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

“难道这第二层中的古符也有禁制,每个人也只能取三道古符?”

看到冰竹筠的真元被淡红色光罩阻挡住的情景,陈青帝等人的神色也都是微微的一变。

“劳烦陈宫主先拿一下这三道古符。”冰竹筠的脸色也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一伸手将三道已经摄出的古符丢给了陈青帝之后,冰竹筠又是发出一股真元,朝着淡红色光罩中的一道古符抓了过去。但是他的真元依旧没有能够进入那淡红色的光罩,还是被淡红色光罩上生出的力量撞得微微一震。

“那钟云在记事青符上虽然没有说清楚,但取这古符应该是和去第三层取古宝一样有禁制了,而且这禁制十分古怪,似乎记住了一个人的真元气息一般,我看就算我们取过了这次,出了煌天神塔之后再进来,恐怕也没办法再取古符。”冰竹筠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说了这一句之后,他又转头看着陈青帝,道:“陈宫主,再劳烦你随便给我一道古符试试。”

陈青帝眼光微微闪动着,也不言语,一伸手,一道金光射入冰竹筠的手中,正是那道金黄色的九皇奔雷符。

一接到这道九皇奔雷符,只见冰竹筠微微犹豫了一下,又用真元裹着这道九皇奔雷符,朝着淡红色光罩中探了进去。

这次冰竹筠却是顺利的将九皇奔雷符放入了淡红色光罩之中,然后真元一摄,又是摄出了另外一片煌天金火符,而取出了煌天金火符之后,再用真元摄拿之时,却又是被淡红色光罩上发出的力量反而震得浑身有些发麻,却是和之前一样,无法再行取出里面的古符了。

“看来和我料想的一样。”冰竹筠脸色阴沉的说道,“果然是似乎记住了一个人的真元气息,每个人只能取三道,要想再取,就要放入其它古符,相当于交换一般。”

“我来试试。”

陈青帝皱着眉头,右手微微一动,一股真元凌空摄出。“看来应该是这样了。”和冰竹筠一样,陈青帝也是摄出了三道古符之后,就再也无法多取出一道古符了。

“这么多古符,我们每个人只能取三道?”天吴侯元婴被毁之后,修为在此刻所有人中已是最低,连怀玉都是远远不如,更是需要许多法宝护身,此刻听到陈青帝和冰竹筠的对话,顿时忍不住叫了出来。

“我看也是如此,这些古符在上古修道界中看来也是十分难炼,数量十分稀少。”云鹤子却是微眯起了眼睛,转头看着冰竹筠和陈青帝说道:“看来煌天宗自己也是一时难以破除布下的这个禁制,否则煌天宗当日连灵田里的药草都全部带走了,又怎么会留下这么多有用的古符。”

“既然有这样的禁制,这煌天神塔第二层的古符和第三层的法宝,不如大家各取所需。之后再有什么收获,再交由冰竹筠道友统一收起来,最后再行分配。”陈青帝沉吟了一下之后,道:“反正大家所能取的数量都是一样的,而且这紫金虚空之中凶险莫测,先有些古符和法宝在身上,也是更为安全一些,只是这挑选的顺序还是按我们原先说好的,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青帝便是一伸手,将原先冰竹筠丢给他的另外两道古符也丢还给了冰竹筠。

“我同意陈宫主的提议。”冰竹筠阴沉着脸点了点头,“大家先各自有些古符和古宝,也的确更为安全一些。”

“这个提议对大家是有利的,我自然也不会反对。”看着陈青帝和冰竹筠的目光转到自己的身上,云鹤子冷淡的一笑,“只是我和绦生元道友、天吴侯道友对这些古符和古宝没什么研究,根本连一道古符都不认识,自己凭运气胡乱取的话,恐怕会取到没有些用处的东西,还是要请陈宫主和冰竹筠道友指点一下才行。”

听到云鹤子这么说,绦生元等人也顿时点了点头,看起来冰竹筠和陈青帝对于古符和古宝的了解要比他们多得多,若是光凭自己挑选的话,他们的确要吃亏得多。

看到云鹤子和绦生元等人的神色,冰竹筠的眉头微微一挑,冷道:“这点云鹤子道友大可放心,我们现在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而且我和陈宫主都挑选在前,自然不可能有所藏私。我认识的古符和古宝,等下全部会说出来,大家可以看各自所需取用,不过我话说在前头,以我的见识,也只认得五六种,而且还不一定绝对正确,别的基本上还是要靠自己揣摩判断的,我反正就是挑选这三道古符了,如果大家不放心的话,也尽可以和我挑选一样的,毕竟这九皇奔雷符、煌天金火符、银光神遁符都是十分神妙的古符,对于我们来说也应该都是有用的。”

顿了顿之后,冰竹筠伸手点了一点淡红色光罩中一块赤红色的,上面有火凤般的图案的四四方方的玉符,道:“那应该是灵火凤符了,这道古符是用星辰真火炼制而成,可以化出一条星辰真火凝聚的火凤,而且可以和法宝一般心意驱使,虽然也只能使用一次,但是十分凝聚的星辰真火的威力大家想必也十分清楚,这道古符在单次使用时的威力应该在一件金仙级的法宝之上的。”

说完这句,冰竹筠又点了点一片椭圆形玉佩形状的蓝色玉符和一块黑色精金铸成一般,正中却是一个狰狞兽头的符箓标记的符箓,道:“这两道古符极有可能是蓝火妖丹符和兽煞爆炎符。蓝火妖丹符是用一种妖兽的内丹炼制而成的,可以化出许多条蓝焰,粘附在对手的法宝上不停的灼烧,这种蓝焰十分的古怪,不停的在冰、火两种性质之间转换,一般的法宝胎体根本无法承受一会的极寒一会的极热,所以这道古符是专破对手法宝的符箓,至于这兽煞爆炎符是用许多种高阶妖兽的骨骼所炼制,爆炸起来的威力还在灵火凤符之上,只是一施展起来,笼罩数十丈方圆,连自己都根本无法避免,如果没有陈宫主的自在玉碑这种级的法宝,这种符箓就只能用于同归于尽的拼命时使用了。至于别的古符,我也是不识了。”

听到冰竹筠说完,陈青帝也不废话,拿起了手中刚刚从淡红色光罩中摄出的三道符箓。这三道符箓分别是一片铁灰色的,上面好像有一团团银色菊花花纹,非金非玉,却显得十分沉重的符箓、一片银白色的,荡漾着浓厚的金铁气息,有些星辰图符的符箓、一片镶嵌着数颗各色玉石的青色玉符。

依次点着这三道符箓,陈青帝马上说道,“这道符箓名为银花元罡符,可以化为无数银花围绕在周围,不管接下来施放任何的法宝和术法,都会带上一些银花出去,相当于可以增强所发的术法和法宝的威力。这道有浓厚金铁气息的俘虏是迷神银符,可以让数百亩之内充斥银风罡气,既可以隐匿气息,又可以利用逃遁。至于这青色玉符,应该是煌天宗的聚灵符,是在上面布置了一个小型的聚灵法阵,用这道古符,修炼起来,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会快上一些。不过这种聚灵符也不能无限次使用,如果我看过的典籍上记载没有错误的话,这种聚灵符最多也只能用五十余次。我也是只认得这三道古符,而且我方才也是为了确定是不是这三种古符,所以才摄了出来,对我来说也并非都是最有用的,等下我挑选之时,还要更换的。”

“两位法王似乎也有认识的?”陈青帝说这些的时候,云鹤子注意到贡嘎坚赞和格兰王也互望了一眼,眼光交流了一下,似乎也认识些古符的样子。

“不错。”听到云鹤子相问,贡嘎坚赞也直接点头,伸出手指点了点淡红色光罩中的一块金色符箓和一块透明般的符箓,道:“从那块符箓的样子来看,好像是我们花教典籍中记载的大成神王符和护持宝光符。”

“哦?这两种古符又有什么样的用处?”云鹤子眼光一动,看到那块纯金般的符箓上有一个莲台的图案,而那块透明晶石雕刻成的符箓却是十分的漂亮,上面流转着一条条宝蔓般的白色灵光。

贡嘎坚赞合掌道:“大成神王符在我们花教典籍中又名护法神王符,一经御使之后,非但肉身在一炷香的时间内会和混元金身一般强韧,而且气力也是大出百倍,而护持宝光符却是可以在身外形成一个宝光光罩,只要不停的注入真元,防御威力也是相当不俗的。”

“若真是这两种古符,倒也是相当有用的。”冰竹筠看着手中的三道古符,脸上出现了一丝犹豫的神色,但又马上转头问云鹤子等人:“云鹤子道友,其余的这些古符,你们也不认得?”

“我们小门小派的人和散修,哪有大派的典籍和传承,而且这种古符在修道界中比起古宝还要罕有,在来这紫金虚空之前,我一共也只见到过一块古符,就算有记载古符的典籍,我都不会花心力去研究。”云鹤子道:“要是我认得这其中的一道两道,那才叫奇怪。”

云鹤子这么一说,绦生员和天吴侯也是有些苦笑着点了点头。而看到三人如此的反应,冰竹筠也不再多话,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首先开始挑选了。我还是选择九皇奔雷符、银光神遁符和这大成神王符吧,毕竟我的肉身已经被击溃过一次,再被击溃肉身的话,我的修为就不知道要降到什么地步了。”

说话之间,冰竹筠却是将煌天金火符投入了淡红色光罩之中,从中取出了贡嘎坚赞所说的大成神王符。

陈青帝微微沉吟了一下,却是取了一道银花元罡符,一道煌天金火符,一道九皇奔雷符。这三道古符全部可以说是攻击性的符箓,显然他有自在玉碑这样防御和逃遁都是极其厉害的至宝在手,已经是只需要考虑如何增强攻击的威力了。

陈青帝选择着三道符箓之时,微微低垂着头的怀玉的目光除了时不时的在那道似乎对她十分重要的墨绿色古符上流转停留之外,似乎也流转到了其余的一些古符上,似乎是认得这些古符,在心中判断除了那道墨绿色的古符之外,哪些对她更为有用一般。

***

(这两天真是流年不利,家里的宽带突然坏了..以至于只能用无线上网卡来传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