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牧城只是乌兰洲边缘的小城镇,因原住民是乌兰游住的牧民,慢慢人口聚少成多形成了小城镇,此地多平原物产丰富,倒也繁华。

老头子与刚子告别老友,第二日便赶着马车离开寨子,随着罗溪玉不断在厚帘窗口张望,半日后,终于进入到九牧城外。

“罗姑娘,你的家不知什么住处,既然来了,我与刚子便直接送你返家吧,回家跟老婆子也好交待。”

罗溪玉犹豫了下,记得当初那程姓老者说过,他中了举人迁移到了别处,儿子考中秀才后才想回九牧祭祖,却不料发生此事。

程姓老者遭受打击之下,便再无心返回,而去了祖宅落脚,她记得当初临走时,程姓老者说过,若是她想弟弟了,就来九牧城七里浦,那里有个程家宅,一打听便知。

“我弟弟应该是在城里的七里浦程家宅,麻烦老爷子,刚兄弟,大恩不言谢,等我返回家定备厚礼重谢。”到了地方,罗溪玉心里微微落地,看向一路风尘仆仆送她返乡的二人,诚恳道。

刚子裂嘴笑了笑,“罗姑娘客气了,姑娘给了我娘子手艺,让我们能做点小生意一家团聚,该是我们感谢才是,不过是送送你,谈不上什么大恩。”

“嗯,刚子说的对,再说,你这么久没有返家,不知家里情况怎么样,我跟刚子跟过去看看,如果不行,你就跟我们回去,怎么说我们家养活你跟个孩子还是养得起……”

虽然事不是这个事儿,但这话说得罗溪玉心里暖,她不由的感激的直道谢。

九牧城七里浦不难找,程家更是一打听就知道,那个妇人听到程家宅不由多说了几句:“这程家老头子几个月前回来了,听说他儿子这次在京都得了秀才呢,不得了,才多大啊,下一次试考说不定能拿前三甲,到时可是前途无量啊,这不一回来就翻盖了老宅,还带了孙子回来,说是儿媳妇得了重病死了,儿子又忙着科考,孙子只能他带着,也是,他家可是出了两代秀才,显然这老宅风水好,带孙子回来沾沾老宅喜气也好……”

这程老爷子儿子不是死了么,罗溪玉微微一犹豫,不过老爷接受不了儿子身死,毕竟死得那么惨,根本不法提及,只说仍在京都倒也说得过去,毕竟谁也不知道此事。

随即她放到马车上的厚帘,直到马车停在了程宅才下了马车。

这程宅说是翻盖过,但其实可见其破旧程度,门只是修了修破损之处,重新涂了漆,其它不过是在这基础上重新加固了横梁,换了房瓦而已。

占地倒是颇大,且这样的百年老宅,就算是旧的,也极有一股古朴厚重的气息,比新宅平填三分气势。

可这还未到宅子时,便听到里面传来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的,让本来还忐忑的罗溪玉,下车时已经被浓浓的不安所笼罩。

大门没有关严,她一把推开了去,脚这么急忙一迈,差点拌倒,门槛实在是高,等走进了宅子,进门是院子,院子里挂着衣服,白粉墻,小青瓦,鳞次栉比的马头墻,倒是极为淡古朴。

屋中有些四合院的构架,房屋较多,此时孩子的哭声正是从西边厢传来,罗溪玉脚步未停,快步的向那西厢走去,心里焦虑,面有焦急。

孩子的哭声虽然都差不多,但罗溪玉带了宝儿数个月,一下子便听得出来,当初她将孩子托付给程老先生,一是觉得程老先生是个心善之人,必定善待孩子,加上他儿子儿媳妇与未出世的孙子都已不在,现在有个孩子在身边,总能给他些安慰,他也必能像待亲孙子一样待宝儿。

带着这样的心思,她才将孩子交给他,可谁想她来这么一次,便听到宝儿撕心裂肺的哭闹,也许旁人觉得小孩子哪有不哭的,有的小孩身子弱,不好哄,可不是彻夜哭泣吗。

可是没有人比罗溪玉更清楚,宝儿这孩子有多听话,他除了饿狠了从来不哭叫,有时轻饿些都不哭的,屎尿在襁褓里也只是不舒服的哼唧,从来没有哭的这样狠过。

到底怎么了,会让宝儿哭成这样,罗溪玉不敢想象。

她用力的推开西厢的门,便见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妇女正用手点着**正痛苦的直哭,手臂伸着溜直的还不到一岁的孩子,那手又瘦又小,似乎在找谁一般,用力的伸着,那胖妇女一掌打过去,打得两只小手倒在一边,上面红色的手印。

那胖妇女见孩子还哭,恶狠狠道:“再哭,就把你塞进茅坑里,没娘的小杂种……”

罗溪玉冲过去一把推开那女人,将孩子从**抱了起来。

那胖女人没有防备的被推个趔趄差点滚到床下,见到此时有个人进来,顿时吓得脸一哆嗦,但随即便见这个人不认识,顿时站起身凶恶道:“你是谁,你这是私闯民宅,我可以到官府告你……”

罗溪玉此时远了她几步,低头看着宝儿本来肥肥的脸蛋,此时又黑又瘦,一到罗溪玉怀里,似乎知道是谁一般,顿时哭声一弱,然后两只小手直朝着罗溪玉伸,小手用力抓紧着她的衣服,嘴巴又开始熟悉的吧唧,可怜的,以前吧唧时肉嘟嘟又可爱。

现在却是又小又可怜。

“宝儿……”罗溪玉之前送走宝儿,心里疼得要死,但想到孩子将来不必跟着自己飘泊受苦,有个固定的家,以后有好日子过,便强忍着送了程老先生。

却没想到,隔几个月再见,孩子又黑又瘦又小,哪像个满一岁的小娃,不知又受了多少苦,如果这样,那当初她狠心送走它又是为什么?

罗溪玉见它哭,急忙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拿出蛋饼放在它嘴里,它用前面的小牙磨着,直咬罗溪玉手指,一边吃一边还哭,脚趾都蜷在一起,全身僵硬的样子。

罗溪玉觉得不对劲,扫过床边,发现了针线蒌,桌上似乎还有绣发绣的极细银针在闪,她急忙绕开胖妇人,将孩子放到门口的矮桌上,然后打开小衣上下飞快的检查。

那胖妇人本是叉腰骂,见她打包裹,顿时慌了起来,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哪来儿的人贩子,敢动程老爷子家的乖孙,我跟你拼了……”

结果还没等冲几步,一个魁梧脸方正的男人,就挡住了她,刚子常年混船工,早就养成了一身吓人的气势,往那一站就跟讨债登门一般,吓得胖妇人顿时收住脚,脸发白,四处看,脚想往外挪:“你们是谁?我告诉你们,这时里程老爷子家,程老爷子是这条街有名的秀才,教的儿子不满十八就考上了秀才,现在在京城做大官呢,你们要敢动了我,动了程老爷子孙子,官老爷肯定抓你们进大牢……”

“我看是要抓你进大牢,你这个心狠手辣的毒妇……”罗溪玉情绪有些激动,在给宝儿看了冰凉未穿鞋的小脚,却发现宝儿脚趾不显眼的凹处有一排排红点,一动它就缩的厉害,轻轻扒开,对着光仔细看有的地方都发青,明显不止一次用针扎,还扎在这一处,又疼又无痕迹,怪不得宝儿哭的那么厉害。

再检查手指也有,手臂内侧也有红印,腿后侧,腿弯,都有,都有,罗溪玉越来越愤怒,眼泪都落了下来,宝儿这是受了多少罪?它还那么小,得罪了谁?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罗溪玉目光愤怒的看向那胖妇人,“程老爷子又怎么样?我便是要报官,孩子身上这些红点就是证据,桌上的绣花针是你的吧?你刚才骂孩子是贱种的话,与我一同来的两位都听得清清楚楚。

把绣花针能用在孩子身上,你的心肠简直叫狗吃了,是不是人啊?这不是你的孩子你就能下这样的狠手?我倒要看看像你这样连孩子都虐待的毒妇,有没有人袒护你,简直猪狗不同……”

罗溪玉气得全身颤抖。

那老头和刚子进屋一眼便知发生了什么,老头也是有孙子的人,也是气得够呛,但还是劝解道:“罗姑娘,你且冷静些,别气坏了身体,这家是叫程老爷子是吧?我倒是出去找人叫这位程老爷子回来看看,看看他怎么说,这样报官我们才有正理。”

回头道:“刚子,看好了,别让她跑了……”说完老头子就出去了。

罗溪玉一边擦着眼角的泪,一边抱起孩子,心里也暗自感谢他们,幸好他们随自己一同前来,否则此时自己不但护不了宝儿,自己也要受连累,若她此时无法抱着孩子跑,恐怕不仅不能告这妇人虐待,自己还要背上抢动的罪名。

罗溪玉不想在这间屋里待着,抱着孩子就出了屋,坐到外面院子的板凳上,好在此时阳光正暖,罗溪玉低头看渐渐停了哭声的宝儿。

此时宝儿刚哭过正睁着黑溜溜的眼晴看着自己,小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衣服,隔了几个月似乎仍知道她是谁一样,瞅着看着,时不时下意识的冲罗溪玉吧唧嘴。

罗溪玉又喂了两块蛋饼,随即起身找了找,在厨房倒了点开水,温了后将蛋饼泡了小半碗,然后拿着勺子喂。

宝儿真是一点也不与她生分,还与几个月前一样,她的勺子还未到呢,他小嘴就张开要接着,喂到它嘴里,他一边眼角还带着泪痕,一边香甜的吃着。

罗溪玉见它身上针扎着疼,但转眼有好吃的,就带着泪珠冲她咧嘴笑,她就忍不住飚出泪来,忙低头亲了亲他干燥起皮的脸蛋,摸着他头上柔软的头发,心里真是千转百回的后悔。

宝儿,对不起,都是姐姐的错,宝儿那么乖,那么懂事,那么听话,不该把你送人,都是姐姐的错,都是我的错……

……

程老爷子几乎是一路小跑的跑回宅子,六十多岁的干巴老头,急得满头汗水,老头子毕竟是个闲不住的,正好回来不久,书堂冲他的名气找到他,好说歹说,他便拉了份教书的差事做,白天时,孩子就托付给邻街的一个妇人顾看,每月给些看顾的钱。

老头子知道孩子经常哭,自己哄着的时候,它就伸着手,一不按着就伸出来,似乎要别人抱,但抱着,又扭着身体伸向别处,一开始他以为是孩子手上有伤,可是伤好后还是如此,便觉得是不是想姐姐找姐姐呢,也是因着这个原因程老爷子只好找了家里孩子多有经验的妇人看顾,想着也许慢慢就好了,结果妇人接手后哭的更凶。

找大夫却道没什么毛病,但就是整天整天的哭,本来一个胖乎乎的小子,才几个月的时候就又干又瘦,大夫说孩子火气大,不要让孩子睡太热的地方,可是根本就不热,程老爷子虽年纪大,但毕竟不如女子细心,很多地方都粗心,火盆有时能凑合就凑合,屋里顶多不冻人,谁能舍得高价炭一直燃着。

实在搞不清孩子究竟为何哭,程老爷子看着孩子遭罪的样子,别提多心疼,想过联系罗溪玉,但却不知她在何处,这么一熬就过了几个月,这几日程老爷子觉得不是办法,正一狠心想辞了书堂的差事,带着孩子去别处寻名医,却不想今日有人找到书堂,说是家中出了事,有人进了门,孙子哭的背了气。

他一进门就见罗溪玉抱着宝儿,面色发黄的坐在桌前,看着程老爷子表情都有些冷淡,而那胖妇人此时正抖抖索索的,见到程老爷子,顿时就连跪带爬,满脸鼻涕眼泪的抓着老爷子道:“程家老爷子,快救救我,这些人要抢孩子,还要杀人啊……”

那刚子都不由的冷“嗤”了一声。

“你胡说,这位乃是……孩子的亲人,怎么可能抢孩子,休要胡说!”程老爷子此时已隐隐有些明白。

亲人……那胖妇人见程老头如此,顿时扑通的趴在地上:“程才爷子,救命啊,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了,求老爷子救救我,我不想见官,不想蹲大狱,我还有孩子,老爷子就看在旧街坊邻居的份上,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程老爷子在从刚子嘴里得知真相后,顿时一跺脚,指着那胖妇人手抖道:“你这妇人,你自己也有三儿三女,怎的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程家哪里得罪了你,你要如此对待我的孙儿,若不将你送到官府,我对不起自己这些年教过的圣贤书……”

胖妇人见程老爷子如此,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最后被官府的人拖走。

罗溪玉疲惫的看着怀中的宝儿,孩子一直哭一直哭,嗓子都有些哑,不知是不是红肿了,此时吃饱终于在罗溪玉怀里睡着。

程老爷子一直搓着手,原地对着罗溪玉行礼作揖,直到老夫错了,不该愧对姑娘的期望。

一个六十多岁,丧妻丧子丧孙的老头,罗溪玉还能苛待什么,看着他不舍得宝儿**又止样子,似乎生怕罗溪玉一气之下将宝儿带走。

老人毕竟也没有大的过错,他只是病急乱投医,轻易相信了街坊妇人,恐怕此时他心中的愧疚不比她少半点,两人都愧对孩子,而罗溪玉本身又无处可去,一个女人怀着身孕,又带着个孩子,能到哪里去,又有谁能收留?

她眼圈发红思来想去,只能轻叹了口气,扶起想下跪赔罪的程老爷子,只道:“我们以后好好待宝儿吧,实在亏欠它太多……”

程老爷子一愣,随即喜出望外问道:“罗姑娘可是要留下来?”对于一个孤寡老人来说,最喜的莫过于有人在身前,不孤孤单单一人。

某种程度上,老人孤独,她又无家可归,倒是能各取所需,互相也能有个照应。

罗溪玉抛开了心中的愤怒,理智的思索,最后选择原谅程老爷子一次,而她留在这里。

老头子与刚子只是旁观,倒也不插话,虽然弄不清罗溪玉与这家老人孩子的关系,但也绝不多言多语,只是在此地住了数日,这才准备告辞,罗溪玉挽留不得,便为他们置办了一马车的九牧特产,还买了两头奶羊,一头留在宅子,一头让他们带走,带回去给老太太媳妇儿补补身子。

目送他们离开后,罗溪玉才抱着宝儿回到程家宅子。

程老爷子在宝儿一事上,虽疏忽,但从无恶意,也是劳心劳肺,只是男人不关老少都粗心大意,当初妻子去了,儿子也已十二岁,生活上也无需他多操心,自然也想不到会有毒妇如何残忍对待孩子。

而此时的他心中无比愧疚,罗溪玉住进来,老爷子怀着愧疚之心将宅子的地契和手里她给的所有银钱都拿出来,交与她保管,以后他每天有半日教书,每月可收入五两,都告之罗溪玉。

罗溪玉在这一点上绝不客气,除了地契让老爷子自己保管,其它的银子都在她手中,经此一事,她已是谁也不敢相信了,而这些钱本就是给宝儿的钱,自然要收回来。

不过她投奔程老爷子,倒也不能与老爷子太生泛,且宝儿以后也要叫他一声爷爷,她收了银子便提出将老宅里面收拾一番。

毕竟这么多年,宅子里破旧不堪,程老爷子可能为了省钱,只翻新了门面,里面却未如何弄,只刚刚能住人,但实际简陋的很,且潮,不知道常年居住。

程老爷子自然无任何意见,连连道:“罗姑娘怎样处置都好,只是你有身孕在身,可不易多多操劳……”

程老爷子虽古板木纳,但也知罗姑娘这般只身一人来,没有那些黑袍人,又未跟着那凶神恶煞眼神可怕的男子,且现在又有身孕,恐怕事情未必简单。

这未婚生子可是大事,若是以前古板的程老爷子,定是要道家风不正,但是自己这条命都是罗姑娘救的,还给了银子修祖宅,加上儿子儿媳的事,老头子早已经想开,且他现在极爱孩子,否则也不会同意去教那些学堂刚刚启蒙的孩子们。

别说是宝儿一个,就是再填几个,他都高兴的很,就如自己孙子一般。

冬日也不兴大肆修建,只得让人将两间阳光最足,位置最好的房间装置了一番,填了一些东西,住起来舒服又似模似样。

这次罗溪玉没有找街坊邻居,而是花了十两银买了个三十多岁的巧手妇人,生过两个孩子,家务是一把好手,关健是手脚干净,活又勤快,厨房也不弱,只是嘴笨不会说话。

便是这样的人用着才让人放心,将卖身契锁在了柜子里。

罗溪玉这才躺在干净又柔软的细棉被上,炕上正烧得热乎,屋里也暖和,她让刘婶将煮好去檀腥的羊奶端了一碗来,然后用勺子一口口喂给宝儿。、

此时的宝儿已换了新的棉衣棉裤,正在炕上爬,走还走不稳,爬着爬着就回头看罗溪玉笑,见罗溪玉唤他,他便飞快的往回爬。

看到奶就老早的张口嘴。

宝儿与别的孩子不一样,大概是从小没有得到过爱,也饿过肚子,被数度抛弃过,所以他特别的懂事,懂事到让人心疼,才这么大点,喂什么都吃,从来不挑食,似乎只要是食物,在他饿着的时候,无论多么难吃,便是药,他都喝。是

而且从来不闹人,除了疼难受之外,只要不饿,不拉不尿,就一整个笑呵呵的,罗溪玉抱着,就安静的待在她身边,将小脑袋贴着她。

罗溪玉午睡时,他醒过来也不哭叫,只一个人玩,玩一会看看罗溪玉,醒了才往她的方向爬。

这孩子之前瘦得像木棍,这一到她手里,才半个多月,就胖了一圈,也白了些,而且特别赖着她,除了她,谁也不跟了,大概是被那毒妇虐怕了,看到女人就害怕的直躲,只肯待在罗溪玉怀里,有时程老爷子也会抱他出去晒洋洋。

刘婶是连抱都不行。

大概是日子慢慢的舒心起来,而罗溪玉的心神全部被两个孩子所占据,虽然肚子里这个还未出生,但她已经开始嗜睡起来。

冬天极冷,一日一日的,人们都懒懒的不爱出门便是连小银蛇,每十日才会醒过来,吃一顿后就进入休眠中,一直待在罗溪玉的包袱里,只阳光好时才跑到外头晒晒太阳,然后又爬回去,它若不想人见着,谁也见不着,罗溪玉只得在包袱放到一只露孔的柜子里,里面放一些生鸡蛋,方便它饿的时候吃。

快过年总要办置些年货,罗溪玉要挑喜欢的缎子被面,便犹豫着想要出去,老是待在屋里闷不说,也不是办法,这刚到街上,见到一群在墙根底晒太阳的乞丐们。

罗溪玉只是习惯性的扫了一眼,突然间,被她忽略很久的鸭蛋玉兰枝上,传来一声让她心里为之一颤熟悉的“咔嚓”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