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赛尔,上场后注意盯防甘,如果他还在场上的话,不要再让他空位投篮了!加大我们的防守压迫力,要限制他们的命中率,一定要打起精神来,这场比赛我们并没有完全赢下来,不要大意,不要轻敌!”

第一节比赛进行到第八分钟,当甘国阳挡拆后接到德雷克斯勒的传球中投命中,让开拓者以22:10领先掘金12分的时候,道格-莫不得不叫了第一节比赛中的第二个暂停。

在因为甘国阳快攻中投中一个追身的中投后,道格-莫对于甘国阳突然变身中投小王子并没有做出针对性的调整,他相信甘国阳只不过是凑巧蒙进了两个,并不是真的开发出了中距离投篮。

毕竟,赛季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要说一个赛季都没有展现出中投能力的甘国阳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埃尔文-海耶斯附体,换谁都不太相信。(海耶斯也是11号,并在甘国阳进入联盟的前一个赛季结束后退役。)

可是暂停结束后甘国阳的表现让道格-莫不得不相信,要么甘国阳真的是埃尔文-海耶斯附体了,要么就是甘国阳一直都会中距离投篮,但一直憋着没用,就等着这场比赛放大招呢。

在进攻端,只要韦恩-库珀敢放甘国阳两步,甘国阳还就真敢出手,而且他的投篮姿势标准,动作迅速,出手果断,而且球的弧度非常高,对于道格-莫和掘金的球迷来说,看着那个划出高高弧线的球慢慢落下,最终空心入网的这一过程,实在是一种折磨。

掘金的防守也因为甘国阳中距离的打击而乱成了一团,他们都不知道,当甘国阳拉出去的时候,到底应不应该出去补防,当甘国阳在高位拿球的时候,到底能不能放他两步。

这种犹豫导致原本就并不算强韧的掘金防守,被甘国阳和德雷克斯勒的挡拆二人转冲击地一塌糊涂。

防守端的糟糕,让掘金的进攻也滞涩起来,没有了充足的后场篮板,让他们也没有机会打出反击,几乎每一次进攻都要磨阵地。

开拓者的阵地防守是越守越起劲,对球的压迫是越来越强,每个人都不惜体力去防守每一个对位的掘金球员,这也导致火力强大的掘金,在前八分钟里面竟然只得到10分。

“哔!暂停结束!”裁判的哨声响起,20秒的短暂停很快就过去了,道格-莫看了看开拓者重新上场的阵容里,甘国阳还是在里面,他心想让道格-莫上场看来并没有错。

不过道格-莫只是在关注甘国阳,却没有注意到,吉姆-帕克森也替换了德雷克斯勒来到了场上。

或许帕克森真的没有德雷克斯勒那么有天赋,而他在第三场比赛后的所作所为也真的错了,但有一点帕克森想的没错,他在对阵掘金时的表现确实要比德雷克斯勒要好——本场比赛除外,因为甘国阳突然发挥出来的中距离投篮,让德雷克斯勒刷了好几个助攻,也突破成功了好几次。

“加油,帕克森,给他们点颜色瞧瞧。”甘国阳走在帕克森身边,对着他的手臂打了一拳说道。

“我知道,甘,我不会让拉姆齐教练失望的。”帕克森说着轻轻回头瞥了一眼拉姆齐教练,心中的愧疚就泛了起来。

在那天质问拉姆齐,要求拉姆齐更换首发后,帕克森就有些后悔,毕竟他能有今天,拉姆齐教练是功不可没的。

可是,几年的NBA生涯,从默默无闻到成为NBA全明星,帕克森成长了很多,却也失去了很多,他不再像新秀时期那样的谦逊低调,他认为在开拓者他打首发是理所当然的,直到德雷克斯勒的出现。

这个来自休斯敦的黑人小子,在篮球上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天赋,他超强的身体素质,灵敏的球性,开阔的视野,这一切都让帕克森感受到了危机。

不过,拉姆齐始终站在了帕克森这一边,这让帕克森慢慢觉得,拉姆齐就是应该站在自己这一边的,毕竟他是拉姆齐一手培养的。

但在赛季进行的过程中,两人对于上场时间的争夺一直都没有结束,直到赛季末,帕克森开始受到脚伤的困扰,德雷克斯勒顺利上位,并打出精彩表现,从那时候起,帕克森开始急躁起来。

他曾经单独和拉姆齐谈过几次,拉姆齐始终向帕克森保证会给他足够的上场时间,但一切还是要从球队的利益出发。

当季后赛开始后,德雷克斯勒的首发地位越来越稳固,表现也越来越好的时候,帕克森终于坐不住了,他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错误的方式,对一个理应尊敬的老帅做出了错误的事。

多年NBA球星生涯养成的脾气,让他不愿意落下面子向拉姆齐低头认错,即便他心中早已后悔不已,而在第五场输掉天王山后,听着拉姆齐深情的讲述和大度的宽容,帕克森再也没有办法戴着高傲的面具面对这位慈父一般的教练,他真诚地向拉姆齐道歉,并向所有的开拓者球员致以深切的歉意。

现在,他如同脱胎换骨一般站在了球场上,他将给掘金带来致命的打击,要知道在之前的五场比赛中,帕克森面对掘金是33投25中,仅仅投失了8个球,命中率达到可怕的百分之75。

只不过他的出场时间不够多,所以给掘金带来的伤害还不够大,道格-莫才忽视了这名可怕的外线投手。

“暂停结束,双方重新回到场上,开拓者用帕克森换下了德雷克斯勒,还有桑普森换下了肯尼-卡尔;掘金这边,道格-莫派上了丹-伊赛尔,应该是寄希望于他能够限制一下甘,迈克-埃文斯替下了利夫,双方都开始进入正常轮换期。”

“没错,我们应该看看通过这一轮的调整,掘金的进攻能不能有些起色,利夫似乎被他的老教练拉姆齐给完全摸透了,被限制的非常厉害,掘金的进攻少了利夫的组织,显得更加的混乱了。”

开拓者对掘金防守的一大变化就是加强了对利夫的防守力度,不断用双人包夹和压迫来影响利夫的处理球,少了利夫犀利的一传,整个掘金的进攻质量下滑了一整个档次。

“埃文斯持球,伊赛尔做了一次掩护,埃文斯持球向里突破,上篮……没进,这球遭到了桑普森的干扰,桑普森拿下篮板球,开拓者又要发动反击了。”

“掘金的这次进攻选择似乎并不是很好,难道他们一次暂停后布置的战术就是让埃文斯突破单打吗?”詹姆斯-布朗摇头说道。

可是,道格-莫布置的战术还真就是让埃文斯单打。

因为进攻组织并不算迈克-埃文斯的强项,作为一个替补,他的能力就在于敢于出手,敢于进攻,上一场比赛他在关键时刻的一次投篮,就给了开拓者绝命一刀。

所以,道格-莫派他上来也是想依靠他的冲劲带动掘金目前疲软的进攻。

可惜球没有进,反而给了开拓者反击的机会,瓦伦丁依旧小心谨慎地推进快攻,此时开拓者场上的阵容,正是赛季初期球队的首发阵容,这套阵容快攻的精髓就在于两翼展开,内线跟进。

帕克森和范德维奇已经一左一右冲向了底线,瓦伦丁从中路直插入三秒区。

由于帕克森和范德维奇在两翼,所以掘金回防的阵形被拉得很开,中路是洞门打开,瓦伦丁突然一个加速直冲篮下,埃文斯死死贴住了瓦伦丁不给他好的机会上篮。

瓦伦丁没有强攻,而是一个脑后传球传给了后面跟上的甘国阳,甘国阳接球运了一下就要强起上篮,这时右侧的邓恩补防了上来,站在了篮下准备造甘国阳带球撞人。

“甘把球传了出去,他没有上篮,球来到了帕克森的手中,无人防守的帕克森,底角跳投……球进!非常的轻松,这对他而言太简单了。”

进球后的帕克森高高举起了右手,伸出了一个手指,并看了看场边的拉姆齐,便立刻回去防守了。

“24:10,开拓者的领先优势已经达到了14分,而掘金在进攻端还是一筹莫展……伊赛尔在弧顶持球了,看看这位老将能不能为掘金缓解一下进攻的危机……”

弗兰克-格雷柏的话还没说完,伊赛尔在持球突破时就被甘国阳一把把球抄掉,开拓者的抢断。

“甘断球了,开拓者再次发动反击,甘直接把球扔给了帕克森,帕克森持球直冲篮下,上反篮得手!漂亮的上篮,躲开了对方的防守。”

这球如果换成德雷克斯勒就直接在对方头上扣篮了,而帕克森则是巧妙地躲过了对手的阻挡,在篮筐的另一侧上反篮成功。

帕克森一边回防,同时再次高举右手,这次他伸出了两个手指。

随后,掘金终于进球了,埃文斯的上场确实还是起到了效果,他在突破到内线后,用一个小抛投躲过了甘国阳的巨掌,终于为掘金得到了本场比赛的第12分,这时,距第一节比赛结束只剩下2分钟不到。

而掘金进球后还不到20秒钟,帕克森就第三次举起了他的右手。

“帕克森借助一次双掩护在弧顶接球,投篮出手……再次命中,帕克森在替补上场后已经连中三球!”

连中三球,帕克森伸出了三个手指。

帕克森举手的动作瞬间成为了主场球迷最不愿意看到的动作,他如同行刑的刽子手一边,每剁下一个人头,就要伸出一个手指。

而三个手指,远远的不够。

当第二节,帕克森第八次举起他的右手——外加他的左手的时候,右边五个,左边三个手指,意味着这位射手已经八投八中了。

“帕克森,八投八中!不敢相信,掘金的再次叫了暂停,比分已经是38:18,开拓者领先了20分!第二节比赛才刚刚开始了3分钟。”

道格-莫无奈地暂停,而开拓者这边,拉姆齐连一次暂停都还没有用过,因为队员们都发挥的很出色。

“干的漂亮,吉姆。”拉姆齐对着下场的帕克森说道。

“这是给您的,拉姆齐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