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时间6点四十,总决赛即将在纪念体育馆开幕,全场两万多个座位座无虚席,三个小时前还空荡、安静的球馆,此时已经人声鼎沸。

而且,今晚到场坐在最前排的球迷阵容可谓豪华,开拓者的前主教练杰克-拉姆齐,甘国阳的好友流行乐巨星迈克尔-杰克逊,好莱坞大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好莱坞著名编剧罗伯特-泽米吉斯,微软巨富保罗-艾伦,NBA前巨星维尔特-张伯伦、内特-瑟蒙德,耐克的老板保罗-费尔蒙等一干响当当的人物通通坐在了观众席上。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洛杉矶,没有好莱坞,这里是波特兰,美国最西北的城市,这些人能够到这里来原因很简单,因为甘国阳,因为甘国阳今晚很可能会加冕。

迈克尔-杰克逊是推掉了很多活动,专门留下今晚来场边观战,斯皮尔伯格和甘国阳正在共同合作投资一个游戏项目,保罗-艾伦已经和温伯格打成初步意见,下赛季他将拥有开拓者,泽米吉斯和甘国阳合作拍摄的电影《谁陷害的兔子罗杰》刚在五月获得了两项奥斯卡大奖,而拉姆齐、张伯伦和瑟蒙德,无论如何都是要来亲眼见证甘国阳在波特兰夺冠的。

除此之外,王抚西,甘有为,甘有堂,甘炳光,钱慧,甘国辉,水淼,冯培玉,冯光耀,吴志文等甘国阳的亲人、朋友也都到场,等待着激动人心的时刻。

而这个时候,甘国阳已经回到了更衣室当中,和队友们一起坐下来,为比赛做最后的动员准备。

在球队的更衣室里,甘国阳总是最活跃的一个,完成球队动员的往往都是他,不过今晚他有些安静,坐在那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德雷克斯勒则坐在甘国阳旁边看书,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在重要比赛前他会通过阅读来放松自己,今晚他挑了一本《喧嚣与**》,福克纳的名著,这是德雷克斯勒最喜欢的一本书,因为德雷克斯勒是南方人。

但显然,德雷克斯勒选错了书,他的心情正如书名一样,喧嚣而**,他根本看不进去,他转头看了看甘国阳,发现甘国阳正在发呆。

而杰罗姆-柯西则在更衣室里走过来,走过去,嘴里还叨叨个没完,柯西是球队最容易兴奋的人,摇头晃脑的样子像个不倒翁。

萨博尼斯则和甘国阳一样,坐在那里发呆,来到开拓者以后,萨博尼斯处处受到甘国阳的照顾,不断和甘国阳学习,连发呆也学的有模有样。

“想什么呢,甘?”德雷克斯勒终于忍不住问身边的甘国阳,甘国阳一直不说话让他很不习惯。

甘国阳看了看德雷克斯勒,笑了笑说道:“我在想,我们去华盛顿见布什先生,我该和他说点什么。”

NBA每一届总冠军都会受到美国总统在白宫接见,开拓者获得冠军当然也不例外,问题是甘国阳是中国人,现在美国正在对中国进行制裁。

德雷克斯勒想了想,发现这还真是一个问题,然后他看了看坐在对面的萨博尼斯,这个家伙是个苏联人,他想萨博尼斯估计也在想类似的问题。

很快,卡尔普从更衣室外探头进来,朝着所有人招招手,告诉所有人是时候上场了。

甘国阳第一个站了起来,率先走到门外,其他人也纷纷走出更衣室,甘国阳没有说话,张开双臂朝着所有人招了招手,大家自觉地围了上来。

“我的朋友,队友,战友,兄弟们,231个日日夜夜,99场艰苦的比赛,遍布全美的足迹,在飞机、旅馆上渡过的每一天,在训练馆中付出的成吨汗水,折磨我们的伤痛,指责和批评我们的声音,在今晚,我们的第100场比赛,要全部,全部,全部变成我们的力量,一点也不留,冠军,只有冠军,这一切一切才有意义,这所有的所有才有价值,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会有多么的辉煌,我只知道,今晚,就将是我们最辉煌的时刻,不要错过它。加油!我的兄弟们!”

“YES!COME-ON!”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对于很多NBA球员来说,可能整个职业都没有这样的机会,甘国阳不想再有遗憾,所有的开拓者球员也不想,不管他们之前心中想的什么,在比赛后又会想什么,现在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冠军。

当开拓者全队入场的时候,纪念体育馆的气氛达到了第一个**,如浪涛一般的欢呼,让开拓者的对手底特律活塞看上去就像风雨中大海上的小舢板,随时都可能被巨浪吞没。

查克-戴利的头发还是那样一丝不苟,西装笔挺,坐在场边安如泰山,但是这位出色的教头在内心中也知道,这场比赛,活塞可能真的很难挺过去了。

赛前的活塞并不是那么的团结,球队内部出现了一些小裂缝,这样的小裂缝在平日里是没有关系的,可是在总决赛,客场,回家钓鱼的边缘,一点点小裂缝,都意味着城堡的坍塌。

1988年的夺冠,让这支球队多了一些自信,却也少了一分坚韧,殊不知,底特律活塞最可贵的,正是他们坚韧不拔的意志,但是在第四场比赛的准备不足,让他们陷入了绝境,总决赛的走势被完全改变,即便在第五场他们奋力取下胜利,也无法挽回大厦将倾的趋势。

比赛在裁判乔-克劳福德的主局下开始,活塞全力和开拓者展开抗衡,双方的比赛进行地极其激烈,活塞甚至在上半场取得了领先,比尔-兰比尔的三分在第四场比赛以后好像突然开了窍一样,场场都能发炮。

直到第三节末段,开拓者还落后着甘国阳突然发力,连中三个三分,两个在弧顶,一个在左侧45度,都是他最喜欢的位置。

甘国阳的三分就像利剑,一下子撕开了活塞的防线,不仅仅是肉体防线,还有他们的心理防线,开拓者终于开始占据优势。

此时,纪念体育馆球迷悬着的心终于开始慢慢放了下来,声浪开始一浪高过一浪,底特律人还在苦苦支撑,伊塞亚-托马斯一次又一次杀入开拓者内线,用自己瘦弱的身躯冲击篮筐;乔-杜马斯在防守中拼尽全力,丹尼斯-罗德曼不断飞身救球,兰比尔已经没有时间去耍花样。

但是,开拓者已经不会对他们有任何的怜悯,在冠军的道路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对于唯一的绊脚石,只有把他们彻彻底底踩在脚下。

“甘,和德雷克斯勒的挡拆,接到传球,转身!多么漂亮的转身,上篮成功!甘的上篮!Rip-City!”

第四节的关键时刻,甘国阳和德雷克斯勒一次挡拆配合,接球后一个无比顺滑的背转身,把兰比尔过了一个干干净净,轻松上篮得手,肖恩利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大喊rip-city,因为这球打进,双方的分差来到了10分,开拓者已经把胜利紧紧地攥在了手中。

进球后的甘国阳用力握了握拳头,留给活塞的时间所剩无几,而开拓者距离冠军也越来越近。

甘国阳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每一个毛孔都在收缩,时间过去的越多,他这种感受越强烈。

“10、9、8、7……”比赛的最后时刻,全场的观众都开始倒计时,边线上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动,活塞队已经放弃了防守,开拓者也开始放弃进攻,甘国阳感觉自己的情感已经满溢到了边缘。

“Game-over!Game-over!The-portland-Trailblazers-have-won-the-World-Championship-in-1989!”比尔-肖恩利的声音伴随着比赛结束的蜂鸣器声,传遍了整个波特兰,整个俄勒冈。

漫天的彩屑从纪念体育馆的顶棚飘下,全场所有的观众全部从观众席下冲出,冲向开拓者的球员,冲向甘国阳,一切,一如1977年夺冠时候的场景。

甘国阳站在场地的正中央,周围全部是波特兰的球迷,他们挤在甘国阳的周围,大声呼喊着“Sunny-Gump!”

此时的甘国阳,如同太阳神一般被供奉,他在六场比赛里场均得到34.6分,15.6个篮板,4.3次盖帽,3.3次助攻和3.1次抢断,他是球队当之无愧的MVP。

而此时,甘国阳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咬牙不在球场中哭出声来。

这时,冯培玉和冯光耀拨开人群冲了过来,他们和开拓者的工作人员一同把甘国阳带回了球员通道,在球员通道里,所有人都在互相庆贺。

甘国阳回到更衣室,发现自己的父亲甘有为和未婚妻王抚西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甘国阳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抱着两人,任眼泪在脸上奔流。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甘国阳此时的眼泪不是因伤心而流,为了今天,他付出的努力、汗水、泪水,所遭受的非议、批评,内心的抗争与纠结,全部凝结在了这些眼泪当中。

很快,甘国阳擦干了泪水,和所有的队友们一起开启香槟,在更衣室里尽情地狂欢,这是属于开拓者的夜晚,这是属于甘国阳的夜晚。

他终于要开启属于他的黄金时代。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