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维斯像见到救星一样欢欢喜的紧握王然的手,这种感觉太奇异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中国功夫――气功。

“王先生,能见到您是太好了。”戴维斯由衷的说,“请允许我为您介绍,这位是德拉内尔家族的继承人琪拉儿小姐,也是这次行程的负责人,德拉内尔家族对此次合作非常重视,您现在应该不会再怀疑我的诚意吧。”

不用他多说,王然也知道他说的是那美丽的金发女孩,心想也许应该象西方人那样行行吻手礼,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很友好的伸出手:“欢迎你来到中国,琪拉儿小姐,很高兴认识你,希望你在中国玩得愉快。”

这时看清楚,女孩只有十五六岁,尽管和身边的荷兰壮汉站在一起显得苗条纤弱,但由于人种或者自身发育的关系,还是要比东方女孩高出很多。不能不说这是一个美丽得让人心动的女孩,线条流畅的面部轮廓和生动的五官无不展示着她青春的活力,而那一头纯净的浅色金发和天蓝的眼睛更让人心神迷醉,也许有一天她也会其她的荷兰大妈一样发体,一样沉甸甸的象发酵的奶酪一样惨不忍睹,除了食欲以外再难以勾起人们的任何欲望。

但此刻,她就象即将成熟的红苹果一样,酸酸甜甜别有一番风情。

琪拉儿似乎是习惯性的表示出她的轻蔑,象征性的握手后迅速收回手去,“有什么事都跟范加谈,我是来渡假的,这是多美的国度,多美的人民啊!”

如果不是因为从小受到的严格的家族教育和来自母亲温柔恬静的遗传,她会表现得更加无礼。琪拉儿象大宝常做的那样,贪婪的望着穿行而过的人群,不自觉的舔了舔鲜红的小舌头,但和大宝流着口水的憨样绝对不同,她的动作是那么的优雅,又是那么的迷人。

也许对王然来说,这算不了什么,但对有的人来说,她根本就是美丽的化身。

王然和范加礼节性的握手,没有显露出一点异样,他不想让对方太早知道自己的底细。不过也许他们早就知道了,王然不由怀疑德拉内尔家族和黑暗圣殿有什么密切的关系,这次的合作计划其实另有阴谋。

但他对此不敢确认,因为德拉内尔来华的事情似乎只是出于和戴维斯的一次偶然相遇,而且如果他们真有阴谋的话,为什么要派出琪拉儿来送死?

他早已看出,范加拥有超出想象的实力,高出安德烈不止一筹,而这位德拉内尔将来的继承人,明显要低出许多,大概仅仅和那个倒霉的吸血鬼在同一水平。

对了,那个倒霉的家伙叫什么名字,好象是叫尼奥吧,王然终于记起他的名字。如果尼奥知道的话,应该为此感到自豪了,象他那样的小角色,能被人记得的时候并不多。

两人礼节性的随意交谈了几句,王然记起应该向他们介绍自己的同伴,说道:“让我来介绍,这几位是我的同事,宁远飞,梁静,他们将负责合作的具体事宜。”

宁远飞这时才从林木那里脱出身来,相比于戴维斯,林木更擅长和东方人打交道,废话都要多出许多,宁远飞在他的唾沫攻势下苦不堪言。

王然这时想起同行的还有个叶飞,怕冷落了他让他脆弱的自尊心再受打击,接着说道:“还有一位,他将负责各位在我国期间的安全,同时也帮助各位了解我国的法律和一些注意事项,叶飞,叶飞,你在干嘛?”

王然刚想好怎么把皮球原封不动的踢还给叶南行,却看见叶飞双眼目不转睛的望着琪拉儿,呆若木鸡对身边事物毫无反应,果真进入忘我之空灵境界,只有那双眼睛还保持着清醒,随着琪拉儿的表情流露出或者深情、或者愁苦、或者激动的诸多含义。

琪拉儿对自己的美貌非常自信,优秀的血统和遗传带给她远胜于常人的容貌和气质,无论在哪里,她都是众人睹目的焦点,受到人们的追捧。

她已经习惯了别人看自己时迷醉的神情,但当这样的神情出现在一个东方人的身上,却让她倍感有趣,因为她听说东方人都是储蓄而深沉的,喜欢把所有的内心感受、包括爱意或者仇恨都隐藏在内心深处,而不象荷兰人那样处处流露出激情。

她其实不了解中华民族,如果她对中国古老的文明和文学作品有所了解,如果她听到过两千多年前就广为流传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婌女,君子好逑。”的诗句,如果她有幸听到一曲意境深远情意绵绵的《凤求凰》,就会知道中华民族是全世界除了法兰西民族最为浪漫的民族,只是,这种天性的浪漫已经越来越多的被现实的理性所束缚。

琪拉儿突然向叶飞招了招手,笑着说:“你这样看着一位女士是很不礼貌的哦,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答应和你共进晚餐。”

说着轻轻的咬着下嘴唇,露出一脸娇羞的神情。她对叶飞充满了好感,这并不是因为他对她表现出的极度的爱慕,而是因为他象小男孩一样纯情的目光和气质,却又有着他这人年龄该有的生命活力――听说,这种人的鲜血是世上最好的美味。

叶飞猛的回地神来,看她可爱的模样差点就要幸福得晕死过去,虽然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但叶飞确定她是在和自己说话,以他现在的心境来看,无论琪拉儿对着谁笑,和谁说话,他都会把那看作是对自己的友好表示,并为之喜悦。

叶飞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用最短的时间掌握一门外语,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真真正正找到一个值得为之付出努力的目标。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看出这群人的异样,虽然他有一双能看透世间妖魔的通天慧眼,却看不见这些人隐藏着英俊外表下洁白的长牙和宽大的双翅。吸血鬼和妖魔不同,尽管他们也可以变形,却是同一生命的两种不同形态,和妖魔的幻化完全不同。他也不象王然身有灵丹之气,能够感受到对方黑暗一族天生魔气,只是望着琪拉儿傻呼呼的幸福的笑。

王然暗想:晚餐?不知谁是谁的晚餐?说道:“对不起,我这位朋友正在减肥,通常不吃晚餐,而且他通常不习惯和女士共进晚餐,我看还是先带各位去公司参观一下吧。”

琪拉儿顿觉失望,打了个呵欠,就是这样的小动作,都让叶飞着实激动了片刻。范加非常清楚她的感受,说道:“我想小姐累了需要休息。”

“好的,那我马上为各位安排酒店。”王然反应过来现在正是荷兰时间的晚上,就算是吸血鬼也该有时差的吧,不过听说吸血鬼都是晚上活动白天睡觉的,到底有没有时差呢?这是一个比较深奥的问题。

“不用了,我已经提前订好了酒店。”戴维斯说道。

“哦,是吗,那我先送你们回酒店吧。”王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殷勤,面对唾手可得的财富,怕是连神仙都会动心,他表现得热情一点也无可厚非。

戴维斯指了指外面:“我们的车已经来了,明天我会跟你们联系的。”

“那么好吧,希望你们旅途愉快。”王然见到几辆房车早早等在门外,知道戴维斯已经为这次行程安排好了一切,根本没什么值得自己去操心的,考虑到他们的消费层次和自己还没有兑现的提成,他干脆连请客吃饭接风洗尘的话都咽了回去。

范加一行很快消失在午后的阳光之下,临行前,琪拉儿回眸一笑,叶飞几乎当场晕了过去,望着琪拉尔俏丽的身影再次陷入深深的迷茫,王然打趣道:“不会吧,真是一见钟情啊?”

叶飞喃喃的道:“她刚才跟我说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好她在跟你说话?”

“我感觉得出来。”

“这么快就心有灵犀了吗?她说如果你想约她吃顿晚饭的话,她会非常乐意。”

“什么?你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说。”叶飞急得直跳。

王然有点惊讶的看着叶飞:“你还真想去?难道你真没看出来?”

“什么,看出来什么?”

“嗯,没什么。”既然他的天眼再次失灵,王然也懒得点破,这样会让事情更加有趣一点。

“还有什么事,要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叶飞急匆匆的道。

“你去哪?”王然还真担心他跑去请琪拉儿吃饭,这么可口的美食送上门来,别人就算不饿恐怕也只能笑纳了。

“还能去哪儿,买词典学外语啊。”叶飞一边说一边飞快的跑出机场大厅。

梁静摇了摇头:“他不会是真爱上那小姑娘了吧,别人可是未成年少女,警察知法犯法,该罪加几等来着?”

宁远飞笑道:“爱情不分种族,不分贵贱,不分高低,现在连性别都可以不分了,哪里还在乎什么年龄。”

王然简短的总结:“*情结,男人的通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