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风平浪尽,清晨的海面,淡淡的金光泛在海面之上,美仑美奂。

一艘赤血蜈舟,飞快的在海面上滑行,泛出血红色光华的赤血蜈舟上,站着洛北、采菽、螭尧离、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连面目都罩住的尸神,还有一名叫做幸轩的龙鲵族人。

洛北依旧带着那银色面具,穿着淡金色的衣衫,而采菽穿着太虚霓衣,脸上也用一块白纱遮住,看上去即是充满了超凡脱尘的美丽,又是显得十分的神秘。

赤血蜈舟在海面上飞速的滑行了一阵,忽然前方水波翻开,两条身影从水花中升腾而起,却是汐西元和一名龙鲵族的人。

“妖王,那十元落仙阵,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龙鲵族的人朝着洛北行了一礼之后,便马上说道。

“方圆七百里之内,没有别的人,他们应该只来了三个人。”而汐西元却是对洛北说了这一句。

“只来了三个人么?”

站在赤血蜈舟上的洛北点了点头,和采菽互望了一眼。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过,这天便是和奈何魔宫约定见面的日子,现在洛北等人,就是要去和奈何魔宫的人会面。

这三日之中,奈何魔宫更是体现出了极大的诚意。

洛北和奈何魔宫会面的地点是双方约定好的,就在距离沧浪宫六百余里的一处荒岛上。而且选定了这处地方之后,奈何魔宫布置十元落仙阵的时候,还让龙鲵族的人也直接到场。

这样一来,在这个会面地点和法阵上根本做不了什么手脚。

在海上,又是距离沧浪宫不远的地面会面,对于洛北这边本来已经是极其的有利,而且汐西元带来的消息是奈何魔宫只来了三个人。

再加上先前的尸神大丹,让洛北实力大增的这个见面礼,奈何魔宫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像是要算计洛北,而是要和洛北真心结盟。

人心之毒,甚于妖魔。

但是对于这句话,洛北的印象却是十分的深刻。

原天衣对洛北说过的这句话是在药王宗外的山道上说的,只是为了挡了车队的路,若洛北和原天衣只是普通人,恐怕就会被那什么王府的少年直接用术法烧死。

“他们来三人,就来三人,我们就五人去好了。”

所以奈何魔宫这样的作为,并不能让洛北就掉以轻心,挥了挥手之后,汐西元和那名龙鲵族的人又悄然的没入海中,赤血蜈舟继续飞速的前行。

随着赤血蜈舟的疾行,远处那座方圆不过十里的荒岛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是楼夜惊,另外的两个人不知是谁?”

远远望去,洛北和采菽等人看到在那荒岛外一百来丈的虚空之中,凌风站着三条人影。

左首的一人身穿黄衫,看上去三十左右的年纪,文士打扮,身体修长,意态潇洒,总是带着一副若有若无的微笑,这副样子,不像是修炼魔门诀法的人,反倒像是世间的翩翩才子。而这人的五官颇为俊逸,若是在世间,恐怕要迷倒不少世间女子。这人就是之前单独来约见洛北的楼夜惊。

中间的一名男子,身穿黑色长衫,腰间缠一根腰带,上面镶嵌着一块块的黑色玉石,头发盘起,带着一顶道尊般的道冠,那道冠似乎是乌金制成,镶嵌着一颗颗的玛瑙。这男子脸孔瘦削,有些颧骨,已有四五十岁的样子,但是浑身却自然散发出一种唯我独尊般的气势。

右首的一人,却是和洛北带来的尸王一般,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连面目都根本看不出来,显得十分的诡秘。

这三人都是没有用任何的法宝,就用术法御空,停留在这双方约定的荒岛外等待洛北的到来。

“这位道友如此威势,必定是七海妖王了。”

远远看到赤血蜈舟破浪而来,楼夜惊等人也迎了上来,第一个发声的却是那中间身穿黑色长衫的男子。

“这人的修为好高,似乎还在屈道子之上。”

这黑色长衫的男子御空而来之时,身上的气息也是极度内敛,只泛出一阵微弱的法力波动,但是说话之间,洛北只觉得那些字句是直接在自己的泥丸识海之中响起,隐隐有震动自己真元的态势。光是自然的说话,就有这样震涤人心神真元的修为,显然比起洛北要高出不少。

洛北虽然有些心惊,却是不动声色,点了点头,“未请教二位的名号。”

“他便是我们奈何魔宫大宫主自在真君肖忘尘,还有这位是我们奈何魔宫二宫主鬼王魏紫泣,至于在下也有个名号倒也一直未告诉妖王。”身穿黄衫,如同世间才子一般的楼夜惊笑了笑,“我在奈何魔宫排位第三,是奈何魔宫的三宫主。”

“也不知道这楼夜惊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他行事如此心定,气息也是如此内敛,连我都感觉不出他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修为肯定也是不差。”

洛北心念一闪之间,目光动了一动,“想不到是三位宫主齐至,既然三位宫主如此诚意,我们在此处碰了面,那十元落仙阵,反倒是显得有些画蛇添足了。”

“妖王你只带这四人,连七海妖王兽和鬼车阴王鸠都没带来,都避开数百里,也是信人。当日沐真君莽撞,冒犯了妖王威严,我便再代他道个不是了,本来他也要来亲自向你赔罪,只是在闭关疗伤,无法前来。”身穿黑衣的自在真君肖忘尘微微一笑,“不过有这法阵,也可以避免他人打扰,谈起事情来却是方便得多。”

“他们该不会是想乘着和我和谈,将我拖住,然后对付我们其余的人罢?”

这样的念头在洛北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不过洛北马上就又排除了这样的顾忌。

且不说这个法阵也就只能维持两个多时辰,附近近千里之内没有奈何魔宫其余人的踪迹,那沟通碧根山人地心火脉之下的洞窟的法阵入口现在也布置得极为隐秘,就算奈何魔宫将沧浪宫占了都没有用。就算再退一步,奈何魔宫的人能发现那法阵入口,也决计无法很快攻得进去,因为那法阵一次也只能传送十数人,这么少的人进去,可能瞬间就要被十数倍他们的人数秒杀。最多就是毁了外面的法阵入口,不过现在洛北也不用担心这个,因为就算没了那法阵入口,也可以用乌昙金魔狼战车慢慢的将里面的人传送出来。

到时候以碧根山人和龙鲵族人的能力,再构建一个法阵入口也不是难事。

“走罢!”

洛北行事本来就很是果决,心念一闪之下,赤血蜈舟就直接先行,朝着那布置了十元落仙阵的荒岛疾行过去。

这座荒岛很是普通,一面生长着一些高大的树木,一面却大多是黑色的礁石。顶上一块方圆十几丈的山石被削平了,并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洛北等人和肖忘尘、魏紫泣、楼夜惊三人进入到这个荒岛之中后,十元落仙阵就被肖忘尘信手发动。

从外面望向这个荒岛全无异状,但从洛北等人所在的岛中往外看去,却是有一圈圈透明的华光如同天幕一般,将整个方圆十里的岛屿全部裹住。

“好了,现在这个法阵是只许进不许出了,哦,不对,还只有两个人可以进。”

刚刚和洛北等人在山顶上那块被削平的大石上站定,楼夜惊的脸上就又挂上了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谈了。”

脸上蒙着一块白纱的采菽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楼夜惊的话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采菽此时却忽然觉得这楼夜惊的目光有些肆无忌惮,在自己和洛北等人的身上乱扫。这时洛北看着楼夜惊等三人说道,“你们要和我们联盟,不知有什么条件。”

“也没什么条件。”身穿黑衣的肖忘尘淡淡的看了洛北和洛北身后的尸神一眼,“为了让你们进这个阵中,倒是耗费了我们一颗尸神大丹,你将你戴的这鸠盘荼增长面具和这尊尸神给我,那便差不多了。”

“原来你们不是想和我结盟!”

洛北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身上自然的散发出令人心凛的杀气和威压。

光凭肖忘尘的这一句,洛北就已经反映过来,奈何魔宫根本不是来找自己和谈的!

“我师弟沐真君要不是发动了血影遁,就被你杀了,还想要我们和你结盟?更何况你这鸠盘荼增长面具对我是有用的很。”肖忘尘看了洛北一眼,“你若是真将这件东西献给我,我倒是可以既往不咎,还可以真的和你结盟。”

“是么?”

洛北发出了一声冷笑。

洛北的心思极其的敏锐,瞬息之间,他便反应过来,肖忘尘根本不知道他脸上这并不是真正的鸠盘荼增长面具,他的真正目的,就是想图谋这个面具。

真正的鸠盘荼增长面具,非但可以将人的心神一化为二,而且可以增幅一个人的真元力量和所发术法的威力,的确是无法衡量的至宝。

冷笑之中,洛北根本没有再说任何的言语,刺的一声轻响,他身后尸神身上的黑袍全部碎裂,无数的白丝漫天飞舞,刺向了肖忘尘和楼夜惊等人。

只是为了一件赝品法宝,这一战似乎很不值得,但是看肖忘尘的神色,洛北心中就是一片雪亮,就算不是因为这件法宝的原因,奈何魔宫也决计不会和他结盟,也必定不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