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首席阁下已经答应我这个要求了,这是我对他们提出的唯一要求,同时也是背叛伯爵他们的原因。”费舍尔继续说道。

“哈?所以你就相信了?你就相信红袍的首席,实际上的掌权者,大陆上最伟大的死灵派系大魔术师,会为了你这个区区三环的老魔术师耗费精力去为你做这么一个手术?”凯尔琉斯一边说着,一边眼中的笑意像是随时都要汹涌而出。

费舍尔没有在意凯尔琉斯的嘲笑,他淡淡的说道:“我自然也知道,首席阁下很可能在事情结束之后,就会忘了我这个小人物。即使首席阁下能够记得我,他也不一定能够遵守约定,为我做那种浪费精力和资源的手术。”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凯尔琉斯问道。

“是啊。既然知道风险这么巨大,为什么还要选择那一边呢?呵呵……”说到这里,费舍尔发出一阵轻笑。

然后才接着说道:“因为这是我这一生最后,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我一生的追求和梦想,我不想就这么放弃啊!即使成功的几率极其微小,但是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也想把人生最后的时光,赌在这个微小的可能性上!”

“这座小镇虽然美丽而且几乎在我的掌控之中,但是啊,我一直都没有喜欢过这里啊!从来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欢啊!”费舍尔苍老的脸上挂起一丝无奈的微笑,大声地说道。

凯尔琉斯看着眼前这个为了自己的梦想赌上一切,为此不惜抛弃一切。只为了赌上那微小可能的老人,心中涌现出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尊敬。

即使尤里安主教也从没有享受过的凯尔琉斯的尊敬感情。此时这个佝偻老人却在这种情况下获得了,只因为他对于自己人生目标永不言弃的追求和渴望。

这也是凯尔琉斯送从来没有过的东西,但是在追寻真理的道路上,这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感情。

心情有些复杂的凯尔琉斯淡淡地说到:“是吗?”此时他心中对于费舍尔的尊敬,以及对于他的仇恨几乎相差无几。这让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的凯尔琉斯有些不知所措。

“是的。”费舍尔坚定地说到。斩钉截铁的声音在昏暗的小巷里回荡着,与环境格格不入耀眼光芒从他的身体里迸发而出,让他在这一刻,看起来无比高大。

看着费舍尔坚定的目光,凯尔琉斯心中又一次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激荡的心绪让他一瞬间从心底涌出了复杂的感情。这是一个抱着必死的决心,也要在寻求根源的道路上继续艰难前行的男人。

虽然他已经老了,甚至因为凯尔琉斯的出现。他已经不可能获得另一次魔术人生了。但是他的精神,却让内心淡薄的凯尔琉斯,感到由衷的钦佩。

“我由衷钦佩着您的信念,费舍尔阁下。”凯尔琉斯今天第一次对费舍尔使用了敬称,他严肃地对费舍尔说道:“但是这不能成为我刚过你的理由。”说着抽出衣袖中的银色魔杖,调动起了身上的魔力,众多的魔术回路开始了全力的运作。

费舍尔轻笑了一声,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只是将原本佝偻的背,瞬间挺直了起来。

虽然挺直背之后的费舍尔,依旧只能算是个矮小的人。但是他身上爆发出的气势,却让人感到异常的压迫感。

“我想也是。那么,就让我们开始一场魔术师之间的对决吧!”说着话,子爵微微弯腰向对面的凯尔琉斯行礼,接着起身之后,就将手中的魔杖竖于自己的胸前。然后看着凯尔琉斯,大喝道:“一!”

而对面的凯尔琉斯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在将魔杖竖于自己胸前之后,嘴里也发出一声轻喝:“二!”

接着几乎同时,两人同时大喝道:“三!”

伴随着这道如同比赛开始时所发出口令一样的大喝声,两人同时将手中的魔杖指向了对方。两道颜色不同的魔力光束从两根魔杖中激射而出,转瞬间就在半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既算不上巨大,同样也不能算微小的爆鸣声,在这个寂静的小巷里响起。但是在周围热闹而嘈杂的环境里,却根本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

班基,就是这样的一座小镇。

危险的魔术在空中互相撞击之后,只是形成了一股微弱的风,之后就消散在了空气中。突如其来的旋风将凯尔琉斯和费舍尔的头发吹乱了一些,但是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损害。

看起来,两人在第一回合里打了一个平手。至少在外人看来,战斗的开始,确实是这样的展开。

但是凯尔琉斯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虽然两人的第一个魔术互相抵消了,并且两人都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但是,那只是指双方魔杖中发出的第一个魔术。

别忘了,费舍尔的另一只手上,还握着一张已经蓄势待发的魔术卷轴。虽然说这是在两人都默认情况下的决斗,但是并不是说,就不可以使用其他的魔术道具。

在重视结果并且冷血无情的魔术师们看来,即使是在用于展示魔术成果的正式决斗中,使用任何的道具都是被允许的,毕竟这也是魔术师的魔术成果之一。

随着费舍尔那边又一次魔力的升起,伴随这一阵空间波动,一到大概一人多高的门突厄地出现在了费舍尔的一侧。

同样选修降临派系的凯尔琉斯瞬间就认了出来,这是降临派系第二环的‘魔门术’。

能够在门后所形成的异次元中存放最多八个生物,在生物进入其中之后,当魔术师再一次施展这个魔术时,都能够通过打开大门放出门后的生物。

缺点是,如果生物在其中的时间太长,那么生物也会因为缺乏足够的能量摄取,进而在门后的次元中死亡。

但是很显然,为了应对这个魔术的缺点,费舍尔还是在这方面费了一番心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