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虎离山之计。”徐悠说道:“先派人去武当山捣乱,武当道长一怒之下抓了真君洞府的人出气,老黑熊兴师动众赶去报仇,再趁机骗走宁远飞几个,说不定奥斯曼公爵也中他们的计。”

“好象是这么回事,不过犯罪动机很重要,你们说会是谁干的呢?抓了宁远飞他们几个又能有什么用?”叶飞象所有经验丰富的刑警一样有条不紊,不过他的工作好象主要是巡逻。

“除了松川家族和黑暗圣殿,我们没有太多的敌人,这件事应该不是松川家族做的,他们现在自己的事都还忙不过来,哪里顾得上我们。剩下的就只有黑暗圣殿了,把人吸成肉干也是他们的专长,目的当然很简单,为了寒蝉金丝,只要以宁远飞等人为要胁,不管我愿不愿意,都只能交出来。”王然略略一想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既然寒蝉金丝的奇异功效可以改变德拉内尔家族的命运,当然也能改变黑暗圣殿的命运,他们怎么会无动于衷呢?他们等这个机会一定已经等了很久。

“嗯,应该差不多吧,和我想的一样。”叶飞面不改色心不跳,赞许的说道。原来爱情不止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意志和生活习惯,连虚荣心也会跟着膨\胀。

别管那么多了,还是先去武当调解调解吧,这事也是因我而起,伤了两家和气就不好办了,小糊涂仙你也一起去,多个帮手好办事。”王然一把提起小糊涂仙,重达一百公斤以上的庞大身体,在他的手中轻若无物。

“什么,去武当山?为什么不先去救大宝他们几个?”小糊涂仙吓了一跳,他对真宝天君避之不及,怎么愿意主动跑去见他。

“你知道他们在哪儿吗?反正黑暗圣殿为的是寒蝉金丝,迟早会找上门来,我们何必白费功夫象没头苍蝇似的乱窜。”王然冷静的说道。

“要找他们其实也不是太难。”小糊涂仙吞吞吐吐的说道。

“你知道人在哪儿?为什么不早说?”王然气急败坏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我只是说找他们不是太难,你忘了我的酒仙七识吗?”小糊涂仙递出酒葫芦:“劳驾,哪位帮我盛点水来,我实在走不动了。”叶飞接过葫芦飞快的跑下楼去,楼下再次传来物证落地的声音。

别墅里飘出醇厚的酒香,随着夜风四处传送,连远在城里的人都闻到一股如八月桂花般的清雅芬芳。疲惫的人们彻底放松自己的神经,早早的进入梦乡。上海,这座现代化的不夜城,从未象今夜这样平静安宁。

而与此同时,淡淡的酒香却随着轻风四处飘扬,传遍了神洲大地。小糊涂仙用力抽了抽鼻子,“就是那里了。”说罢软绵绵的躺倒在地。这倒酒仙七识,几乎耗尽了他体内妖魔内丹之气,不过为了终身大事不受人左右,这么做也是值得的。

一道青色的霞光从别墅刺入天际,透明的光芒向上流动,数道人影也随着光影跃入云间,随着云雾远远的向南飘去,如果视力够好的话,一定可以看见,在几道人影的下方,还悬着一道肥胖臃肿的人影,张着大嘴流着口水睡得正香。

夜色里,一幢陈旧的小楼耸立在崎岖的山道间,将伸入山间的小道从中切断。小楼似乎成为山里山外的一道分水岭,山里猛兽呼吼毒虫横行,原始丛林树木参天,山外泥草清新安静祥和,宛如一片世外桃源。

小楼不知始建于何时,墙角屋檐随处可见风雨侵蚀的痕迹。在这样的山间,有这样一座古老的小楼大概不会令常人觉得惊奇,但如果他们也象王然一样看见剥落的砖墙间隐隐逸出的道道黑芒,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

“我们到了。”王然在山脚坠入云端,那幢小楼里除了他熟悉的黑暗气息,还隐藏着其他什么东西,令他感到不安,却又感到吸引。

一行人沿着结露的小道朝山上走去,脚下的泥土湿润松软,就象踩在薄薄雪地上一样舒服惬意,王然的身后,还拖着半梦半醒双目微睁却无半点神光的小糊涂仙。酒仙七识之术极耗真力,充足的睡眠来他来说当然是最好的恢复方式,尽管他每天都不不停的恢复。

“你们这是去哪儿啊?”一位老人友好的问道。他的房子就建在路旁,老两口坐在门口乘凉,老人吧嗒吧嗒咬着烟杆,老妇人借着桌上昏黄的灯光纳鞋底。

“我们去看一位朋友,就住在山里的小楼。”徐悠指了指山上,夜色下小楼的轮廓有些模糊,从平坦的土地上突兀而起,如一块横亘在道中的巨石。

“那儿啊?”老人的脸色一变,看几人的脸色有些不那友好了。

“有什么不对吗?”祈可天真的问道。

老人细细打量王然一行人,怎么看也和印象中时常进入小楼的人不大一样,说道:“你们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那楼里时常闹鬼,大白天都闹,邪得很,我们山里人平时都不敢过去,采药打猎都从山后进去,不敢从前面,听说前几年有个胆子大不信邪去了一次,回来就傻了,现在连吃饭都得要人喂,吃喝拉撒全在**,好好一个年轻人就这么完了。”

老人的话总是特别多,说到这里话头就有点打不住了,老妇人恐惧的望了一眼黑暗中的小楼,瞪了一眼老人:“别乱讲话。”老人赶紧打住。

说到闹鬼,王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事上可怕的事多了,唯一不怕的就是鬼。接着问道:“老人家这幢楼是什么时候建的啊?”

老人看了一眼老妇人,见她不是太生气,答道:“这事说起来就邪门了,有人说几百年前这楼就有了,也有人说才修了没几年,还有人说建了刚刚几天,都迷糊了,反正我是打小的时候就知道有这么两层楼,到底什么时候有的谁也说不清楚了。”老人有些迷惑,好象连自己都无法确定。

老妇人这时插嘴道:“别听他老糊涂的,哪有几百年,我没出嫁的时候听老一辈的人说,这山里原是座老庙,叫什么、叫什么轩辕庙来的,那时候灵得很,逢年过节的时候烧香拜神的人要排好几里路呢,有一年发大水,山上滑坡,把庙给埋了,老一辈的人都说是村里人做多了缺德事,唉!”

原来是座轩辕黄帝庙,难怪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看样子这楼里除了黑暗气息,一定还隐藏着道家秘密,黑暗圣殿倒还会找地方,竟然找到这处一处风水宝地。王然心里多少有底,向两位老人道了谢,一行人朝着小楼走去。

走得近了,才发现小楼的后面古木参天,兽呼虫鸣之声不绝于耳,楼前却草木枯萎一番破败景象。楼里一片漆黑,虽然楼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却不象有人居住。走到楼前,一阵冷风从楼中迎面扑来,徐悠打了人冷战,紧紧的偎在王然身旁。

“这辆车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王然注意到依靠在楼侧,隐藏在小楼阴影里的一辆吉普车,外形和自己从叶南行那里“借”来的一模一样。不过车身油漆就有天壤之别了,这辆车完好无损,自己那辆,不提也罢。

“这不就是你的吗?”徐悠看了看车牌,惊讶的说道。

“怎么成新车了?”即使以他对机械一窍不通的眼神,也能看出这是一部全新车,没跑过多少里程。

“大概是骗吃骗喝的时候有人帮着修的吧。”说到“修”字的时候,两人露出会意的笑容。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王然不解的推开大门,居然没有上锁,象是好客的主人早早开门迎客一样。

屋内的装修和小楼一样陈旧破损,叶飞打开昏暗的电灯,摸了摸木桌,上面没有灰尘,最近这里一定有人居住。“大宝,宁远飞?”祈可大声的呼喊,沉闷的回音在寂静的屋子里回荡,但没有人回答。

整幢小楼阴风惨惨,令人感受到发自心底的寒意。

“这里没有人,都在城堡里。”不知什么时候,安德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王然的身后。

“你怎么知道?”徐悠好奇的问道。这个安德烈,每次都无声无息突然出现吓人一大跳,好在已经习惯了。

“因为这里就是死灵王子的宫殿,我曾经是他的议事官。”安德烈走向小楼最内侧的墙壁,手指深深的刺入墙壁,飞快的划动,一道六角星芒在他的指间闪耀出清冷的光芒。墙壁消失了,一座高大的拱型城门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没想到黑暗圣殿也能制成幻境,虽然和道家幻家幻境有很大不同,但也足以令人惊奇了。王然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一直低估了黑暗圣殿的实力。

跟着安德烈踏入城门,身体没来由的感到沉重的压力,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了。这是一片阴沉得几乎没有光明的辽阔大地,一眼望不到边际。贫瘠的土地上寸草不深,走在如沙般的土地上,脚底不时传来生硬的异物感,被脚步翻出沙土的骷髅骨架闪动着幽绿的磷火,提供有限的一点光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