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建筑物,偌大的屋子,还有古色古香的装潢……

黑崎熏一跟着他走进一间厢房内,讶异地看着这里的装潢,彷佛来到了古时候的日本官邸。

「欢迎来到我的老家。」辰也炫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底的惊讶。

「你的老家?」她挑眉,对他的举动开始感到疑惑。

「十一岁前,我和爷爷就住在这儿。这里算是我的故居吧!」他在藤织的椅子上坐下,漫不经心地说着。

资料上显示辰也炫是在十一岁那年被收养的,她看向他,却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伤感。

她冷笑,一个杀手也会有伤感的时候吗?

他突然看向她,一把握紧她的双腕,低沉迷人的嗓音响起。「啧,我不太习惯和一个女人这样闲聊,不如我们就开始……」

低沉的嗓音钻进她耳里,他的突然逼近让她的大脑响起警报,身体立刻变得紧绷,她双拳握紧,蓄势待发地瞪向他。

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一股致命的吸引力紧紧擒住她的心神,她暗暗咬牙,打算在他逼近时发动攻击。

他倏地将她的双手反扣在她身后,将她一把拉进自己的怀里,她吃惊地抬首迎上他深邃的眸子,而他却轻轻为她摘下鬼面具。

一张清秀的脸孔出现,她算不上是一个美人胚子,但那种介于男性冷峻和女性冷傲的清冷气质中,却让辰也炫有几秒的失神,手不由得一松。

她从他怀里跳开,眉头微蹙,极快思索着下一步的计划。

「妳很特别。」他回过神来,轻轻地说着。

黑崎熏一微怔,心底涌上不祥的感觉,这个男人或许不如想象中的容易应付。

「什么名字?」辰也炫再次开口。

她本来想把「游子」这个名字说出口,但转念一想,她的真面目既然已经曝光了,真名也就没必要再隐瞒下去。「熏一。」

「熏,我以后就这样叫妳。」他说着,却看见她戒备地瞪着他,不由得讥笑。「熏,怎么了?换了一个环境就变得冷淡了?」

她一怔,暗暗咬牙,她几乎忘了自己现在的身分了。

「熏。」他在她耳边低唤,轻轻啃咬着她的耳垂,她肌肉紧绷,全身一颤。

他的碰触让她觉得难受,但是她又不能推开他。

「放轻松一点,熏。」他的大掌轻轻在她的脸颊上抚过,亲昵地唤着她的名。

他亲昵的呼唤像是一道魔咒,将她冷硬的心田敲出一道裂痕,她一惊,随即恼怒自己的反应,想也不想地随即将他推开。

他脸上出现一丝愕然,随即讪笑着。「妳怎么变得不太一样了?」

糟糕,被他怀疑了。

如果不能趁他陶醉在温柔乡时动手,她可能就找不到机会下手了!

她不得已只好装作一脸惶恐的样子,慢慢靠向他。「人家只是想和你玩一玩,想不到你就真的生气了。」

她的主动果然让他紧蹙的眉头放松,他笑着搂过她。「我最喜欢玩游戏了,我们以后可以慢慢地玩……」

他意有所指地说着,脸上又浮现那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在她挑眉沉吟的当下,他突然挑起她的下巴,封住了她的唇瓣。

「唔——」她惊讶,想举手往他颈后劈落,但转念一想,咬牙忍下。

「我的吻让妳那么难受吗?」他睨着她,玩味地说着。

「没有!」一想到他的嘴唇之前吻过无数个女人,她就浑身不舒服!

「哈,妳的表情好像不是这么认为呢!」她刚硬倔强的性子激起他心底最原始的**,这个女人真有趣,他凑在她耳边呼气。「我越来越欣赏妳了,熏。」

她一怔,以为他接下来会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却只见他轻轻地将自己推开,潇洒地朝门口走去。

「我们明天再好好玩一玩吧,今晚到此为止。」他摸了摸唇瓣,玩味一笑。

他会慢慢让她臣服的。

她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离去,接着恶狠狠地低咒着自己。

「你少得意,辰也炫。」她瞪着他离去的方向,陰狠地说着。

她会将今晚承受的耻辱,加十倍奉还给他!

他将会跪在她面前求饶的!她陰狠地笑着。

「旭阳堂向来是由黑崎家族躁控,旗下一间集世界病毒学精英的病毒研究所是旭阳堂进行地下交易的中心。霍达克当年和旭阳堂的堂主黑崎英佑达成共识,只要旭阳堂提供控制TX病毒给霍达克,风暴组织将为旭阳堂效劳。这就是旭阳堂支持霍达克的主因之一。」

辰也炫把修长的腿架在书桌上,想起三天前倪昊峻和他说的这一番话。

丁海洋真可恶!竟然隐瞒他们病发的真相!要不是他当时察觉到培育在实验室的TX病毒产生基因变化,丁海洋可能就会瞒着他们悄悄死去!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他的眉头就挑得老高。

制造TX病毒的旭阳堂是一个祸害!他暗恼自己的无能,他竟然无法将TX病毒的解毒剂完全制造出来,当年的他只不过是暂时稳住了丁海洋身体内的毒性……

现在只剩三个月的时间了。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混进旭阳堂,拿到当年制造TX病毒的数据再进行分析,希望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及时研制出解毒剂。

而要混进旭阳堂,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让黑崎家族的人找上他。

为此,他铤而走险,将自己的身分公开,目的就是要吸引黑崎家族的注意。

结果,黑崎家族的人果然冲着他来。但料想不到的是,送上门来的,竟然是道上传闻最冷血无情的未来当家——黑崎熏一。

更预料不到的是,传闻中的黑崎熏一竟然是个女人。

要不是他故意在游子身上下药,又故意走出去的话,他肯定会错过黑崎熏一在房间换衣乔装成游子的那一幕。当时他的确是无比惊讶,因为就连峻也不知道黑崎熏一是女人的事实。

但可以确定的是,黑崎熏一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就他所见,旭阳堂在这几年来大幅度扩大、道上黑崎家族的名声越来越响亮,再加上刚才她当机立断地以自己为饵,以种种迹象看来,黑崎熏一是个狠辣、聪明的女人,是一朵浑身带刺的玫瑰……

他的嘴角立刻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越是危险的女人,越能挑起他的兴趣。

比起伍浩元的孤傲冷漠,他是一个喜欢追求刺激的男人,他没有丁海洋的深情忧郁,也没有倪昊峻的开朗阳光,但是他浑身却散发出一种不羁、狂野又放浪的独特魅力,偏偏这种坏男人的魅力具有十足的侵略性,使他在女人堆中无往不利。

峻就曾经说过,他是一个天生的发电机。

对于伙伴们的嘲弄,他根本懒得理会。失去了多年的自由,他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自己的生命权,他当然得放纵自己,只要是他喜欢的他都会去追求,而且从来就不会失手……

这一次,不仅是为了丁海洋,也为了毁灭野心勃勃的黑崎家族,他必须制伏黑崎熏一。

虽然难缠了些,但只要是女人,他就有把握让对方臣服于他脚下……

他的嘴角再度扬起一抹深沉的笑意。倏地,一股睡意袭来,他边打哈欠边把上衣脱掉,用残余的力气把灯关掉后,他就倒在**,坠入了梦乡。

听到里面传来均匀的打呼声,黑崎熏一的嘴角往上一勾,将多余的催眠迷弹放入口袋中,直接开门进去。

她走到他面前站直,戒备地瞪着他,打量他沉睡的容颜。

没想到这比想象中还来得容易,她只是在外面放了一枚催眠迷弹他就中计了。

这就是让爸爸肃然起敬的「辰」吗?她轻蔑地冷哼一声。

她转动着右手食指上的戒指,戒指在转动下缓缓伸出一支细长的小针,针头上沾了旭阳堂最新研发出来的罗温病毒,中毒者会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遭受身体器官被病毒侵蚀的痛苦。

有了这个,辰也炫一定会屈服的!

她冷笑,手一扬,准确地往他颈部的静脉插下——

双目紧闭的他突然伸了个懒腰,她一惊,举脚就要将躺在**的辰也炫踹晕,辰也炫却突然转身,她在站立不稳的情况下,往他的身后摔去。

「喝——」

她不慌不忙地以单手撑起自己,但辰也炫却在她摔下来时转身过来,恰好将她揽入怀里,她的四肢登时被辰也炫的手脚打横架着,让她连动弹的机会也没有。

该死!他不是应该昏迷了吗?!

狂怒之下,她双脚曲起,准备把他的身体踢开,但沉睡中的他却在此时用力收紧臂弯,而他宽厚的胸膛正抵着自己的胸部,她不由得倒怞一口凉气。

天杀的色狼!她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但他却依旧睡得像个小孩般安稳。

该死的研究所!研究出这什么烂**,竟让本该昏死得像条死鱼的他还可以伸懒腰、转身、打呼?!

眼底的杀气渐渐凝聚,她瞪视着他,但手脚却动弹不得,想别过头去,却连颈部也动弹不了。她咬牙瞪视,目光不经意地停留在他**的上半身。

深浅不一的伤疤还有一个模糊的烙印在他右肩上出现,她微瞇起眼打量着他,一个怪异的想法钻入她的脑袋。

外表看似富家公子的他,当年为何会选择踏上杀手这条路呢?

突来的疑惑缓和了她严厉冷峻的脸孔,她蹙眉沉吟,丝毫没留意到搂着她、沉睡中的辰也炫唇边扬起一抹使坏的笑容。

「昨晚我怎么会抱着妳睡觉呢?啧,昨晚发生的事,我一点记忆也没有……」

翘着二郎腿,辰也炫很认真地思考,今天早上醒来就见到黑崎熏一在自己怀里的那件事,但他只记得昨晚突然觉得很困,才躺上床就睡到今天早上了,丝毫没印象对方是怎么和自己同床共枕……

「熏,是不是妳昨晚不甘寂寞,所以……」他故意留个话尾。

正在拖地的欧巴桑脸色越来越难看,听到他暧昧的话语后,再也忍不住回头低吼着。「我没有!」

一大早要从他怀抱中挣扎起身已经让她愤怒了,他还摆出一副失忆的样子,就在她怀疑是催眠迷弹让他失去昨晚记忆的时候,他却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要求她为他做早餐!

「熏,今天我想吃妳做的爱心早餐。」

他用一脸讨好的笑容提醒着。「别忘记,妳是我买回来的女人。」

该死!她咬牙切齿地走进厨房,动手做着她毫不拿手的烹饪。

「熏,麻烦妳把地板拖干净。」他在她动手打烂两个碗之后再次吩咐。

天杀的!她杀气腾腾地瞪着他,却发觉他悠闲地晃着二郎腿。

「熏,等一下顺便把厕所洗一洗。」他不怕死地继续吩咐着。

她的双拳握得格格作响,在迎上他狐疑的目光时,她忽然笑了。「等我把咖啡煮好后,我就去洗。」

戒指里头的罗温病毒渗入**之中一样可以发挥功效,你等着接招吧!

他眨了眨眼睛,微讶地看着她,然后认真地道:「熏,妳笑起来真好看。」

她一怔,笑容立刻敛去,拿着拖把走进厨房。

她刚才竟然因为他的赞美而有些失神,真该死!她暗恼,脸色立刻变得冷峻。她把咖啡倒进杯子里,转动了下食指上的戒指,细长的针头插入咖啡里,罗温病毒也跟着渗入。

「你的咖啡。」她把咖啡端到他面前。

他的目光落在面前的咖啡杯,再投向一脸冷淡的她。「妳看起来好像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没有。」她想也不想随即否认。

他笑了,闻了闻香浓的咖啡再望着她。「在天使俱乐部里,每个天使都有一段辛酸的过去,妳呢?」

她挑眉,轻描淡写地说着。「没必要再说出来,都过去了。」

「嗯?」他打量着她,倏地站起来。「这样好了,我带妳去一个地方。」

她愕然地看着桌上那杯咖啡。「去哪里?这杯咖啡……」

「只不过是一杯咖啡而已。」他挥挥手,朝她帅气地一笑。「我现在有个重要的任务要进行!」

任务?!她一怔,他会带着她去见其它三个「风暴」传奇吗?

「去让我喜欢的女人能变得开朗的地方!」他指了指她。

他又想搞什么花样了?

她被愣愣地拉着走,上了车,很快地就来到了市中心。

周日的东京,非常热闹,人潮拥挤。

「麻烦妳帮这位小姐挑几套衣服。」辰也炫把她带进一间名牌服饰店,朝店员小姐招呼着。

黑崎熏一微讶,她根本就不需要这些!「我——」

「亲爱的,妳该不会老想穿这一套衣服吧?」他笑着,他也是刚才才发现她一直穿着昨晚的衣服。

对方一脸讪笑的表情让她蹙眉,女店员亲切地笑着。「小姐,这边请。」

辰也炫悠闲地坐在真皮沙发上,目送着她走进去。

她应该快气炸了吧?

哼,谁教她昨晚用下三滥的手段偷袭他呢?

不趁机好好耍弄她一翻,他就不叫辰也炫!

他勾起嘴角,倚在沙发上和其它女店员说笑,目光却没有离开过黑崎熏一,一看到更衣室的门打开,他就大步迎了上去。

米色的紧身上衣将她傲人的身材突显出来,绣上蕾丝花边的短裙衬托出她均匀修长的美腿,足下蹬着一双银色靴子,她身上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清秀气质,耀眼又漂亮,点亮了以往深沉冷峻的脸孔……

这真的是她吗?望着镜中的自己,黑崎熏一感到不可置信。

辰也炫站在她身后,眉头挑得老高,打扮后的黑崎熏一让他有心动的感觉……

她难得发愣,他则趁机由后揽过她的腰肢,低沉地说道:「熏,妳真好看。」

突如其来的碰触让她全身一僵,她以低斥掩饰心底的紊乱,推开他。「你可以好好站着说话吗?」

「尤其生气的时候更迷人。」他趁机在她脸颊上印下一吻,欣赏着她眼底的怒火还有脸颊上难以掩饰的绯红。

她气急败坏,强自忍住要剁下他手的念头。

「我们走吧!」他忽视她眼底的狠意,牵起她的手走出服饰店。

该死的辰也炫!她竟然被他耍得团团转!可恶!

「喝?!」她才在心底咒骂着,他的俊脸却突然在她面前放大,吓了她一跳。

「这个表情很好。」他笑看着她。「从看见妳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妳老是冷着一张脸,好像世界上没什么事值得妳用第二种表情去看待。但刚才妳却出现惊讶和呆愣的表情,证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他边说边点头,她却挑高眉,觉得他一头棕红色的头发特别碍眼。

「你想说什么?」她问着。

「或许妳是被逼着进入天使俱乐部,被强迫出卖自己的**,但我以后不会再让妳受苦了。」他凝视着她,迷人的眼神有种致命的吸引力,让她一怔。

「我知道妳讨厌我,所以我会让妳慢慢变得开朗、快乐,之后再让妳慢慢喜欢我。」他轻抚着她的发丝。

他自信又笃定的样子不像是在说笑……

她明知道对方只是误以为她是天使俱乐部里被拍卖的天使,但她的心跳却还是狂乱地撞击着,无法抑制地因他而乱窜……

她咬牙,冷冷地瞪着他。「我绝对不会喜欢上你,也不会喜欢任何人。我是一个不需要感情的人。」

她笃定的眼神莫名刺痛着他的心,他一怔,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如此狠心拒绝。

但他很快又笑了起来,笑得一脸深沉。「我的直觉告诉我,妳并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熏。」

她微怔,他话语中有某种含义,但她却听不出来。

「可以走了吗?我的熏。」他再次执起她的手,笑道。

她的手心微微沁出汗珠,他的大掌完全包覆着她的手,占有性地紧握,他身上传来的阳刚气息瞬间打乱了她刚才的自信,她暗暗咬牙,再次告诉自己。

他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但也是一个不容易应付的对手。

她的眼神再次化为冷酷,抬头瞪视着他的背部,嘴角勾起嘲弄的笑意。

倏地,一阵惊骇的尖叫声让她陡然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她看到一个小男孩竟不顾自身安全地朝车水马龙的车阵奔去。

「小心!」大家高声喊叫,却没人冲上前把他拉回来,此时一辆车子疾快地奔驰而来。

她一惊,想也不想地就冲上前,一把抱着小男孩滚倒在地。

车子硬生生地在他们面前煞车,还差半公尺就要撞上黑崎熏一。

人群中传来惊呼、尖叫,辰也炫冲上前,愣愣地看着满脸鲜血的黑崎熏一。

「你没事吧?」

她问着被她保护在怀里的小男孩,车主也吓得赶紧下车查看。

小男孩愣愣地看着她,再看到她满脸鲜血,吓得不敢说话。

背部传来剧烈的刺痛,她咬牙强忍着,将小男孩交给一旁吓坏了的母亲。

「谢谢妳,真的很感激妳……」小男孩的母亲激动得哭了起来。

她愣愣地看着对方,惊讶自己竟然做了一件好事。

一股晕眩感涌上,她整个人失去平衡地往后仰。一个人及时接住她向后倒的身体,一道焦急又担忧的声音响起。「妳太乱来了,熏!」

这是小时候她受伤时,妈妈最常用的语气……

她笑了起来,但下一秒,随即昏倒在辰也炫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