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居然打赢了?”

十来个螭首族的人互望了一眼,看到大家都好生生的,心里面都甚至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可是眼前的景象却是那么的真实,十六条没有人驱使的赤血蜈舟有的已经沉落到海底的泥沙之中,有的还在打着转往下沉。

这一刻螭首族人包括暹罗大船上,专修内丹道法,医术诀法,而实力不足没办法加入战斗的轩壶宗的人对洛北崇拜得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沧浪宫这么强的实力,因为洛北和采菽的关系,竟然成了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那种猛然爆发、无坚不摧般的剑罡,螭首族的人自觉自己也肯定抵挡不住,还有那八尊有相神魔,简直就不像是法宝化出来的,而是真正的魔神。

金人、魔偶,螭首族人也有见过,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法宝化出来的金人、魔偶之类,还能再驱使法宝的,更何况还有那尸神将灵屈道子。

居然是可以一个化出身外化身,可以和沧浪宫宫主绦生元正面匹敌的存在。要知道放眼整个修道界,能够勉强修出元婴,算上幻冰云这种只是刚刚修出元婴的级别的修道者,也只不过数十人而已。像屈道子这种能够凝炼出真正的身外化身的修为,不能和昆仑的十大金仙,蜀山的几大高手相比,至少排个二十名开外,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怪不得洛北和采菽是这么鼎鼎大名,北邙派截杀他们反而会被杀得灭门。”

螭首族的人无比崇拜的这么想着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屈道子是那战之后才被炼成尸神将灵的。那时的洛北可没现在这么强大的实力。

不过反正丁鳌、战百里都是这海外散修之中顶尖的高手,元婴期的修为,光是这两个人,加上绦生元、熙玉纱,有这四大高手在场,竟然都被洛北和采菽打得落花流水。

螭首族的人和轩壶宗的人都是太崇拜,太震撼了,所以引发这场大战的主角居然一时反而被众人忽略了。

七海妖王兽,这头还未成年,但却已经展现出恐怖实力的,七海之中最为强大的妖兽,这个时候的目光有些复杂。

本来在绦生元出手之后,它已经觉得无法幸免了,但是这片刻之间,那让它觉得无法匹敌的对手们,却突然被杀得七零八落,战斗转瞬之间就结束了。

它泛着黄色光芒的巨大眼珠看了片刻洛北之后,却突然转过了头,忽的一下,朝着一侧的深海之中潜走,片刻之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七海妖王兽这一下遁走,并没有回它原先栖居的那条深不见底的海沟,似乎是知道自己露了行踪之后,这地方已经不能再呆了。

“可惜!”

洛北和采菽看着这七海妖王兽遁走之时,耳边突然传来了慕含风的声音。

“怎么。”

洛北站在山河社稷钟上,转过身子,这时暹罗大船已经显露出了身影,出现在了他和螭首族人的身旁,慕含风和安庆寂等人也都走出到了暹罗大船的甲板上,看着面有遗憾惋惜神色的慕含风,洛北笑了笑,“慕宗主你是觉得这七海妖王兽全身都是宝物,觉得我们没有留下它而感到可惜么?不过如果我们真用强力留下他,就跟沧浪宫的人没什么分别了。”

“我不是觉得这个可惜。”慕含风摇了摇头,看着七海妖王兽消失的方向,说道:“我只是在惋惜,你一出手这样的威势,将七海妖王兽都无法对付的敌人一下子解决了,对七海妖王兽可以说有救命之恩,它居然没有认你为主。”

“认我为主?七海妖王!”

洛北心头一震,收了山河社稷钟,和螭首族的人一齐回到了暹罗大船的甲板之上,“七海妖王兽会认不是妖族的人为主?”

“正道玄门的人视别的异族为妖族,七海妖王兽可没这样的念想。”慕含风道:“传说中千年之前一统七海,成为七海妖族之王的七海妖王,也不是妖族,而是和你我一样的修道者。”

洛北和采菽忍不住互望了一眼,“以前的七海妖王,不是妖族?!”

“是的。”十几个螭首族中的一个尊敬的看着洛北说道,“当年一统七海妖族,使得七海之内平静了数百年的七海妖王也是来自十九洲的修道者,现在有些妖族可能还留存有他的神像和记载他事迹的典籍。”

“七海妖王居然是和我们一样的修道者?不过千年之前,天下玄门和妖族之间,还没有现在这样的对立。”

洛北一时心有所想,略微沉思着。

“这次我们虽然让沧浪宫折损了这么多人,还击杀了丁鳌这样修为极高的人物,但是沧浪宫还是势大。”就在洛北微微的沉思着的时候,慕含风已经接着苦笑着说道,“熙玉纱和战百里虽然都受伤不轻,但是只可惜被两个人逃掉了,以沧浪宫的手段,他们两个应该很快能恢复过来。连海狼王战百里这种桀骜不驯的散修都加入了沧浪宫,或许还有什么我们不知晓的高手加入了沧浪宫也不一定,退一步讲,就算不算别人,还有实力不在丁鳌之下的赤云老道,还有绦生元另外两名亲传弟子的修为也是不弱。他们此次吃了亏,肯定会纠结更大的势力来追杀我们。”顿了顿之后,慕含风看着洛北,又接着说道,“而且你们又是昆仑和天下玄门要追杀的对象,现在露了行藏,可能会有许多玄门的高手也过来一齐围剿,若是七海妖王兽能认你为主,或许我们就能至少自保了,只可惜七海妖王兽这样都没有认你为主,我们现在就只能先依靠暹罗大船躲避起来再说了。”

“以昆仑的权势,又有沧浪宫这样的爪牙,就算有暹罗大船也很难躲藏得了。”洛北看着慕含风说道,“要躲,我们躲哪里去?”

慕含风皱着眉头想了想,“只有去赤角海沟了,那边到处都是长着赤角海草,而且地形复杂,如同迷宫一般,又有一种琼獥鱼栖居,那种大鱼的粪便极臭,污秽不堪,我们的暹罗大船隐匿在那里,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那我们要在那里躲多久?”洛北看着慕含风,忽然笑了笑。

慕含风怔了怔,“洛北你是什么意思?”

“刚才沧浪宫的人布阵对敌七海妖王兽的时候,我突然想清楚了一些事。”洛北看着慕含风和螭首族的人,缓缓的说道,“若是单独一两人,即便是丁鳌这样的修为,也未必是七海妖王兽的对手。可是我们不出手,七海妖王兽就会被他们所杀。他们势大,是因为他们人多势众,以我们现在的实力,的确还无法和沧浪宫抗衡,但是如果我们将七海之内的妖族全部联合起来,到时比起沧浪宫,谁的势力更大?”

“咣当”一声,一个螭首族人从赤血蜈舟上的沧浪宫人手中夺得的法宝掉落在地上。

一船的人看着洛北,都张着嘴,一时却都说不出话来。

“洛北…你…你想将七海之内的妖族都联合起来?!”慕含风好不容易才镇定了心神,说出了这一句话。

“不可能的!”螭首族一名叫螭苍沅的精壮大汉也马上摇了摇头,“洛北,你的实力我们刚刚都见识过了,以你的实力,的确那绦生元单打独斗也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要想联合七海之内的妖族,是根本不可能的。”

“根本不可能的?”洛北惊讶的看着螭苍沅,“为什么?”

“因为虽说我们都是妖族,但各个妖族之间的心性却大不一样,平时之间我们之间也都没有什么交往,还有很多妖族,譬如天芙罗蛇族和鲑族就天生是死敌。”螭苍沅无奈的摇着头,“而且许多妖族都没有固定的洞府,要想把妖族都联合起来实在是太难了。”

“要是在以往,或许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所有这些妖族,却有共同的死敌,沧浪宫!”洛北看着慕含风和螭首族的人,用力的说道,“他们也应该会知道,这样下去,如果还是各自为战,就只有被日渐势大的沧浪宫随意屠戮。以往我也只想着躲避,但是现在我却想通了,若光是躲避,又能躲到什么时候!”

“妖族之间有天生的死敌,但若是事关生存,想必都会考虑,更何况,你们不是说过,千年之前,便有七海妖王一统了七海之内所有的妖族么?”

“许多妖族没有固定的洞府,我们一时找不到也没关系,只要我们能联合起数支妖族,能和沧浪宫对抗,甚至只要连赢几仗,威名在七海之中传了开去,或许许多妖族,就会自己依附上来!”

洛北的话一句句出口,轩壶宗人,甚至是螭首族的人就只觉得有如一道道惊雷直接在心中炸响。

联合七海之内的妖族,这是何等的心气!

若是在平时,换了别人对螭首族的人这么说,可能螭首族的人第一时间就会嗤之以鼻,但是洛北方才一战的威势,已经让他们全部折服。而且洛北眼下说话时的神态,眼中的神光,除了让他们一股股热血涌上心头之外,也让他们由心觉得,这并非是绝对做不到的!

“不错,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做不到!”一时间,螭首族那名叫螭苍沅的青年已经彻底的为洛北的实力、心气折服,“洛北,你是怎么想到只要能够联合数支妖族,很多妖族或许就会自己依附上来的?”

“这沧浪宫是个例子。还有,我想到了招摇山。”洛北说道,“我在出海之前听说,现在十九洲之内的许多妖族,就已经聚集到了招摇山,即便是昆仑,也怕折损过多而不敢杀上招摇山。”

“好!那我们就试试看!”

慕含风也激动了起来。若真有人能像千年之前的七海妖王一般一统七海,使得七海之内各族,各宗派之间和睦相处,那轩壶宗又何必整天隐匿在暹罗大船之中,在深海之中潜行。

此时的慕含风,只是觉得自己的心气的确和洛北相差太远,而且看着站在甲板之上,眼中神光闪烁的洛北,他恍然觉得,洛北有一天或许真能成为七海妖王一般的传说中的人物。

只是他不知道,此刻的洛北的心气,比他想象的还要高。

洛北的脑海之中,始终有着罗浮那一座孤高的山峰,始终有着那一尘不染,似乎随时都要破空化去的长发赤足的身影。

看惯了那样心气的人的行事,他的心气,又怎么可能会低。

慕含风不知道,此刻洛北的脑海之中甚至想到,若是真能联合起七海之内的所有妖族,到时必定能击败沧浪宫,而且就能和招摇山遥相呼应,互为犄角。若是再能和招摇山联合起来,未必不能形成一股可以和昆仑抗争的力量。

但是洛北也清楚那太遥远,以绦生元的修为,想要再进一步,简直是难逾登天,而若是让他收了七海妖王兽,炼制成了七海聚兽幡,借助这一件法宝的力量,就能更上一层,或许就能成为和昆仑十大金仙之流抗手的人物。

绦生元这一下被洛北破坏,换了任何人,都绝对会形成一个心结,隐忍不住,疯狂的报复。

所以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要动用手头上一切可以动用到的力量,先抵挡住沧浪宫的反扑。

“要在这海域之中对敌,手头上倒是必须有水遁或是避水的法宝才行,否则除了方才那种突然一击,光明正大的对敌起来,必定是大为吃亏。”

洛北沉吟了一阵,眼光落在了沉落在海底的十六条赤血蜈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