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在大陆上的大部分人眼里,吸血鬼就是那种嗜血的野兽。

看着眼前之前完全无法想象的战斗场景,凯尔琉斯最终无意识地发出由衷的赞叹:“不愧是能够在离开死徒议会之后,能够让死徒议会无计可施的穿刺伯爵,这种战斗场景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

虽然阿卡多确实在事实上做出了背叛死徒议会,并且投身到人类阵营,但凯尔琉斯却没有直接说‘背叛’之类的词汇。

毕竟他的身边,就是那位死徒之祖的眷属。

“哼……那是当然!”塞拉斯闻言斜了一眼凯尔琉斯,接着语气轻蔑地说道。

不过凯尔琉斯却从中听到了些其他的情绪,骄傲?或者是狂热?总之是中非常激烈的感情,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凯尔琉斯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不对劲。

‘和谢莉尔看我的眼神几乎一摸一样,不过里面究竟有些什么,还是依旧看不出来……不过算了,这本来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不要多想了。’凯尔琉斯无所谓地摇着头想道,随即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重新将目光投到了阿卡多身上。

对于阿卡多来说,他其实并不关心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对于他来说,战斗的胜负,甚至是自己的生命都不是最重要的东西。

享受自己所喜欢事物的形成或者毁灭的过程,才是他们这种不老不死的存在最沉浸其中的东西。

几乎到达顶点的兴奋情绪。让阿卡多的攻击越发迅猛,凌厉地攻击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地各种攻击方式更是让凯尔琉斯大开眼界。

不过即便是死徒之祖的最巅峰的攻击状态,但这些几乎不带重样的攻击却没有一种是能够对那只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的巨大生物造成有效伤害的。

即使是少数几个能够造成一定伤口,甚至能够引发巨大怪物惨叫声的攻击,也很快就被巨型史莱姆那惊人的恢复力修复了。

看着依旧沉浸在兴奋中的阿卡多,凯尔琉斯无奈地摇了摇头,同时思索着身后的退路。虽然两人之间的实力几乎完全没有可比性,但战场上的现实却是与两人之间的实力对比呈现完全相反的状态。

虽然任何人都看得出来,阿卡多要比沙布拉克强出不止一筹。但极差的向性让阿卡多的攻击手段都无法对沙布拉克造成任何的伤害。不要说致命伤,就连普通的小伤都很难造成。

还好阿卡多从本质上来说并不只是一个魔术师,而是那种更偏向于魔战士的职业者,要不然光凭魔术。他早就支撑不住现在这个场面了。

‘怎么办?’凯尔琉斯焦急地想着。但却对此毫无办法。毕竟他没有任何的能够解决现在糟糕局面的方法。而他们这边在非魔术方面有强大战斗力的除了艾露莎之外,就几乎没有别人了。

柯内莉亚等人倒是有这个实力,但她们现在还处在生死不知的游离状态。根本没有办法派上用场。

而另一个有这个实力的塞拉斯,却因为身份的缘故,绝对不会去插手这场看起来毫无意义的战斗。

毕竟阿卡多是她的主人,如果她加入战斗就是对自己的不信任,甚至是对自己主人的严重侮辱。这样对阿卡多会产生各种不利,并且让他产生不快的事情,极其崇拜他的塞拉斯是绝对不会做的。

所以从一开始,凯尔琉斯就没有将她考虑到战力之中。

‘不过,艾露莎现在的状况也不好,她真的能搞定这个怪物吗?’凯尔琉斯犹豫地想着,始终下不定最后的决心。

要知道一旦让艾露莎上场,那就很有可能得罪此时正处在兴头上的阿尔卡特,得罪一个强大的死徒之祖,即使是凯尔琉斯这个已经成为亲王的半死徒都不敢这么做。

而且如果艾露莎成功了还好,然而一旦她失败,那么就代表凯尔琉斯这边失去了一个重要战斗力,和化装舞会之间的实力对比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而这样的变化,也是凯尔琉斯绝对不愿意见到的。现在的状况他们还有机会全身而退,但如果失去了艾露莎,那么就真的是前途多难了。

‘要不要将自己的后路,赌在自己的判断上呢……’凯尔琉斯依旧在犹豫着。

而一边的艾露莎像是感受到了凯尔琉斯的犹豫一样,非常痛快地重新举起了手中的双刀,坚定地说道:“既然那个怪物对魔术方面有很强的抗性,那么就交给我来解决吧!”

“有把握吗?”凯尔琉斯有些复杂地问道。

“没有……”艾露莎摇了摇头,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把握。

这让凯尔琉斯心突然悬了起来,他焦急地追问道:“那你还……”

那你还要去?

这个问题还没有问出口,艾露莎就猜到了他的疑惑,神色坚定地说道:“即便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倾尽全力将任务完成,这才是佣兵之王陛下的佣兵!”

看着调动着全身所剩无几的魔力,调整着自己紊乱的呼吸,并且不断地在活动着身体,调节着全身肌肉状态的艾露莎,凯尔琉斯心中涌起无限的尊敬。

‘即使是最危险的绝境,也要将自己的意志贯穿始终,为了自己公会的荣誉,赌上自己生命的家伙,不管是谁都是值得尊敬的。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在世俗世界非常尊贵的传奇职业者,几乎没有几个传奇会为了自己所在的组织甘愿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带着尊敬和钦佩的目光一直盯着艾露莎那曼妙的背影,即使是那一身看起来

繁重的铠甲也丝毫无法遮挡住她无穷的魅力。

‘这样美丽的女人,居然为了一个佣兵公会而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实在是太可惜了……’凯尔琉斯心中感慨道。

如果不是艾露莎这样的性格,按照凯尔琉斯的一管做事风格,是不可能放着这么一块肥美的好肉,一点都没有动作的。

‘不过算了,有一个朱比亚,也算是不错的收获了。’凯尔琉斯看了看没有什么动作的朱比亚,这么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