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索疑惑地说着,同时心中心念疾转,‘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是不是也要想个办法找哪位维纶罗丝殿下帮帮忙呢……’

虽然在心中想着对自己恶魔主君极其不敬的话,但脸上却不动声色,嘴角的笑容丝毫不变,让人根本看不出他此时正准备想着怎么算计自己的恶魔主君。

不过西索还没有将自己脑中那还未成形的半成品计划加以完善,甚至大方向上都有太多的东西没有形成的时候,突然一场巨变打断了他的心绪。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再次从地下传了出来,有些熟悉的即视感突然出现在凯尔琉斯的眼中,只不过相比于刚才沙布拉克本体出现的时候,这种轰鸣声要巨大得多。

‘怎么回事?’凯尔琉斯心中惊讶地自问道,距离的震动伴随着轰鸣声让所有人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凯尔琉斯自然也不例外。

他心中的疑惑,在场还是有几个家伙知道正确答案的。

“遗迹出现了!”意识到震动原因的贝露佩欧露突然欣喜若狂地大叫道,然后丝毫不顾及身边修德南警告中带着无奈的眼神,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巫妖的遗迹出现了!”不过他的这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就随着突然之间被撕裂的空间,被其中疯狂的空间漩涡带着,不知道被冲到了哪里。

凯尔琉斯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他正在不断接近着另一个空间,甚至是另一个位面。

而与此同时,凯尔琉斯等人原来所在的地方,此时满是肆虐过后的痕迹,既有人为的战斗因素,也有自然,或者说空间所造成的其他因素。

总之现在这里虽然空旷的一无所有。但坑坑洼洼的风景,让人第一时间能够感受到这里所经历过的一切,是那样的危险和激烈。

即便是作为这片结界所有人的腑海林,此时他那颗作为本体的巨树也已经不在这里了。

“既然腑海林也被那股空间流给带走了。那为什么他的结界还在正常运转?”这是一道有些年轻而且稚嫩的男性声音。听起来大概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声音中处处透着活力和对于生命以及其他一切的热情。“只不过是空间坐标的变幻,并不会让腑海林的魔力停止对这里供应,要知道他之前可是常年在两个位面之间穿梭的,这点小事想必是难不倒他的。”

另一道同样年轻的男性声音回答道。只不过相比于刚才的那道热情而充满活力的阳光声音,这一道虽然同样稚嫩,但其中所透出的成熟与威严。

简直就像是中年的大贵族一样,与他的真实年龄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闻言先前热情的少年并没有反驳,只是无所谓地说道:“好吧。这些即使你说了,其实我也不太懂……”

“好吧。当我白说,你这个笨蛋……”威严的少年抚着额头,满脸无奈地抱怨道。

热青少年并没有在意威严少年的讽刺。或者说其实他已经习惯对方这么说他了。他连心情都没有去调整,就接着说道:“不过说起来,好像事情的流向都和你所预测的差不多……”…

“那是当然,朱雀!”威严少年得意地说道,“要知道在军略象棋上,就只有修奈泽尔皇兄和我们的杨参谋长赢过我,其他人几乎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所以呢?鲁鲁修……”被称作朱雀的少年依旧疑惑地问道,显然他并没有抓住鲁鲁修所要表达的意思。

“所以,作为最能够体现一个人军事谋略,以及对战局预测能力和前瞻性的棋类,在这方面强大的人,几乎都是能够在战场上预测未来,掌握先机的那一个!”

这位被称作鲁鲁修的人,就是格里芬帝国的第七皇子,也就是现在帝国的第四顺位继承人。除了第一皇子修奈泽尔和柯内莉亚之外,还有他们的叔叔查尔斯也排在他之前。

这是一个看起来瘦弱的美少年,虽然出身在尚武的罗严克拉姆皇室,但他本人并没有任何成为武人的素质。

甚至就连他自己心里,都没有哪怕一点想要成为武人的想法,因为这在他眼中是绝对不可取的那一条路。

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和观念,所以这位第七皇子甚至都没有去研究魔术或者其他术式类的职业能力。

如果他有想要成为魔术师或者其他类似职业的想法,那么靠着帝国庞大的资源和底蕴,他现在想必已经轻松地成为了一名不比凯尔琉斯差多少的高位魔术师了。

不过这种在常人眼中异常尊贵,甚至要花费一生,牺牲重要东西去追求的力量,在他眼中却显得有些一不值。

‘终究只是战术性的力量,最多也就只能够左右一场中小型战斗的胜负结果而已……’鲁鲁修不屑地想着,极尽自己全力地去鄙视这一切。

所以他此时即便来到这里,这片异常危险的森林之后。也依旧是一身便于行动但却绝对不失奢华的贵族猎装,同时在他身上也显得异常和体。

而在他旁边和他说话的那一位被称作朱雀的少年,是他从小时候就认识的朋友,同时也是一名实力强大的骑士。

作为年纪轻轻就成为九阶骑士的少年英杰,朱雀早就进入了帝国高层们的视线之中。

帝国的高层大多对他只是带着单纯的欣赏而已,毕竟他的出现就代表着帝国新生代力量的再次出现。

只不过在现在这个皇帝病重的情况下,朱雀的出现对于一些有着皇位继承权,并且顺位比较靠前的几人来说,都是并不怎么受到欢迎的家伙。

要知道作为鲁鲁修的玩伴和挚友

,他在继承权问题上毫无疑问是会偏向凯尔琉斯这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