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甘国阳在队内训练中可谓“生不如死”。

一切要从甘国阳和乔丹拍摄的那个广告说起。

当时的商业广告还不像现在这样画面华丽,创意百出,而多是一些内容开门见山,画面好像校园宣传片的广告短片。

比如在NBA比赛暂停时插播的汽车广告,一般就是一个驾驶员在乡间的路上开着车,然后在一栋房子前停下来,驾驶员一边下车一边说这是什么什么车,怎么怎么好。

每次甘国阳看到这样的广告都要感慨原来美国人也曾经这么土逼过。

而现在,他和乔丹为耐克拍摄了第一个商业广告,这个广告非常简单,但很有新意。

开场镜头直接给到乔丹,乔丹穿着耐克的运动服,手撑着膝盖望向镜头,*音则在模拟飞机起飞前乘务人员的广播声。

然后镜头逐渐下移,对准乔丹的耐克球鞋,*喷气机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响,直到镜头里只剩下乔丹红底黑边的球鞋,乔丹整个人便“嘭”的一声飞出了镜头,只留下地面上一团蒸汽。

这时换面变黑,耐克的商标和“AIR-Jordan”的字样打上屏幕。

但广告并没有结束,紧接着镜头回到刚才的画面,地面上已经空无一物,镜头停顿了几秒,突然有一双脚从天而落降到地面,整个镜头一阵晃动。

那双脚穿着黑底红边的耐克鞋,而后镜头向上移动,用一个从上往下的镜头拍摄出一个极其高大伟岸的身影,是甘国阳。

甘国阳双手抓着篮球,微微抬了抬头,用一种睥睨一切的眼神望了镜头一眼,尔后屏幕变黑,耐克的商标和“G-Skyscraper”的字样打上屏幕。

这样包含了两个下属品牌的广告才算结束。

在经过简单的后期处理后,这则广告在各大电视台插播,两人的大幅海报也开始张贴在各个城市的球鞋店中。

广告的内容在美国体育界可以说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整个广告简短有力,直奔主题,将“air”和“skyscraper”这两个品牌的特色都凸显了出来。

许多观众也评价这个广告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让人很有购买这两款球鞋的冲动。

甘国阳的黄种人的脸庞也伴随着这个广告在全美各地的电视台上不断出现,他的人气也随之不断上升,在甘国阳波特兰的家中,信箱常常被来自全美各地球迷的信件塞满。

按理说,这样的广告并不需要什么演技,甘国阳在广告的表情、动作也都很到位,原本长相就英气十足的他,经过后期的处理,在镜头中更显霸气十足。

可就是这个表情和姿势,在广告播出后成为了开拓者全队模仿的对象。

在离开芝加哥后,开拓者全队乘飞机前往了印第安纳,这是他们东部三连客的第二站。

在印第安纳的旅馆中,科尔特第一个在电视上看到了甘国阳拍摄的广告,耐克的效率真的非常惊人。

而后,整个开拓者的球员都在电视上看到了这个广告,然后甘国阳的悲剧就开始了。

在印第安纳的一次赛前队内对抗训练中,德雷克斯勒在抢到一个篮板球落地后,站在原地开始模仿甘国阳在广告中的姿势与表情,用了整整3秒钟的时间摆了这个POSE。

然后其他球员就全都笑翻了,连一旁的拉姆齐都笑的直摇头,训练一下子就没法进行下去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训练当中,甘国阳成为了全场最尴尬的人,无论是谁抢到篮板球,都要模仿一下甘国阳的表情动作,整个训练馆成了模仿秀场。

大家的投篮命中率都在降低,就是为了增加篮板球的数量,同时全队抢篮板的欲望空前高涨,一时间三秒区附近人头攒动。

而甘国阳为了防止队友再学他的动作,开始疯狂地抓篮板球,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他统统要把篮板球抢过来。

可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抢下所有篮板,到后来连他的队友都玩腻了,训练才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

从此以后,甘国阳的这个动作成为了开拓者训练中必备的调味料,有事没事就有人要学一下,每到这种时候,甘国阳就有一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感觉。

………………

1985年1月24日,波特兰开拓者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客场挑战步行者队。

上一次双方交手,开拓者在主场轻取对手,而到了印第安纳,情况依旧没有太多的改变。

印第安纳是美国不折不扣的体育之州,这里的人民对于体育运动有着超乎想象热情,像赛车、篮球、橄榄球等对抗激烈的运动更是这里人的最爱。

印第安纳州的高中篮球在全美都是闻名的,因为这里的州联赛从来都是无差别大乱斗,每年都会吸引全美的目光。

印第安纳步行者在ABA时期还拿过联赛总冠军,只是在进入NBA后球队便一蹶不振,始终处在联盟吊车尾的位置。

即便如此,甘国阳在入场后,还是感受到了印第安纳球迷的热情,整个球馆早就坐满了观众,丝毫让人感觉不到这是一支东部垫底球队的主场。

其实,印第安纳的篮球氛围虽然非常好,但步行者成绩这么差,球馆还不至于场场爆满。

今晚的比赛这么多观众,倒有一多半是为了看波特兰开拓者和甘国阳的,当然也有很多德雷克斯勒与范德维奇的球迷。

球队战绩好,球员们的人气自然也就高。

如果今晚是印第安纳对阵克利夫兰,估计主场就是送票都不一定会满,说不定还得搭上免费食品或者附送餐巾纸什么的才行。

比赛的过程倒是波澜不惊,甘国阳很庆幸队友们没在比赛当中学他的广告动作,不然他可就无语了。

范德维奇归队后,球队在进攻、防守和轮换上都步入了正轨,球员们的状态也没有问题,步行者只是凭借主场之利抵抗了半场,在第三节就被开拓者一波20:3的快攻冲击波带走,终场的比分是136:104,开拓者客场大胜对手32分。

甘国阳的表现依旧中规中矩,17分15个篮板球2次封盖,继续他15+15的赛场表现。

对此甘国阳总觉得怪怪的,虽然球队赢球是第一位的,可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好像一个无所不能,就是不能得分的高级蓝领球员。

他知道球队不缺得分点,他也努力让自己合理地打球,教练、队友都满意,但有时他还是有点怀念赛季初期自己不管不顾,疯狂砍分的日子。

所以,甘国阳从未放松对自己进攻能力的练习,每天训练结束后的中远距离投篮训练他依旧雷打不动。

从大学时期就开始的勾手练习,脚步练习他每晚都要重复至少两百遍。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

“走吧甘,不要再练了,你已经够强壮了。”比赛结束回到旅馆后,其他球员找机会出去放松了一下,而甘国阳却继续找了个健身房练习他的肱二头肌。

“不,你们去吧,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甘国阳拒绝了卡尔的邀请,继续在健身房挥汗如雨。

由于下一场比赛要在三天后进行,所以开拓者的球员有着充足的时间调整和休息。

第二天,也就是一月25号,开拓者全队乘飞机踏上了又一次征途,这一回,他们的目的地是马塞诸塞州首府,波士顿。

他们的对手,将是本赛季目前的联盟头名,上赛季的总冠军,NBA历史上最传奇的球队,绿色帝国,波士顿凯尔特人。

对于凯尔特人,甘国阳是久闻大名,只不过他再也不会为一场常规赛而感到紧张了。

他上一次在赛前感到紧张还是赛季初第一次打湖人的时候,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体会过比赛还没开始,心脏却要蹦出胸口的感觉。

所以在到达波士顿后,甘国阳像往常一样拉着行李箱跟随队友们一起乘车前往驻地宾馆。

“希望这两天晚上能够睡个好觉,我可不想再带着黑眼圈去比赛。”车上,范德维奇闭着眼睛说道。

“你这两天失眠了?”甘国阳听到桑普森的话觉得很奇怪,一般来讲运动员都很少失眠,每天比赛训练累得狗一样,哪有时间失眠。

“呵呵,这是你第一次来波士顿吧甘,那你最好小心点,不要乱吃东西,晚上睡觉把窗户关好。”一旁的肯尼-卡尔提醒道。

“这是什么意思?”甘国阳觉得更加奇怪了。

“你会明白的甘,好好表现吧,波士顿花园广场是最好的表演舞台。”桑普森也看着甘国阳一脸神秘莫测的样子。

这几个老队员的话说的甘国阳心里毛毛的,包括柯西等新秀也是一脸的茫然。

凯尔特人再厉害,也就是和湖人一个水平,球队刚刚客场击败了湖人队,来波士顿打凯尔特人自然也不再话下。

“哎,神神叨叨的,不就打一场比赛么。”甘国阳摇了摇头想道。

不过甘国阳还是记住了他们的叮嘱,在到达旅馆后没有乱吃宾馆的东西,只吃球队指定的食物。

而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甘国阳终于明白桑普森为什么说“希望晚上能睡个好觉。”

从晚上九点开始,就不断地有人往甘国阳的房间里打电话,开始甘国阳还接,但他发现要么没人听,要么就是些胡言乱语的家伙。

到后来电话实在太多,甘国阳只好把电话线给拔了。

然后甘国阳还发现,当地给他们安排的老式旅馆楼层很低,旅馆正靠着大街,车水马龙,而房间的隔音效果一点都不好,一晚上吵得不行。

幸好甘国阳的睡觉好睡,睡前他还练了半小时耐力,身体比较疲惫,所以很快就睡着了。

而他第二天起来全队集合后发现,有个人晚上没有睡好,那就是主教练拉姆齐。

昨晚拉姆齐也遭到电话骚扰,同时还老有人来敲他的房门,门一开却一个人都没有,换成别人估计要怀疑这里有鬼。

不过拉姆齐也不是第一次来波士顿了,他知道这是波士顿人民的欢迎礼,而且才刚刚开始。

到了半夜,拉姆齐房间的火警铃突然响起,把睡得正香的拉姆齐给弄醒了,然后酒店方面告知是电路故障。

拉姆齐年纪比较大了,半夜醒了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于是第二天只能顶着黑眼圈了。

甘国阳看着拉姆齐的熊猫眼想着:“这他妈的是美国高等院校最集中的地方吗?”

波士顿是美国几所最著名的高等院校的所在地。

他当然不知道,波士顿人民的智慧可不仅仅是用在学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