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东狱某种蛇皮缝制的袍子,其坚韧度足以让人惊叹,如此撕裂磨擦之下,不过是碎了些边边角角,大体完好无损。

罗溪玉脚使不上力,几乎是连走带爬的过去,用力的将脚露在外面的人往洞里拖,她不敢看圣主的正脸,更不敢去探鼻息,怕一旦不好的结果,心里又要崩溃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身体还算柔软,刚才蝙蝠啄食的并不是他后背的肉,只是从破漏黑袍损口处吸食鲜血。

罗溪玉将他用力的进洞中,不由的没力的坐下来,都不敢想自己坐在什么上,她看着只拖拉了两下,就浸了满手的血,不由的心里又忐忑又怕,也不知这是圣主的血还是蝙蝠血。

她将手上的血往石壁上抹了抹,结果石壁上厚厚的一层,比她的手好不了多少,全是蝙蝠血飞溅出来的,看起来血乎乎的像极凶案现场,如果不是外面有光线,罗溪玉坐在这么一处四面血淋淋的墙壁,地上全是软体爆开的蝙蝠尸上,真的快要吓死了。

可偏偏她此时不能害怕,惊慌,甚至哭泣,因为没用,没有人心疼她怜惜她可供她依偎,所以做这些丁点用处也没有,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他活着,只要他活着什么都好。

罗溪玉雪色的脸上还有几点溅到血点,根本没有心思擦,呆坐在那儿半天才下意识的抿了抿唇,壮着胆子抖着手将指尖伸在圣主的鼻子底下。

怎么没有呼吸?

她呼吸都快停止了,心都要冻成了冰,急忙又将手指探了过去,仔细的分辨半天,甚至将人翻了过来,也不嫌衣服上的蝙蝠血臭的要命,将耳朵贴在圣主的胸口听着心跳。

直到再三的确认还有一丝呼吸,还有心跳,心口也是暖的,四肢还柔软,罗溪玉这才一屁股的坐了下来,有了想流泪的冲动,她看向这个血腥遍地的石洞,连上面都挂着蝙蝠尸,滴着腥臭的血,而外面是一眼望不到边,云雾缭绕的悬崖。

她现在所在的位置只能算是一个浅石缝里,吊在那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进退两难,刚才在以为圣主没气时如果只剩下自己,那种漫天的恐慌感,这片天地只剩下自己那种恐惧,简直比之前摔向崖底时还要可怕。

如今得知他还活着,罗溪玉又哭又笑,都不知道该怎样的表情好,好似突然间有股想活下去的劲儿了,只要他在,就觉得心中的那根顶梁柱还挺直,没有彻底塌掉。

于是她抹掉脸上的泪滴,急忙过去,用袖子直擦着他的脸,他的脸上沾了很多血,几乎看不清本来面目,罗溪玉身上的衣袍虽干净,但是却不吸血迹,越擦越花。

罗溪玉急忙四下搜索石裂,可是这么一处地方连个能擦血的东西都没有,更不提处理伤口,罗溪玉现在不清楚是他身上的血流的多陷入昏迷,还是大量的体力消耗进入沉睡中,或者两者都是。

如今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她只能将他掉转头,脸向着裂缝处,至少能让他呼吸顺畅些,毕竟圣主最厌恶的便是恶臭味,这一山洞的臭血足以让他窒息。

他的气息那么浅,恐怕就是因为不想闻吧?

罗溪玉气喘嘘嘘的又将人移过去,她很想查看下圣主身上的伤口,记得金丝断掉时,他为了保护自己,后背迎着碎石,似乎有石头砸中背部,受了不轻的伤,那时一直在流血,如果不处理好的话,体质下降后,伤口也会感染到。

可是此时却又不能,因为现在这个环境太恶劣了,又没有可包扎的干净布和清洗的水,撕开衣襟可能原本还好的伤口,二度感染。

罗溪玉将他头上的蝙蝠尸块拿掉,一时光是看着,也不知如何是好,随即她开始打量这个山裂,心中极为担忧,因为环境太差了,满洞蝙蝠尸,只是现在就已经有血臭,再过几日腐烂后,气味儿恐怕要更甚几倍,如果要全部清理的话她又恶心的要死,有的地上全是一块块的肉沫,碾的像渣一样,就算将这些尸体扔掉,可是裂里的血气也很重,没有水根本没法清理,有水恐怕也清理不干净。

怎么办?这样的环境别说是个受伤的人,就是罗溪玉自己恐怕不出几日就要病了。

可是她现在却什么办法也没有,她觉得如果实在不行就将洞清理干净吧,哪怕用手捧着,留下的那些血,对圣主养伤不利,但即使血,他若醒来闻了恐怕比昏迷时更痛苦。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罗溪玉想了半天,忍着恶心的起身,去看地上那足有半米厚的尸体,踩上去的时候脚都黏糊糊的,她憋着气才没有吐出来,她开始在周围寻找像木棍形状的石头,或者薄一点的当工具,可是没有,只有圣主的那个枯骨鞭。

这行吗?但有总比没有好,罗溪玉上前去拿那凹手,结果那鞭沉得如块精铁,她只抬了一下就放了下,根本就拿不动,明明看着圣主使起来跟软鞭一样得心应手的,怎么也没想到这东西会这么沉,扯动了下尾巴,也只能抬起半尺。

只得放弃,她开始起身在石裂里一瘸一拐的四下走,也许石壁上会有些树木被打进这里,而此时的石裂实际已面目全飞,当初圣主只是一力之下炸出三米的一条缝,可是那怪人在洞里抽杀蝙蝠,早就将这石裂的墙壁抽的面目全飞,地方也变得宽了倍有余。

然后很多大块壁石落在地上,罗溪玉拖动着疼的隐隐**的脚踝绕着这些石块走,目光不由四下扫动,希望能找到趁手的工具,结果在走到一处时,竟觉得石壁有道缝。

是的,是鞭子无意间抽出的缝,但墙上这种鞭形石缝很多,可以说是密密麻麻的,可是这一处竟是透出了光亮,罗溪玉开始吓坏了,她因为右侧这里被抽开,本来石裂只有一处是悬崖,如果抽裂了,那岂不是四面有两面对着悬崖,安全感顿时降了一半还多。

但随即一想,怎么可能是悬崖呢,右侧应该是石壁吧,她手扶着大块的石头,犹豫了下往那条透着光亮的石缝走去,然后顺着缝纫往外看。

这么一看,把她高兴坏了,本来这样万丈深渊的两壁就颇多石裂,而这一处就有一个,透过石缝她能看到那一面的裂缝还颇深一些,地上有不少枯枝干草围的东西,像是一些鸟类的巢穴,大概是之前蝙蝠来袭,把这石缝的鸟儿全都吓跑了。

她几乎是眼晴发亮,那鸟巢裂缝还铺有干草呢,大概崖底冷,鸟儿积下留着蓄暖过冬用的,虽然可能有鸟粪味儿,但是至少也比蝙蝠血要好多了,也适合圣主养伤,如果不是只有十厘米宽的一道裂缝,她都想立即过去。

也正是看到这条缝太窄,本来喜悦的罗溪玉顿时如浇了盆凉水头上,她忍不住回头看向圣主,他仍闭目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如果他清醒着,只要一鞭子就好,可是现在,根本过不去,这样的缝顶多能塞进一只手臂。

可是没有希望就罢了,眼前就有适合的地方,又干燥又有草,却只能眼看着不能动,简直像只毛刷找着罗溪玉的心,她真是一刻也不想待在这蝙蝠坑里,也不想圣主全身浸着腥血。

于是她开始四下找趁手的石块,然后开始砸那处缝隙。

这一鞭子的力道是由下而上,连地面都拖出一道长痕,裂缝是上窄下宽的倒细三角,最小的只能塞手指,最大的大概有两个拳头那么宽。

罗溪玉先由上面开始砸,她人弱力轻,使出吃奶的劲一次只能砸出指甲大的一两块,这样下去砸掉岩石也要十天半个月了,罗溪玉不由心急如焚,她开始手伸进去来回摸索着找薄的地方,半天才发现底下那里有一处能好砸一点,她手伸过去摸了摸,只有掌厚的一层,虽然越往两边越宽,但一直砸的话,大概勉强能砸出个容人钻的爬过的小洞。

有了信心,罗溪玉不由找了尖锐的石头,一下下的敲着那石层,很快就汗颊满脸,手酸的要命,但也顾不得擦,只想在天黑以前能过去就好,在这种蝙蝠洞过一夜,简直比死还难受。

大概是那么一股劲撑着她,手指都磨出了血泡,泡又破了,疼得她直抽气,累的不行但是一看看已砸开皮球大的口子,就又鼓足气,简直是使出了吃奶的劲,才终于砸出来一个半米宽三分高的洞,罗溪玉自己将头拱进去,然后胸贴着地面使劲的往里钻,胸口紧压着还好,最后在胯骨屁股那里卡住了,她简直是又窘又气,屁股生那么大有什么用啊,关键时刻掉链子,可又不敢使力了,因为皮肉太嫩,磨着太疼,只得又退了回去。

这越往外扩石壁越厚,想再扩两三分都要很久时间,直到她累瘫在那儿,整个胳膊都快抬不起来才停了下来,满脸汗水又渴又饿的倚着石壁坐着,看着外面日渐发暗的天色,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但恐怕快要天黑了,想着也不知道葛老他们是否知道圣主并没有掉到悬崖下,而是受伤的在石壁缝里,若是有什么可以传递消息就好了。

如果葛老和他的药匣子在……

可是她知道这应该不可能的,在这样的峡壁石缝中,什么样的危险都有,罗溪玉实在不敢休息太久,她怕蝙蝠没有全死,若是晚上再过来,圣主都昏迷,自己根本没有招架之力,简直不能想象。

所以,即使她全身没力也还是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到裂口边去看圣主,俯在他身上细听他的心跳声,虽然呼吸仍轻到几乎不见,但胸口还温热着,只是心跳声很缓慢,似乎比之前还慢,像是跳不动了一般。

这个时候本来还有些喜意的罗溪玉,立即心里便如冬窖一般,害怕的要命,她忍不住晃了晃他肩膀眼泪一串串的掉着,她哽咽的道:“圣主,你别死啊,留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怎么办,我已经找到干净的地方了,一会儿就带你过去,你要忍一忍啊,等养好了伤,我们还要回到祖狱,我还想看看祖狱什么样子,我不想待在石缝里,求求你了,别死好不好,我会给你清理好伤口的……”她哽咽着,说到伤口,像是突然想到什么,顿时红着眼慌忙的取出一朵水灵灵的玉兰花。

玉兰对外伤特别有效,对她而言效果更甚,但如果别人吃了也有好处,比如本来一个星期分的伤,大概三天就能好得差不多,罗溪玉大概一夜间就能好。

她急忙将一枚花瓣放到嘴里嚼了嚼,然后就急急的吐在手上要喂进他嘴里,可是他的嘴咬得很紧,怎么喂都进不了口中,罗溪玉急的又将花泥放回嘴中,然后捏开他的唇,将嘴唇凑了上去,上上下下的用香舌扫着他敏,感易痒的牙龈,终于半天后顶开了他的齿,将花泥送了进去。

连续十多个花瓣,罗溪玉还怕不够,又摘了一朵,她这时真是庆幸,玉兰有三个枝,每天都有三朵花可供食用,这个时候这三朵简直是救命一样的存在。

玉兰花叶厚汁多,罗溪玉一朵就能吃个半饱,通体舒畅水润,此时她口中的花汁连同花肉一起都送入他口中,补充着他体内失水失血的干涸,滋润着血管经脉。

罗溪玉几乎是喂一会便俯身紧张的听一下心跳,直到全部喂完,感觉到那跳动又有力了些,这才松了口气,不由暗自埋怨自己之前吓得六神无主,连这个都没想到,如果能早些喂玉兰花多好,说不定圣主能醒过来。

待到罗溪玉直起身,外面已经有些黑蒙蒙,她不由急着站起身,然后像带着大行李一样,弯着腰用力的拖拽着。

罗溪玉以为圣主那么瘦,就算长肉也没多少,她总能拖得动,却没想到他比想象中重的多,如果此时有人在这里,就能看到一个灰头土脸头发凌乱汗流面颊的女子,简直是对躺着的一个男子由拖到拽,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咬牙蹬脚无所不用其极,一会跑到肩膀处推,一会到脚那边拖动,束手无策又急得团团转。

幸好不过三米远的距离,将人手到那洞口时,她几乎已经累成狗,索性就想趴到蝙蝠尸上直接睡着算了,但是毕竟圣主不行,她又心有恐惧,趁着此时还有一点光亮,她将圣主移到洞口边,然后自己先贴地像虫子一样里面动的腰肢爬进去,因为多砸宽了两指,屁股终于能磨进去了。

一钻进,她便回头伸手去洞里勾平躺着的圣主,两只手用力的拽住他肩膀处的衣袍,然后脚蹬着石壁,龇牙咧嘴丑态百出的只为能将他拉进洞。

圣主肩膀处卡在那里,费了好大劲才弄进来,但屁股那里却好进的很,不像她一样卡得肉疼,这么一拖进,罗溪便立即将准备好的石头搬过来堵住那处洞,再用小石头在上面堆满,石缝也都用干草一一堵上。

罗溪玉以为天黑了,直到在昏暗的光线里打量着这处石缝鸟巢时,才发现是因为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势很急,还伴着风,传来一阵阵雨点拍打岩石的敲声。

不得不说,鸟儿十会找安舒的地方搭巢安窝,这里虽说是天然裂缝,但裂的并不大,大部分的小裂缝中长满了青草和藓苔将缝隙堵住,挡住了风雨,而最右侧有一处可以容三人进出的石裂,但因为下面石壁突出一块,外面有雨水竟然流了进来,居然在凹陷的地方存了一点储水。

罗溪玉简直是喜出望外,她本来担心蝙蝠,眼前这场晚来雨简直是神来一笔,她忙将圣主身上那件黑袍脱了下来,连自己身上浸了血的一起,还有凡是沾了蝙蝠血的,都统统脱了,原本她怕蝙蝠寻味找来,是想要将沾血衣扔到涯下,可是现在却不必,只要放在雨水里洗去血味,毕竟这崖壁之下晚上天太冷,袍子即实用又能御寒,她了不舍得扔。

于是只着雪白亵衣亵裤的人急忙在洞里寻了一棵斜长在石缝里的杂松,然后拗下来一枝,搬来石头压住一端,然后将衣袍鞋子系挂在上面,任外面的风雨清洗。

弄好后,回过身她便跑到圣主躺着的地方,看了看周围,然后便选了靠内壁离洞口风雨远的一处,过去将地上一些散落的枯枝干草挑挑拣拣的拢在墙边,下面细枝上面枯草,铺了厚厚的一层,然后吃力的把圣主拖于其上,圣主的亵衣臂膀上全是血,蝙蝠的血都在黑袍上外裤上,可是亵衣裤却是自己的血。

罗溪玉没敢看,又俯身听了听他的心跳声,虽然仍然缓慢,但是至少比在蝙蝠坑里要有力一些,看着圣主满头满脸的血迹,罗溪玉取了自己衣袍里的一方棉帕然后到洞口将帕子伸到雨中,淋湿了便来回给圣主擦手脸和脚,自己的也匆匆就着雨水洗了洗。

这越是用水,罗溪玉越明白水的重要性,她抬头看了看雾蒙蒙的悬崖上,雨下的太大,已经起了雨烟,根本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片白茫茫,她伸在雨中的松柏枝连同上面系着的衣鞋裤在风雨中飘摇,上面的血水在雨中不断的被冲刷干净。

这样的雨水洗干净了衣物,冲刷去血腥的气味,可是不可能每天都有,如果半个月一滴雨不下,罗溪玉不敢想象该怎么办,何况圣主还要洗伤口擦身,还要喝还要用,水太重要了,她看了眼洞口凹处的那个小水坑,此时只有浅浅的一层。

日后说不定主要靠这水过活,罗溪玉想了想便跑去将圣主带血的亵衣脱了下来,前胸只有几道小的伤口,后背过是血糊糊一片,罗溪玉有些不敢看的将他翻过身,后背朝上,她将圣主的血衣匆忙放在雨中洗干净血迹,然后将浅水坑给清理一遍,扭干衣上的水,晾在一边的石上,虽然后背衣服破了几处,但现在没有换洗的衣服,干了之后凑合穿至少也能保暖。

寻到一张大点的枯叶,能盛三捧水,于是她便站在洞口手里捧着折成碗形的叶子,在雨中接着水,然后再将水倒入水坑中,如此反复,加上雨水流入坑中的,在罗溪玉袖子湿透,手冻的发麻才总算积满了水坑九分。

罗溪玉用枯叶折成的碗形,外面又包了几层,准备暂时用来装水用,待她回到圣主旁边时,已经整个人都虚脱了,她抽着鼻子,脸上都是水珠,嘴唇冻的有些哆嗦,但是看着眼前这个趴在柔软枯草上的男人,又觉得心里无比安稳,至少,还有人陪在身边,不是自己孤零零的一个,只要自己能好好照顾他,他醒过来一定会带自己离开这个地方,想到此,就觉得有了主心骨一样。

叶碗里装着水,她用湿帕子慢慢给他擦着背上的血,她不敢擦的太干净,血液也是层保护,就怕血口太大会张开,这地方可没有针线,就算有她也不敢上手缝,只是将身体擦了一遍,后背匆匆抹了两把,没敢细看的就停了手,她又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温热的,于是放下心来。

想着用什么包扎一下,晚上风大天冷,别把伤口冻坏,圣主的衣服现在已经湿了,已无衣服可换,而她身上,,她看了看薄薄的绸衣,裤子当然不能脱,想了想,只能撕亵衣边,直将包臀的衣摆撕到了肚脐才总算给圣主扎实的包上了。

而此时罗溪玉整个身体又酸又疼,惊吓之时没觉得,此时松懈下来,脚踝麻木的疼痛,身上的一些针扎的伤口也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她急忙摘下一朵玉兰花放口里的嚼了,咽下不久疼痛才慢慢减轻了一些。

此时白茫茫的悬崖中,寒冷的石裂缝中,风雨不断的击打着石壁,圣主昏迷着,只有她一个人清醒,闻着这里的一股陌生的鸟毛味儿,心里难掩的惶恐,不由的会想,雨停后那蝙蝠会不会再次袭来,这山洞是什么鸟的巢?会不会是什么凶兽的,它们还会不会回来,圣主的伤不知玉兰花对他有没有伤用,半夜会不会发烧,如果暂时走不了,那吃食要怎么办?圣主受伤要吃有营养的东西,玉兰毕竟只有三朵,不能供两人吃……

正在她坐在那里低头看着趴在厚草上的男子时,突然外面又一阵急雨,似有山体石块滑落,“咚”的一声砸落在洞口,吓得罗溪玉全身僵硬,天早已经全黑了,洞里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她正又累又怕,这般来了一声,吓得她如惊弓之鸟般,频频向洞口望,但什么也看不到,也再没有类似的声音,只剩雨声。

罗溪玉真是越想越怕,一想到黑乎乎的洞里只有她一个人,一个人……

她就止不住的抖,随即便“哧溜”一下子钻到了圣主旁边,圣主趴在那里,罗溪玉怕他冷,包扎好伤口就用些干净的枯草盖在他身上,此时她也不由的钻到了枯草下,然后紧紧的抱住他的胳膊。

胳膊是暖的,这种暖意似暖流般让她的,哆嗦慢慢缓了下来,她把脸蹭到圣主未受伤的肩膀上,就像找到了安全感,顿时也不是那么怕了,似乎还能想到以前两人每夜相拥而眠的馨然。

这一天经历太多的事,她实在是又惊又怕又困,累得整个人都虚脱了,但整个神经崩的很紧,在抱着圣主的手臂躲在枯草下靠着他时,那颗无依无靠的心才慢慢放回肚子中,随之合上了眼晴,她心想,只眯一会儿,却没想到很快的睡了过去,一夜未醒,只是在睡梦中还紧紧的搂着圣主的手臂,不敢松开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