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喜欢,当然是嗯啊嗯啊的啦。”空心菜撅着嘴儿,表现彼此需要亲亲的啦,她双手向后,屁股向后撅起,脸向前伸,撅着个小公鸡嘴。“如何,要不要收买我?”

“我考虑考虑。”

见宫筠熙似乎下不了决定,空心菜再来一招,“不要就算了,反正多的是人买我的小道消息,姐姐的粉丝很多,求嫁对象很多的……”空心菜不时用余光偷看宫筠熙的表情。

“好吧,我收买你

。”

空心菜笑的眼睛都成一条缝了,“还是宫姐姐最好,两倍,好处两倍才能商谈。”她竖起两根手指。

“你——”

“别生气,别生气,你要知道姐姐让我不说,可是小小的贿赂我的,我要是告诉你,当然得有更多的好处,你说是不是?”空心菜冲宫筠熙挤眼睛,让她说不出话来。

“真是个贪心鬼。”

“嘿嘿,互惠互利,双赢,大家都有好处。”

唐雪沉就这样被空心菜悄悄的给卖了,还不自知,她端着菜过来,问道:“两人在说什么?”

空心菜忙摇手,“没有没有,宫姐姐说姐姐的菜做的当真是天下无双,是她吃的最好吃的菜了,要是不介意的话,以后也要多多的表现哟。”

“是吗?”

唐雪沉看向宫筠熙。

“是,你手艺不错,不做厨师是美味界的损失。”

“呵呵,那就多吃一点。”

唐雪沉转身去厨房,空心菜向宫筠熙眨眼睛,吐吐舌头,差点被听见。

虽说空心菜完全是为了吃而‘出卖’唐雪沉,宫筠熙却反而对她的话上心了,吃饭期间不时向唐雪沉投去一瞥。弄的唐雪沉完全不明所以,“在看什么?”

“没事。”

没事吗?老是往她脸上看,她都觉得要拿镜子过来照一照,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唐雪沉的反应很平常,这让宫筠熙不由得怀疑起空心菜的话来,但空心菜贪吃可很少有说谎的毛病,宫筠熙下定决心要好好的试探唐雪沉。

怎么试探呢?这是个问题。

吃完晚饭,宫筠熙坐在沙发上剔牙,一边想着如何试探唐雪沉。总觉得有这事横在心里,就觉得不舒服

唐雪沉打扫完厨房,端茶过来。

“我今晚要去妈妈那一趟,向她们学习如何控制身上的那种气味,筠熙你是先回去,还是在我家待着?”

“我跟你一起去。”

在事情没弄明白之前,她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那好,你知道妈住哪里吗?”

“嗯,我去过一趟,不远。”

两人出了门,空心菜就跟大蜗牛对话去了,这次接听之人似乎是小白,空心菜在那胡吹吃了多少山珍海味,小白被她气了个半死。

路上,宫筠熙慢慢的靠近唐雪沉,然后用手指勾勾唐雪沉的手,却被唐雪沉悄悄的移开了,试了好几次,她发现唐雪沉在故意躲她,这是个了不得的发现。

“你怕跟人牵手。”

“有细菌。”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连亲都亲过来。”

唐雪沉的脸刷的红了,但她用余光斜睨宫筠熙,假装漫不经心的观察着宫筠熙的表情,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唐雪沉心里翻江倒海,脸上却淡淡的。

“那是不得已为之,只要这事结束了,我们就解除关系吧。”再这样搅和下去,连唐雪沉都觉得人格要分裂了,才过了两天,唐雪沉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对劲。

那是一个人时间长了,看见单身女性就得寂寞的病。脑海胡思乱想,浮想联翩。

宫筠熙并不就此罢休,她把手搭在唐雪沉的肩膀上,微微的察觉到唐雪沉瞬间僵硬的身体。

“我们是朋友,搭个肩膀没什么的吧?”

“没什么,我只是不习惯。”

唐雪沉打算拿下搭在肩膀上的那条手臂,却被宫筠熙搂得更紧了,连脸都贴在了一起

“我说雪沉,你从小到大是不是都没有跟闺蜜亲密过?”

“没有。”

“为什么?”

“很讨厌,我讨厌别人靠近我。”

宫筠熙笑说:“那我岂不是赚到了。”唐雪沉不做声。“好了,你放松一点,勾个肩膀很平常的,也有人彼此亲来亲去的,你说是不是?”

宫筠熙唇间的热气不时喷在唐雪沉的耳际,暖暖的,痒痒的,她用手去摸一摸。“怎么,耳朵不舒服,是不是虫子进去了?我帮你看看。”宫筠熙一拎唐雪沉的耳朵,耳朵瞬间红透了。

她退避了一点,“没事,你看错了,我只是抓痒。”

唐雪沉种种的回避,都让宫筠熙心里有了猜测。这回犯难的到是她了,唐雪沉为何会喜欢她,这不科学,自己完全不是她喜欢的那个类型,自己是继续下去,还是悬崖勒马?

是一直待在她身边,还是保持距离?她不能做一个折磨雪沉的坏女人。

“雪沉。”

“嗯?”

“你说若是我们一男一女的话,是不是就在一起了?”

“不知道。”

宫筠熙催她道:“别说不知道,你假设一下,你就说你会不会喜欢我,只是假设,你别多想。”

“我假设不出来。”

“你就是这点没趣儿,都说假设了。”

“会。”

唐雪沉十分肯定的回答,让宫筠熙像是听到了自己猜测的那个答案似的,她用惊奇的目光看着唐雪沉,就见唐雪沉快步向前走去,似乎不想让筠熙看见此刻她脸上的表情。

唐雪沉脸阵阵发红,就算有黑夜遮住,但她这种红,是异常的,就算隔着淡淡的路灯都能看的清楚,所以她只好不断的往前走,结果宫筠熙落后她好一段路,不得不喊住她,“雪沉你走慢一点,等等我嘛

。”

“你该走快一点。”

宫筠熙跑上来,仍然勾住唐雪沉的肩膀,唐雪沉这次自然多了。不知道是因为跑的,还是因为那个肯定的几乎不能再肯定的答案,让宫筠熙脸上一片绯红,她笑嘻嘻的,似乎很开心。

有人说喜欢自己,这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尤其是这个人别扭的不待见自己。宫筠熙此刻就跟见到西边出太阳是一样的心情。

“走这里,上五楼。”

唐雪沉道:“她们竟然在我前面一栋楼,我都没有发现。”

“是哟,这是缘分。”这话说的宫筠熙自己都不大相信自己,以她对两位‘姑姑’的了解,那两个人怕是故意为之,其用心昭然若揭。

门铃被按了几次,就有人来开门,屋里传来慵懒的起鸡皮疙瘩的那种声音,“谁呀?”那个音拖的够长的。

“妈,我是雪沉。”

开门的动作,显然比说话的动作利落太多。唐雪沉只觉得一股强风扑面,吹起她额前的一排刘海。

唐云铭笑着招呼,“是雪沉来了,快进来。”看见宫筠熙站在唐雪沉身后,“筠熙也来了,都进来坐。”对着屋里就是一嗓子,“天翼,雪沉和筠熙来看我们了。”

凤天翼出来,“雪沉、筠熙快进来,喝茶吗?还是喝饮料?”

唐雪沉道:“妈你不用客气,喝茶就好。”

宫筠熙道:“我吃饱了,暂时喝不下去,谢谢天翼姑姑。”

凤天翼把两人让进屋,一边不断用手肘拱唐云铭,唐云铭不知所谓,不由得火大,好不容易女儿上门来看她了,天翼怎么还要把她赶走。凤天翼还在那不断的使眼色,最后看唐云铭是赖上了,才对着她的耳朵小声说:“卧房里的那架透视望远镜,赶紧给我移走,你想让雪沉知道还是咋的?”

唐云铭这才回过味儿来,对着唐雪沉和宫筠熙道:“你们坐

。”自己却跑到卧房收东西去了,不是天翼提醒,她差点就得意忘形。

凤天翼让两人坐沙发上。

“今晚来是不是有事,还是纯聊天?”

唐雪沉道:“我是来请教妈如何控制气息的,我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原来是这样,好说好说。这个让云铭教你就好。”

唐云铭正从屋里出来,“找我?”

“是啊,你教雪沉控制一下气息。”

“来来。”她笑的满脸是花,难得有手把手教女儿的机会,如何不乐呵。当场就坐在地板上,也不管地上脏不脏,拍着地板说:“雪沉你也坐下来,我教你。”

她们一对一‘教学’,宫筠熙就在旁看着。看着唐雪沉比划,讨教。看她的每一个动作,自己则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身体靠在沙发上,手撑着头,望着。

凤天翼看宫筠熙的举止,不由从心里笑出来,目光也转到唐云铭和唐雪沉身上,就见她们比来比去。唐云铭开心至极,难得有这个和女儿互动的机会,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凤天翼不由得会心欢喜。

她同宫筠熙说:“你看她们说的多开心。”

“是,父母相聚,天伦之乐。”

想起自己母亲早逝,新近父亲也撒手人寰,宫筠熙显得略有哀伤。凤天翼移到宫筠熙身边,将她搂在怀里,“筠熙莫要难过,你还有我们和雪沉。”

“姑姑。”

宫筠熙埋首在凤天翼的怀里,只觉得一股暗香袭来,让她好安心。

作者有话要说:上菜喽,大大们开吃喽~

天气又热起来了,防暑,防暑~明儿见喽大大们,挥小手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