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是小斑?那以后,我们会有很多相处的时间。”秦汉愣住,眼里禁不住现出喜色,第一个念头,便是能与这个女子在一起。仿佛两个人就那么坐在一起,都是极好的事情。

小斑的目光清澈灵动,像夏日荷花上流动的水珠。秦汉的表情她全然看在眼里,秀丽的眸子也便多了一抹深深的欢喜。

“领主,你就是我的领主吗?”小斑有些忘情的拉住秦汉的手,喜孜孜道。

“对,走,跟我去我们丙寅三系的领地。”秦汉情不自禁的抓住她的手,那双手好似无比熟悉,仿佛在曾经的某一瞬间,他就已经握住,不曾放松。

小斑任由秦汉牵着,落落大方,两人飞在当空,衣袂翻飞长发飞舞,宛如一对璧人。到了领地,秦汉亲自为她安排了住处,离自己自然是很近的。因为要新住人,小院内的琐事不少,秦汉细心处理着,只觉能为她多做些事,也是好的。

小斑乖巧的跟在秦汉身旁,秦汉到哪里,她便跟到哪里,相当小鸟依人。时不时帮秦汉收拾一些物事,肢体上的一些接触总归少不了。每逢此时,秦汉便如被电击一般,心跳的厉害。

“你怎么不蒙面纱?”两人并肩而立,秦汉问道。冰刺有严格规定,询问他人来历者杀无赦,泄露自己来历者杀无赦。秦汉自然当这是放屁,但小斑如此明目张胆,由不得他不好奇。

“我若是蒙了面纱,你还能看到我的脸吗?”小斑抿嘴而笑,一脸娇憨。

“这么美丽的模样,蒙起来的确可惜!”秦汉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告诉你也没关系。”小斑的眼里露出一丝狡黠,“我是冰刺首领的女儿,我想做什么,谁都管不着,连我爹爹都管不了我,更何况是别人。”

“什么?”秦汉登时呆住,怪不得小斑可以不蒙面纱不穿统一服饰保留原名,竟是冰刺首领之女。旋即他再次呆住,冰刺的领主应该是上界仙人,那不是说小斑……

“你是上界中人?”秦汉惊问道。

“上界?怎么会?我跟你一样啊!”小斑先是一呆,旋即无奈的耸耸肩。这样的美女,即便带着匪夷所思的神情,也同样秀丽无双。

“嗯。”秦汉点点头,心头又是奇怪又是疑惑,然而脑子好像突然无比迟钝,具体是什么,又一点都想不出。

“摘了面具,给我看看好吗?”小斑微微的笑着,眼里带着一丝希冀。

看着那双渴望的目光,秦汉心头就是一热,什么也不去想,立时便摘了面具。他还是先前乔装过的中年人面目。见小斑的眼里略微带着失望,这才想了起来,微笑道:“我长的不好看,对不对?”

“挺好的啊。”小斑无所谓的摇摇头,眼里那些亮晶晶的神采,却在飞快的减少。

“看看。”秦汉伸手在脸上使劲抹了抹,得意的露出本来面目。

“我见过你,我见过你,我在梦里时常见到你……”小斑的美眸登时无比痴迷,喃喃自语的靠近秦汉,不由分说,秀美的红唇贴上了秦汉的嘴。

这想必就是天雷勾动地火吧。秦汉的欲望登时喷薄而发,全然不受自己控制,搂住她柔软的腰肢,狠狠亲着,双手轻轻揉捏着,最后近乎粗暴的扯掉小斑的衣衫,如羊羔一般的女子**在他的面前,欲语还休的,略微有些慌张的,温柔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

秦汉将她狠狠压在身下,大力冲刺。身下的小斑,像被**的羔羊,露出痛苦的表情……

等秦汉从伊人身上爬起来时,心头那股亲近之意更强了一些,爱怜的抚摸着小斑柔软光滑的肌肤。他有一个好习惯,脱了女人衣服后,总想着为她再穿上的,这一次也不例外。看了一眼扯的像烂布片一样的长裙,无奈道:“我刚才……”

他的话说到一半,便突然呆住了。不小心看到了小斑的下身,干干净净的,并没有预料中的落红。

小斑,不是处子。

秦汉的心头没来由的一揪,讷讷说不出话来,只觉胸口一阵剧痛,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站起身,一言不发,便走向自己的房间。

令他如此心动的女子,把身体交给自己的女子,居然不是处子。是不是曾经也有一个肮脏的男子,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践踏?

过了一小会儿,穿着红花白裙的女子款款行来。小斑一脸黯然,看着秦汉,倔强的转过目光,低低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告诉我,我以后不会纠缠你。”

“我叫秦汉。”秦汉咬牙道。

小斑点点头,径自走了出来,身姿袅袅娜娜。秦汉看着她纤弱的背影,心头没来由的一痛,疾步上前,从身后紧紧抱住她,颤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

小斑呆了半响,终于转过头,带着哭音道:“不管怎么说,你都该问问我原因啊。”

“不问了,我不问了,我不在乎。”秦汉忙道。

“我真的是第一次,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小斑摇头解释道,一脸委屈。

秦汉又呆住,心中不断自责。他前世是大学生,自然明白并不是所有的女子都会有落红。那层薄膜很脆弱,有时行动不当,便会被撕裂。

心中的隔阂瞬间消失。两人温存许久,小斑便回到自己院落。此时已经是深夜,秦汉闻着怀中残存的香气,心头空落落的,怅然若失。只恨不得立时见到小斑,那个在自己身下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女子。

“砰砰……”

轻轻的敲门声便在此时响起。秦汉低声道:“是谁?”

“秦汉哥哥,是我,小斑。”女子细柔的声音响起。

秦汉心头一热,连忙打开门,触目的便是那张似喜非喜的含情眸子,拉起她的手,问道:“你怎么来了?”

“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见不到你,心里难受,好像好宝贵的东西丢掉了一样啊。”小斑微微嘟起红唇,委委屈屈的道。

“我也是!”秦汉心头又是一热,抱起她娇小的身躯。两人紧紧抱着躺在**,闻着对方的呼吸,一夜的光景很快就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日,两人便这么腻在一起,日日恩爱。和小斑在一起,秦汉感觉有股骨子里的轻松,什么都不想做,什么也懒得想,只盼着这样的日子,永远都不要离开才好。

“爹爹发现我了,我是偷跑出来的,得回去。”第五日,小斑一脸忧愁道。

“你先前没跟他说吗?”秦汉眉头一皱。

“他要我每日每日的练功,烦都烦死了。要是说了,哪里还能出来?”小斑不满的噘着小嘴,无奈道:“我先回去,等过些日子,我再偷偷来看你。”

两人免不了又是一番恩爱,小斑走后,秦汉讷讷的呆在原地许久。他眼里始终带着略微的迷糊之色。在房内转了好几圈,这才略微有些清明。旋即飞身出来,向凌烟阁行去。

“你只能入玄区和天区,要去哪里?”守门的灰衣人冷冰冰道。

“玄区。”秦汉道。

守门人指了指中间,秦汉进入玄区,触目的正是玄阶任务,看到任务的内容,秦汉全身一震。

“进入三千下界,为冰刺搜寻一百名成员。”

玄阶任务,只有这一条。

秦汉没有任何考虑,心念一动进入仙灵虚空,随即马上进入小界天,这才松了口气。他脸上一直带着的迷惑,瞬间消失无踪,眼神渐渐冰冷。

本来想断更的,想到追看的朋友,不想让这些支持我的人失望,还是没断。带病码的字,就这么五千多字,从中午起床一直写到现在,头晕乎乎的,写一会儿就要躺下来休息一会儿。

好吧,我不是在诉苦。码字本就是我的工作。求收藏,收藏了的朋友,别下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