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六章

“汉堡包,汉堡包……”空心菜兴奋的指着货架道。

“真是拿你没办法,眼尖的跟什么似的。”

“嘿嘿。”

“你要注意节食了,毕竟咱们这会儿背着巨额债务,咱们现在是负婆,负数的负,懂吗?”

空心菜笑说:“我是不管的,挣钱的事留给姐姐来办,吃喝拉撒睡的事,小菜菜全包。”

唐雪沉摇摇头,说她胖她就喘,说她脸皮厚,她还就真的脸皮厚给自己看了。算了,跟孩子计较什么的,失水准。

去蔬菜部采购了一系列食品,拎着去结账,偏偏最近胃口也变大了,连她自己都觉得是妖怪了,现在蔬菜的价格有的比肉还贵,真是不让人活了

结完账归家,又将东西放在家里,把晚饭提前吃了。空心菜看她匆匆忙忙的,问道:“你要出去?”

“嗯,去看个朋友,不过你得在家。”

“为啥?”

“带着你不方便,你不是还没吃完东西么。”

空心菜正挥动小刀子在对汉堡包下手,切完一小块用刀叉送进嘴里。

“好吧,那你早点回来。”

空心菜还是觉得不适应,不过有好吃的当前,想让她离开,似乎也没那么容易。空心菜一人在家,唐雪沉关照她别乱吃东西,就关了门走了。

一出门遇上宫筠熙回来,她站着掏钥匙开门,“你这是要出去?”

“嗯,有个朋友病了,我想去看看她。”

宫筠熙恍惚了一下,本能的觉得那个人,她认识。“那位医生?”

“是。”

“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知道了,再见。”

唐雪沉上了电梯,电梯门关上,隔开她与宫筠熙的视线。宫筠熙没马上开门,而是对着电梯的方向发了会儿愣,“真是的,突然就要出去,好歹也对我这个假女朋友报告一声,不过是看喜欢的人吧,跑的这么快,还说什么朋友,一点谎都不会撒,是不是会趁着这个机会,表白什么的……我在乱想什么,开门啦。”

宫筠熙开了门进屋,她打算用做饭来打断自己的神思乱飞。

唐雪沉开着小二轮去了蔡云彬那,这还是第一次造访。以前唐雪沉喜欢蔡云彬,蔡云彬总与她保持距离,连住址都不告诉的,当然唐雪沉也不问。

如今知道了倒有些意外,蔡云彬的变化唐雪沉不是没感觉出来,不过她是当她病中,心理脆弱。将车停在了楼下,找到门卫大叔问了具体地址,这才找过去

很快,唐雪沉找到了三零二号。

“叮咚,叮咚……”

门铃按了数遍,才听里面的人过来开门。门慢慢的开了,露出条缝,“雪沉,你来了。”蔡云彬看到是唐雪沉,马上让过路来,让她进来,又将门关上。

唐雪沉进了屋,问蔡云彬道:“感冒好点没有,夏天感冒会很严重。”她发现蔡云彬穿着睡衣,上下两件的那种,扣子扣到衣领,脸上露出粉红色,头发披着,还湿漉漉的。

“我刚洗完澡。”

“哦。”

唐雪沉还记得自己曾和蔡云彬在网上笑称,洗完澡后的姑娘们最萌,蔡云彬说,每个女人洗完澡后都是最可爱的。

“坐吧。”

“好。”

蔡云彬倒了水给她,“还特地麻烦你过来,真是不好意思,我怕我一下子烧糊涂,一个人做不了什么。”

“没关系。”

“没有交些别的朋友吗?这样也方便一些,病了也能有人过来看看,照看一下。”

“我有这个想法,不过直人朋友多一点,大家又都有家庭,人情冷漠,大家都不大走动,等自己真有什么问题,她们也不会过来的。”

唐雪沉深以为是,她们这些人恨不得把自己包起来,与外界的那些人隔绝起来。总觉得别人不能理解自己,自己也有不能理解别人之处。直人朋友之间搂搂抱抱倒也无妨,可是放l身上倒颇觉尴尬,又不好说。

“再交个女朋友就好。”

“没那么容易。”

“怎么突然分了,不是处得好好的。”

蔡云彬说的淡淡的,“不合适。”

又是这个理由,唐雪沉最讨厌的就是这个理由,因为她也被这个理由拒绝

“哪有百分百的合适,百分之五十、六十就足够了,其余的慢慢的补充起来就好,完美在你们医学界里那等于是绝望,再无进步的余地,彼此那么契合,岂不是只要有点不合适就要分手,姐姐在这方面就是太理想主义。”

其实这些话唐雪沉早就想说了,但总是憋在心里,如今说出来,蔡云彬倒也没反感,反而笑起来。

“说的也是,不过雪沉你如此愤愤不平,是在说你自己吗,你是要向我推荐你自己吗?”蔡云彬轻轻的笑,但目光集中在唐雪沉身上,在期待,隐隐的期待着那句‘yes’从唐雪沉的口里说出来。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会那么做。”

“为什么?”

“你忘记了?我被你拒绝了四次,姐姐四次啊,是个人也该放弃了,我对感情已经绝望了,你别再跟我开玩笑了。”

“四次?”

“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是在认识你的第一年的十二月份,第二次是在第二年五月份,二十一号,第三次是第二年的八月份,二十六号,第四次是在第三年的六月份,二十四号,虽然最后一次我没有告诉你,是你误会了,但这些你总不会不记得吧?”

蔡云彬诚恳的承认,“我不大记得了。”

“也对啦,记得这些干什么,总该忘光光才对。”真正傻瓜的,只是她一个人在念念不忘罢了,她这次是真打算忘记的,甚至连朋友也懒得做了,因为不想再自欺欺人了。

“不过你可以再试一次,也许我这一次会答应你。”

“谢谢,不了。过去的事,让它过去吧。”

蔡云彬的脸上有些迷茫,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发起呆来。

唐雪沉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看蔡云彬的状况也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她想这其中又是因为一些什么事,但这些都跟她没关系了,心软什么的,纠缠什么的,通通到此为止,不把过去放下来,她该如何迎接新的生活,也曾等待过,也曾痴缠过,也曾幻想过,但现实没有一次向她伸出橄榄枝

“姐姐,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嗯。”

蔡云彬没留她,唐雪沉想她仍然是个很无情的女人,因为无情,所以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自己,毫不留情面。

也许说到底,是因为不爱。

唐雪沉出了小区后,遇上了秦笑,她拎着一堆东西来看蔡云彬。秦笑看着她,招呼了一声,“唐小姐。”

“秦小姐。”

“来看姐姐?”

“你也是?”

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吧。“好好照顾她。”

“我会的。”

唐雪沉走了,感觉一直沉重的像铅块一样的过去,如今像云朵似的飘起来。秦笑会过来,说明她还没有放弃与蔡云彬的感情,至于蔡云彬怎么了,唐雪沉不在意,也没有必要在意,自有关心她的人存在。倒是她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人好好谈恋爱了,要不去天涯发个找对象帖?不晓得能不能起作用。

唐雪沉开着小二轮,哼着歌回来了,“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简单的话语,需要巨大的勇气,没想过失去你,却是在骗自己,最后你深深藏在我的歌声里,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清晰的话语,嘲笑孤单的自己……”

公寓楼里,宫筠熙吃过晚饭,洗了碗,没事就坐在客厅里,很用心的听着隔壁的门开了没有,忽然听见小小的啪嗒一声,她站起来,开了门,冲了出去,“雪沉你回来了?”

结果却没有发现唐雪沉,只觉得有人在拉她的裤子,她低下头就见空心菜十分委屈的样子。

“宫姐姐……”

那样子像是要哭出来。

宫筠熙蹲下来,摸着她的头道:“怎么了,空心菜?”

“人家一个人在家,很怕怕

。”

“你没有看喜洋洋和灰太狼?”

“不好看,灰太狼老是吃不到羊,没劲儿。而且老是羊获胜,灰太狼吃瘪,不看都知道结局,反正灰太狼永远吃不了羊,羊羊们也长不大,无聊。”

“那你就换点别的看看。”

其实她也很孤单,来到这里之后,也只是认识了唐雪沉,唐雪沉不在家,心里也觉得有些不舒服。

两人站着聊起天来,一边等着唐雪沉回来。

唐雪沉回来时,空心菜快速的飞回了屋里,吃她的汉堡包去了。“还没睡?”她同宫筠熙挥手打招呼。

“你回来了。”

“嗯,也没什么事,站在这干什么,去我家坐坐。”

“我还以为你又被那些女人缠住,不得归来。你朋友怎么样了?”

“她身体不错,有人去照顾她了,我才不想当人家的电灯泡,所以提早回来了,看来我也得交个女朋友才好,别病了,痛了的没人搭理,这事是个教训,我得学乖。”

宫筠熙撇着嘴说:“你要交女朋友,只要吼一声,估摸着那些人要排队求推倒呢!”

“呵呵。”唐雪沉抓抓脑勺后的头发,这话说的,再配合这表情,这是在吃醋?她看错了吧。应该是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

同在屋檐下,发生的二三事...

下章见。

上菜喽,大大们开吃喽~

(谢谢大大们的支持,留言,收藏,地雷等等滴,你们的留言都有看哟,谢谢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