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里的卫兵正在大肆搜捕,墙外的人群也在激战方酣。

“秦岭六异人”的功夫虽好,但被围困在大军中,施展不开腾挪手段,眼见外面的三个武士陷入重围,渐渐体力不支,只听得“啪”“啪”两声重响,二异人和六异人又推门而出,浑身浴血,显然已受重伤。

那大异人正是冒充的清河王府张侍卫,他眼见兄弟们都受了伤,又困在一千多人的包围圈中,难以拖身,叫道:“兄弟们,擒贼先擒王,今日我们唯有跟清河王拼了!”

说时风动,大异人直往清河王身边扑来,他以为元怿生长深宫,就算懂点带兵打仗和兵法战策,也不过是在军营里运筹帷幄,摇摇鹅毛扇,或者起个皇家监军的作用。

岂知元怿自幼习武,骑射过人,见大异人扑来,元怿挡开身边正准备上前护主的侍卫,嘿然一笑,毫无惧色,拔剑在手,与大异人过起招来。

元怿有满腔的愤恨,正恨不得亲手宰了高肇,正好趁此机会,发泄在这些被人收买的武林高手身上。

那大异人足有四十多岁,正在盛年,已是“秦岭派”掌门,当下举剑在手,挽个剑花,虚晃一招,长剑陡然直劈元怿面门,指望一击得中,好让自己和五个兄弟全都拖围。

元怿的功夫是皇家亲卫队的高手所传,他在宫中时,就喜欢与宫卫里的高手过招,并非生手,加之自己喜欢琢磨,酷爱练武,平时又不恋女色,只在练武厅打熬气力,早已身手不凡。

当下元怿看出秦岭大异人的虚招所在,举剑架住大异人的重劈,就势飞腿踹去,已中大异人胸口,大异人“噔噔噔”倒退几步,正好撞在不远处的高肇身边,他听得满府都是“抓刺客”的呼喊声,眼珠一转,已将剑架在高肇的脖子上,叫道:“四王爷,叫你的人退下,不然我杀了高公爷!”

高肇暗暗叫苦,心想这“秦岭六异人”拿了自己不少金子,居然关键时候还当反复小人,这大异人比起那五个异人,更是格外狡诈,转念一想,高肇又高兴起来,大异人这么一挟持,那登时把自己和他们的关系洗刷清楚了,自己应该借题发挥才是。

他连忙高叫起来:“四王爷,快救救老夫,这到底是哪来的刺客,胆大包天,敢在天子脚下胡作非为!”

高肇的脸上一副惊恐万状的模样,仿佛是当真遇了刺客。

元怿对他们的关系当然心知肚明,心想,这jian人若是一剑杀了高肇,本王恨不得还另外打赏他一万两银子,我救你这个秃贼作甚?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你俩给我瞪大眼睛看清楚了,本王可不是元愉那么好糊弄的书生!

元怿不由得笑道:“来呀,歹人欲对高公爷图谋不轨,戍卫队,赶紧上前,给本王拿下!别怕他加害高公爷,他倘若胆敢伤了高公爷一根头发,本王就叫他拿命来抵。上!”

戍卫队一听,噢,四王爷不在乎高肇的死活,那还有什么话说,大伙儿围上去,别讲究什么武功,一起用长枪戳,也能把刺客给扎死,上百人一拥而上,围住大异人和高肇,砍瓜切菜一般,动起手来。

大异人虽然武功高深,可这数百人贴身群殴,哪还招架得住?

正在焦急之刻,只见高府门里又涌出一队人马,将五异人围在当中,五异人已无力还手,一个失手,就在府门前被人擒住,搭肩膀抹后背,捆了个五马攒蹄。

那二异人已被戍卫队的几个军官在墙边砍死,尸身半伏在石狮足边,眼睛尚未闭上,三异人、四异人眼见也要束手就擒,六异人浑身是血,舞着双刀狂战,倒是快要突出包围圈了。

唉,没想到为了几百两金子,多年道行毁于一旦,围攻的队伍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好汉难敌双拳,恶虎难敌群狼,再没有别的办法,他们六兄弟马上就要全都丧命当场了!

情急之下,大异人对高肇喝道:“高公爷,我们兄弟给你卖命一场,不过是看在金子的面子上,此刻我兄弟已经为你死了,你若能保我们活命,我们相安无事,你若不能保全我们兄弟的性命,老子就把从前的事情全都说出去,你对于家是怎么下手的,对三王爷、四王爷是怎么设计陷害的,老子一五一十,全都向四王爷、向皇上说出来!”

高肇最害怕这个,但大异人的剑就架在自己脖子上,他也不敢回辩,只能干笑道:“这个当然,这个当然,今天事起突然,老夫措手不及,你们可先诈降,入狱之后,老夫马上命人把你们放走。”

大异人听到这里,略为放心,高叫道:“兄弟们,咱们弃刀投降了吧!高公爷答应饶我们不死!”

那几个异人本就在苦苦支撑,早无斗志,听得老大一声招呼,便退到墙边,丢下刀剑,指望能侥幸逃生。那六异人本已杀出重围,见几个兄长都弃械投降,暗叫声苦,也准备和兄长们一起束手就缚。

高肇心中着急万分,若是秦岭派的高手们今天被抓,这回别说官位了,高肇的人头能不能留着戴纱帽,都是件悬事。

今天好死不死,怎么正好撞到清河王的手里了呢?怪来怪去,还是要怪那个新受宠的胡绿珠,若是她当初嫁了清河王,这大好时刻,良宵美景,元怿怎么舍得自己跑到街头来乱转?早知道让人给元怿多送点美女,说不定事情都好办一些。

元怿见这六个jian细里,已有四个束手就缚,心中大喜,几天来的忧闷一扫而空。

他不该怀疑元愉,从小一直长大的兄弟,元愉的忠诚、敦厚、纯朴,让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发动一场叛乱。

也许,在将高老贼抓捕后,他们从前的兄弟之情,还会重新回来。

他们的日子,还会回到从前的平静。

“把他们全都捆起来,带到我的王府去,明天一早,本王就要禀明皇上,细细审问!”元怿大声吩咐。

正在这时,外面大道上传来一阵疾风暴雨般的马蹄声,似有几千名骑兵正在向高府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