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今天更新晚了。收藏滚滚来吧~~~起码让我进到竞技同人收藏榜的第三页啊~~)

当甘国阳回到观众席的时候,下半场的比赛已经开始了。而下半场比赛的进程也如他所料,十字军在征服者面前被击溃。

比赛进行到下半场中段的时候,征服者已经以50:35领先对手15分。

当然,在这样一场定胜负的生死战中,是没有垃圾时间的。无论落后多少,落后的一方都不会轻易放弃。十字军的教练和球员也在不断做出调整,苦苦追赶。

可惜比赛已经进入了征服者的节奏,他们牢牢掌控了场上的局势,不时用一些“暴力手段”破坏对手的反击势头。

最终,十字军在算自己半个主场的圣荷西大学体育馆输掉了首轮比赛,被残酷地淘汰出局。

“他们不用回家了,反正这里就是他们的家。”甘国阳在赛后开玩笑道,圣母高中就在圣荷西。

维京人的其他球员却没有心思听他开玩笑,因为他们从第一场比赛就感觉到,下一轮他们将要面对的对手并不是什么善茬。

一丝丝的忧色都显露在了维京人队员的脸上。

只有甘国阳,还是一脸轻松地样子,在回去的路上也不断和队友们开着玩笑。

但事实上他的心里也并不轻松,果然进入了锦标赛的球队都有着非常强的实力。

从今天的比赛和下午的交谈来看,征服者显然是有备而来,后天和他们的战斗绝不会轻松。

吹着夜晚凉爽的风,走在回住所路上的甘国阳望着沉默的队友和漆黑的夜,心头也不禁浮起了一丝紧张,想着应该如何对付这个棘手的对手。

而此时的贝尔曼也没有说话,不过他倒不是怕了洛斯阿尔托斯征服者,而是他这个时候明白,后天的比赛将是手下球员的一道坎。

如果他们能突破比赛和心理的双重挑战,那么这对维京人而言又会是一次质的蜕变;如果不能,那就只有回家。

贝尔曼望着同样在思索的甘国阳,心中有一些难以言明的感触。

甘国阳对他而言就好像上天突然间赐给他的礼物,一块可以让他雕琢的璞玉。

在看到他第一次训练的时候,贝尔曼就知道,自己多年来的遗憾或许就可以由这个黄皮肤的家伙来弥补。

于是贝尔曼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株日后可能长成参天大树的小树苗,给他特殊的训练待遇,给他最好的战术培养,也给他最严苛的精神肉体打击。

他看着这个小树苗不断长高、长大,速度是那样的惊人,成就是那么的可怕。

但他知道真正地风浪远没有到来,甘国阳的旅途也刚刚起航。而后天的比赛,将是检验成果的第一战,也是极其重要的一战。

此时贝尔曼觉得第一场的对手是洛斯阿尔托斯征服者实在是再好不过了,这样一个野蛮、粗暴的球队,正是一个王者踏上王位的绝佳垫脚石。

而如果甘国阳不能带领维京人解决征服者,那么他就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巨星。

在NBA,任何一个巨星在高中时期都可以凭借一己之力解决比赛。

“阿甘,后天的比赛就要看你的了。”在回到住所,大家各自回房间的时候,贝尔曼拉住甘国阳和他说道。

甘国阳听了一愣,教练怎么会说这种话?难道看了一场比赛,贝尔曼就觉得束手无策,撂挑子不干全交给自己了?

但甘国阳看着贝尔曼的表情,知道贝尔曼绝不是这种未战先怯的人。

在半年的相处当中他已经明白,这位刀子嘴钢铁心的教练,有着伟大的雄心和铁一般的意志。

“我明白了,一切都交给我吧!”甘国阳目光灼灼地看着贝尔曼,信心慢慢地说道。

贝尔曼用力地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了信任,因为甘国阳从未让他失望过。

…………

第二天,3月18日,首轮剩下的12场淘汰赛将在晚间继续进行。

上午9点到10点,是维京人分配到的一个小时训练时间,由于第一轮比赛的球队还很多,所以每个球队分到的时间都很少,这一个小时也显得异常宝贵。

照例来说,维京人应该根据昨天比赛的情况,在这一个小时中认真训练应对征服者的战术,并由教练对一些战术细节进行推敲、指导。

但贝尔曼并没有为维京人的球员提供破解之法,只是带着队员们进行了常规的热身训练和一些基础战术训练,并进一步强调了球队的战术核心思路。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下一个球队就要进来训练了,维京人的球员不得不收拾好衣物,整队离开球馆。

“贝尔曼教练怎么什么都没有安排?他就没有针对征服者队做什么部署吗?”回去的路上迪彭布洛克不安地问道。

“不用担心,贝尔曼教练一定有他的安排的。”甘国阳安慰道。

“可是我还是很担心诶,一旦输球我们可就回家了!这么些年可是第一次打进锦标赛,还是赛区冠军的身份,要是就这么输了,实在是……实在是……太丢人了……”迪彭布洛克嘀咕道,这也是大多数维京人球员所担心的。

分赛区的头名第一场比赛就被淘汰,确实是件很丢人的事情,也肯定是一次冷门。

没有人愿意做冷门的受害者。

“彼得,正是因为我们是分赛区的冠军,是种子球队,所以我们才不需要做什么特殊的安排和准备,要做准备的应该是他们啊!”甘国阳这话不仅是说给迪彭布洛克听的,也是说给所有维京人的球员听的。

他这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是啊,维京人才是种子球队,才是战绩更好实力更强的球队,那自然就应该贯彻“以我为主”,打好自己的球,发挥应有的实力,这样比赛的胜利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而这样患得患失,首鼠两端地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既不是一个强者该有的高姿态,也不是一个挑战者该有的拼搏精神,这是一种失败者的心态!

“各位不要再担心了,让我们在明晚的赛场上摧毁他们吧!”

甘国阳的话确实起到了效果,晚上回到住所,大家都睡得不错,没有再去过分担心明天的比赛。

倒是今天的比赛结果,成了大家睡前的谈资。

“你知道么甘,我听说今天天际高中赢球了,不过他们的20号佩顿那个家伙,把对方的一个球员给打哭了。据说这个球员是受不了佩顿没完没了的人生攻击和不断在他头上进球了。”

迪彭布洛克这个小喇叭躺在**说着他从别处听来的消息,天际高中在另外一个大学场馆打比赛。

“是吗?那有机会我还要再教训一下这个小子,爆他菊花还是件蛮爽的事情。”和天际高中比赛是甘国阳到现在为止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比赛,佩顿也是目前他所遇到的最厉害的为未来明星——科比和皮尔斯还太小了。

“还有,今天萨克拉门托高中的后卫,在比赛里拿了五十分!”迪彭布洛克的第二个消息则让甘国阳一愣,五十分?这应该是这次比赛到目前为止的最高分了。

这样的高分也最容易在第一场比赛中出现,因为球队的实力差距最大。

“萨克拉门托高中?”甘国阳不禁想起来昨天在体育馆上厕所的时候,撞到的那个人好像就是萨克拉门托高中的球员,而且看他的身材肯定就是一个后卫,不会这么巧吧。

“他叫什么名字?”甘国阳问道。

“不知道,我也只是顺道听到的,没有仔细问。”迪彭布洛克也很想知道这个如此厉害的后卫是谁。

两人又聊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在对明天比赛的期待中沉沉睡去了。

…………

当第二天维京人队的球员从球员通道来到场上,站在擦得锃亮的地板上的时候,已经坐的满满当当的体育馆内的观众,立刻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气势。

维京人队的每一个球员都精神饱满,高昂着头颅,迎着顶棚照下的灯光,如同蓄势待发的雄鸡——除了甘国阳。

甘国阳站在列队的正中央,他没有抬头,而是低着头闭着眼睛,似乎在做着比赛前的祷告。

没有人知道甘国阳此时在想什么,但每一个维京人的球员都已经信心满满,因为他们是分赛区的头名,因为他们是锦标赛的种子球队。

他们的紧张和不安已经被甘国阳的镇静与鼓励所慢慢消除,此时站在场上面对征服者的是最好最棒的维京人。

在现场主持人做完球员介绍后,双方的球员一齐到中圈握手示好。然后,首发球员们脱下外套,走上久违的赛场,开始这场可能充满“暴力”的比赛。

“我会把你们打得连你们的奶奶都不认识你们。”比赛的哨声还没吹响,甘国阳就用一句垃圾话引来了所有比赛球员的注意。

征服者队的球员自不必说,肯定是怒目相向,他们没想到这个华人球员比赛还没开始就这么嚣张。

而即便是维京人的球员也都是一愣,他们没想到甘国阳竟然会主动挑衅对手。甘国阳虽然嘴巴从来都不服输,喷他的人他一定会找回来,但他是极少主动挑事的人,一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不等征服者的队员还嘴,也不等维京人的球员明白过来,裁判已经拿着球走到中圈,示意双方的中锋准备跳球。

征服者的中锋是一个6尺8左右的黑人胖子,看上去不像打篮球的而是玩相扑的。跳球的结果也表明他那点弹跳甚至不是甘国阳的对手。

比赛正式开始,维京人得到球权,在迪彭布洛克的掌控下开始了全场比赛的第一次进攻。

维京人在例行赛和邀请赛时,进攻中使用最多的除了甘国阳单打外,就是后场球员利用内线掩护溜底线进行C&S(Catch-and-shoot接球就投)的战术。

这种战术充分利用了甘国阳在内线的牵制力和掩护的高效性,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拉开了内线空间,可以说两者是相得益彰。

在三分球还没有引入的情况下,这种侧翼火力与强力内线相呼应的战术应该说是比较实用高效的一种。

而开场维京人就开始按照这一套路展开了进攻。

迪彭布洛克再一次发挥了他头脑冷静,战术解读能力强的特点,与球队的外线得分利器威廉姆斯有多次的连线配合,而威廉姆斯在开场的手感也非常好,连进两球球,得了维京人队的前四分。

“米卡里,我打赌你今天肯定没洗手,否则怎么会烫成这样?”在威廉姆斯再进一球,全队回半场防守的时候,甘国阳笑着和威廉姆斯开玩笑道。

在甘国阳入队之前,威廉姆斯一直是球队外线的尖刀、得分王。只是因为球队总体实力弱的缘故,他始终没有得到在更大舞台发挥的机会。

而现在他在用自己的表现证明,他是一个很优秀的投手。

不过篮球场上的很多例子都证明,优秀的投手常常不是优秀的防守者。

而威廉姆斯开场火热的手感也使他被征服者的球员给盯上了,开场两投不中的他们决定在威廉姆斯身上打开突破口。

洛斯阿尔托斯高中的球员最高的球员只有6尺8,也就是他们的胖子中锋。

但他们的平均海拔却很可怕,他们的控球后卫都有6尺4,这是维京人队小前锋的身高。

更重要的是,征服者的球员看上去都非常的健壮,好像他们不是篮球队而是拳击队。

维京人开场使用了一对一人盯人的防守,而没有使用联防。

于是在第三次进攻的时候,征服者队的得分后卫和小前锋做了一次单挡掩护,之后这个6尺7的小前锋立刻一屁股把跟防的威廉姆斯顶住,在左侧45度要位。

这样就形成了一次错位,本来个子就吃亏的威廉姆斯直接和对方更高的小前锋对位了。

结果征服者的小前锋接球后轻松单打成功,被对方胖子中锋拉开的甘国阳都没有来得及补防。

“怎么了米卡里?”甘国阳发了底线球准备投入下一次进攻,却发现威廉姆斯边跑边揉着自己的胸口。

“刚刚那个家伙转身的时候用肘子顶了我的胸口。”

原来刚才征服者的小前锋在进攻时还使了小动作,连裁判都没有发现。

“没关系,待会儿会找回来的。”甘国阳知道对手这么做就是想扰乱维京人的情绪,他安慰了威廉姆斯,心里却想着一定要教训一下这群野蛮人。

不过还不等甘国阳教训征服者,征服者的球员便又对着威廉姆斯来了一次“特殊照顾。”

威廉姆斯开场手感火热,迪彭布洛克看到威廉姆斯再次跑出机会,自然又把球传给了他。威廉姆斯接球后,按照自己熟悉的节奏,起跳,投篮。

然而当威廉姆斯觉得自己这次投篮出手感觉很好,自己将为球队再添两分的时候,他却看到一只大手朝着他扇来。

但这只手不是朝着快要离开指尖的球而去,而是直奔威廉姆斯的脸!

当威廉姆斯倒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体育馆都发出了“哇”的一声,所有人都看到征服者的球员一巴掌挥在了威廉姆斯的脸上,威廉姆斯痛苦地捂住了脸。

那还未离开指尖的篮球,也歪歪斜斜地飞了出去,连篮筐都没碰到。

“哔哔!”裁判的哨声及时响起,但这并没能熄灭维京人的愤怒。甘国阳率先冲到了那个犯规球员的面前。

“你他妈的眼睛长到屁股上了吗!”甘国阳如同一尊怒目金刚,低头怒视着犯规者,大声斥问道。

这时征服者的其他球员也围了上来,其中他们的胖子中锋顶在了前面,用手指着甘国阳的鼻子说:“你他妈的嘴巴放干净点!”

甘国阳一巴掌拍开鼻子前的手指,他极其讨厌被人这样指着。

“别他妈拿你的手指着我,小心你他娘的回去以后没手擦屁股。”甘国阳用更为粗暴的语言刺激着征服者的球员,维京人的其他队员嘴里也开始不干不净,双方的火气眼看都要被引燃。

幸好裁判及时上前,分开了两队的球员,双方的教练也提醒队员们要冷静下来,所以这次犯规才没有造成更大的冲突。

比赛继续进行,但这时双方的火药味已经骤然提升,一场充满身体对抗的激烈对决将在圣荷西大学体育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