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隐隐传来战马的悲鸣和骑士的惨叫,如果没有雷声的掩盖,那会是令人撕心裂肺的声音,凄厉到连他们的敌人都会于心不忍。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被闪电和雷声所掩盖,人们只看到了自然力量展现出的无法形容的美。

嘹亮的号角声在巨大的雷声中响起,几乎细不闻,但早就萌生退意的骑士却象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捕捉到一线生机,所有那些在惊雷中幸存的战士得到号角的指引,飞速逃离雷电的包围,骑着战马远远消失在天际。他们最终还是失败了,但此刻的心情却比获胜还要欣喜,还要庆幸。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状观景象惊呆了,也许是被吓呆了。过了不知道多久,雷声渐渐变得稀稀落落,闪电的光芒也不再象先前那样刺眼,它们的能量在不断的爆裂中消耗殆尽,最后终于完全转化成游离的电子能量重新回归大自然的怀抱。当雷声和闪电终于完全结束的时候,天空中已经不见黑暗骑士的踪影,只有破碎的战甲和弯刀跌落海面,溅起朵朵水花,他们的主人,早已化作尘埃随风而逝。

“太可怕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徐悠满脸惊愕的望着王然,所有人都回头又惊又疑的看着他。

王然的手指还紧紧扣着弓弦,弓身弯如圆月。“波”的一声轻响,王然松开手指,弓弦猛的回弹,整个长弓轻颤余音不绝。“不是我。”王然摇了摇头。

“那会是谁?”

“去看看就知道了。”王然微微转身,向着闪电从海面上升起的方向。林木加足马力,游艇微微一震,以它所能达到的最快航速向前驶去。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最先进的混合推进系统?”狂风刮入舱室,人们的衣衫在风中喇喇作响,王然却有些失望,这样的速度和他想象的相差最远。

荒木没有注意到王然脸上失望的神情,盯着仪表激动的说道:“我们刚刚打破了世界纪录,世界上没有任何舰船能有这样的速度,而且我们还装载了武器和充足的弹药补给,真难以想象,如果没有这些东西我们的速度会有多快。”

“如果这也能算是速度的话,你们一定没有见过真正的速度。”王然轻轻捏了捏手指。蓄积了整整一天的灵丹真气,却没有等到最后爆发的那一刻,让人抢走了先机,他多少有些失望。现在,应该是时候让自己绷得牢牢的神经放松一下了。

真气顺着双足注入游艇,涌向游艇的下方。艇后的海水激荡起一道飞速转动的涡流,推动着游艇象离弦之箭飞驰在海面,远远的望去,游艇竟似悬浮在水面向前飞射而出。

林木和荒木两人毫不准备,在游艇突然加速的那一瞬间被惯性扔向后方,重重的撞在舱壁。两人勉强坐直身体,难以置信的看着窗外的景象,翻腾的海水飞一般从眼前一闪而过,晶莹的水光象子弹一样猛烈的敲击着舷窗,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看到没有,这才叫速度。”王然得意的说道。

“速度是很快。”林木有些眩晕,胃中一阵翻腾:“如果你再不减速的话,游艇散架的速度会更快,我们的游艇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速度?”

“放心吧,这点简单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就算这样开上一年,我相信它都不会散架。”在加速的同时,王然也没有忘记以真气牢牢护住船身。

“安德烈呢?怎么不见了?”。徐悠这时发现,一直紧紧跟随在王然身侧的安德烈不见了踪影。

“他已经回去了,这样的闪电对他来说也是足以致命的打击。”王然抖了抖灵弓,众人这时才注意到,闪电不止袭击了天空中的黑暗骑士,同时也没有忘记身处下方的游艇,不过它的攻击似乎是有选择性的。只有拥有黑暗气息的人或者灵魂才会受到它的亲睐,王然等人却不会受其所害。

一道浅蓝的弧光在弓身悄悄流动,过了很久才消失,弓身上留下一个永久的印记,是一只精巧而怪异的奇兽图案,头长双角,细长的身体上覆盖着细细的鳞甲,四只粗壮的利爪翻云覆雨,象极了中国传说中的龙,但显然又有很大的不同,更加质朴拙实,缺少了一些艺术上的美感。

“保持航向,我去休息一会儿。”王然收回灵弓,和徐悠一同回到船舱,同时收去贯注在游艇上的真气,游艇恢复到正常的航速。

天渐渐的亮了,海天交界出映出金色的鳞光,林木开始减速。远处,几艘破旧的海船以极慢的速度在大海中缓缓前行,对正在习惯加装了超科技混合动力系统正常时速超过六十节的游艇的人们来说,远方那几艘破船的速度真无异于蜗牛爬行。

“好象是中国海船。”王然隐隐看见船上飘扬的红旗,喜悦的说道。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真切的体会到他乡遇故知的激动心情。

“嗯,是渔船。”林木的声音却没有这样的喜悦,反倒有些忧虑。

“怎么,有什么不妥。”王然听出了他话中的忧虑。

“当然不妥,这一片是印尼海域,至少印尼人认为这是印尼海域。”荒木抢先回答。

“印尼?”王然想了想,“有点印象,是不是前不久遇上海啸那个,好象我们还捐了款的吧。”

“没错。”徐悠的脸色也变得不太自然。

“怎么你们都是这副表情?”王然看他们的神情大惑不解。

“怎么你不知道吗?”徐悠惊讶的说道:“印尼人对华人的态度就象中国人对日本人一样仇视排斥,而他们采取的手段就不象我们那么温和了,甚至比日本人在南京大屠杀中所做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听到她的话,林木和荒木两人深深的低下了头,对这段历史,他们比其他的同胞更加了解。

“哦?不可能吧,我捐了好几百呢。”对于那时的王然来说,几百大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让他心痛了好久,在知道印尼对华态度后,这种心痛转变为一种愤怒。

“后面那几艘是什么船。”王然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渔船身后几艘线条流畅的海船身上。

荒木再次拿起望远镜,突然惊呼道:“是印尼驱逐舰。”说完扔下望远镜激动的扑向控制台,对他这样的兴奋神情王然再熟悉不过了,每次炮声响起前他都会这样。

与此同时,林木迅速冲出舱外,又很快回到驾驶舱。

“你干什么?”王然问道。

“换国旗。”林木加快了速度。王然抬起头,白底红心的膏药旗在头顶迎风飘舞。

“为什么?”王然有些不悦的问道,对于头顶的膏药旗他有说不出的反感。

“如果要交火的话,我想挂上日本国旗可能会好一点,因为他们不会主动开火。”荒木回答。

“难道挂上中国国旗他们就会主动开火?”王然不解的问。

“那说不一定。”荒木低声的说道。

“你们太紧张了,不管怎么说才捐了钱没几天,要翻脸也不会这么快吧?”王然对林木两人感到有些恼怒,他们那种莫名其妙的民族优越感深深伤害了王然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要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拥有那有理直气壮的优越感?

“捐款是为了表示我们对他们的友好,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就是因为他们对我们不够友好。”徐悠淡淡的说道,有些无奈。

话音刚落,远处的印尼军舰上升起几团黑雾,而炮声则间隔片刻才传到耳中。一艘渔船上升起比朝阳更艳丽的火光,在那么近的距离上,任何武装舰艇的命中率都能达到百分之一百。几艘渔船受到炮火的威胁立即减速抛锚,受损渔船上,几名船员扑腾着跃入水中,紧跟身后的印尼驱逐舰迅速围了上去。

王然完全呆住了,他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就发生在眼前,他感到震惊,更感到不解。什么叫恩将仇报,这不就是了吗?

“要打吗?”林木试探着问,其实他的心里很清楚,这样的问题本是多余的。

游艇已经到了最佳射程之内,对方虽然对这艘突然出现的游艇感到诧异,但他们更多的将注意力放在渔船的身上,并没有在一艘游艇上浪费太多的精神。

“今天他们用的炮弹,就是用我捐的钱买的。”王然侧头冷冷的看了林木一眼,面部肌肉因为愤怒和痛楚而变形。

什么都不用再多说,现在的王然,比任何时候的王然都要可怕。

游艇在炮声中微微的震动,一连串炮弹呼啸着飞向天空,准确的落向敌舰。也许是为徐悠刚才说起的那场战争和屠杀感到羞愧,想要为自己的民族和先辈曾经的罪行寻求一点弥补,也许是为了向人们证明自己的能力,荒木战意高涨。

“最好小心一点别误伤了自己人,不然我把你扔海里喂鲨鱼。”王然看着在天空中连成两条弧线的火光有些浅浅的担忧。

“放心吧,虽然我对自己的能力也有不小的怀疑,但你应该相信自己祖国的科技实力,据军方透露的资料,这种超轻型两用舰炮在中短距离上的命中率高达百分之一百,虽然射程稍差,但凭借其射速,其攻击力绝对不亚于意大利127mm/62轻型舰炮,用来对付这种老掉牙的驱逐舰太轻松不过了。”荒木非常自信。

王然对他口中那些枯燥的数据一窍不通,但他知道荒木说得没错,串连成两条精美弧线的炮弹就象沿着早已画好的路线一样,精确的落向同一个点,一艘驱逐舰几乎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在密集的炮火中爆炸。隆隆的炮声中,舰艇冒着沉沉的黑烟断成两段,急速沉入海面,只余下一个深深的旋涡。

“看样子我们的速度优势没有发挥的余地了。”林木有些遗憾。

“别太轻松,他们的火力也不弱。”荒木异常严肃。

敌人显然没有料到会遭遇突然袭击,有谁会想到,一艘游艇竟会有这样的火力。其他几艘驱逐舰上的官兵乱作一团,王然隐约听到他们的狂笑声噶然而止,代之的是慌乱的呼喊。很快,敌舰发起反击,不过他们的命中率显然低了许多,舰炮发射速度更无法和游艇上的超轻型自动舰炮相提并论,几发炮弹笨拙的落入游艇不远处的水面,溅起巨大的水花,游艇在翻腾的海浪中起起伏伏摇摆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