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摸索的下了床,他站在那里手用力的挥舞,可是罗溪玉怕他会摔倒,屋子里那些瓶瓶罐罐桌椅板凳,早就让人收了起来,只余一张放在一侧墙边的桌子与两只木椅,其它的装饰什么都没有。

于是,他在手用力挥舞之下,什么也没有碰到,他脚步不由有些踉跄,指节都有些发白,脸色焦急中带着愤怒,他用力的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听到一声类似于什么东西卡住嗓子的动静,到了嘴边却又噎了回去。

反复试了数次,脾气终于在担心与无力的愤怒中爆发,他杂乱的步子在屋子里走动,终于摸到了墙壁,他的手用力锤打墙壁,可是全身经脉尽断之下,又如何能如以前般将墙砸烂。

这种废物的感觉对于曾经武力值高到破表的人,是种残酷的折磨,这种折磨与**那让支离破碎无所依靠的女人的痛吟相加在一起,简直是要让人疯狂。

圣主一向挺直的背,就算是受尽折磨也从不弯下的背骨,此时曲了下去,因为他无法长时间支撑着无力的腿行路,没有人扶着,他腿下飘忽无力,有几下趔趄的差点摔倒。

他停顿了下,便顺着墙壁慢慢跪了下来,然后跪爬在地上,手发抖的四处摸索,那种害怕失去最珍贵的人,及沦落为无用废物的恐惧感每每折磨着他,此时更是加剧,他紧紧的攥住拳头,一下下锤着墙,往前爬走。

平日屋子此时走起来显得格外的漫长。

直到他终于摸到了桌子腿,那一瞬间,他扣着桌沿站了起来,不知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量,将整个桌子全力一甩,桌子上面放着水壶,最先飞了出去,整个壶摔在了对面墙上,碎得连一块完整的瓦片都没有。

而桌子被掀之下,沉重的摔在地是,那声音在半夜时分,如乍雷响起。

门顿时被打开,十二剑冲了进来。

他们进来的时候,借着月光,看到的便是一身白衣的圣主,他站在那里,眼角与嘴角慢慢的流出黑色的水来,看起来异常可怖,而垂下的拳头此时攥的死死的,往下滴着血,视线落在不远的墙壁上,只见上面一个又一个坑洞与血指印,竟是从床延续了六米远,看起来触目惊心。

***

葛老日夜兼程的赶路,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问了圣主的情况不由松了口气,回来他背了个黑色的大袋子,里面装着一些腥臭的东西,弄得身上全是这种难闻的味儿,这边刚放下袋子,便听到一声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刺耳的瓷器摔裂声.

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匆匆赶了过去。

看到此情景时,眼皮子都发颤,顿时冲着十二剑吼道:“愣着干什么?先用温水给圣主洗伤口,你,快去取我的医箱来……”说完便急匆匆的一路小跑的跑到**。

他这么一掀被子,顿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稳了稳心神,顿时将手指放到此时痛不欲生的罗溪玉腕子上。

把脉期间,十二剑将医箱取了来,葛老一把完脉,便伸手取来药箱从最里层的格子里取出一个白色瓶子,并将瓶子拔开急急倒出一粒白色丸子,一拿出来便有一股清香扑鼻而来,不知是什么神仙妙药制成,对于像葛老这样行了六十多年医,有神医之称的老者,手中压箱底的宝贝着实不少。

甚至于有人送上门来的好物,而他手中这瓶便是对女子极有好处之物,乃是用一种八百年的子乌草制成,温宫保胎养身其妙无穷,之前他把着脉象,罗姑娘的身体养的不错,胎也极稳,便也不需此药,却没想到只八日的工夫,怎地就会有落胎迹象。

葛老一转念的工夫便喂了罗溪玉吃了药,这八百年的子乌草,在葛老手里又放置了十数年,药性早就成熟的渗透整颗药丸,这便是灵丹妙药的好处,普通的药越放置药效越差,而这种堪称极品药,反而正好相反,年代越久,药越成熟药效越好。

并且吃进嘴里,并不觉得苦,反而有股淡淡的药香,此时的罗溪玉满头的汗,如抓住救命稻草似的用力的吞咽,待一股温热顺喉而下,全身的冰冷顿时回暖,腹中也变得暖融融,似乎疼痛也减轻了些许。

她低低的喘息片刻想起身,葛老急忙道:“罗姑娘不需动,就这样睡一觉,明日再喝些安胎药这一关就过了。”

“孩子……”罗溪玉沙哑的挣扎问出口。

“孩子都好,有老朽在,小圣主绝不会有事,罗姑娘现在什么都不必想,好好养胎最是重要……”虽是这么说,却谁也不知道葛老心中的庆幸。

本来在他看到罗姑娘在**疼痛的模样时,便眼皮直跳,心中暗道不妙,但在把了脉后又暗自庆幸不已,好在罗姑娘底子好,好在看起来只是痛的厉害,好在他及时赶了回来,手中又有极品的保胎丸,否则后果会怎么样,真是不堪设想,七个月流胎,恐怕母子都难以保得住了。

听到葛老的保证,罗溪玉这才舒了口气,之前疼的眼睛都模糊,此时不由稍稍缓解了些。

她的目光不由越过葛老四处寻找着,看到了此时靠着墙壁,在阴影中孤瘦的站在那里男人,他的脸上此时有着一丝无助。

“圣主……”她不舍的,声音虚弱的又叫了一声,并冲他伸出手。

此时的圣主离床有几步,葛老诊治时,他便有些木然的站着,在罗溪玉叫他时,他微微动了下耳朵,却仍是没有动。

“圣主……”罗溪玉不由又叫了声。

似被摁响了按钮一般,原本一动不动的他,耳朵又动了下。

接着令葛老及十二剑震惊的事发生了,圣主移动了脚,是的,移动了脚尖,而脚尖的方向,正是罗溪玉发出声音的方向。

没有人知道无声世界的可怕,看不见听不到有多么令人恐惧绝望,而一道穿透重重迷雾的呼唤声音对他们而言,是什么样的震撼与渴望。

他慢慢的移动的脚步,害怕这个声音像以前一样,时不时从他的世界里消失掉。

那道声音是那么的温柔,像一道指引的路灯,使他不断辨明着方向,直到他走到床边,伸出去摸索,然后摸到了熟悉的柔若无骨的手,不由紧紧的攥在手里。

此时的罗溪玉眼泪如瀑布一般,她紧紧偎在他的怀里,从没有这一刻,感觉到不能失去他,她需要他,便是在他听不到看不到说不出话行动不便时,都不顾一切的救了自己与孩子,这样的一个人,这样温暖又安心的怀抱自己怎么能失去?她用力,紧紧的抱着他,眼泪浸湿他的衣袖与衣衫。

圣主一开始有些僵硬,不过随后便伸出手,慢慢的摸索着怀中人的形状,似乎要知道她的安慰一样,从后背一下下,移到她的长发上,然后用手轻轻的摸着他的脸颊,摸到脸上的泪水,手不由的握紧,似乎那眼泪能烫伤心口。

直到罗溪玉不断吻着他的手指,才慢慢的伸展开来,掌心被她用脸蛋轻轻的蹭着,又温暖又安心,她哽咽着喃喃:“景狱,无论你变成怎样,都要一直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

而此时的葛老与十二剑都极识相的离开房间,并将门给关上,这一次十二剑再不敢有半点疏忽,几人都守在门口,随时都要确认下屋里的情况,以防再有这种事发生。

此时,本来困意极浓的葛老,此时竟是半点睡意也没了,在见到圣主的耳朵动了,甚至能听到一点点声音,虽然似乎不稳定,但是这足以让葛老感动流涕,跪地拜祖。

他颠颠的回到屋,便开始打开他的大袋子,往外的拿着东西,里面是些什么,瓶瓶罐罐,甚至还有些刚扒下来不久的一些类似蟾蜍皮的东西,腥臭无比。

还有些不知什么虫的血,一股子怪味儿,被葛老摆了一地,然后便取了药碾子出来,开始亲自磨着皮渣兑药,一边磨兑一边抖着胡子。

而此时的罗溪玉,靠在男子身上,一只手还捂着肚子,脸上还有泪痕的睡着了,圣主却是睁着眼晴,茫然无距的看着,心里不知在想着什么,惊醒的时候,便用手轻轻摸着身边依偎着自己的女子,手很轻很慢的慢慢抚着,在肚子上还停了停,然后又摸到了她的脸蛋,微微一顿,不由的凑过去,嘴唇摩挲着她……

随即四处摸着扯来被子,给盖在身上,然后慢慢的起身,在月光之下,他摸索着在女子身边盘膝而坐,手放在膝上,闭上眼晴。

可是还没出一会儿,便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