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宫筠熙与凤天翼的关系一拉近,话也就多了起来,不拿她当外人了

。“我今晚打算请唐小姐吃饭,她对我们公司的媒体危机处理的不错,要不天翼姑姑也来?”

凤天翼当然很向往,只是这时候她还不便见唐雪沉。

“那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请你们,彼此见一面也好。”

“其实,她有点儿讨厌我们。”凤天翼显得很低落。

“不会的,唐小姐跟我说过,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见到亲生父母。”得了这一句,凤天翼和唐云铭的眼睛同时亮了。

“她真的这么说?”唐云铭迫不及待的问道。

“是。”

不过凤天翼还是拒绝了宫筠熙的邀请,“我们真的很意外雪沉她会原谅我们,可我们到底是外人,猛然认了父母,她很快又会和我们膈应起来,而且我相信她心中肯定会有疑问,会想我们为什么会把她一个人扔在人间,我们不是不爱她,只是因为太爱她了,想让她做一个简简单单开开心心的人,做人虽然生命短暂,但追求是永恒的,而且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比起做一个吸血鬼来说,要幸福的多。我们还希望能和她建立起真正的关系,不想被她突然当做父母的疏远,我有点儿贪心。”

宫筠熙笑道:“好吧,那我就不勉强两位了,但是若需要我引见你们的话,尽管告诉我,我会约个好时间,让你们一家团圆。”

“谢谢,筠熙你真好心,将来一定会嫁给好人的。”

说到嫁人,宫筠熙的脸稍微的热了一下。

“也谢谢天翼姑姑的祝福,我怕师姑拗口,叫你姑姑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不会,见到你才叫人开心。”

宫筠熙又问了凤天翼一些其他的问题,“天翼姑姑,我听掌门说是唐家向他求的亲,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缘故呢?跟你接触之后,我感觉你也不是一个会包办婚姻的人。”

“是,我确实发现了一些端倪,虽然现在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的原因,当然也是为了认回雪沉

。你知道,我们的意愿是让雪沉做人,为了让她好好的过上普通人的生活,所以封印了雪沉的力量,相貌,甚至为她改了命。本来她过了二十一岁,一切就已成定局,但是雪沉的封印突然解封,露出吸血鬼的原型,我就想下来查一查,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可有进展?”

“只有一些未知的结果,不过我隐隐觉得不安,上次夜观天象,看雪沉的本命星上多出了一圈红色的光,虽然是很微小的一圈,但也有可能就是那东西在影响她,若是我还未生她之前,或许还可以窥测一下天机,但现在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预测能力越来越弱,怕很快就会接近极限。”

宫筠熙几乎没怎么用过那种能力,但对混世之血仍然非常的好奇,“天翼姑姑用过吗?”

“嗯,很耗损阳寿。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用。不过我怕雪沉的事也没那么简单,俗话说的好:异象的出现,可能是因为妖孽在作祟,混世之血的存在,已经预示了将来会有不祥的事情发生,上次是九尾狐和云铭,这次会是什么呢?”

唐云铭抗议道:“天翼,你怎么把我也算进去了,我是一只好吸血鬼。”

“是的。”

“那还差不多。”

“但就是有时候心怀不轨。”

唐云铭抬头望着天花板,真想再吹两声口哨,她没听见,她没听见……

凤天翼很快想起唐雪沉衣服上有洞的那件小事,不由得开口道:“筠熙,我问你,雪沉衣服上的洞是不是你刺出来的?我想除了诛邪剑暂时还没有什么可以破坏我的符文结界。”

“是,抱歉,我——”

“不用道歉,能否告诉我当时发生了什么事,逼得你非要用诛邪剑不可。”

宫筠熙只好把当时的情况说了,凤天翼和唐云铭唏嘘不已。“你竟未能伤她。”

“是,我想是因为她有你一半血液的缘故

。”

“幸好你未伤她。”

“我不想杀她,她若真死了,我亦会因为伤害了无辜的人而感到内疚。”

大家从心里发出感叹,发现若是雪沉不在,那将会是彼此之间无限的遗憾和伤痛。三人又换了轻松的话题聊着。

二十九层的办公室,办公桌上的电话此起彼伏的响着,每个人忙着接桌上的电话,一个个笑的跟朵花似的,广告商都找了过来。

“是从电视上看了那只可爱的猫咪,想让它做你们的猫粮形象代言人?”

“啊,请那位银发的参演你们的偶像剧本?”

“古装新人的形象很适合你们剧本中的某个角色?”

“要那位女新人出演你们的都市剧,还是小三?”

江无恨刚好端着茶杯走过,听到这一段,把嘴里的茶水都喷了出来,不断的咳嗽着,竟然要她演小三,她怎么说也是长得一副女主相好不好?哪个没有眼睛的导演在瞎说八道,真想把他的眼睛挖下来当球踢。

“什么?”有人突然提高声音,“要找我们的经纪人代言,谁?唐雪沉!”大家都捂着听筒,听着他接下来的话,“代言什么?儿童假发!那两个小辫子很萌,很受小朋友的欢迎?”

大家转过头,看着唐雪沉,尤其是那两条细的跟电线似的小辫子。江无恨走过来,拎起小辫子,“就这也可以代言?”

唐雪沉把它轻轻的拿了回来,“你有不满吗?小三。”

“你再喊小三试试,看我不喷你一脸。”

唐雪沉道:“替我拒绝,我是做经纪人的,代言什么假发。”

这时黄坚忍从门外进来,脸上笑嘻嘻的,跑进来的时候,两只膝盖并在一起,手臂左右摇摆,像个小姑娘似的。

“大家听我说,好消息,副总裁说我们这次的媒体危机处理得当,很好的发挥了同事爱,由于我们对小唐的鼎力支持,对同事的信任,更好的向外界展现了筠熙娱乐职员的整体素质,所以这个月每个人提薪百分之十

。”

“哇!”

这一声一叫,随后就跟了许多的尖叫。大家兴奋的电话也不接了,害得听筒里的人都在‘喂喂’个不停,还以为线路断了。大家开心过后,又投身工作,一个个脸上笑的跟朵花似的。

空心菜用发尾扫着唐雪沉的脸,小声道:“姐姐。”

“什么?”

“小菜菜的魅力得到认可。”

“恭喜!”

“不客气。”

办公室里的人因为很好的解决了媒体的问题,而得到奖赏。但那个始作俑者就没那么幸运了,花太香戴着口罩走在街上,手里握着手机,刚刚接到负责人的电话,他已被解聘,并且有造谣生事之嫌疑,筠熙娱乐公司打算对他个人进行起诉。他又打了几个电话给认识的同行,大家都找借口躲了,他又找那些女模特闲聊,大家都以工作忙挂了电话。

花太香把手机摔在地上,用脚左右扭动的踩着,又骂了许多含含糊糊的脏话。“平时巴结的老子跟什么似的,一听说我解聘,就立马是一副嘴脸,都他娘的什么东西,等老子哪天发了,不一个个整死你们。”

他的焦躁、气愤,并未给他带来什么好结果。双手插着口袋里,无聊的走在街上,迷茫的不晓得往哪里去,能找的人都找过了,大家避他如蛆。

树倒猢狲散,人情比纸还薄,他怨了半天,也就安静了。又不是第一天混社会,弄到如今的地步再求人也没用,只好从头再来过。他打算去筠熙娱乐的对头公司去试试,刚转身,就有人喊住了他,“花先生。”

花太香转过头来,见背后站着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中分的头发,刘海有点长,搭在墨镜的边沿上,墨镜遮住他的双眼,但花太香隐约的觉得这男人不简单,这浑身的气势,有一种王者天下的感觉。

“你找我?”他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那黑衣男子笑一笑,彷如花岗岩上出现了一丝裂痕,“不错,找的正是你,我知道你遇上了一点麻烦

。”

“这不奇怪,新闻里到处在播。”

男子道:“你明明是受害者,周围的人却不理解你,你让媒体为你伸张正义,可公司却解雇了你,你难道不会不服气吗?”那男子说的很平常,但花太香的心里早就慌成了一团,他用怀疑的目光望着眼前的男子,心想着:“他是怎么知道我被解雇的事的。”

“你会需要我的帮助。”男子的脸上又扯出了一些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上面用白色的字体印刷的黑色名片,“上面有地址,它会带你来到这里。”

“灵魂酒吧。”

“没错,只要你愿意奉献你的灵魂,我就会满足你的愿望。”

“不不,我若没了灵魂,就会死的。”

“不,你不但不会死,还会永生,获得不死之身,还有力量,只要你愿意奉献你的灵魂,难道你不想惩罚那个伤害你的唐雪沉,难道你看着别人都过着好日子,而你却沦落到这步田地,你不难过?你可以好好想想,只要有这张名片,你随时能找到我,不必急着回答我。”

花太香还是觉得这世界不会有这样的好事,他从名片里抬起头来,再寻那名男子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了,不管是前方,还是后方,哪里也寻不着半个人影,他呆立着,一时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只有手里握着的那张神秘的黑色名片上残留的温度,向他说明着已经发生过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请吃饭。

下章见。

筠熙死乞白赖的黏着雪沉,一定要请她吃饭,借机会再磨磨能不能做朋友,但被雪沉给拒绝了,筠熙不放弃,继续磨,逛超市啊买菜啊,她渴望的闺蜜生活……但是筠熙啊,抱腰不要钱,搂手臂不要钱,买菜是要钱的,你买这么多,钱带够了没有?

上菜喽,大大们开吃喽。

天热防暑,昨儿吃的西瓜好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