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主你已经是大人了好吗?还是个孩子吗?像宝宝一样大么?怎么能这么幼稚呢?罗溪玉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只是一时间被他抱得紧,脸上也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无奈?还是哭笑不得……

她可能已经习惯了。

圣主毕竟是圣主,姿势娴熟动作到位,舌头压下卷了几下,用力便感觉到一股香甜沁心的香味进入口中鼻中,甘甜的如一道清泉,使得人浑身舒畅。

能不舒畅吗?罗溪玉的身体是玉兰花果改造,冰肌玉骨,一身的玉兰清香别说是圣主,别的男人凑近了闻都要移不开步子了,也难怪宝宝会嫌弃别的奶娘的奶水带腥气不肯喝,在她肚子里揣九个月,已经快跟他爹爹一样挑嘴了。

她身体底子极好,养份又足,奶水非常充足,如今被圣主这般一弄,顿时感觉通顺了,胸口也不是那么难受,这初乳可是最有营养的,她不由的推了推还在她身上的圣主道:“景狱,已经好了,可以喂宝宝了,快些起来,别等一会儿秀瑾带了厨娘来撞见……”“

这个时候圣主能干吗?

当然不能干了,“门栓上,进不来。”

“那也不行,到时人一推门推门,大白天的,像什么话?”

“哦,我已经让十二剑将她们打发了……”

“为什么啊?”

“太吵!”

罗溪玉:“……”

“那也得起来,我还得喂宝宝,它正哭着呢。”罗溪玉现在不能动啊,只能勉强侧身,伸手去抱宝宝。

“不需要,叫奶娘来。”

“奶娘被你赶出去了……”

“再请回来!”圣主的脸色已经有些不高兴了,直瞪着罗溪玉。

“我是他妈妈,我喂就可以了,不用那么麻烦。”罗溪玉也生气了,平时就罢了,现在孩子哭这样他都不知道心疼。

“你敢喂!”圣主眉尾都快打结了。

“怎么不敢?”罗溪玉以前真是惯着他的,什么都由着他的心意,可是现在不一样,她有宝宝,有孩子,孩子那么小,需要照顾,哪能再由着圣主任性。

罗溪玉将孩子抱进怀里,目光直视他:“圣主,你能狠下心,我狠不下心呢,他还那么小,喝口奶有什么错,你不当是亲骨肉,却还是我的儿子……”她从没有这样与圣主大小声过,经常都是在他的眼神下自己不由自主的屈从了。

当然屈从的原因也是因为心太软,他又太可怜的缘故。

习惯之后就很难再改变,可是,现在不同了,再弱的女人也是为母则强的,罗溪玉断不可能看着宝宝饿的直哭,自己能喂却推给奶娘的,没有这么狠心的母亲。

这一点,像这个冷酷的圣主是绝对不明白的。

她着拢着孩子边说边喂着他,看着孩子一口口吃的那个劲,似乎用尽全身力气要全吃进肚子里似的,紧紧的闭着眼晴,小拳手都在半空握着。

罗溪玉低头欢喜的看了会儿,一抬头,便见圣主脸绷的紧紧的,抿着唇角盯着她,目光倒是没有之前她顶撞他的怒意,反而有一种被忽略丢弃的那种死静与孤寂。

其实,罗溪玉不是真的害怕,他能怎么样呢?杀了自己?还是杀了孩子,在孩子揣在肚子里时,他就已经默认了他的存在,只要被他默认的,就是认可了,认可她,认可她生下他的子嗣,断不可能再出尔反尔,她清楚这一点。

而同样的他也不会伤害自己,所以怕他什么呢?他又能怎么样?之所以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很怕的样子,可能最深的原因是出于对他的爱吧,因为爱所以才会怕他。

而他也是因为爱所以才会容忍吧,那她还怕他什么?露出这种眼神又有什么?总不能吃人吧?她有些想笑,但看到圣主的眼神又有些笑不出来了。

那么直凹凹的看着她,像是被遗弃在阴影里可怜的小兽,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她一下子想到什么,心里有那么一丝愧疚,不该拿正常人的态度去对待他,从某种程度来讲,他从来不是一个心里“健全”的人。

一个从来没有过母爱,也没有过父爱的人,如何会懂得做一个父亲,连自己都不曾爱护的人,又如何会敞开心熟练的去爱别人,哪怕这个人是亲骨肉,在他从来没有感受过,没有过这种感情,也会像陌生人一样。

况且,这样一个男人,甚至是一个病人,身体那么破损过也许陪伴不了自己多少年,想到这里,罗溪玉的心都似被揪紧般,一记起这个,原则还是执着什么,都通通九宵云外,什么顶撞,埋怨还有生气,都敌不过她不想失去这个人的一个念头。

他身体破败着呢,他受过重创,不过就是想喝口奶,母乳确实是有营养对身体好的,喝一点又何妨,她奶水这么足,足够了,她心软了,想到会失去他,就心软了,为着他的身体,喝一点也有益处,而且为了这点事不值得让他生气,顺着他又不会怎样,何必惹得他不高兴,秉着这种想法。

她不由无奈又怜惜的伸手勾了勾他的衣袖,换上笑脸,“好啦,别生气了,这么大的人,怎么跟孩子似的,宝宝还小不知道笑话你,等长大了懂事了,看你这个当爹的羞不羞……”

圣主嘴角紧抿着盘膝坐在那里不发一言,只是冷沉沉孤落落的看着她。

“好啦,我承认错误,刚才不应该跟你大小声,而且我也说错了,圣主你也是很疼宝儿的,我也因为宝儿哭才着急说错话,以后再也不了,你看,我奶水也多,宝宝也喝不完,怪浪费的,圣主你大病未愈,吃些也有好处,肥水不落外人田嘛,过来啊,和宝宝一起,你快摸摸他的小脑袋,都长头发了呢……”

罗溪玉再度拉拉他的衣袖,连央带求顺带转移注意力,圣主这人对外人一向软硬不吃,对自己则只吃软不吃硬,越是跟他硬着来,他越是火焰高涨,但几句软和话说着,便是她想要再多的金银珠宝,求再难的事,都能求得成,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有时并不需要言语,只是从一些小事就能看出男人的心中有没有自己,圣主的心思难以琢磨,以前她的自信来于圣主的五感,与他厌恶女人的态度,隐隐明白自己是对他而言特殊的。

而现在,她也正是从这里面来寻得他极小极淡隐藏心底极深的感情,如果真心爱一个人,会拿出自己的全部来给她,金银珠宝都不及她珍贵。

看着罗溪玉再三拉着他,轻柔着话说着,没人能在美人的轻言软哝中还能硬得下心肠,何况还是自己的心爱的人,圣主的态度总算软化了些。

虽然眼神仍然有些不悦,却也不抗拒她的轻拉,然后两人将婴儿夹在中间,圣主微微揽着她的腰,似怕弄痛她的伤口。

罗溪玉此时叹了口气,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眼睛一闭就当是养了两个儿子好了,谁让这个男人嘴馋又小心眼,恋她如恋母一般,其实想想,这也没什么不好,于是过了一会儿,她便坦然的轻轻摸着怀里婴儿软软的头发,还要不偏不向的给男人理着鬂间发,而此时一大一小两个,吃着那满口甘甜,没有一个舍得松开口的,就跟比赛打仗似的。

而罗溪玉本身就娇嫩,此时粗鲁了些,也有些刺痛,不由的手搭在圣主肩膀上,手指轻拉着他的耳垂,直道让他慢些。

她奶水充足,婴儿胃口又小,喝得肚子鼓起来,再喝不下去才吐了,动了动嫩得就一层小细皮,还有泡的嘴巴在罗溪玉怀里便睡了。

可是身边的男人却是食不知髓,顺手将孩子拨到一边,他霸占了所有地方,放肆的开吃起来。

“好啦,慢点,厨房还准备了一些点心和肉粽,留着肚子一会吃点……”罗溪玉轻推着他担心道。

圣主埋首搂着她,用手时不时揉着,希望能多一些出来。

而让罗溪玉窘的是,之前怎么都不出来,现在却是又是如喝不完似的,不过到底舒服了些,涨痛也没有了,便也没有再反抗,他爱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老夫老妻倒也没有可害臊的,孩子反正也吃饱,他喜欢便吃了吧,喂一个是喂,养两个是也是养,罗溪玉也是希望他能找点肉的。

她手轻轻摸着他身上的瘦的骨头架子,不由怜爱的拢了拢,而圣主却是如狂狮出野,抢得了最后的胜利一般,将其压榨的一干二净,就算再没有那鲜浆琼泉可吃,便要凑上前接着,小气的跟土财主守着金匣子一般。

罗溪玉简直是有些哭笑不得,可是她却万万没想到,自己今日这么一心软,付出的代价竟然是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