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婆的骚扰下完成了这章,所以可能比较仓促,历史上这是非常精彩的一场比赛,我还是没有展开写,因为太耗费笔墨了,更多的精彩还是留到季后赛吧。)

“Sunny-Gump!在帕里什的头上狠狠地扣了下去!他还没有善罢甘休,好像嘴里还在说这些什么,我们看到帕里什的脸上出现了愤怒的神情,这在比赛中实在是不多见,他肯定是被甘给激怒了。这是甘在第三节投进的第四个球,在第三节的最后三分钟,甘突然上帝附身了,他像一个后卫那样,从三分线附近开始发动攻击,他甚至投进了一个19尺的中投。这对凯尔特人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莫斯特的话语中充满了焦躁,比赛在第三节的末尾达到了一个白热化的境地,在开拓者的进攻屡屡受阻的情况下,甘国阳作为一个中锋,无法接到队友的传球,他干脆开始自己直接持球进攻。

凯尔特人对于甘国阳这样的攻击毫无准备,罗伯特-帕里什的身高优势此时变为了脚步与速度上的劣势,在外线跟不上甘国阳的脚步。

而甘国阳则向所有的人展现出了自己出众的球性与惊人的运球技术,就连他的主教练拉姆齐都在感叹,甘国阳的人球结合实在是不像一个中锋。

他可以从三分线外开始运球,甩过罗伯特-帕里什,然后面框转背筐,再往里碾两下,直接翻身勾手;也可以假动作,试探步,把帕里什点起来一点,然后冲到篮下上篮;还可以单手持球上演一步过人,单臂劈扣。

没有人想得明白,上半场打得还像比尔-沃顿的甘国阳,怎么到了下半场最后三分钟,一下子就成了拉里-南斯了?

可是甘国阳就是做到了,他心中的愤懑随着那一扣,在他的怒吼声中发泄了出来。

甘国阳自己当然知道,他的能力是以自己得到的“天赋”为基础的,但他也知道,他有这样的技术,来源他持之以恒的不断练习。

在旧金山的上下坡道上,在帕罗奥图的大街小巷里,在冈扎加大学的校园里,他永远带着那个皮球四处的奔跑。

即便当他长到6尺10,成为一个真正的中锋后,他也从未放松这些练习,后世一个叫“杜兰特”的球员,始终激励着甘国阳去学习更多的技术——在甘国阳穿越的2011年,杜兰特已经长到了6尺11寸。

“第三节的比赛结束了,96:96平,惊人的得分爆发力,第三节的比赛真是精彩纷呈,伯德的爆发,麦克海尔的觉醒,还有甘的惊人连续得分,让我们看看还有谁会在这场激烈的比赛里迸发出特殊的能量。第四节,让我们拭目以待。”

第三节的比赛,虽然以平局收场,但这节比赛凯尔特人事实上还是赢了开拓者13分,要不是甘国阳在最后三分钟爆发,外加拉里-伯德下场休息,鬼知道现在会不会是凯尔特人领先。

“我们表现的很好,我们不可能永远压制住他们,但他们也别想一拳把我们打倒!稳住,替补的球员们,一定要咬住比分,给主力们充足的休息时间,做最后的冲刺!”拉姆齐对着开拓者的替补球员说道。

事实上第三节场上的局势还是打乱了拉姆齐的部署,按照他的计划,开拓者应该在第三节带着一定的优势进入第四节,最好能够在第三节末端把主力换下休息,让替补熬完第三节。

可是,麦克海尔在内线的翻江倒海,让拉姆齐不敢把甘国阳以及桑普森换下,他知道,绝对绝对不能让麦克海尔彻底打开,让他打开了,开拓者就几乎要完蛋。

所以甘国阳和桑普森都打满第三节,现在第四节的开端,他必须让这两名内线得到休息。

而肯尼-卡尔外加诺里斯的组合能够挺得住吗?他非常的担心,这两个人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个子太矮了,一个6尺10一个6尺9,能否镇得住三秒区?

他把眼睛扫向了替补席的末端,看到了一个很少关注到的身影。

“舍夫勒,热身,准备好上场。”

汤姆-舍弗勒,开拓者的第十二人,在场均得分不超过两分,每场比赛的主要上场时间集中在比赛的“最后时刻”,前提是比赛已经没有悬念了。

可现在,明眼人都知道,第四节开端将会是双方都非常要劲的时候,谁能在第四节开始把控住局势,那么本场比赛的优势就会在谁的手上。

舍弗勒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下了外套,在场边稍作热身运动,准备作为开拓者的中锋上场。

“加油汤姆,你可要活着回来,我还需要你做我的陪练呢。”甘国阳看到舍弗勒准备上场,他笑着说道。

舍弗勒听了只是笑笑,但他的笑容有些僵硬,显然他有些紧张,作为一个三十岁的老新秀,他实在是没见过什么大场面。

舍弗勒,科尔特,柯西,范德维奇,瓦伦丁组成了第四节开拓者的上场阵容,又是一个显得比较奇怪的阵容。

他们只上了舍弗勒这样一个内线,其他球员全是外线,范德维奇勉强可以打大前锋,这是一个一大四小的阵容,而且这个大的实力实在有些差。

而凯尔特人的内线则是钱宁和麦克海尔,舍弗勒如果拿去对付麦克海尔的话,真不知道够不够麦克海尔一口吞。

“加油舍弗勒!你可以的!”甘国阳在一旁大声鼓励舍弗勒。

“开拓者的教练派上了他们的第十二人,汤姆-舍弗勒,这是提前放弃的意思吗?把他们的板凳管理员都给派上来了,比赛还有一节呢。”莫斯特也不吸取上半场第二节的教训,继续嘲讽开拓者的换人策略。

不过这一次拉姆齐还真没有什么锦囊妙计,他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就希望舍弗勒上去,好歹靠自己的身高能在三秒区撑上个一两分钟。

“开拓者发球,科尔特,给了德雷克斯勒,再传,范德维奇,在低位接球,他想单打麦克海尔吗?假动作没有骗过麦克海尔,强行投篮!球没进……舍弗勒在篮下捡到了篮板,投篮!没进,他太着急了……又抢到了篮板!上篮成功!哦,舍弗勒自投自抢,竟然把球跌跌撞撞地扔了进去。”

第四节开始的第一球,竟然是舍弗勒投进的!看来长得高还是有好处的,他在三秒区占据了有利的位置,基本没怎么跳,球就掉到了他的手里,结果刷了两个篮板外加两分。

“干得漂亮汤姆!”甘国阳在场下比谁都激动,这几天都是舍弗勒在陪着甘国阳训练,两人迅速成为了好朋友。

不过,两分两个篮板就是舍弗勒全场的数据,后面他不会再有这样的好机会可以自投自抢了。

而且在防守中他也完全不是麦克海尔的对手,麦克海尔用脚步后优美的上篮,把舍弗勒的信心彻底的击溃。

在撑了四分钟后,舍弗勒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被甘国阳替换下场,他的数据时两分两个篮板两次犯规,此时的比分是106:109,凯尔特人领先三分。

第四节的最后八分钟,甘国阳第一次在波士顿花园广场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篮球炼狱,在这寒冷的冬夜里,他却觉得自己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热气蒸腾的球馆,巨大的音浪,疯狂的球迷,不知疲倦的对手,甘国阳觉得头上好像压着几万吨的大石头。

“坚持住甘,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第一次在这个魔鬼主场打球的甘国阳,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要炸开了,他反复地提醒自己,一定要坚持住。

“距离比赛结束还有3分钟了,挺住,我们还领先一分。”开拓者在最后的时刻,终于打出了强硬无比的进攻与坚韧的防守,硬生生将比分反超了过来。

所有的人都汗出如浆,所有的人都气喘如牛,这是开拓者本赛季经历过的最艰苦的比赛,最艰苦,那场绝杀湖人的比赛都没有这场让他们如此痛苦。

而凯尔特人的球员同样也不好受,拉里-伯德的表现已经如同天神下凡,他在下半场一个人独得25分,全场已经得到41分,他无敌的个人表演却还是没有能够彻底的击垮开拓者,反而让对手越战越勇。

“德雷克斯勒在控球,他在找寻机会,关键的时刻,他必须稳住,他在运球,起跳,投篮了……球进了!哦天哪,德雷克斯勒的投篮进了!”

比赛进行到最后的两分钟,德雷克斯勒在外线的一次18尺中投,将双方的比分差距拉大到了3分,没有人想到德雷克斯勒会选择直接跳投,更不会想到全场比赛没有投中任何中距离投篮的德雷克斯勒竟然会投中这样一个关键的中投!

凯尔特人立刻叫了暂停,而开拓者的球员则纷纷上前抱住了德雷克斯勒,拉姆齐都已经无话可说,今天甘国阳和德雷克斯勒的表现让他开始怀疑,自己过去对于他们的限制是不是太多了。

但现在,他没有功夫去反思这些了,激烈的比赛让他无暇顾及这些,他必须精密的布置最后两分钟不到的战术。

暂停结束,双方展开了最后两分钟的死斗。

“伯德持球,突破,转身,左手抛投……球进了!球进了!还造成了甘的犯规!加罚!”

“甘,在低位拿球,他和麦克海尔错位了……转身,突破了麦克海尔的防守,单手扣篮!造成了帕里什的犯规……天呐,他也要加罚。”

“伯德,遭到了包夹,传球……他没有传球,是一个假动作……后撤步跳投……球进了!凯尔特人还落后一分。”

…………

“……甘盖掉了伯德的上篮!德雷克斯勒快攻!甘冲到了最前面……空中接力!他们再次反超了!距离比赛结束还有29秒钟。”

“伯德,在低位拿球,翻身后仰跳投……球进!他做到了!再度反超,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甘,同样在低位,他传球了,德雷克斯勒空切!上篮进了……还剩下2秒钟,还剩下两秒钟,我的上帝啊。”

莫斯特在最后时刻几乎要心脏病发了,因为场面实在是太激烈了,双方交替领先,比分已经来到了127:126,开拓者在最后两秒时领先了一分,局面一片大好。

两秒钟,挺过两秒,开拓者就能带着一场胜利从波士顿离开,同时保持自己上半场领先绝不输球的记录。

两秒钟很快,但两秒钟也会发生很多。

凯尔特人的暂停结束,他们在右边线发球,两个人围着伯德,但没有能阻止伯德的接球。

“...Bird-upfakes,bird-takes-the-shot...it's-good!It's-good!!!OH-MY-GOODNESS!!!I-CAN'T-BELIEVEIT!!!IT-IS-GOOD-FROM-THE-CORNER!OHMY!!!WHAT-A-MAGNIFICENT-FINISH-TO-THIS-BALLGAME!BIRD!!!BIRD-FROM-THE-CORNER!!!BIRDDIDIT!!!”

(伯德,后仰投篮,伯德投中了这个球!!太棒了!!太棒了!!哦我的天!!我简直不敢相信!!一个从角落中投出的绝世好球!!多么壮丽的结局!!从角落投出的球!!伯德做到了!!)

ps:本场比赛的真实结局就是如此,最后也是原版解说,是莫斯特的经典解说之一,有兴趣可以去搜这场比赛,同时在伯德的集锦里,伯德面对两人在左侧底角的大后仰投篮,就是那个绝杀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