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如果他们意图进攻我们,那么一开始就根本不可能用这种非常容易被察觉到的魔术,六环魔术在我们这种级别的势力中,并不像其他层面那样少见。”蕾涅尔解释道。

“如果是我们的敌对方,那么他们就会偷偷地接近我们。我们这么庞大的队伍,即使掩盖的再好也总有一些蜘丝马迹能让他们找到我们。”蕾涅尔分析道。

“确实如此,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先找到遗迹,然后在遗迹的入口埋伏一段时间。如果没有人,那么遗迹自然是我们的,如果有敌人就伏击他们,想来他们实力也不会比我们高到哪里去。这样既不耽误遗迹寻找,也不会有太多的危险。”柯内莉亚想了想说道。

“殿下英明。”蕾涅尔不动声色地拍了一级马屁。

“不要多说废话,我现在没有心情听你那些从那群官僚那里学来的废话。那么那个团队要怎么处理,看起来他们是决定要跟着我们了,我可不先让遗迹的事情有太多人知道。”柯内莉亚询问道。

蕾涅尔没有在意皇女殿下的不满,她知道殿下并不是不喜欢这种东西,而是他不喜欢说这种话的腐朽官僚。但如果是被皇女殿下认可的人,那么这样的恭维还是恨得她欢心的。

“我认为那个团队……或者个人,只是碰巧出现在这里的冒险者团队。而且实力比起我们要差很多,所以他们才会在这么远的距离使用侦测魔术。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完全可以不用管他们,很快他们就会离开了吧。”蕾涅尔建议道。

柯内莉亚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随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行,这个遗迹对于帝国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所以决不允许任何人知道,甚至一点线索都不能够透露出去。所以我虽然和他们没有仇怨,但是也不得不让他们为了帝国的事业牺牲了。”

柯内莉亚冷酷的话语,并没有让她的骑士和女官长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作为柯内莉亚的心腹,她们很明白自己所宣誓效忠的主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虽然比大多数的女人都要美丽,但是她同样比大多数女人要强大。并且冷酷。

从军十多年的帝国第一皇女。‘战场的女武神’,让她对于生命并没有那么多的感觉。在她眼里敌人和士兵的生命,只是为了获取胜利,为了获得功勋。为了帝国的利益。所必须要牺牲的道具。

一个冒险团队的生命。就更不会被她放在眼里了。

“柯内莉亚殿下,我认为没有这么做的必要。”蕾涅尔再一次对她的主人提出了反对意见。

“为什么,蕾涅尔。你个冒险者的生命就让你的怜悯心又发作了吗?”柯内莉亚不慢地说道。

“不,我的怜悯和慈悲还没有廉价到施舍给几个毫不相干陌生人的程度。”蕾涅尔摇头道。

“哦?那是为什么?”柯内莉亚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对依旧毫无波动的黑眼圈说道。

“我只是觉得完全不必要和不明情况的敌人进行不必要的战斗。”蕾涅尔说道。

“你是想说我的士兵们对付不了几个冒险者吗?”从蕾涅尔话中听出另一层意思的柯内莉亚大怒道。

蕾涅尔没有理会被自己激怒的皇女,自顾自地继续解释道:“是,皇女殿下的精锐部队自然不会输给你个冒险者,但是伤亡却必定会出现的,毕竟对手是一个最少六环的魔术师。在这个关系帝国命运的任务途中,我们还是尽量不要造成额外的损失才好。”

柯内莉亚觉得她说的不错,但是高傲的心又让她不能第一时间放下矜持,只好故作蛮横地说道:“那你说怎么办?首先说好,放他们走肯定是不行的,我绝不会放这些不稳定因素离开的。”

‘即使在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甚至自己人都敬畏着的女武神,其实也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女而已。’蕾涅尔在心中想着。

看着这个她所侍奉的主人,淡淡的开口道:“我们完全可以不用和他们正面冲突,只要说服他们加入我们的队伍就可以了,我想巫妖遗迹里的宝物分他们一部分,他们肯定很乐意加入我们的。”

“你居然想让我和一个区区冒险者联手,这绝对不行,我神圣的军队决不允许那样的人加入,哪怕是暂时的也不行。”柯内莉亚几乎毫不犹豫地否定了这个方案。

“殿下,请您三思。我认为一位六七环的魔术师,怎么也不可能是一位区区冒险者吧。而且对于一位大魔术师的遗迹,我们的人手配制实在是不太合适,就连一名中等阶位的魔术师都没有,这对我们进行遗迹探索会造成很大不便的。”蕾涅尔再一次进言道。

闻言柯内莉亚也无话可说,确实因为这次行动要隐秘,所以中等以上的魔术师大多没有招来,毕竟这种帝国直属的魔术师,大多都是别国。

因为同样的理由,这次来到这里的大多是对魔力较高的职业,以及一小部分其他职业,这样生存能力比较强一些。

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对于帝国命运的关心,超过了自己的好恶,咬着银牙不甘心地说道:“好吧,为了帝国的事业,我忍了。”

“殿下英明,您绝不会后悔您今天的决定。”蕾涅尔看着终于松口的柯内莉亚,松了一口气弯腰行礼说道。

“希望如此吧。”柯内莉亚无奈地说道。

接着她对依旧跪在那里的伊丽莎白说道:“伊丽莎白,你去整理部队,通知下去,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扎营了。”

“是,我的主人,谨遵您的吩咐。”一边一直听着的伊丽莎白恭敬地说道。听完对话的伊丽莎白明白这么做的意义,就是要等身后的那个冒险团队过来。

就这样,几乎就在凯尔琉斯等人停下的同时,他们想要尽力避开的部队也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