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宫筠熙被黄坚忍仓促的关了机,莫名其妙了一下,把手机放好,唐雪沉睁开眼睛了,迷迷蒙蒙了一会儿。宫筠熙大喜过望,满脸都是笑,“雪沉,你醒了?你吓死我了。”

就听唐雪沉说:“筠熙,我渴,我饿。”

“好好,你等着,我马上让人来拿吃的给你。”

宫筠熙转身出去,差点摔一跟头

。她快速的出去,又快速的回来。回到唐雪沉身边,“雪沉,你等等,吃的马上就来了,你要不要坐起来,我扶着你。”

“好。”

唐雪沉用枕头当靠垫,安静的坐着,她三天没吃东西,头有点儿发晕,说话也是有气无力,宫筠熙让她干脆不要说。

“有什么事吃饱了再说,不急。”

唐雪沉点点头,她的獠牙已经露了出来。不一会儿女仆端着一大杯胡萝卜汁过来,至少二升。宫筠熙接过来,“再弄点过来。”

“是。”

唐雪沉伸出手去接,宫筠熙却不让,怕她拿不住弄翻了,倒出来用小杯子喂她。“张口,啊,乖啦,再喝。”唐雪沉的脸色慢慢的变好了,那种如雪的苍白慢慢的有红润取代,她恢复的很快,可是再被宫筠熙当小孩子喂,立马就不好意思起来。

“筠熙,我自己来就好。”

“怎么,我喂的不好?别人想还不能呢。”

“不是。”宫筠熙硬是不让,她只好红着脸被喂。宫筠熙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觉得可爱极了,当下趁着别人注意,狠狠的亲了一口。

喝过之后,宫筠熙问她身体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唐雪沉说都好,她还是不放心,找来慕容给唐雪沉检查。

慕容检查完笑道:“非常健康。”

唐雪沉叨叨对宫筠熙道:“我早就说过了,我很好。”

“可是不检查过怎么能放心,你可睡了好几天了。”

“几天?”她跑去看手机,她玩的那天是星期六,现在都星期四了,三天,整整睡了三天,“那公司,我得打个电话过去请假。”

“别了,那位黄主任已经知道过了,我向他请了假,你不要急着上班,休息一下让身体有个缓冲。”

唐雪沉想想也有道理,钱是挣不完的,身体重要,只是没想到觉得一瞬间,却过了三天,不免咋舌了一番

她们这里刚好放心下来,外头就有人跑进来,跑的满脸的汗,气喘吁吁,“师姐,不好了,杨门的人到宫门来闹事了,你来吧。”

“好。”

宫筠熙二话不说就出去了,路上碰到赵博艺。“大师兄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下。”

“我怎么能安心休息,杨门的人上来闹事,我怎能不出现。”

宫筠熙一点头,三人约着往宫门而来。他们三一出现,外面弄哄哄的场面安静了不少,赵博艺问道:“怎么回事?”

杨帆出现了,“赵掌门,听说你接了掌门位,恭喜恭喜。”

“多谢,不知道杨掌门前来所为何事?”

杨帆的脸色不大好道:“都说明人不说暗话,今日我就把话说清楚,你宫门三日前带人杀入我杨门可有此事?”

“没有。”

杨门弟子中早有人出来指证,“师傅,就是这些人,烧我们的房子,杀了少主,抢走了我杨门所有的宝物。”

杨帆道:“难道赵掌门还想抵赖不成?”

赵博艺脸上微微一笑,“事情是这个样子吗?我知道的怎么不一样,我师傅去世,我们赶着去奔丧,宫门空虚,杨门的人打伤我们的弟子,他们到现在还躺着呢,抢夺我宫门所有法器、秘籍,还有我师傅的私人收藏,价值不计其数,敢问杨掌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去你杨门找回被盗之物有错吗?”

赵博艺目光一凛,肃杀之气自墨镜后透出。今日师傅无上已去,为了保护宫门,还有师兄弟们,他怎能让出半步。

杨帆指着他道:“你胡说八道,我杨门为何要盗你们的法宝,明明是你们偷窃我们的,你颠倒是非黑白,枉杀我家孩儿的性命,我要去公安局告你。”

“告呀,尽管告,我这里人证物证俱在

。”他让人拿过玄光镜,“杨掌门好好的看一看,你们的弟子是如何做事的。”杨帆看完默默不语,望向身后,身后的弟子慢慢的把头低下来。

赵博艺道:“我还有一位人证,把华扬带出来。”

华扬手脚不便,让人推着轮椅出来。一见到杨帆,华扬轻轻道:“杨掌门幸会啊。”

“小扬,你怎么了这是?难道连你也说是我杨门拿了宫门的东西?”

“事实就是大师兄说的这样。”

“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说,你说出来,我都给你。就算这杨门早晚也是你的。”

华扬一声冷笑,“爸爸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他拉起自己的裤子,自己的衣服,“我要你的杨门干什么,现在我被你的大儿子挑断了手脚筋,以后就是废物一个了,你说我要杨门干什么,再说了我为你做事,也不是冲着你的那份家业,我是为了我妈,至少我以前觉得那是我妈需要的,但我现在明白了,我错了,我错的离谱,我妈从来没指望做你的夫人,所以你的东西我也不要,你们打伤宫门弟子,偷盗宫门之物,我是知情人,我可以作证,就算到了公安局我也可以这么说。”

赵博艺问杨帆道:“你还有何话说?连你的儿子都这样说。”

杨帆只是张着口老半天,他不晓得事情怎么会突然急转直下,这里面到底还有何内情,“我儿子总是你们杀的!”他咬住了另一件事情。

唐雪沉道:“他该死,他不死别人就要死。”

杨帆突然大笑了起来,“有趣,有趣,吸血鬼。”再把宫门的人看一遍,就连赵博艺也是,“你们与吸血鬼相勾结,好一个宫门,我是说不清楚了,我认输,认栽!”他嘴里这样说着,带领杨门弟子走了,心中却别有计较,知道自己一人不敌,杨门中其他高手又被打伤,如今之计却不能硬碰硬,需得找到同道,一起讨伐宫门,相信其余两大家也对宫门不满很久了。

杨帆这一走,赵博艺等人皆皱着眉头,知道这老头子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众人回去,大家又坐在一起商议,该如何迎敌。宫筠熙说:“我也该回去了,公司那也离不开我,各位师兄各自保重,好好养伤。”

大家很是舍不得

吃过午饭,宫筠熙和唐雪沉归去。唐雪沉站在宽剑上,抱着宫筠熙,未想到这一晃就是浪费了三日,如今能好好醒来,温香软玉不免觉得格外幸福。

宫筠熙笑道:“你别抱我那么紧,这个天很热的。”

“那我听说,情人是没有夏天的嘛,就想验证一下是不是真的?”

“结果呢?”

“和你在一起出汗也凉快。”

“哈哈。”

两人很快就到了家,只是在归家之前,宫筠熙打算问候一下两位未来的婆婆。“她们也几天没见到你了,肯定很想念你,过去和她们说一下也好。”

“知道了。”

两人办完宫门之事,心头一松,再现甜蜜。不免牵牵小手,倒也不大在乎别人怎么看,反正这事早晚会让人知道的。一听到门铃,唐云铭穿着比基尼飞奔了过来,又很快花蝴蝶似的飞回去,“天翼,雪沉回来了。”

“是吗?”

凤天翼自透视望远镜里抬起头。

两人抢着去开门,只是在家里穿泳装什么的,不免让唐雪沉和宫筠熙吃惊了一下,这两位父母还真是会图凉快,要不她下次在家什么都不穿吧,也许更凉快。

只是看到她们两人在一起,父母表情淡淡,这让唐雪沉很意外。“你们看到我们回来都不惊奇吗?”

“惊奇什么,你不是全身都好好的。”

“那……”唐雪沉晃晃和宫筠熙牵在一起的手,是十指交握,就不能稍微惊奇一下,给点反应,或许恭喜什么的,那个虚荣她也需要的啦。

“你说你和筠熙在一起了。”

唐雪沉拼命的点头,小辫子跟着一卷一松,一卷一松,配上她红扑扑的脸庞,显得纯真可爱的不行。

唐云铭淡淡道:“那就在一起好了,反正我们早就知道了,亲过了是吧?那就早点生个小孙女让我们抱抱,你妈都把孩子的衣服做了好几件,那个小短裤特别的可爱,你要不要看一看……”

唐云铭痛得龇牙咧嘴,脸都变了形状,看着凤天翼,“你干什么?”偷偷扭了腰肉什么的很痛啊

就听凤天翼笑着说:“别听你妈胡说,妈一点都不急,慢慢来,只是没想到你们真的在一起了,我也知道现在年轻人对感情很,很随意的,今天合来,明天分,我对你们不是抱很大的期望,就算分了也没关系的,别太给自己压力啊。”

唐雪沉和宫筠熙都很意外,这态度到底是对她们没信心还是怎么的。“妈,你不要这样说,筠熙她很好的,她不是那样的人,再说,我们都不小了,还玩什么是不是,又不是十七八岁,也知道感情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是吗?我就睁着眼睛看好了,你们要是哪天分手了,记得提前通知我,到时候我会给你们分别介绍别的对象,怎么样?”

“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宫筠熙用力的抓了唐雪沉好几次手,让她别再说了,依照她看,她的未来婆婆似乎是在用‘以退为进’之法,套了雪沉不少话,但唐雪沉还傻乎乎的往里跳了。

唐雪沉恍然不知似的,“筠熙你不要担心,我不会喜欢别人的,别人都没你好,她们都嫌弃我呢,只有你不嫌我没钱,又不嫌弃我不聪明……”唐雪沉絮絮叨叨了半天,把宫筠熙说的脸通红。

“别再说了,我们还有事,姑姑我们先走了。”拉着唐雪沉就跑,再说下去,她就要羞到地底去了。

唐雪沉急的不行,“筠熙,我爱你啊,我没说谎。”

“够了,够了,我不要再听了。”还让不让她见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上菜喽,大大们开吃喽~

哈哈哈,筠熙害羞了。

下章见喽,要写点什么好呢?我去准备一下,(*^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