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任何人可以看不起我们,否则,就要让你吃吃苦头了。”

虽然凯尔琉斯没有露出半兽人想要的表情,但是接下来他的话,却也让半兽人感到了一阵说不出的满足。

“那么,接下来你们想怎么样,准备干什么……”凯尔琉斯依旧冷淡地看着兽人,平静地说道。

虽然在别人听来确实好无异常,谢莉尔和贝拉米这两个熟悉凯尔琉斯的人不同。他们能够从主教的语气中,分辨出他此时心中的不耐烦已经快要按耐不住了。

虽然这些杂兵并不能够让凯尔琉斯对他们产生愤怒之类的情绪,他们也不值得他这么做。但即便只是不耐烦,对于凯尔琉斯来说,也足够成为他动手的理由了。

‘无礼的家伙们,居然敢对凯尔琉斯大人不敬,等着去地狱忏悔吧。’谢莉尔心中气愤地想道。

一边的贝拉米却是在心中升起了忧虑:‘希望事情不要搞大,否则贤狼商会这条最好的线,很可能要被我们自己掐断。毕竟没有几个商队,会无缘无故地雇佣一个随时可能大打出手制造麻烦的护卫。’

“哈哈哈……”半兽人被主教突然软化的语气所迷惑,以为他听到自己等人的威胁而胆怯了。

‘果然是没有血性的胆小鬼,这点程度的恐吓就被吓到了,实在是可笑。’兽人在心里想道。

得意忘形的兽人大笑着向身后的同伴说道:“听到了吗?伙计们,我们的这位神父老爷居然问我们到底想干什么?”

象是附和着半兽人的笑声一样。他的同伴们也适时地爆发出了一阵大笑,一阵阵难听的嘲笑和讽刺声不断地传来,引起了周围其他人的注意。

“亲爱的神父,你说想干什么?!”兽人狞笑着反问道,残忍而嗜血的笑容让他看起来恐怖而丑陋。但是他周围的同伴们,甚至其他围观的人,都没有对他露出丝毫鄙夷的神色,只是冷漠地旁观着一切的展开。

欺凌弱者,在这片荒漠上并不算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反而是彰显武力的手段之一。

在这里。没有人会同情弱者。只有强者才能够得到尊敬,哪怕他的性格不讨人喜欢。

这是兽人们一贯的规则,在这片几乎可以算是兽人们管理的土地上,这样的规则就变成了整个地区的规则了。

“我是不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但是。我知道我现在想要干什么……”凯尔琉斯语气冰冷的说道。“我想让你们这群该下地狱的蛆虫,从我的面前永远消失!”

闻言贝拉米纠结的捂住了额头,露出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我就知道会这样。看来加入贤狼商会这个目标是要无法实现了。”

虽然嘴里是这么说,但是他还是在几乎第一时间就端起了手中红色的长枪,冲向了敌人。至于为什么要带上‘几乎’这两个字,那是因为有人已经在他之前动手了。

一边的谢莉尔早就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愤怒,第一时间就已经向半兽人和他的同伙们发动了魔术,“居然敢违抗主教大人的威严,你们这些社会的垃圾,即使万死也不足以弥补你们的罪!”

‘塔莎狂笑术’让这些对魔力几乎没有多少的低级职业者们无一例外地中招了,他们瞬间就陷入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狂笑中。

贝拉米也就乘机毫不费力地洞穿了一个半兽人同伙的心脏,正当他想要杀死其他人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让人心惊的魔力,随即毫不犹豫地向后退出了很远。

看着眼前冲向半兽人的绿色气体,他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凯尔琉斯出手了。

凯尔琉斯一道四环的‘强酸吐息’,瞬间就将被笼罩在其中的半兽人一伙造成了致命的伤害。强酸腐蚀了他们的武器和护具,并且很快就腐蚀到了他们的皮肤、肌肉甚至是骨骼。

伴随着刺耳而难听的惨叫声,在周围其他人恐惧的眼神中,这些刚才挑衅凯尔琉斯的人,都被在短短几秒的时间里,被腐蚀得只剩下了一副破破烂烂的骨架和一些挂在其上的残破碎肉。

恶心并且凶残的画面,以及空气中传来的怪异刺鼻气味,都不断刺激着周围人的感官神经,甚至有几个看起来经验尚浅的新人,都已经受不了这种折磨,到一边的空地上呕吐了起来。

而这些呕吐物,又反过来加深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气味,变得更加让人无法忍受。

直到仓库中走出一个中年魔术师,连续使用了一个‘清理一新’,以及一个‘凉爽微风’,这两个分别隶属于治愈系二环和元素系一环的魔术,这才让这里的空气变得稍稍清洁了一些。

这个魔术师看了看地上的恶心尸体,皱着眉头招来几个商会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清理掉,看起来他在商会的地位也不低。

随后这位魔术师就来到作为当事人的凯尔琉斯三人面前,态度恭敬地说道:“这位阁下,您如果是想要参加敝商会的这次旅行,那么我们非常欢迎您这样的强大魔术师加入。”

他的潜台词就是,如果你们不是要参加护卫选拔,那么就明显是来找茬的了,如果不给个说法,那么就不好意思了。

贝拉米虽然有些惊讶对方商会居然没有对自己等人抱有成见,反而看起来非常热情的样子,但是他还是记得自己的职责,开口说道:“我们是想和贵商会同行,所以才来这里的。不知道贵商会能不能带上我们。”

虽然贝拉米的语气非常的谦卑,但是看到刚才凯尔琉斯大发神威的人,都不会因此而小看他们。

魔术师笑着说道:“那实在是太好了,能够有几位强大的朋友加入,我们一路上就可以更加放心了。我想我们的会长大人绝对不会反对你们加入的,请诸位不用担心。”

“那实在是太好了……”喜形于色的贝拉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开始不断地和眼前这位魔术师说着各种各样的客套话,相互之间的吹捧让一边的凯尔琉斯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