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先前的那株红色巨木加在一起,周围一共六株红色巨木顿时连续喷出一道道威力不亚于普通剑罡的红黄色光芒,就好像同时有五六名剑罡修为的修道者在不停的攻击这条异兽。

这条异兽双眼有些迷惑的眨了眨,身上冒出更加浓厚的灰色光华,将自己包裹得更加严实。

这种做法,倒不是惧怕这些红色巨木的攻击,而是因为这头异兽虽然那颗内丹般样子的银色珠子十分诡异,但是神智却好像并不强大,依旧是想不明白这些巨木为什么会对自己发动攻击。

洛北并没有停手,乘着这异兽弄不明白,一时不攻击自己的瞬间,他也不遁走,而是又瞬间化出了十几道绿光,又射入了周围的十几株红色巨木之中。

这十几株红色巨木也一齐动作起来,方圆百丈的天空之中顿时全是破空之中,只见一道道黄红色的光芒如同连成了一张网一般,一时间竟然硬生生的将包裹在那条背生双翼的巨兽周围的红色山石打散了小半,露出了许多空当。

见此情形,一团剧烈的法力波动顿时从洛北的身上喷涌而出。

一颗椭圆形果子一般,由极其凝聚的闪电雷罡凝结形成的紫色华光倏然从一个孔洞中射了进去,在异兽颈部的位置轰然炸开。

这道术法名为雷霄道果,便是洛北现在所知的道藏真元妙要之中,和雷霄道尊一样,威力最为厉害的两道术法之一,虽然笼罩的范围不如雷霄道尊这道术法来得庞大,但是集中一点的破坏力却更为恐怖。

此刻这颗雷霄道果一炸开来,只听这头异兽一声惨嚎,非但颈部位置的灰色光华全部被炸散,而且无比坚硬厚实的灰色鳞片上,也出现了坑坑洼洼的伤痕。

几乎同时,就在这颗雷霄道果轰然爆炸开来的瞬间,九道水晶般的破天裂剑罡狠狠的撞击在了刚刚被雷霄道果炸到的部位。

这次这九道破天裂剑罡在洛北的御使之下,却不是同时击中,而是一道接着一道,如同九根巨钉一般,一根接着一根钉在同一个位置。

在惊人的冲击力下,异兽的整个上半身都被撞得往上仰了起来。

“连我这九道破天裂剑罡连击都打不碎它的鳞甲?!”

但是洛北的瞳孔却是马上收缩了起来,闪出不可置信的寒芒。

就算是有些金仙级的法宝,被他竭尽全力发出的雷霄道果再加九道破天裂剑罡正面冲撞之下,恐怕胎体也都要被打得有些破损了,但是此刻一直到第八道破天裂剑罡打上去,那异兽颈部的灰色鳞片上才出现了一条条蛛丝般的裂纹,但是他的第九道破天裂剑罡冲上去之后,这已经布满蛛丝般裂纹的鳞片都依旧没有被击得彻底破损。

只是似乎喉咙无法承受得住这种巨大的撞击力,异兽的大口之中涌出了一团薄薄的血雾。

而这也彻底激怒了这头异兽,随着血雾的涌出,那颗拳头大小的银色珠子上光华大放,一圈银色光罩又是将洛北牢牢的裹在了其中。

“不好!”

洛北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和反应速度,比起方才似乎变得更慢。这样的速度,使得在银光包裹中的洛北的施法速度,可能还比不上一个金丹初期的修道者。

但也就在此时,洛北突然听到一大片震耳欲聋的滚滚洪流声,整个周遭数百丈范围内的空气都被彻底的撕碎了一般。以洛北现在的思维和反应速度,还根本想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但是那头异兽却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眼中一下子暴出了惊骇至极的黄光。

也就在这一瞬,至少有上百道红黄色光芒铺天盖地的狠狠击刺在这头异兽的身上,有数十道红黄色的光芒更是击中打在了异兽的头部和颈部。

其余的红黄色光芒打在它身体的其它部位,都是纷纷暴散开来,根本刺不进去,但是这数十道红黄色光芒冲击在头颈的部位,它颈部那些原本已经布满裂纹的鳞甲却是再也承受不住,完全的碎裂开来,十十根红黄色光芒就从中刺入,狠狠的扎了进去。

那颗拳头大小的银色珠子上散发出的银光一下子完全消失,异兽四爪落地,灰气迸发,似乎是想要钻入到地下去。但是又是上百道红黄色光华如同暴雨一般击落在它的身上,打得它已经彻底没有了那层厚厚的环绕飞舞的山石防护的身体好像被无形的巨山压中一般,猛的往下一沉。

此刻洛北已然反应过来,这异兽之所以先前不被那些红色巨木攻击,只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些灰色华光可以完全掩盖住身上的血气,但是此刻被洛北击伤之下,血雾涌出,却是再也不能掩盖身上的血气,被周围所有的红色巨木攻击,而这异兽身上鳞甲的防御力惊人,又是擅长土系诀法,似乎也从未遇到过被击伤的情况,被红色巨木围攻之下,一时是仓皇无比,以至于阵脚大乱。

这异兽似乎有土遁的本领,眼下洛北已经胜券在握,又已经反应了过来,又怎么会让这头一下子就收了他一件束婴黑云囊的异兽遁入地下。

没有丝毫的停留,九道破天裂剑罡瞬间就狠狠的从这异兽颈部的伤口绞了进去。

这一下,洛北感觉出来,异兽内里的血肉却是没有什么强悍的防御力,九道破天裂剑罡一绞之下,这头异兽整个颈部和头部内里的血肉骨骼全部被绞散,异兽狰狞双目中惊骇的黄光一闪之下,便随即马上黯淡下来,整个身体失去了所有的气力,如同一根巨木一般轰然砸倒在地。

“这是这些红色巨木的根须?!”

随着这头异兽的栽倒,一股股的鲜血和破碎的血肉从它颈部的伤口中喷涌而出,而周遭的上百株巨木好像都兴奋的微微震颤了起来,随着喀嚓嚓的地面碎裂的声音,一条条细小的红色根须竟然如同活物一般伸出,直接从这头异兽的伤口蔓延进了异兽的体内。

这些红色巨木的根茎之上,又很快流出淡黄色的酸液,在酸液的腐蚀下,这头异兽的鲜血和血肉都很快的变成了一滩滩刺鼻的黄汁,这些黄汁有些被红色巨木的根须直接吸收,有些却是渗入了地下。

只是一炷香左右的功夫,洛北看到方才还是不可一世的异兽,直接就变成了一个空壳子,连内里的骨骼都不剩一根,只有身外一片片磨盘般大小的灰色鳞甲安然无恙,失去了凭依,一片片散落在地上。

洛北落了下来,用真元摄起了五六片磨盘般的灰色鳞片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方才那颗形似内丹,但可放出极其诡异的银光的拳头大小的珠子,就在位于颈部下方不远处的一片鳞甲之下,而在后面的几片鳞片下,有黑光在闪动着,却正是被这头异兽一个照面之下就强行摄走了的束婴黑云囊。

“恩?”

现在束婴黑云囊是洛北这尊分身身上所带的唯一一件法宝,没有这件法宝的话,洛北这尊分身就算接下来找到了天辰晶石,也根本没有能力穿越紫金陨星带回去,最多只能等着洛北的本尊前来接引。所以此刻洛北的注意力第一时间就是集中在了这件法宝上。

而只是一眼扫过,注入了一丝真元感觉了一下,洛北就马上心中大定。现在这束婴黑云囊通体还缠绕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银光,在这层银光的包裹下,洛北可以感觉出来,束婴黑云囊中各个法阵的法力都被不同程度的遏制住了。但是这层银光却是在慢慢的消弭之中,以这样的速度,大概不用半个时辰,这束婴黑云囊就能完全恢复正常。

“这东西怎么不像是内丹?”

一发觉束婴黑云囊无恙,洛北就马上仔细的端详起了那颗拳头大小的银色珠子。

而很快他就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又马上将其余所有的灰色鳞甲全部摄了起来,翻看了一遍。

洛北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颗拳头大小的珠子十分的古怪,表面像是珍珠般的材质,内里似乎凝聚着强大的真元,这和普通的内丹看上去没有什么两样,但是除此之外,这颗拳头大小的珠子上,竟然还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金铁之气和独特的法力波动,使得这颗珠子给洛北的感觉又像是一件气息内敛的强*宝。

而凝神细看之下,洛北更是发现,这颗银色珠子的内里,竟然还隐现着无数蚂蚁般细小,根本看不清楚的古朴符文。可是现在洛北将所有鳞甲下面已经全部翻看过了,却是再没有发现其它东西,没有发现内丹。

“难道说,这头异兽是吞噬了什么法宝,然后又用自己的内丹融合,形成了一颗这样的东西?”这让洛北微微一怔的同时,脑海之中忍不住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

(四更一万二更新完成...有啥我就求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