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温伯格的日子并不好受,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大富翁,过去他每天的生活很轻松,在美国只要你有足够的钱,钞票自己会生钞票,钞票的主人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钞票给专门的人管理,他自己就可以躺在**数钱了。

作为一名二战老兵,温伯格在退役以后白手起家,从事房地产开发行业,并在1970年联合几位波特兰的老板一起,交了3.7万美元的会费成为了NBA联盟的加盟会员,被许可在波特兰建立一支职业球队,到1975年他正式成为了波特兰的老板,两年后波特兰开拓者就在沃顿的带领下走向了巅峰,那时候温伯格也达到了他作为球队老板的巅峰。

如今,十二年过去了,开拓者在1984年摘下的那颗种子经过发芽、长叶、开花,如今终于要结果了,温伯格却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现在,温伯格自己也记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和唐纳德-斯特林说出那些话的,对于他们这些NBA的老板来说,偶尔也是会聚一聚的,像斯特林、巴斯等西海岸的老板,都是依靠房地产发家,和中部的工业巨子,东海岸的金融巨头们都有各自不同的圈子,在赛季中他们有时会坐着飞机和球队一起到各个城市去“串串门”,像洛杉矶这样的城市是每个老板都喜欢去的。

在这么多次的聚会当中,这些生于20世纪初期的白人老板们,在骨子里还是看不惯手下的那些黑人的,其中斯特林是有名的种族歧视者,在场边对着自家的球员大吼大叫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温伯格一向比较谨慎,他也算不上种族歧视者,但是要知道,有些时候和朋友在一起,不得不说出一些迎合对方的话,私下里嘲笑他人也是很有趣的聊天内容。

只是这回温伯格着了别人的道,他显然受到了监听,他和斯特林的这段对话肯定是在比较早的时候就发生了,可是直到赛季末才放出来,无疑是要在开拓者势头最强最好,即将创造历史最佳战绩的时候放出来,这样的舆论制造效果才够好;当然,对方没有乘着开拓者打季后赛放出这段录音,已经算是比较有良心了。

在录音曝光后,温伯格待在了波特兰的豪宅中,茵曼打电话给他,他也敷衍了几句没有去开会,温伯格心里也很清楚,这个时候他必须和当事人先见面,将问题谈论清楚,然后两人一同在媒体上发声,才能将这件事比较和平的解决,如果两人各执一词,尤其是媒体煽风点火、歪曲本意的能力很强,最终可能会造成更大的决裂,所以温伯格必须等,等到甘国阳的电话,或者甘国阳本人,如果可以,温伯格也不介意亲自前往甘国阳的宅邸。

而很快,坐在自己宽大书房中的温伯格,接到了来自门卫的电话,说“甘先生的车到了”。

此时,温伯格才真正松了半口气,既然甘国阳肯来,就说明还有的谈,事情有回旋的余地,最起码现在的开拓者主心骨可以稳住,至于下个赛季怎么样,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

甘国阳在训练结束以后,让冯培玉开着车把他送去了温伯格的豪宅,对于温伯格,甘国阳对他的印象一直不错,这位老板平易近人,而且他不喜欢插手球队的事务,各种事宜他都交给茵曼以及阿德尔曼去办,对甘国阳他也是百分之一百的重视。

虽然两人的关系没有像杰里-巴斯和魔术师约翰逊那样可以一同去夜总会逍遥,不过也是相当可以,夏天温伯格都会邀请甘国阳去他的游艇上出海钓鱼。

现在,温伯格爆出了歧视的言论,而且就是针对甘国阳本人,甘国阳心里倒是非常的平静,他眼里看的很透,知道人心隔肚皮,人互相之间在背后说坏话再普遍不过,只不过有了种族歧视这顶大帽子,甘国阳他自己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不行了。

“你们俩在车里等我吧,光耀不要乱跑,我很快就会下来。”甘国阳说完从车上下来,温伯格的豪宅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这里靠近太平洋,四月份还能够感到来自太平洋习习的海风。

“温伯格先生已经在书房等您了。”温伯格家中的管家带着甘国阳上了楼,当甘国阳走到门口,刚抬手准备敲门,门却自己打开了,待着圆筐大眼镜的温伯格正站在门口,抬起头和甘国阳对视了一眼。

甘国阳对着温伯格微笑了一下,而温伯格也微笑了一下,原本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就消弭于无形,甘国阳进了书房后,又率先伸出了手。

“温伯格先生,现在的情况很糟糕。”甘国阳对温伯格说道。

温伯格也伸出手紧紧握住了甘国阳的手点了点头道:“确实很糟糕,很感谢你能够过来,否则情况只会更加的糟糕。”

保罗-艾伦说的确实没错,甘国阳和一般的球员不一样,他带有资本家的属性,艾伦之所以事先给甘国阳一些暗示,就是因为他断定,甘国阳不会乱来,他不会和媒体随随便便爆料说“这一切是保罗-艾伦”的阴谋,如果换成别的球员,保罗-艾伦绝不敢冒这个险,哪怕他是球队的主心骨。

在球队里,甘国阳是一个讲江湖义气的大哥,冲动、激情,而球场外,他就会化身为资本家,冷静、理性,他会用“文明人”的方式去解决这样的危机,而不是张开大嘴乱喷一气,而且有了甘国阳的斡旋,开拓者即不至于因为此事件彻底垮掉,同时也饱受打击,一旦今年夺冠,温伯格很有可能会动摇继续持有下去的信心,而将开拓者转手高价卖掉。

保罗-艾伦这招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此时坐在书房中的温伯格和甘国阳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应该说是掌握的七七八八,不会和真相有什么出入,但他们明知身在局中,却出不了局,不仅出不了局,还要依照这个局继续走下去。

现在,甘国阳真正关心的,就是如何给媒体,给美国社会,给亚裔群体,给波特兰开拓者队一个交待。

“我确定我的房间里没有窃听设备,附近也没有狗仔队的存在,所以有什么话我们尽可以谈,当然,我必须要先给你道个歉,为我说出那样伤人的话而表达深深的歉意。”温伯格给甘国阳倒了一些红酒,然后说道。

“温伯格先生,对于那些没有造成伤害的事,不需要有太多的歉意,说不定我也在背后骂过您,只是没有被录下来而已;但我可以理解你,其他球员可不一定,球队已经有些心浮气躁了,这对他们的打击很大,大家都是年轻人,很容易冲动,常规赛我不介意,但是季后赛……我想您肯定也不希望一个赛季的努力付诸东流。”甘国阳抿了一口酒,觉得脑子又清醒了几分。

“没错,我的名誉已经很难挽回了,那么至少给我一个冠军吧?不管怎么样,道歉是肯定的,既然你愿意接受,我肯定会做出公开的道歉,当着全美的面,能得到你的理解我还是很欣慰;至于球队方面,我也会道歉,同时我会给你们开出冠军奖金,当然,球队的一切,更多要靠你和阿德尔曼先生的努力了,我相信你的领袖能力。”

两人有了初步的决定后,又认真谈论了细节直到很晚,甘国阳最后离开温伯格家时,冯光耀都在车上睡着了。

这场风波,在两人的合作下,很快就会平息,然而另一场更大的风波,正在酝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