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枝上的玉兰虽只有清泠泠的一朵,但却如玉雕般玉质亭亭的立在枝头,即使在风中也不弱半点风姿。

罗溪玉还是程兰的时候,因为爱好摆弄过无数兰草花束,因名字中有一个兰字,也是极爱玉兰花的,并收集了不少品种移栽到花房,但那些加一起又哪如眼前这枝般惊艳绝伦,一向爱花成痴的她都恨不得当摆设日日在眼前观赏,所以在决定吃掉它的那一刻,当真是有如剜心之痛。

如今,这朵玉兰花已经成了她的救命稻草,就算是吃掉了,第二天还会再生出一朵,所以罗溪玉现在每天都数着时辰等着它成熟,此时见了下意识的口水津津,忍不住伸出手指将那朵玉兰摘下一瓣,然后放入口中。

花瓣入口如果肉般肉厚水嫩,几乎入口即化,说不出的鲜香,幽的兰香如玉雪香脂,溢了满口,更藏有一股淡淡的甘甜,然后经过喉流入腹中,罗溪玉微闭着眼晴,有些享受此时饥饿感消失,身体如被火温烤的舒服感,又似沐浴在热水中,连全身的毛孔都微微张开了。

她实在是太过贪恋这种口腹之欲,趁消失前很快的又摘下第二瓣放入口中,直到将花瓣吃完这才回过神,望着光秃秃的绿枝有些不舍的怔了怔。

对于这枝玉兰的来历,她没有原主的记忆所以并不并清楚,不知道是原身就有,还是自己穿过来附带的福利,不过不用怀疑,这绝对是一件稀世宝贝,罗溪玉心中有数,欣喜之下也打定主意永远隐藏这个秘密,宝物无罪怀璧其罪,这道理她明白。

不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在最开始时她也是非常好奇的,可是翻遍了周围能拿到手的书籍,甚至学着认古,但两年的时间还是没找到答案,最后只能放弃,想来也是,像这种天赐之物不可能人手必备,普通的书上又哪能找得到呢。

回味完口中玉兰花的余香,罗溪玉准备要收回“鸭蛋”,目光一扫,忽然发现花枝下多了一物,隐隐的藏在叶子后面,拨开才发现是一枚玉兰果壳,咦?吃了四五朵的玉兰,还是第一次见着它结果。

罗溪玉见果实已经成熟了,便用手指小心的将其取下来,掰开一看,果肉竟然是乳白色,晶莹中还带着些汁液,虽然只有拇指大的一小块,放在鼻下闻了闻,也没有玉兰的香味儿,待尝试吃到嘴里,却出乎意料的好吃,有一点点果冻的感觉,只是实在太少了,不等回味就已经吞咽了,罗溪玉又找了找,见只有这么一枚才死心的收回了“鸭蛋”。

回牛棚的时候,火堆周围横七竖八的占着草帘子,离火近的地方已经没有插脚之地了,罗溪玉只得随便找了墙角,从包袱里取了席子铺好,对于她晚回,后娘当没看见,亲爹也不挂心,别说给她留位置,时就是连问都懒的问一句,这种态度她也已经习惯了,好在吃了玉兰花后肚子不饿也并不觉得冷,墙角卧着也不是那么难受。

天色已黑,白日赶路劳累,牛棚里不少人已经躺下了,罗溪玉也是边听着外面的雨声边闭目进入梦乡。

罗杨氏此时正拍着儿子背,哄着他睡觉,同时又频频瞟向这个便宜继女,刚刚过来拿包袱时,她就闻到其身上有一股似有似无的玉兰香味儿,虽然很淡但却能分辨得出来。

并且这种香味这些天她已经不止一次从继女身上闻到过,玉兰香可是贵人们才用得起的熏香,她身上哪来的?难道刚才出去偷搽了她的胭脂?可也不对呀,自己包裹里那盒是梅香味儿,可不是这玉兰香,她眼神一转,心道,难道会是背着人偷吃了什么带香味的糕点或果子?虽然觉得不可能,但还是推醒旁边睡着的罗爹问道:“你闺女刚才出去是不是背着我们吃什么好东西了?我怎么闻着一股玉兰花味儿?“

罗爹本来睡着了,被人推醒也没好脾气,口气不耐烦道:“天天不知你神神叨叨的在想什么,外面荒天野地的哪有吃的?玉兰香……哼,那是我闺女娘胎就带的,这事儿我和她娘都知道,

好了,别瞎琢磨了,明儿还得赶路,睡吧……”说完翻了个身不再理她。

听完罗杨氏心头更不舒服了,忍不住啐了一口:“呸,得意什么?什么娘胎带的,还玉兰体香?说天上去那也是一个赔钱货?有什么啊,有能耐你让她给你罗家传宗接代?哼!你闺女就是带着香又怎么样?比别人高一等么?还不是个……将来……”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将来她嫁给谁也得是我这后娘说了算?想拿这个当奇货进有钱人家享福?想得美!有这人没这命!

说完恨恨的看向角落,不知是火光映的还是她心头不舒畅,越看越隐隐觉得这继女的眉眼还有面皮儿,竟是越来越舒展白皙,与一个多月前那个面黄肌瘦的模样好像不太一样了。

她还记得丈夫的前室就是个貌美的,如今生的闺女也不是个丑的,再想到自己平常的容貌,罗杨氏心下嫉妒的更不舒服起来,越发的看罗溪玉不顺眼。

当然,这些罗溪玉并不知道,第二日爬起来只觉得神清气爽,只是不知怎么身上黏糊糊的有股臭味,早晨起来她便出去寻个积水干净的水洼,用毛巾沾了水混乱擦了擦,等收拾好自己,一群人已经吃过粮准备动身了。

也不知怎么了,一大早罗杨氏便对罗溪玉横挑鼻子竖挑眼,之前多少还好点面子,现在竟然无所顾忌的摆出了后娘脸,罗溪玉背着四个人装衣物的包袱,还得提着吃饭的碗盘罐,速度慢只能落在最后面,一个十来岁的女孩拿大人份量的东西本来就苦不堪言,就算心智再成熟岁数毕竟还小,一路走的脸颊通红满脸是汗,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有些可怜,最后还是罗爹看不过眼,将碗罐接了过去才让她松了口气。

擦汗的时候,一起逃难的刘婶子家的萝卜头跑过来,偷偷往她手里塞了小半块糙米饼就跑开了,罗溪玉看了看手心只有两三口的量,知道这是刘婶子从家里人嘴里省的,特意让她家小子送来,刘婶是个好心的,自己家都没粮吃了,还给她留了一块,其中也有感激她两日前帮忙的意思吧。

那天萝卜头不知道吃了什么,突然肚子疼,脸白的像纸,疼了一会儿人就不动弹了,把夫妻两吓坏了,罗溪玉原来家里就有做种植草药的生意,多少了解一点,当时她四下寻了寻,正好见到一种草,很像她认得的一种治肠炎痢疾的中药。

刘婶儿也是病急乱投医,也不管是小孩还是大人的话,煮成水就给萝卜头灌下去,就怕晚了救不活了,谁知喝完两碗第二日萝卜头就活蹦乱跳的,罗杨氏直说她是瞎猫撞到死耗子。

罗溪玉也是这么想的,还暗自赞叹,没想到纯天然没有农药化肥的野生草药,药效居然这么好,半点不比西药差呢。

一行人饥肠辘辘走到日头落山,终于找到一处二十来户的小村子,此时大家手里的粮食都吃的差不多了,就算有私藏也有限,都想要补充一些糙米,好在一行人男的占大多半,身强力壮的一路上倒也没人招惹,村里人民风又淳朴,换些米并不费事。

有余钱的多买些,没银子以物换物的就少买些,就连罗爹都买了十斤糙米,当晚一群人便贴了糙米饼吃了个饱,罗溪玉也是松了口气,至少短时间不用再担心会饿死的问题。

接下来几日,路好走了些,经过的村子也渐渐多起来,这代表离大家离想去的目的地更近了,个个都似看到希望般走起路来也有劲,虽然每顿罗溪玉分到的粥还是吃不饱,但也总算没有再饿的发慌,何况现在她每天还有一朵玉兰花及一枚玉兰果当零嘴,吃的都有些上瘾了。

只是没吃上几天,再取出“鸭蛋”却只见玉兰花没有果子了,她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

可当日,夜里正睡到一半罗溪玉却被疼醒了,心口疼的像要裂开个口子似的,罗溪玉怕吵着别人缩成一团强自忍着,可这疼痛感却一波一波的加重着,到后来疼得她都觉得自己快死了,直到过了半个时辰才浑身汗湿的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