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里逃生并没有让罗溪玉喜极而泣,反而记忆里深刻的窒息恐惧却让她受不了的哭出声来,哭的人百转千回,渺渺荡荡的。

人大概都会找最有安全感的人依赖或发泄,她也不例外,原本是可以强迫自己忍耐的,但是在见到那张平时用来对自己各种龟毛冷漠的脸,此时隐隐有疲累焦心的神色。

那一刻,也不知道怎么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和着眼泪一起崩溃。

虽说不是嚎啕大笑,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也是不管不顾的流着,其实她心里都明折,在主动搂住他的时候,有一瞬是情之所至,但回过神又有些尴尬莫名。

因为冲动是一时的,后果是沉重的。

古代除去夫妻,可没有什么正经女人投怀送抱,暗地里就罢了,还在众目睽睽之下。

有那么一瞬,她想就这么干脆装晕过去算了,或者当自己神智不清,可是再一想到葛老手中金闪闪的金针,猛的一颤,到底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不断抹着眼泪和流下的鼻涕,但美人的优势就在于即使这样狼狈了,哭起来仍然显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当然此时别人眼里这么美的她,罗溪玉自己是看不到的。

不能装晕又不能装神经,想来想去索性就让圣主推开她好了,她破罐子破摔的将眼泪鼻涕偷偷抹在他衣袍上,但圣主却没有推开她……

他不是最厌恶别人的哭闹吗,还有各种洁癖。

罗溪玉抽噎声小了点,心头一直打鼓,他在众人面前搂得那么紧,最后要怎么收场?虽然事实是她主动的,但确实是冲动了些,平日里辛苦攒的一点面子里子,在这儿这么一扑,好像什么都没有了,重要的是以后不知道怎么才能在众人前抬头?抬不起头要怎么做人啊。

可是再一想到之前被活埋的事,又觉得自己死过两回了,还管什么里子面子,这么一想又觉得抱都抱了,只当理所当然。

可是在感觉到圣主轻抚她后背的动作,还亲她耳朵的动作时,她吓的噎了一下,下意识的松开手,用力挣了出来,擦干眼泪,转身就脚发软的去找葛老要回宝儿。

没有看他一眼。

若说罗溪玉心里对埋自己的圣主没有半分埋怨是不可能的,即使她又被他所救,但那窒息的过程和恐惧又如何能弥补。

她虽然在他怀里哭了,但那是一时激动,缓过神来再看他也是心里极不舒服斯基的。

罗溪玉从葛老手里接过宝儿,此时它刚刚哭完,眼睛红通通的,自己一抱就知道用手抓紧了哼唧,眼晴圆溜溜的盯着她,她心肝都颤了。

罗溪玉能撑过来是运气,可宝儿人还那么小,她眼眶有点湿的坐在“棺材”边,端着碗给它细心的喂着泡好的米粉。

当时那情形,她只记得自己倚在一只空木箱里,可能是肩膀倚开了木箱的一条缝,或者那断裂的土层离得近,还有点空气透进来,总之她和宝儿支撑到最后,都活了过来,死里逃生的一大一小,虽然即狼狈又可怜,但是又有说不出的劫后重生的庆幸感。

此时圣主还在原地坐着,风已吹落他满身腿的黄沙,罗溪玉当然知道他脸色疲惫,状态很不好,抱着自己时下巴还抵在她肩膀上有些失力,但是她现在哪有那个心情伺候了,她自己都难受要死,胸腔也疼,嗓子也难受。

又不是真的圣母,能毫无条件的付出奉献,她也有委屈,也气愤绝望,好了伤疤忘了痛也要有个过程,反正此时此刻就是不想接近他。

想到当初他下令埋黑棺时的毫不犹豫,罗溪玉想起来心仍然拔凉拔凉的,有哪个人被人活埋时会心情好的,就算知道是权宜之计也会害怕会恐惧的好不好,何况是一个女人一个孩子,差点在里面活生生的憋死。

她心里没怨恨死他就不错了,短时间内才不会上赶子去伺候呢,至于最后是靠他才得救,但这有什么可感谢的,当初让人活埋的也是他。

想到这里,她便心下一紧,决定至少几天之内不主动靠近了,他若生气便生气,反正死过一次,还怕什么。

别想弄得自己跟买回来的东西看久了不值钱一样,说丢就丢,扔了也不心疼,如果她还这么上赶的不计较,以后说不定有一有二有三有四。

她的命也很宝贵,绝对不是被人用来当累赘一样说舍弃就舍弃。

就在罗溪玉边哄着宝儿入睡边打定主意时,远处突然转来十二剑的声音。

因为葛老担心,厉护卫也放心不下,便让十二剑在周围搜了一下,也许就能恰好找到那个漏网之鱼的尸体之类。

结果没搜到那个逃脱之人,倒是从土里拽出一个半百的老头。

罗溪玉看也不看离她三丈远的圣主,只低头亲昵的给宝儿用手指梳理头发,结果下一刻见到那个黄沙布满胡子只剩一口气的老者时,缓过来还没多久的脸色顿时一变。

心口处已经许久没动静的“鸭蛋玉兰”此时突然“咔嚓”了一声,然后她的耳朵里能清晰的听到并感觉,那本来已延展出两根的玉兰枝,叉口处突然又生出一枝,而枝上立即生出一个有花生米大小的花苞。

伴随着这个花苞,本来鸭蛋里就不多的白芒,立即如潮水一般涌进了花苞里,花苞一生出来,在三五日内必须要开放,那需要极大的功德量来凝汇聚结,如果没有足够滋养它的白芒,罗溪玉就要再次体会那股痛不欲生潮水般的痛苦。

什么事情都要付出代价,只是这容貌所带来的代价太过于残酷,罗溪玉只要一想起玉兰的副作用,就心头一阵阵发紧。

也不右自己是招谁惹谁了,别人穿越锦衣玉食,屏春闺暧,爹疼娘爱的,就算再不济是个农家女种田女,也能一步步凭自己双手发家致富。

可是她呢?空有个娇弱美貌的身体,可是遭遇的都是什么?

一穿来就吃不饱穿不暧,差点饿死的遭遇,无良的爹与继母及半年多的颠沛流离。

后又从火坑跳进冰窟,自从跟了那个什么龟毛圣主,再是惨上加惨,若换个心脏不好的,这一路早就吓死了。

任她有颗强大坚韧的心,并学会你硬我软你软我硬见风使舵的技能,但这种残酷的江湖生活也都有些快受不了了,何况身体内还有个定时提醒你电量不足,再不充电就要进强制惩罚的催命蛋。

罗溪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史上最凄惨的穿越者,但绝对能排上前三名吧,如此下去,她已经能预料到自己将来不是死在逃亡的路上,就会被“鸭蛋玉兰”的副作用给疼死。

她现在最想要的生活不过只求一个稳定罢了,却几乎是种奢望。

自从玉兰伸出一枝,结出一花苞,罗溪玉脸上的汗一直没有断过,狼狈兮兮的头发湿乎乎的贴在头上,抱着孩子的手还直发着抖。

在看到地上的比她还要狼狈的老者,她又犹豫了下,她知道自己不应该一直盯着一个濒死的老人,可是没办法,她此时看到的是老者身上那玻璃珠一样大的白芒,几乎舍不得移开眼。

她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想,她与这位老者多么有缘,这样的沙漠中能遇到两次,且每一次相遇,他都处于绝境,这是不是上天给她改正错误的机会,如果是,她怎么能再次重蹈覆辙,如果能有眼前这团白芒,短时间内就不必发愁了,这一团的量应该足够那朵花苞全部开放。

这一次一定要救他,也必须要……

可是在沙海这个地方要救一个人,不是只靠嘴说说,毕竟带一个老头走出沙漠所付出的不止是水,还有治伤的药,安歇的地方,种种,在这样的环境里这些都太过可贵,这样的资源是不会轻易给予外人。

除非圣主能同意,这么一想,她顿时可怜巴巴的瞅向不远处正沉着脸并不看她的圣主大人。

那脸色阴沉沉的,所含的愤怒和不爽几乎快弥漫整个沙漠了,而他眼神已由罗溪玉转到了被厉护卫扔在地上的老者身上。

老者此时还有一口气,额头的伤口早已干涸,嘴角还留有早上被人踢出的血,似乎牙还掉了一颗。

之前圣主还或许对罗溪玉抱有些愧疚,容忍她一时半刻,可是在她推开后一声不响的走开去哄宝儿时,这位龟毛的圣主脸上难得一见的柔情便开始龟裂开来。

罗溪玉见到他慢慢将恶劣的眼神对准了地上的老者时,她第一时间额头的汗都滴了下来。

人生啊就是这样,你觉得你终于可以放肆一下,可下一秒就要自吞恶果自作自受。

因为,有些人不是你想作就能作的。

至少也要掐指一算,选个他吃饱喝足容忍度强的时候,但是,偏偏当时脑抽又缺氧,单挑了个他最虚弱疲惫,容忍度几乎为零的时候……

明明就知道!

这个龟毛圣主根本就不是个可以任人骑在头上戏耍的人,就算一点点的漠视都不行,这么一个龟毛的人,她不趁机讨好巴结,怎么就得罪了。

得罪这个人快到什么程度,只要一错眼的工夫,他就翻脸不认人,一个拒绝的动作就会彻底掀桌暴怒。

是,有时候他极度的幼稚与无知,可同时又极度的专横与暴劣,罗溪玉只敢在心里吐槽,永远不敢明面用他的幼稚无知去挑战他专横暴劣的脾气。

所以她不明白一向小心冀冀的自己是怎么犯下这个错误,一点点往后推,只能归结在她死过一次,胆子突然变大,加上委屈的公主病蛇精病娇情玻璃心一起都犯了。

至于心里真正的缘由她根本连想都不敢想。

在她无比了解川景狱这个人的同时,不远处的圣主大人会一点也不了解这个把表情放在脸上的女人吗?

只要她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他就清楚的知道她在想什么。

刚才哭的那样假,又是哭又是躲,是要演一出戏来吊着他拿捏她?究竟谁给的这样的胆子?

在她抱着宝儿跑到离他十几米外的地方的时候,圣主川景狱的眼神就开始带了丝压抑不住胎毒的愤怒红光。

那目光阴红的看着她,体内不撺动的那股熟悉的噬骨寒意让他崩紧了全身,他极力控制着自己,才没有冲动的起身将那个女人给拎回来。

因胎毒一旦涌上来。她那豆腐捏的身体根本抵不过他单单的双指之力,可是开始不受控制战栗的身体又极为想念那一身淡淡的体香及温柔的气息。

川景狱不由深吸了口气。

强迫的压下心中火气,准备运行功法强行压制胎毒时,便见到了那个浑身血臭的老头,一个濒死的人实在不值得他为之脏手,可在见到那女子盯着老头的目光后,他原本压下的怒火又掀起了苗头。

女子那眼神他如何不清楚,这一路上遇到有难的相助,遇到求救的帮忙,大到救人小到施财,每一次做这些事前,都会露出这种目光。

到处对有难的人伸出援手,财物舍弃得一干二净,甚至给人一种错觉,像是在到处搜刮什么东西,每每搜刮前都会露出渴望的眼神。

而这些事几乎占据了她大部分的心思。

这此时也让他知道,在她心里,自己这个圣主来得不比面前一个快死的老翁重要多少,心头蓦色涌动的暴劣与愤怒在看向老者时,像是找到了可以发泄怒火的出口。

这样的眼神,不远的罗溪玉简直快吓死了,她真怕圣主会杀死老者,这可是她的白芒,她的救命解药,上天赐下的功德。

她知道早就有觉悟,自己恐怕根本就不可能有在那龟毛圣主面前咸鱼翻身的一天,再待上一辈子也是得伺候他,看他的脸色,因为这个人绝不可能迁就自己,就算有求于自己也一样。

所以还有什么指望?

还挣扎试探什么呢,罗溪玉有些认命的将睡着的宝儿交到一边十二剑的手里,拎着裙子就往圣主坐着的方向跑。

心里那些女人娇里娇气又做作又娇情的心思,在同白芒相比,同彻夜的疼痛相比,同眼前龟毛到极点的圣主相比,就跟长出来的手指甲一样,最好通通都剪掉。

至少在没有彻底调,教他成功之前,她不能再有任何任性莫然抽风的情绪出现,否则就是自讨苦吃。

罗溪玉边跑边整理好了情绪,这才气喘嘘嘘的走到他身边。

“圣主……”她刚要开口。

圣主川景狱便堵住了她的话,他目光赤红的怒瞪她脸上还有一丝嘲讽,“你想要救他?”

目光阴狠到仿佛她只要说一个是字,就要立即送这老头上西天。

“不不……”罗溪玉这时有点慌了,这般近看,她立即看出他眼里的不对劲,这根本不是他正常时的状况。

葛老提过,若是圣主眼晴一红,一定要小心,最好让他尽快睡着,所以要平日这个时候她早就一杯带玉花露水的给他喝了,可是此时却不敢有半点离开,想到会也顾不得其它,急急忙忙从荷包里取出一个瓷瓶,跑到他身边蹲下。

然后倒出一颗给他喂到嘴边,面对带着甜香味儿的纤细柔荑,圣主却是僵硬转头冷眼看她:“走!”

罗溪玉要往他嘴里塞。

“不走我就杀了他……”圣主冷冰冰的看着她。

罗溪玉真是又气又无奈,好想摔瓶子走人,你爱吃不吃。

可是这个时候能跟他对着干吗?他那么固执,就自己自己再有脾气,在这样强势的面前也只有甘拜下风的份儿,好在她脸皮够厚。

加上这人本质就是个刺着毛的,你跟他硬,他比你还硬,你若软话哄着,保不准气马收就消了。

罗溪玉虽样子狼狈,但无论怎么样,近看仍是个丹唇外朗,皓齿内鲜的美人,面对这样一个朱唇皓齿的如玉佳人,谁又能真狠得下心来让其滚蛋,若再加上几句认错讨好的话,效果更佳……

于是她道:“圣主……”这一开口才发现,原来她嗓子哑得这么厉害。

她急忙咳了咳,知道现在无论是老者还是圣主都在这一念之间,葛老说过圣主这胎毒不仅对身体有伤害,对精神也是,精神在其中至关重要,身体的疼痛还可忍耐,但若是丧失理智,后果将不堪设想。

远处指挥十二剑挖沙的葛老,回头一望,似乎也发现了圣主的不对劲,朝这边走过来。

罗溪玉紧张的看了一眼,若让葛老知道她引得圣主情绪不好,绝对不妙。

她真有点后悔了,何必呢,太不会做人了,白受罪别最后又讨不了半点好。

可也管不了那么多,最好先让圣主吃了糖丸好好睡一觉,她给圣主**的糖丸里放的露水足足两滴全部揉在了蜜丸里,多吃两颗足够他能安睡了,于是她拉着他的手臂低声哀求道。

“圣主,你别气,都是我的错好不好,其实我并不是故意要这样的,圣主也想想我,在又黑又窒息的地下差点就没命了,虽然死里逃生,但是心里能没有怨言么,我知道这不是圣主的错,可是那时就是忍不住心里难过,就是想圣主为什么不早点来救我,其实在我心里,圣主就是我最亲近的人了,有危险的时候,只会想到你一个人……”为最后一句点个赞!

“我也知道错了,不该有那样的情绪,所以圣主别生气了好么,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什么都顺着你的心意,好不好?”

每次置气后,罗溪玉都要各种割地赔款,流血流泪的,赔的倾家荡产的他才会满意,果然这么一番推心置腹的话,圣主川景狱难看的脸色终于有软化的迹象。

虽然眼神还存有腥红的质问,但罗溪玉却已趁机将蜜丸塞进他嘴里,他并没有马上吐出来,但也不咽下的盯着她。

罗溪玉还能不明白么,这就是一个几句好话就能哄开心的小孩性子的人,她中然有点无法接受无法无天的魔教圣主的另一面是一个任性的孩子这个事实。

但若不是如此,她又怎么能厚着脸皮只凭着几句让人全身冒鸡皮疙瘩的话就让他消干火气?

“是,我不该只顾着宝儿的,其实我被埋快死的时候都已经反省过了,不听你和葛老的话,偏要留下孩子,结果它现在跟着我遭这么大罪,这都是我的错。”这一句罗溪玉说的有些落漠,也算是无一丝保留的真心话,:“我现在明白了圣主的苦心,以后也不再固执了,只想找个能善待孩子的人收养它,然后将宝儿放心托付给他。”

随即罗溪玉看了眼地上的老者道:“圣主,你不觉得这个老丈就是最好的人选么,宝儿手有六指,交给普通人家恐怕前脚给了人,后脚就把它丢掉了,可是,如果圣主能救这个老丈一命,对他有救命之恩,然后我再将宝儿交与他,他现在无儿无女,只身一人,宝儿过继给他做孙子,他一定不会拒绝,而且会真心疼孩子的……”

这是罗溪玉灵机一动想出的不是办法的办法,这个老丈十分凄惨,即使救活也未必有生存下去的念想,儿子死孙子无孤身一人该何去何从,就算自己费尽力气救下他,若他再寻死,救与不救又有何区别。

罗溪玉一边想办法的同时,突然想到老丈以前是有官职的,而他儿子又考中秀才,说明家教极不错,有学识又体面,算是书香门第之家,寻常根本找不到。

眼前就白送了一个,宝儿在这样的人教导之下,将来说不定也能入朝为官,便是不如此,也会是个识大体明道理的后生。

所在在想破脑子也想不到让圣主救人的理由后,罗溪玉索性便这样说了。

大概是罗溪玉服软认错的话良好,又或者这个能将宝儿和讨人厌的老头一起送走的主意不错,还是她用露水做的蜜丸太好吃,圣主坐在地上,沙已过膝,一双眼盯着她半晌,才终于缓缓的动了动嘴,将口里塞的两颗蜜丸咽了下去。

罗溪玉心里又高兴又心酸,这代表什么?代表圣主同意了……

喜极而泣,她觉得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吧,眼中含泪的笑着又取出一颗蜜丸,柔声询问道:“圣主,再吃一颗吧。”

不知怎么,此时见他眼底的疲色,心里也隐隐有一丝心疼,自觉是不是自己太过折腾他了,他也是个病人啊。

而他这样的疲累,会不会她在地下生死不明时,这个人也曾为自己心急如焚过。

若真是如此,她便是心甘情愿的认错讨好他十遍百遍都不过份了,对于这样残酷冷漠的一个人,或许第一次在乎一个人的生死的难能可贵之处。

罗溪玉的目光看向他的手,那双手指甲上有被砂砾磨过的痕迹,她可以认为那是寻找自己时挖黄沙上留下的吗。

女人是感性的,在她觉得感动的时候,她已经再次搂住他的胳膊,心里有十二分的感激,真心道:“圣主,谢谢你来救我,我不该怪你的……”

而圣主这次是真的支撑不住的倚在她身上,眼底的红色开始消褪,半晌才缓缓的闭上眼晴,只疲累的道了句:“扶我起来……”随即又霸道的加了句:“睡着之后不准走,待在……”说完便失去了意识。

罗溪玉边伸手搂着他欲倒的背,边急着冲不远停下脚步看情形的葛老招手,一方面沙海风沙这么大,还是带圣主回“棺材”里睡能舒服一些,另一方面,那老丈再不救,可真就要没命了。

罗溪玉边抱着他,又心疼又叹气,到底谁刚从死亡里逃出来,不应该是她倒下么,怎么到最后自己反而精神抖擞,他却倒了,现在又要伺候他,又要照顾宝儿,还要关注救人,如果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真的会早生华发少活十年啊。

这该死的沙漠,无论是罗溪玉还是葛老与厉护卫十二剑,都蹙紧了眉头,五天四夜的路程,终于在傍晚走到了沙海的另一尽头,虽然那仍是一片荒芜,岩石丛立。

但是与沙海有一丝区别是,那岩石上生出了一层绿苔,虽然那苔有些丑陋,但在此刻人的眼中,却仿佛是绿林,沙漠中是绝不会存有苔藓,这说明他们已经走出了沙海,说不定很快就能见到绿色有水缘的溪林。

天知道这段时间没水的饥渴与窘迫,让人有多么的厌倦。

救回一条命的老丈恰好姓程,与罗溪玉本名一个姓,可能是姓的关系,又或者罗溪玉心中真有将小宝托付的想法,对这个程老爷子竟多了平几分好感。

程老爷子的伤主在肺腑,刚醒来时眼神呆木,任何一人在经历家破人亡如此残酷之事都会如此,呆木的眼神及没有活下去的念头。

罗溪玉最怕的就是这一点,她只有时不时将宝儿放在他不远处,宝儿特别爱笑,一点也不怕生,交给葛老,厉护卫或十二剑帮忙带,都不哭不闹,之前虽然差点窒息,但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并没有任何的阴影,给点吃的逗一逗,就又破涕为笑。

一开始老人只是呆坐,可是随时宝儿的“咿咿呀呀”,随着罗溪玉将放的越来越近,她目光十分复杂的看着这一老一少,亲眼看到老人最终将孩子颤抖的抱了起来,终于打破了呆木的表情,看到宝儿的笑似乎想到什么动容起来,不一会儿便老泪纵横的哭了起来。

而走出沙漠的程老爷子,虽然还未从那无情残酷的沙海与痛失爱儿爱孙的痛苦中走出来,甚至还会时不时呆木,但显然眼中只有宝儿了,已经将宝儿视若已出,似又找人生目标一般每天不离身的哄着,照顾的无微不致,甚至不必罗溪玉插半点手。

这也使得圣主极为满意,破例的让人送其回祖。

只要送走这一老一少,有人便会时时的在他身边随时伺候,一心一意的不用再花大半时间去哄那个惹人厌的毛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