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唐雪沉不得不从**起来,问宫筠熙蚊香放在哪里。

“就在旁边的柜子里,打火机也在里面。”

唐雪沉打开柜子的抽屉,拿出蚊香和打火机,当下点着了,找着放蚊香的盘子,放进去。

空心菜鼻子灵,一点味儿都能闻见。早就从婴儿**站了起来,双手抓着床栏杆,伸着脑袋在那张望。“姐姐,是什么,这么好闻。”

“蚊子的杀手,一闻就中毒。”

她立马捏住小鼻子,“那我们岂不是都要被毒死?”

“自然,明天都要见阎王老爷。”

宫筠熙道:“空心菜别听她的,她骗你的。”

空心菜哼了一声,“不理你们了,我要睡觉了。”把小被子一拉,盖住了自己,紧紧的抱住小兔子,现在天气有些热,屋里又没有电风扇,空调也不开。

宫筠熙拿出一张‘消热符’,屋子瞬间凉快了下来。

唐雪沉拿了书坐着,宫筠熙问她,“还不睡?”

“再看会儿。”

宫筠熙躺在**睁着眼睛看天花板,有时候会看看唐雪沉,看唐雪沉的目光移过来,立马移向别处,待唐雪沉的目光落在书页上,她又稍微转过一点头,看看唐雪沉。

从躺着的这个角度可以很好的看到唐雪沉的大部分的侧脸,她觉得凤天翼说的对极了,现在的唐雪沉有几分与凤天翼相似,那个女人怕也是人间的极品了,但唐雪沉的骨子里,还是沾染了不少‘土气’‘俗气’‘烟火气’,像个古时候的人,哪里都算不上精致,但胜在气息好,就像早上起来的时候,那种清爽的空气

不管她装的多么的冷漠,她那不时流露出来的对人的关心,却是骗不了人的。是个喜欢装坏人的怪咖,宫筠熙往左边稍微翻了翻,把自己放平了,看着天花板发呆,她在想今天唐雪沉去蔡云彬家的事,那两个人发生什么没有,看样子似乎没有,不过万一喜欢的人说喜欢自己什么的,唐雪沉还顶得住吗?

她问自己,如果这样的机会落在自己身上呢?是傻子都知道把握机会。

“雪沉。”

“嗯?”

唐雪沉的目光及时移出书页,看向宫筠熙,等着她说接下来的话。

“如果你遇上一个机会,你曾经不喜欢的人突然说喜欢你了,你会怎么办?”

宫筠熙微微的移过头,与唐雪沉的目光对视,突然发现她脸红了,自脸颊红到耳根。她不晓得唐雪沉一听她问出这个问题,就心虚的不得了,心中万般猜测,如小鹿在大草原狂奔。

‘她知道了?还是随便说说的?我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了?’唐雪沉不断的用手去擦额头上根本就没有的汗。

宫筠熙心里好笑,她没想到她乱说的,竟然猜对了。笑过之后,心里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心道:“雪沉会怎么说呢?”会否骗她,可是一想,唐雪沉也没有义务把她的感情告诉自己,不由得转为消沉,宫筠熙的心情也跟着一波几折起来,有些后悔自己想出这个问题,更后悔自己问了出来。

唐雪沉很快恢复了镇定,装成一副死人脸道:“没有这样的事,如果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你,那之后也没可能喜欢你吧,这不是常识么,我从来不做假设。”唐雪沉在心里为自己高呼万岁,她这次脑子也转的太快了,连她自己都要佩服自己了。

宫筠熙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也是,像你这样的人,人家要拒绝肯定会很痛快的,谁没事还会说喜欢你,呵呵呵,呵呵呵……”宫筠熙从嘴里呼出口气,总算让这件事痛快的结束了,她没想到她无意的话又戳中了唐雪沉的痛点。

“为什么人家拒绝我一定会很痛快?”

为什么呢?宫筠熙想不出来,“直觉

。”

唐雪沉心想:“我讨厌直觉,最讨厌准的要死的直觉。”

“睡觉吧。”

“晚安。”

两人都不想说下去,唐雪沉尽量靠着床右边,唐雪沉尽量往左边靠。中间空出一大片,唐雪沉背过身去,宫筠熙也背过身去,闭上眼睛睡了。

别墅里。

宫无上盯着手机,“筠熙又没有回我,我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可是问的次数太多,筠熙一定会讨厌我的,为什么我要是爸爸,而不是妈妈,这样唠叨也有借口。”

冷劲隆拖着拖鞋走过来,擦着头发,“师傅,还没睡?”

“没有,我在等筠熙的回电。”

冷劲隆在他身边坐下,“既然她不打,那应该是没事。”

“可是——”宫无上欲言又止,“你说我怎么能放心,有个女儿的爸爸,没有一个可以放心的。再说了,我还不知道唐雪沉是个什么样的人,万一是个坏人把筠熙带坏了怎么办,我以后怎么有脸去见她地下的妈妈。”

冷劲隆身子前倾,白色毛巾挂在脖子上,两条手臂放在膝盖上。

“师傅,师妹不小了,你也该让她学习一个人生活了。翅膀硬了就要去飞,不然一辈子就完蛋了,不管你怎样的不忍心,都要让她学着跟别人相处试试看,或许会很好,或许会受伤,这就是生活,我们只要在她难过的时候,需要支持的时候在她身边就好,师傅,作为掌门你很优秀,作为父亲,你已经因为过分的溺爱,而扯了筠熙的后腿了,你这不是爱她,而是不断的用你的爱在害她,你希望这样做吗,你希望你百年之后,筠熙她还要不断的去依靠别人吗?师傅,现在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放不了手。”

“不要把你的生活全部建立在筠熙身上,你也要学会看看外面的世界,如果有合适的人,也找一个,人家不都说:‘最美不过夕阳红’

。”

宫无上骂道:“臭小子,竟然教训起我来了,我这一大把年纪的,哪里能跟你们年轻人比,人家都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我可不想筠熙受委屈,更何况公司也好,宫门也好也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公司我就要慢慢的交给你了,宫门的话,嗯,我是有打算交给筠熙,可怕她以后结了婚,夫家不喜欢她老做这些事,我再看看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冷劲隆立即提议,“怎么说没有人,大师兄呢?”

“他?哼!”

宫无上提起赵博艺有许多的不满,“这小子口无遮拦,做事鲁莽又固执,现在倒好,还成了吸血鬼,我成了江湖中最大的笑柄了。收吸血鬼的,现在成了吸血鬼,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冷劲隆笑说:“我想师傅也是因为恨铁不成钢才这样说,大师兄天赋过人,如果能把脾气改一改,宫门在他手里未必不能发扬光大,师傅对他也是寄予厚望,才对他一直有所压制,希望能把他锻炼成一把最好的神器,师傅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宫无上叹口气,“他要是像你这样明白就好了,做师傅哪有不希望徒弟好的,徒弟好了,师傅面上也有光,博艺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性子容易较真,但追根究底秉性并不坏,我只是希望他这次受了教训,能够平心静气,好好重头再修炼,成为我宫门未来之栋梁。”

宫无上的手机响了,他立即停止了话题,开始去翻。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接了,“喂,哪位?”

“宫无上吗?”

手机里传来陌生的男音。

“你是?”

“你不认识我,也是正常,我今日打电话过来,只是要通知你,九尾狐要来报仇了,宫老头你洗好脖子等着被宰吧。”

“九尾狐?”

“你想起来了?三十多年前,那只被你的诛邪剑打的魂飞魄散的九尾狐,应该没有忘记吧,那是我母亲。”

九尾星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手机,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深深的阴影,母亲的仇一日不报,他枉为人子

。啪的一下将手机合上,他的耳朵动了几下,脸容立马改变的十分温柔。

就听有人慢慢的移动到他身后,伸手蒙住他的眼睛,压低声音道:“猜猜我是谁?”

“还有谁呢,自然是小忧。”

吴忧松开手,抱怨道:“真没劲,每次都被你猜出来。”

“呵呵,那是,也不想想小忧身上的香气老是往人家的鼻孔里窜,人家的鼻子好痒痒,你怎么还不睡,明日不要拍戏了?”

“刚上个厕所,见这里的灯还亮着,就来看看你,没有出去混生活?到外面去看看灯,交个女朋友。”

九尾星道:“谁会喜欢我呢,一只九尾狐,还是一只男女同体的九尾狐,小忧恐怕只有你不嫌弃我们兄妹。”

“怎么会,小星哥哥就是太悲观了。要相信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上次我看见一只吸血鬼在天师眼前蹦跶都没事,这是和平年代,没事不打架,有事好商量,天师都能容忍吸血鬼,你说普通人里难道就没有喜欢小星哥哥的姑娘?”

九尾星翘起嘴角,他看着吴忧说话就很开心,要知道他最喜欢的最喜欢的,可以用命来拼的,就只有这位救了他们兄妹的恩人了。九尾星的眼睛闪现出光芒,就像无数个星光那样淡淡,柔和的光。

喜欢你,却没有办法告诉你,却不敢告诉你。一只九尾狐怎么敢奢望被人所爱,怎么敢同你共享这世间的繁华。更何况,你喜欢的又不是我,而是……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

上章没写的内容接着写,会追加九尾星的回忆。九尾星月两兄妹与吴忧的相遇故事。

下章见。

上菜喽,大大们开吃喽~

(大大们记得防暑哟,没有乃们的支持,这文也不能写到如今,哦呵呵,都是你们的力量在支撑着我呀,握爪~让我来表达对你们森森滴爱,(*^__^*)嘻嘻……往下章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