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凯尔琉斯两人回到教堂之后,他就让贝拉米离开了。因为教堂里卧室不够的原因,所以贝拉米自从投靠凯尔琉斯之后,就一直住在附近的一家旅店里。

自顾自走进教堂的神父发现,今天迎接自己的不止是谢莉尔少女一个人,还有一个人也在这里。不是平时通常不出来迎接神父的帕丽斯,而是德比希家的女孩——丽丝.德比希。

“亲爱的丽丝,你怎么来了,现在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凯尔琉斯看着一身朴素连衣裙打扮的美丽少女,伸手熟练地接住一如既往飞扑过来的谢莉尔之后,这么说道。不过虽说是朴素的衣服,那也只是相对于她平时的穿着来比较的,她这身衣服在中产阶级的家庭里,也算得上是高档货了。

“夜安,凯尔琉斯大人。”丽丝看到凯尔琉斯之后,首先行了一个贵族淑女礼,轻轻地提起裙摆向凯尔琉斯问候道。优雅的姿势将贵族淑女的高贵与典雅,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

虽然对于谢莉尔少女在她看来有些示威性质地举动,她过于惊讶的同时,还有一些埋在心底的淡淡不满。但是,深刻在骨子里的贵族礼仪让她知道,这时候不能够做出任何有可能让人觉得自己的嫉妒的举动和表情。

所以丽丝无视了谢莉尔在神父怀中满是挑衅的目光,镇定自如地回答着凯尔琉斯的话:“对于丽希雅小姐的事,我感到非常抱歉,请您务必节哀。我的哥哥——德比希男爵阁下——让我向您问好,同时让我带来了我们德比希家族的深切哀悼。”

丽丝开头的社交辞令让凯尔琉斯无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但是之后他就调整了情绪。毕竟别人是来表示哀悼和问候的,虽然提起这件事让凯尔琉斯很不愉快,而且那位男爵阁下到底有多少诚意。诚意的背后又有着什么打算他都不知道。

虽然凯尔琉斯不喜欢这种虚假的礼节,但是他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在脸上。

他同样用类似的社交辞令回应道:“丽丝小姐,感谢男爵阁下和你的问候。请你之后务必向男爵阁下传达。我心中的感激之情。”毫无感情起伏的冰冷语调,显示着他此时非常的不耐烦。

凯尔琉斯看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他跟前的丽丝。皱了皱眉头之后发问道:“丽丝小姐,你今天还有什么事吗?”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没有事了你就可以离开了,如果有事那么你就快点说。

丽丝突然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样,清秀美丽的小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一双纤手轻轻地捏住裙摆,不断握紧放松如此反复地动作着。

“凯尔琉斯大人,我们已经有四五天没见了……”丽丝嘴里像是蚊子叫一样轻轻地说道。这样露骨的暗示对于这个年轻而且极有家教的贵族名媛来说,实在是太羞-耻了。

“哦……”突然明白过来意思的凯尔琉斯恍然大悟的说道,脸上那充满挪揄而又有些不怀好意的表情,让一直注意着他表情的丽丝脸上的红晕更浓了。

凯尔琉斯放开怀里的谢莉尔。伸手捏起丽丝光滑的下巴,轻轻地将她的头抬了起来。笑着看着她不断地咱躲闪自己视线的一双美丽眼睛,凯尔琉斯露出了一丝有些邪恶的微笑。

“想我了吗?丽丝,几天没见你变得更加漂亮了。”凯尔琉斯用厚大的手掌在丽丝羞红的小脸上轻轻抚摸着。从小锦衣玉食保养得很好的肌肤,让凯尔琉斯感受到了一阵阵丝滑般的触感。

“当然想你了。我的凯尔琉斯大人,这几天因为丽希雅小姐的事情,兄长大人都不让我来打扰您。直到昨天得知丽希雅小姐下葬之后,我才求着我哥哥,今天才敢来见你的。”满脸委屈的丽丝。扑闪着她那一双纯净中透着妩媚的眼睛,嘟着殷虹的小嘴对凯尔琉斯诉说着自己这几天来的思念。

‘该死的坏女人,尽然敢在我的面前这么和神父大人说话,以后一定不让你好过。’这么想着的谢莉尔,用满脸仇视的表情,恶恨恨地盯着委屈地和神父说着话的丽丝。

不过她的思绪显然干扰不了凯尔琉斯,在她刚想要开口吸引凯尔琉斯的注意力时,神父就挥手示意她回楼上去。此时也变得满脸委屈的野精灵少女,即使心中不愿意,但是灵魂深处对于凯尔琉斯的无条件服从还是让她不情不愿地踏上了老旧的楼梯台阶。

凯尔琉斯搂着满脸娇羞的丽丝,轻轻地在她光洁的肩上抚摸着:“我也很想你啊,丽丝。我们到里面的房间里去吧,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说着就带领着毫不反抗的丽丝走进了一楼的忏悔室。

进入忏悔室的凯尔琉斯自然是直奔主题,张开大嘴亲吻着丽丝鲜嫩的双唇,一边在狂.乱中解除了两人身上的所有束缚。今天又一次被克莱农勾起的愤怒以及被露西勾起的内心烈火,凯尔琉斯急切地需要发-泄。

在昏暗而又狭小的忏悔室里,两具光洁的身体伴随着汗水和炙热呼吸,纠缠在一起不断地相互碰撞着。犹如地狱中传来的诱人喘息,犹如天国里传来的圣洁诗歌。

凯尔琉斯在这里发-泄着今天一天以来各种事情带来的巨大压力,而丽丝则是在倾诉着许久不见的思念之苦。这一对多日不见的男女,此时就像是沉浸在热恋中的恋人一样,不断地互相索取着温暖、奉献着灵魂。

秩序教堂的响动一直持续到后半夜,丽丝和凯尔琉斯终于结束了激烈的战斗。

此时,凯尔琉斯从忏悔室的那张长椅上,搂抱在一起紧紧地贴着,甚至能够感受当相互之间心跳的两具身体,他们两人正在感受着激战之后的余波。

“凯尔琉斯大人,我哥哥明天想要见见您。”此时满脸通红汗流浃背的丽丝,紧紧地贴着凯尔琉斯那雄壮的肌肉,感受着温暖怀抱的同时,嘴里幽幽地对神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