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总算是完美的结局,真是太好了!

这下她可以不必再内疚了!

心满意足的看完戏,梦儿伸了伸懒腰,突然,一个东西从她的腰带上掉出来。

“什么东西?”梦儿纳闷的捡起来,一看之下,差点没昏倒。

她光顾着看戏,竟然忘了她是来出任务的了!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她看看天空,哎呀!再一刻就过丑时了!

不会吧!梦儿在心中大声哀嚎。

人呢?跑哪儿去了?梦儿急得像爇锅上的蚂蚁般到处乱窜。

有了!有了!在那里。

咦?那不是镂月身边的红绡吗?她拦住尹云蔚要干什么?

“尹爷,这个荷包是夫人教奴婢绣的,若是您不嫌弃的话,请您收下。”红绡寒羞带怯的将手上的荷包举高至尹云蔚面前。

“谢谢你,红绡。”尹云蔚笑着伸手接过,随即轻呼一声,“啊!什么东西?”

“对不起!尹爷,对不起!”红绡泪流满面的看着他。

“你……是毒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以为解决五毒门的那群人,他就没事了,没想到……

幸好他有将镂月的话听进去,随身带着今天下午才配出的解药,他趁红绡不注意时将解药塞到嘴里。

“我是五毒门的人,杨振是我义父,我是奉命到裴家堡取你性命的。”红绡况完后,登时倒地身亡。

“咦?”梦儿眨了眨眼,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该倒的人不倒,不该倒的人却倒下了?

尹云蔚觉得头晕眩了一下,他忙坐下来运气。

模模糊糊中,他似乎看到一位娇俏可爱的少女睁着大眼在他面前直盯着他瞧,似乎在等着他做什么,或是说什么。

“你是谁?新进堡的婢女吗?”他问。

少女似乎被他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大步,“你看得到我?”她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他是不是看错了?为什么他觉得她那一大步是用飘的?

一定是毒药的关系,他告诉自己,

“我一会儿就没事了。”他告诉她。

“没事?你不是中毒了吗?”而且,她都已经等在这里了,他怎么可能会没事?

“别担心,我已经吃下解药了。”他朝她微微一笑。

“咦?解药?”不会吧?梦儿只觉头上飘来一朵乌云。

渐渐的,尹云蔚脑袋里的晕眩逐渐散去,神志随之清明起来。

“好了!我没事……咦?人呢?走啦?”他若有所失的看着刚才少女站着的地方。

看他竟然真的没事了,梦儿的小脸不禁皱了起来,鸣呜呜……怎么会这样?

她认命的勾起一旁红绡的魂,耳朵好像已经听到判官大人的怒吼了……

呜呜呜,她这回真的要完蛋了啦!

一本书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