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把批折的任务交给胡绿珠后,宣武帝发现,自己的人生突然展开了另外一副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画面。

他再也不用每天半夜独自批折子、想心思、费劲琢磨问题,只要对胡绿珠送来的重要批件扫上几眼,答一个“是”或者“否”就行了。

这多省劲儿啊,宣武帝从前放满了各种疑难杂事的脑袋,如今也可以想一些轻松的问题了。

是于嫔的腰细,还是柳妃的胸隆,是高皇后的皮肤白,还是胡绿珠的皮肤滑,是上西海池钓鱼自在,还是到西林园喝酒下棋舒坦,这种问题,比得那些发兵南梁、发兵柔然、减税增赋的问题,可是直观多了,也容易解决多了。

至于朝臣奏对的一大堆事情嘛,该操的心思,胡绿珠帮他操了,该琢磨的细节,胡绿珠帮他琢磨了,该决断的事项,胡绿珠帮他决断了,而且群臣依旧以为,那些批折都出于皇上之手,一份份质询都是那么鞭辟入里、刀刀见血,一份份回复都是那么妥当周到。

要是胡绿珠早几年进宫,宣武帝如今早就成了百官眼里的圣君啦。 唉,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绝代芳华、绝顶聪明的女人,当真是上天所赐。

除了晚上能落个清闲之外,白天的日子也好过多了。

一早上朝时,由于前夜没熬夜瞌睡,宣武帝的精神头很足。 对群臣地奏对问得仔细。

若有什么疑难问题,也不必当场决断,带回去请示一下胡绿珠,他马上就能抓住问题要害。

政事变得容易了,清闲时光就能用来章台走马、赏花吟月了,这两年,宗室亲王们一个接一个。 不断地造反、跟皇上作对,让宣武帝烦恼了好长一段日子。 现在他们一个个都老实了,天下便没有什么大事可让宣武帝焦心了。

他父皇孝文帝辛苦一生打下的改革底子,从官制、户制、军队到币制,遍及方方面面,足以让几代后世帝王躺在上面睡大觉。

如今的北魏,由于连年没发生大规模对外战役,没有大面积灾荒。 富庶程度已非别国可比,国库里的粮食、布匹、钱财,多得汗牛充栋。

身为这样一个生逢盛世的年轻帝王,不多享点艳福,那不是白白辜负了自己的青春岁月?

宣武帝知道高皇后不喜欢他接近别的年轻女人,便在西林园里另修了几处园馆,常带着年轻妃嫔在里面游玩,宫里头地女人。 本来日子就闲得慌,每天都能琢磨出无数花样来取悦宣武帝,让他乐得不知岁月,各位嫔妃们精心制作的糕点,精心设计地游戏,精心编制的歌曲、舞蹈、戏剧。 简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宫里头一派歌舞升平的气象。

至于充华夫人胡绿珠,这个女人有点奇怪,她整天在忙着批折、想事,精神熠熠,一点儿也不疲倦。

再说,每次一见到她,她总是要跟他谈一些改革布策的繁杂事项,宣武帝听得一会,就要打瞌睡。 所以。 最近他只带几个漂亮妞儿在花园里逛荡,把高皇后和胡充华她们全都抛在脑后。

皇上只有一个。 后宫三千谁不想得到他的宠爱和怜惜?

可最近,这宣武帝一个妃子都不想搭理,别说能陪在他身边,能见到他的后脑勺,也得是那妃子烧了半年高香,才有这个福气。

不过,宣武帝越是疏远后妃们,后妃们越是渴望见到皇上,甚至有不少人去给刘腾送礼,让他能不时地给她们报个行踪。

不过,刘公公的秘讯,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地,不咬牙真放放血,常常,得信的妃子刚探得宣武帝的居处,进得宫室,宣武帝早又移驾他处,真是只在此宫中,云深不知处。

这个神龙般知头不知尾的皇上,他哪儿是六宫粉黛的主子啊,简直就是个神出鬼没的独行侠。

这整个魏宫里头,只有一个女人,刘腾会真心给她帮忙。

快入冬的一天晚上,在湖旁的暖阁里,宣武帝和那对高句丽姐妹花还有一个蓝眼睛秀女喝到半酣之际,刘腾瞧着园里无人,赶紧打发一个小太监去跟胡充华禀报。

最近皇上到清凉殿去,只看一眼折子,就匆匆忙忙离开,从不在她那里留宿,胡绿珠未免焦急起来,她早听得别人传说,宣武帝对女人地情意,来得快也去得快,这才几个月啊,他似乎对她的感觉已经淡了很多,如此下去,总有一天,他会彻底忘记她,仅仅把她当作一个帮着批折子的女官而已。

秋已深了,处处浓寒入骨,那对高句丽姐妹花正拨着琴,给宣武帝唱高句丽民歌。

两个美女眼波流动,一闪一闪地向皇上放着电,可看在宣武帝的眼里,她俩却并非是什么可以左拥右抱的美女,而是他已经逝去多年、面目模糊的母后。

宣武帝地母亲是土生土长的高句丽人,只会说高句丽语和鲜卑语,幼年时,在宫中,母亲常哼着家乡的歌儿哄他入睡,所以,他一听这些歌就觉得自己又重新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母亲带着奶香的怀抱。

母后死了很多年了,可她轻柔的脚步声,似乎还经常夜里在自己的寝宫门前响起,她温暖的笑脸,还常常在自己最深沉的梦里绽放,尽管,他现在已经成了天下人的君王,可在内心深处,宣武帝仍然渴望母亲那不计回报、无比强大的呵护。

门外一阵车声,有侍女迎了上去,很快便隔帘奏道:“陛下,胡充华在园中赏花,听说皇上在这里喝酒,也赶来侍宴,请问陛下,允不允准?”

那有什么不允准地?既然赶巧碰上了,就让她也来凑凑热闹吧,只要别拿那些什么军饷、赋税、贪官地事情来烦他就好。

宣武帝点了点头,穿着大红披风的胡绿珠很快便穿帘而入,她今天精心打扮过了,一进门,就让宣武帝眼睛一亮。

胡绿珠向宣武帝深施一礼,笑道:“皇上今天心情这样好,臣妾从园里看完菊花,听说皇上在这里喝酒,老远地就听到有人唱歌弹琴,忍不住,也想跟过来,在皇上这儿听一会歌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