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阻在梁宁二人身前,面对铃兰儿,看起来就那么随随便便的一站,却封住了她前进的路线。

铃兰儿悠悠上前一步,说道:“柳大哥,莺穿姐,师父他老人家出关了,让我来清理门户,你们是自己动手呢还是等我动手?”

那男的说道:“小师叔,这样说来你可就不对了,要说到清理门户,我们两个早被逐出师门,不再是巫门中人,你们未必管得太宽了点,不过我柳带情念着往日同门之宜,尊你是师祖的关门弟子,不想和你动手,你不要以为我是真怕了你。”

铃兰儿对那女的说道:“莺穿姐,我总忘不了往日你对我的好处,你走吧,我不想和你失了和气。”

那女子苦苦一笑:“小师叔,你别再叫我姐了,我当不起,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我早已没有了退路,我们不过是习了双修之法互为采补,又没有害过他人,别人道家之士说我是邪门外道,难道我们自家人还不知道其中的决窍,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民间自古流传采补之术,大多是借他人精元提升自身修为,被采者失了精元身虚体弱,往往肾虚多疾,重者甚至英年早逝,所以总被视为邪术,但巫门的采补之术却另辟奚径,修炼者阴阳调合,乾坤互辅,一采一补相辅相成,对双方都是大有裨益,和民间通常所谓采阴补阳大有不同。但世人只要听到采补两字,哪里又会去分其中的同异,只当是邪门歪道群起而攻之。

巫门近百年来人丁单薄势力大不如前,怕门人多惹是非,立下规矩不许再修炼此术,十年前巫门之主闭关修炼,柳杜二人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炼功之法悄悄修炼,从此欲罢不能,后来事情败露被逐出师门浪迹天涯,自以为从此和巫门再无瓜葛,哪知道还是让铃兰儿找上门来。

铃兰儿道:“师父让我来并不是为了你们双修的事,而是为了灵巫。”

灵巫修炼之术是巫门不传之秘,历代择人而传,考查甚为严格,以柳带情和杜莺穿的资历本来学不到修炼之法,却不知道怎么的又让他们炼成了灵巫,巫门之主怕他两人心术不正,门中秘术流落民间,这才令铃兰儿前来清理户门。

柳带情见师门已经知道灵巫的事,知道没法狡辩,他是个自傲的人,一向不把这个小师叔放在眼里,这时反正破罐子破摔,喝道:“要打就打,有什么好说的。”说完从怀中掏出一条漆黑的小蛇儿,那蛇儿身体僵直一动不动,好象是同竹木雕琢而成。柳带情将尖锐的蛇尾对准掌心手用力一划,掌心喷出一条血箭,小蛇儿被血浸透,迅速融入鲜血消失不见。再看柳带情手掌伤口已经完全愈合,掌心出一道漆黑的蛇形花纹。

柳带情一掌拍出,掌心蛇儿好象活转过来飞出手心,如黑虹贯日飞向铃兰儿面门,另一端却还联结于掌,黑芒随着他的手掌凌空飞舞,化成一条漆黑亮闪的巨蛇,跳跃在铃兰儿身旁,长长的信子象一把利剑伸缩自如,不断袭向铃兰儿。

铃兰儿虽然说得轻松,心里可不敢怠慢,身子滴溜溜打了个转,平地滑行,游走在黑芒之外,纤纤玉指轻点,指尖迸出万束银丝击向柳带情,用的是独门绝技绕指柔丝,丝丝如箭天女散花般穿行在黑芒之中。柳带情知道厉害,晃晃身轻巧躲闪,黑蟒吐信仍不离铃兰儿要害。铃兰儿心中叫苦,不知道他的冥真烈芒竟然练到如此境界,被他抢了先机,一时只能躲躲闪闪没有还手之力。

铃兰儿醉心阵法,很少练习搏击之术,对近身相斗并不擅长,又不象柳杜二人早年便出师行走江湖,多少学了些功夫,这样的打斗自然吃亏,只能靠师父传下的身法四处游走,斗了个不胜不败。

杜莺穿和柳带情同修多年,心意相同,练的又是合击之术,见他动手也不能闲着,也拿出一条白色的小蛇儿,象柳带情那样融在掌心,双手在胸前圈出一道旋涡,惨白的雾气在胸前流动,渐渐凝成实体,一道惨白的火焰无声的燃烧,越烧越旺笼罩全身,脚下一动,身影向铃兰儿扑去,这时火焰更白,早看不见人形,只看到一团熊熊烈火将铃兰儿卷入其间,火焰周围却腾出阵阵雾气,这就是她和柳带情双修练成的冥真冷焰。

铃兰儿应付柳带情本已不易,这时杜莺穿加入战团,更是左支右拙好不吃力,没有多久就气息不匀*吁吁,面色泛红汗光闪闪。王然虽对铃兰儿抢走自己灵器感到气恼,却并无恶感,看这样子知道她撑不了多久,便想要出手相助。

这时铃兰儿已被柳杜两人逼到门边,脚下稍有停滞,便被杜莺穿的冷焰包裹其间,柳带情的烈芒也顺势卷上她腰腹。王然想要出手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看着铃兰儿身陷黑白之间,两团邪气越绕越紧,铃兰儿原地打转再也动弹不得。

眼看铃兰儿就要香消玉陨,胸前突然迸出一道银光,将柳带情的黑芒一斩两段,环绕铃兰儿如彩蝶飞舞,蝶翅中银光闪耀,发散出道道浩然玄气,原来是她从王然手中抢去的那把古锭天星伏魔刀。柳杜二人自被逐出师门后练的全是邪术,早已堕入魔道,最怕的便是道家罡气,这把古锭天星伏魔刀是李元用自身元神灵气修炼而成,早已通灵,正是两人天生的克星。

银刀飞舞,霞光流动,紧裹铃兰儿的白焰遇到那道玄气,转瞬烟消云散,杜莺穿收功不及被银芒扫中,惨哼一声后退几步,痛苦的捂着胸口,惨白的面孔扭曲变形,汗水晃着晶光滴滴下落。

铃兰儿的情形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单膝着地娇躯微颤,似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调息一阵才缓缓起身,胸口仍止不住波澜起伏,王然见她脚下虚浮,背心处湿了一大片,知她不过勉力支撑,可怜的一点丹气早已油尽灯枯,现在若是动手的话,只怕她是一个回合也抵挡不住了。

柳带情并非没有看出铃兰儿的底细,苦于自己的冥真烈芒全由心发,巨蛇被斩身受重创,几乎连站都站不稳,杜莺穿的冥真冷焰被破,她功力稍逊受的伤势只怕比自己还重,想要动手是不能了,只能和铃兰儿遥相对峙。

铃兰儿深吸一口气,伏魔刀回到怀中,看着杜莺穿关切的问:“莺穿姐,你没事吧。”

杜莺穿摇摇头,苦笑道:“谢谢小师叔关心,暂时死不了。”

铃兰儿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指着宁远飞和梁静说道:“莺穿姐你们走吧,能走多远走多远,这两个人给我留下。”

杜莺穿施了个礼,正要起步,柳带情说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两人知道太多的事,我是不会留下来的。”

铃兰儿冷了脸:“难道你还想再斗一场?”口里这么说,心中却是暗暗叫苦不已。

柳带情嘿嘿一笑说道:“你那件灵器本是仙家至宝,正是我们功法的克星,可惜你炼不得法,只要我们不使出烈芒冷焰,恐怕你也使动它,再斗起来顶多同归于尽,我们也不亏了。”

铃兰儿不懂炼器之法,根本使不了灵器,刚才因为古锭天星伏魔刀和柳杜二人所用的功法天生相克,所以自行攻击,却被柳带情看出其中关键。

宁远飞看出事情不妙,勉强笑了笑说道:“这个你放心,我们口牢得很,绝对不会吐露半点风声,你要不信的话我发个誓怎么样?”这话怎么听怎么衷肯诚实,王然听到耳里却忍不住想笑,连铃兰儿都悄悄摇了摇头。

柳带情哼了一声没有理他。

宁远飞接着又说道:“再不然这样,你给我们吃点毒药,我要管不住这张嘴你就别给解药,听说下蛊很厉害,要不你下蛊也行。”他武侠小说看得不少,这一招用的人很多,但自己提出来的到目前为止好象就他一个。

柳带情没有说话,杜莺穿轻笑一声,显然没人把他的话当回事。

宁远飞收起笑容,咬咬牙认真的说:“你们放了她,带上我走,这样总该放心了吧?”

王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吃了一惊,才知道他对梁静情深如此,心中倒有几分敬意。梁静显然也愣了一愣,目不转睛的看着宁远飞,眼中蒙上一层雾意。如果换了方欣等人遇上这样的情景也许会痛哭流渧海誓山盟同生共死,她却没有,只是对着宁远飞微微点了点头,重又低下头去,王然看见,她的脸上分明挂着浅浅一道晶莹的湿润。

宁远飞不敢看梁静,怕自己的坚定意志会在接触到她眼神的那一刹间被击得粉碎。

杜莺穿笑道:“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痴情人,我很多年没这么感动过了,可惜带着你更加麻烦,不如把你炼成灵巫,终身受我差遣,你看怎么样?”

宁远飞正颜道:“只要你们放了她,怎么样都行。”

杜莺穿笑道:“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作灵巫?就是炼化你的灵魂,让你失去思考的能力,终生象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

宁远飞没有犹豫:“我说过了,你想怎么样都行。”

梁静勉强撑起身体,握上宁远飞的手,灿烂笑着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的。”说着垂下头起,轻轻靠着他的肩膀,幸福的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