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又过了数日,哈桑突然宣布要將星辰嫁给王族中的一个成员,婚期订在三天后,快得让所有人震惊,也让高砚措手不及。

三天!在他还没思考清楚星辰和他之间的问题时,她就又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

他能眼睁睁看着她投人别人的怀抱吗?

刹那间,星辰的脸在他脑海中鲜明得无法漠视,他们相处的片段一幕幕重回记忆,在那些都是拌嘴与对立的书画中,星辰晶灿的紫眸异常清晰,她的蹙眉,她的微笑,她的鲁莽,她的天真,她为自由而公然逃婚的勇气,设计陷害他却弄巧成拙♀了**的胡闹,威胁他带着她逃亡的执着,还有那一夜她在他怀里的呢喃与体热,那半梦半醒中浓情**的缠绵…

不!他不能忍受她“又”要属于另一个男人的事实!

这一次,她要结婚的对象只能是他,别人免谈!

他不再迟疑,直接闯到她的寝宫,躲开了守卫和侍女,来到她总是飘着馨香的窗外。

星辰正对着镜子发呆,母亲乍亡的哀伤还未冲淡,苏丹亲口令谕的婚事又像一波海浪將她掩埋,她空茫的人生大概就要这样走到尽头。

但她无所谓了,母亲犯下的错就由她来承担,今后父王要她生、要她死她都不再有怨言,也不再反抗,连同心中对高砚深切的爱都要锁在心底,认命地在汉菜老死。

怔忡地发着呆,窗外奇特的声音拉回她的心神,她走到窗台前梭巡着窗外的花园,赫然看见多日不见的高砚,霎时,她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潮又起了涟满,一池春水无端被搅动。

“晦,星辰。”高砚走近窗口,窗口的高度比他的身高还要高,他得仰头才能见到站在窗里的星辰。

炳桑前几天的话的确击中他的要害,然而再见到她,他的迷惑与旁惶都不见了。这世界上,有谁能在找到对象时就确信將来的幸福?又有多少人不是用片刻的心动来赌注一生的相守?

星辰或许不是最适合他的女人,他们在一起也不见得就不会吵嘴斗气,但他愿意为她冒险,愿意用后半辈子来印证自己的眼光与选择,以及对她的爱。

“你来做什么?”她咬着下唇低声问。

得知父王不让他们见面,她就死心了,她刻意要遗忘他在书厅向父王说的话,强迫自己别再去想他也爱她的司能性,可是老天,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啊!

尤其在孤独之际,她已习惯地想到他,想起他有力以臂膀,想起他温暖的胸膛,她多希望他能陷在她身边分担她的痛楚…

但,他没有任何行动,就像父王说的,他不会为了她而放弃自由,他只是在她视线中暂时停泊的飞鸟,稍做休息,又会起程飞向他的天空。

没有人留得住他的。

“我要走了。”他望进她星光般的瞳眸,那里头有心事,光泽暗沉了许多。她在想什么?婚事?还是他?

“走?”她心一震,心潮陡地翻涌成漩涡。虽然心里早有准备,可是还是被这句话击毁最后的一丝希望。

“是的,事情结束,我该回台湾了。”他扬起嘴角,又露出他独特的慵懒微笑。

“是吗?不留下来参加我的婚礼?”她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应该听说她的婚事了。

“不,我不再参加别人的婚礼了,那太没意思了。”只参加自己的!他在心里补充。

“哦?”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反对苏丹又一次擅自决定你的未来?”他看着她垂落在窗台的长发,问。

“不了!那太费神了。”她颓然道。

“为什么?你追求自由的勇气呢?公主!”他眉锋微蹙,不喜欢看她一到认命的模样。

“勇气已在我母亲死去的同时消失了,我得替母亲向父王赎罪。”她凝眸盯住他。

“你毋需为此事自责。”他动容地说。

“但不可否认与我有关!”她伤心地闭起眼睛。

“就因为想弥补什么,所以这一次你任凭苏丹决定作的未来?”

“不然我还能如何?失去母亲就够了,我不要再失去父亲."她低喊着。全世界,只剩下这里能让她躲避风雨了。

“继续待在这里你不会快乐的,星辰。”他走向前,双手插在口袋里。

“谁会关心我快不快乐呢?”她自嘲地说。

“我。我关心你!”他笃定地看着她。

“要走就走吧!别浪费你的怜悯了,我不需要!”她顿时生起气来。

“我不能让你就这样在后宫里枯萎,星辰,跟我一起走吧!”他不再逗她,直接表明来意。

“什么?”她错愕地睁大眼睛,呼吸忽然中止。

“跟我走!”他重复一次。

“你要我跟你走?为什么?”她颤声问,双手抵在胸口,深怕一松手会止不住怦怦乱敲的心跳。

“还不懂吗?我爱你,我要你一辈子跟着我!”他认真地说。

时间在这瞬间静止了。

星辰杵在窗口,聆听着他第一次当面对她说出真心话。她高兴得想哭!

“你呢?你要留下来还是跟我走?”他说着张开双臂。

“但是我…”她想起在马尼拉时的同样情景,在走与不走间摆荡。

“犹豫不像你的个性呢,星辰!在我眼中,为自由勇往直前的你才是真正的你!你难道没发现,我们同样是追求自由、不受拘束的人?跟我走吧!”

“自由?”泪水不知什么时候爬满脸庞。

“是的,就让我们用两个人的自由来换一场爱吧广他笑得灿烂。

斑砚!

她决定了!新的婚事,母亲的怨与恨,王族的歧视…全都因他的这句话而抛到脑后,是的!阿拉真主,她愿意跟着他到天涯海角,永远和他在一起!

“要跟我走吗?星辰!”他的双臂等待着她。

星辰拭去眼角喜悦的泪水,爬上窗台,跳入他等待的怀里,以行动代替回答。

斑砚紧紧抱住她轻盈纤细的腰身,低笑道:“嘿!你的跳跃进步多了。”

“讨厌!”她搂住他的后颈,又哭又笑地嗅道。

放下她,他捧住她键停的小脸,马上攫住她的**,给她一个绵长又深情的吻。

浓烈的情火迅速在他们之间蔓延,星辰咸涩的泪水触动了高砚心底的温柔,他抬起头,轻吻她的眼睑,以有生以来最庄重的语气说:“相信我,我是真心的。”

星辰闭起眼,回吻他性感的双唇。“我爱你,也相信你。”

又拥吻了片刻,他揽住她的肩,低声说:“走吧!”

他们匆匆从上次离开的水道离开,没有发现躲在葯圃中望着他们远去身影的哈桑及伊玛。

“不抓他们了?”伊玛嘲弄地问。

“好不容易把她送走,干嘛要抓?”哈桑笑了笑。唉!为了星辰的婚事,他真是累坏了。

“是哦!没想到你也会为了星辰设计高砚,什么婚事云云,只不过要逼出他的真心,对不对?”伊玛怎会瞧不出哈桑的手法?这种事她早就做过了,而且做得更彻底。

“随你怎么想,只是我还是不太放心这个中国小子,他真的能给星辰幸福吗?”哈桑看着远方,开始想念女儿了。

“让时间去证明一切吧!”伊玛轻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