的角色,别越位了……

生活照常,如同最初的平静,伴着讽刺的冷语,再正常不过,只不过,这个把自己当未来方家夫人的家伙又是怎么回事?唐沫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这个妖娆妩媚的女人从自己面前经过了,精致的妆容完全不像是来做佣人的,倒是像某种暗地里的职业。

盘着腿在窗台上坐好,唐沫有些昏昏欲睡,这日子太悠闲了,唐沫甚至生出了‘啊,早知道说两年了,这生活真是惬意啊……’的想法,拿过旁边的书盖在脸上,“啧啧,不行不行,太过分了。”

“你也知道你过分啊。”听到有人接话茬的唐沫拿下了脸上的书,抬眼一看,又是那个喜欢赚出场镜头的家伙,揉揉有些睁不开的眼睛,唐沫低头,“对不起。”

那人一愣,怎么自己什么话都没说她就道歉了,转而笑的得意,看来这个丑家伙也知道她站着茅坑不拉屎啊,方太太什么的,还是像自己这样的人才适合当。

刚想再说两句,就听那个刚才还在道歉的家伙充满歉意的说:“虽然你一次又一次的从我面前经过想引起我的注意,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我对女人没兴趣。”

女人愣了下,然后一张精致的脸庞猛地充血,“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

“别伤心,世界上比我好的人很多。”唐沫和善的笑笑,“相信你会找到你的爱情的。”

“胡说八道!你真是个变态!

”女人恨恨的喊道,“像你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成为方太太,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你还是脑子放清楚点比较好!”忽而她冷笑一声,“不过你也挺可悲的,听说先生一次都没碰过你,你还用装病的方法骗先生去看你,真是让人好笑,我看你啊,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

“她是不是废物还轮不到你品头论足!”一句冷喝从拐角传来。

那女人一吓,连忙转头去看,方瑾瑜冷着张脸站在那里,俊脸绷得死紧。

“方先生。”女人迅速调整好表情,换上娇媚的笑容,“先生听错了,我刚才……”

“闭嘴!”方瑾瑜没有心情和她罗嗦,转脸望向低着头坐在那突出的窗台上的唐沫,“你就这么任由着别人这么说?”

掩下眼中的所有情绪,抬起头时依旧是没心没肺的笑容,“她说的没错啊,我的确是在这混吃等死,既然没错,那我也没必要反驳喽。”

“你!”方瑾瑜突然觉得自己一腔好心全打了水漂,自从从宇文昊那里知道了一些事情后,饶是方瑾瑜再讨厌唐沫,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极端了,再加上唐沫主动提出了一年之约,他觉得确实该改改态度了,至少不像开始那样苛刻。

不过现在,他觉得自己那些好心完全就不必要有!反正这家伙就不是个不知好歹的笨蛋,自己干嘛要替她担心,真是闲着淡操心。既然这样,那也没必要再说什么了,他抬眼看了下那个陌生女人,没见过,估计是上次才招进来的人。

想到这,方瑾瑜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明明就是因为想有所示好才把上次做事过分的那些人全都打发走了,结果这家伙没有丝毫道谢的意思,像是根本没有这事发生那样,让人真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去做你自己的事。”方瑾瑜语气不善,“我花钱不是养闲人的!”那女子虽然不甘,可也只能咬咬唇,然后快速的离开。

方瑾瑜把目光移到唐沫身上,发现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难道她发现了她的行为不妥要道歉了?方总如是想,可事情总是和预想中的有所偏差,就看那家伙张了张嘴,“我是不是也要做点什么才能摆脱闲人这个称号?毕竟你不会花钱

养闲人。”

方瑾瑜语塞,正当他发愣的当儿,唐沫接着说:“只不过你这佣人都这么多了,我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总不能抢人家工作吧,方瑾瑜,你提个建议吧。”

谁跟你说这个事了啊!你不要岔开话题好不好?方瑾瑜有些气闷,可就在这时,他鬼使神差的来了句,“那我以后的夜宵就交给你了。”

唐沫点点头,“这个可以,每天吗?”

方瑾瑜刚想收回刚才的话,听她这么说,也不好说什么了,“呃……每天。”

“那你想吃什么要提前告诉我,要不我就按我的喜好做喽……”唐沫想了想,然后从兜里拿出个手机状东西,“我看看我的号码啊……喏……”唐沫报出一串数字,然后看到方瑾瑜像看异形那样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这……是什么?”

“手机啊。”唐沫理所当然的说着,“山寨牌高端防水手机,充一次电可用七天,手机中的神器,只要288,天朝出品,你值得拥有。”看她一脸正经的说着推销似的话,方瑾瑜顿时满头黑线,好在方总记忆力不错,在被雷了一番后还能记住她刚才说了什么。

记下号码,方瑾瑜也没兴趣把之前准备的所有说辞表演一遍,两个完全没有共同语言的人自然是陷入了沉默,良久,方瑾瑜刚打算说句话什么的然后离开时,一抬头,却发现那个坐在窗台上的人居然睡着了,还很是惬意的样子,顿时让方总牙根痒痒。

所以说,跟这种人绝对就不该有什么抱歉的想法,她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方总恨恨的想着,可又不由自主的去看那张睡颜,沐浴在阳光里,是那样的恬然,发丝垂在脸旁,随着呼吸飘荡着,倒有种可爱的感觉。

可爱?方瑾瑜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可怕的东西,使劲摇了摇脑袋,转身朝走廊那头走去,心底是无法忽视的慌乱。而在走廊恢复寂静后,那个本应在睡觉的人儿居然张开了眼睛,眼神中是异常的光彩。

从窗台上跳下,唐沫拿手当扇子扇了扇,“还好走了,这大夏天的晒太阳真不是件好受的事,快装不下去了都。”看着方瑾瑜消失的方向,唐沫浅浅的吐出一口气,“这样最好……别改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