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魔术可不是指街头艺人利用心理学或是障眼法表现的戏法。

魔术指的是,生物体内的魔力以魔术回路为通道,沟通魔法女神“米斯特菲尔”建立并维持的大魔网,从而达成调动自然环境中的各种元素并释放的方法或公式。

说到这里,我们就必须说下魔术回路。

魔术回路是包括施法者和近战职业在内的所有职业者,用来把体内原生魔力变换成可使用魔力的器官。

是类似于神经般的东西,没有它就不能正常的使用魔术、神术、其他术式和近战技能。作为基盘也是联系大魔网的道路(区别施法者和非施法者的关键要素,有的魔术回路是不能沟通大魔网的,即不能施法)。

魔术回路是生来就决定好了数量的,可以通过移植手术移植他人的魔术回路到自己身上,也可以反过来。但是毕竟是别人的东西,使用魔术时有时会造成一些不可预测的意外,所以大多对自己有信心的高位魔术师们都不会去移植他人的魔术回路,哪怕他们要做到这一点易如反掌。魔术的提升锻炼终究靠的还是魔术师的智慧。

非施法者的魔术回路应用,因为无法沟通大魔网,只能直接用于强化身体,或是通过**锻炼,直接引发魔力造成破坏。因为无法沟通大魔网,魔力无法精确的运用,所以只能用于一些非常简单的地方,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技能”。

一般人几乎没有魔术回路,因为那本来就是很稀少的东西。所以魔术师积累好几代的血统,让生下来的子孙们有较适合魔术的**。

简单地说,从字面上理解,指的是“构建魔力应用的术式”,我想这样应该比较容易理解魔术的含义。

秩序与正义之神提塔尔陛下并不反对魔术,秩序之主教会下属的神职人员育成机构的教学内容大多都包括魔术。枢机团的红衣大主教们都或多或少地研习魔术,甚至有的教会高层只会魔术,而提塔尔陛下的神术却不会几个,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

说到这,大概有人反应过来了,尤里安白衣主教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名十五级八环的高位魔术师,主修降临魔术,辅修炼金、附魔、防护魔术。但是在神术方面,他只会一些简单的治疗神术和初级增益法术。

而我们的主角,凯尔琉斯跟随尤里安白衣主教学习魔术,因为在学校辅修降临魔术的原因,凯尔琉斯也算是一个出色的降临系魔术师。

凯尔琉斯坐下后,屋子里又陷入了沉默,但是这种沉默是短暂的,凯尔琉斯很明白这一点,作为跟随了尤里安导师七年时间(从育成所毕业之后才正式确立师徒关系)的也是唯一的魔术学徒,他很了解他的导师,尤里安导师一般只有遇到重要的事情时才会单独召见凯尔琉斯,现在只是在考虑该怎么说而已。

果然。

“凯尔,你对这次去班基的任命有没有什么想法,觉得委屈吗?”尤里安导师开口了,虽然他的话显得很随意,但是一双眼睛却直直的盯着凯尔琉斯。

“老师,我没有什么想法,去了之后做好本职工作,发展秩序之主陛下的势力。我会用心的。”凯尔琉斯立刻回答道。其实凯尔琉斯在接到任命之后就猜到尤里安导师会这么问,所以早就想好了答案。

尤里安主教像是松了口气,微笑着说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说着提其一只由莫格特魔羊的毛制成的特殊毛笔在一张用艾莎芬尼铁桃树皮制成的用于附魔或符文刻写的高级纸张上书写起来。

凯尔琉斯心中偷偷的输了口气,过关了,看来导师大人很满意我的说法。

其实凯尔琉斯说实话心里也是不太舒服的,按理说从圣乔治正常毕业的学员最少也应该能在圣玛丽莲大教堂这种级别的教堂担任神父,这里毕竟是整个教区的中心。

如果去偏远地区说不定就会是个黑衣主教,更不要说他还是当年的首席,完全有资格去一个富庶城市担任黑衣主教。

像班基镇那样的小镇一般是不设主教的,代理主教不是说以后就有转正的机会,而是指代行主教的职权,想升职必须转到其他地方才有相应的职位。

不过最后凯尔琉斯想了很久还是同意了。

本来他就不是特别在乎教会的职务或是级别,因为他能力修炼选择方向的特殊,级别和职务对实力的影响并不是太大需要学习的神术都已经学成了或者不需要太高的职务要求。

后来听说自己还是尤里安导师亲自推荐的人选,就更是放下了心里的担忧,这证明了没人要整他,尤里安导师并没有放弃他。

而且同时又给出了一条线索,尤里安老师推荐他去这么一个混乱的小镇,说明那里出了非常严重的事情。同时教会还不能明目张胆的调查或执行事件,只能派出刚毕业的学员。

这个任命说明他是处理这件事的最好选择,教会认可了他的实力,至少在这批学员里,他是最出色的或者说……最合适的。

班基镇在乌斯坦王国是一个很知名的地方,位处边境,靠近“扎基克萨斯”森林和安哥拉特区,是滋生战争和犯罪的天然温床,是犯罪者们和佣兵的天堂,步步杀机、危险重重。但是反过来说,几乎是整个乌斯坦王国教区提升实力、斩获公绩的最佳地点。

这对于凯尔琉斯这种有实力但是没有公绩和资历的人来说是最合适的去处了,除了职位有些低之外。

“好了,你也不用担心”尤里安主教抬起头,嘴里说着安抚的话,双手卷起刚刚写完的纸张,形成卷轴,交给了凯尔琉斯,“这是一张七环‘宝石跳跃’的卷轴,有危险的时候使用,我把定位用的宝石放在了这间教堂里,可以直接传送回来。虽然任务很重要,但是命更重要。”主教的神情充斥着严肃,严重透着浓浓的关怀。

凯尔琉斯心中涌起一阵暖流,点点头,满脸郑重的收好卷轴,“我知道了,老师。”

“好了,下面我们来说说你这次的任务。”主教接着说道。凯尔琉斯静静地听着。

傍晚,凯尔琉斯缓步走出教堂,沐浴着橙黄的夕阳,嘴角划过一丝苦笑,喃喃自语:“呵呵,还真是有趣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