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劈出一道明亮的电光,黑暗的天空瞬间变得如白昼般的通明,就在黑白交替的那一瞬间,一道细致典雅的剑影投射在青石之上,隐隐约约飘飘忽忽,但毫无疑问,那是一柄古剑特有的锋芒毕露的身影。

“承影!”王然一身惊呼。没错,这就是传说中十大名剑之一的承影,只见剑柄不见剑身,真正的大隐之剑,却也是十大名剑中最锋锐最优雅的*。

“原来你也知道这柄剑,可惜落在我的手中,暴殄天物啊!”武神城主点了点头叹口气,对拥有这样的名剑心怀不安。双手微弱剑柄,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闪电的光芒瞬间逝去,再也看不到剑身的黑影,只见到剑柄前端指向身前的青石。轻轻一声嘶响,象一道锋利的剑芒劈开一段老朽的松枝,青石从中而裂,洒出万点华光,投身小道尽头的参天绝壁。

金色的光芒洒上石壁反射向无尽的虚空,万丈深渊之上,投射出金黄朱红的数道霞光,一座高大巍峨的建筑如同海市蜃楼一般悬浮在天际,扭曲的光芒渐渐平稳,呈现出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十二只惟妙惟肖的神兽雕像隐现于天空,依据十二地支的方位守卫中宫殿四周。眼中晶光流闪,好奇而又警惕的注视着下方众人,就如同鲜活的灵兽一般。

王然抬头望去,越看越觉得惊心,脱口而出:“神宫,这是远古蜀国的神宫。”

这座宫殿几乎和他在叶家世代守护的禁地所见的神宫一模一样,一排朱红的圆柱支撑起整座宫殿,金黄的瓦片闪亮如新,就如同昨天才刚刚建好的一样,檐角上挂着晶莹的露珠,浸染着山谷中特有的丰盈灵气。圆柱上,几条似龙非龙的金色异兽绕柱盘旋仰视星空,*洁白玉珠似吐非吐,屋檐上,飞燕展翅欲飞,面朝西方似轻声悲啼。宫殿里面,一排金色的长梯拾级而上,通到宫殿的最上方,和蜀中神宫一样,那里也不象通常宫殿一样设有高高在上的宝座,而是一只巨大的神兽雕塑。

这也是唯一和蜀中神宫不同的地方,那不是一只火红的大鸟,而是一只通体洁白身形雄伟神态威猛的斑纹巨虎,侧身扭头俯视众人,如帝王降临君临天下,世间万兽都臣伏在它的威仪之下。

这一次王然径直将目光投向神宫中间,烟雾飘渺的金色香炉之后,同样也是一方古拙的松木神坛,不知经历多少年风尘,仍然保持着松木特有的苍劲朴实,神坛上洁净素雅,只有一方毫不起眼的白色玉石,和蜀中神宫所见的红色奇石一般大小,棱角却更加分明,似乎从未有人在意过这块玉石,也从未有过人用心去揣摩过,或许根本没有人知道它存在的意义,只有王然知道,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玉石,而是一条追求力量的捷径,通过它,人们有机会体会到天地间最神奇的力量。

“你已经见过叶家守护的神宫?”武神城主问道。

“是的,除了那只神兽和这块玉石,几乎完全一样,原来你们也是神宫守护者。”王然答道。记得叶家三老曾经说过,当年守护神宫的除了叶家一脉,还有其他几大家族,后世分崩离析各奔前程,原来徐家也是其中一族。也怪自己太笨,他们同为驱魔一族,彼此混元天眼和破魔真气知根知底,当然绝非一般同道中人那么简单。最好笑的还是叶飞,常常骚扰几名女孩想要驱魔除妖,却不知道在女孩当中就有一位驱魔家族的后人,而且还同为神宫守护者中的一员。

但令王然感到疑惑的是:既然同为神宫守护者,徐家为什么要离开蜀地,如果真的是放弃自己的守护之职,为什么在千里之外的汪洋大海之中,又有一处一模一样的神宫,和一只全然不同的护殿神兽和一方白色奇石,而守护者,为什么不是徐家的后人,而是一个来历神秘的武神城主。不过很快,他就会知道答案了。

“也只有你才会注意到这块石头,常人进来只会注意到那只神兽。”武神城主笑着踏足阶梯朝殿内走去。徐悠眼尖,听两人对答很快发现了那方所谓奇石,虽然质地细腻,比常见玉石品质更高,却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其他人却是心存疑惑四处搜索,眼神还是不知不觉被那白虎神兽所吸引。

神宫悬空屹立在空谷之上,狂风刮过山间,武神城主拾梯而上一头银发随风飘舞,这处神宫似乎只是一道光线的映射,并没有实体,但武神城主却走得平平稳稳如履平地。王然跟在武神城主之后走进神宫,徐悠又是惊奇又是恐惧,挽着王然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朝里走去,感觉有一道平稳的力量稳稳稳托着自己,走在虚幻的神宫,就象行走在真实的青石地面,或许神仙的腾云架雾也是这样的感觉吧。

林木和荒木两人来到武神城见过了不少怪事,也长了不少见识,算是见怪不怪,但还是不免有些迟疑,这种事远远超出了他们的的理解能力,两人对视一眼犹豫了一阵跟在织田裕美的身后走神宫,表面沉稳冷静,内心却一阵恐慌。

走到神坛旁边,武神城主端正面容,面朝神兽拜了几拜,转身对众人说道:“我知道你们心中都有很多疑问,王然去过蜀中见过叶家守护的神宫,可能对处宫殿的来历略知一二,但也因此更加疑惑。”他说的没错,正因为知道叶家的来历和神宫的秘密,所以王然对眼前出现的这处神宫更感神秘。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武神城主,知道他很快就会说出答案。武神城主沉吟片刻,理顺思路缓缓说道:“大概是远在四千年以前吧,远在华夏大地内陆的巴蜀之地,诞生了一个强盛的王国,后世称为古蜀国,被后人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的三星堆古遗址,就在古蜀国境内,它的繁荣和辉煌,远远超出世人的想象,古蜀国历代国君尊崇巫术仙法,广建神宫供奉天神为民祈福,其后某日天降奇石,四色神光现于蜀国境内。”

徐悠好奇的打断他的话:“是不是就是这块石头?”说着拿起神坛上的奇石,入手温凉,却没有半点奇异之处。

武神城主道:“对,这只是其中一块,蜀王派人循着神光四处搜寻,最后找到四块奇石,一块色泽洁白如同宝玉,就是眼前这一块,起名叫白虎宝玉,一块青幽如蓝,轻柔如软絮却又刀斩不破,名为青龙祥云,一块玄黑似铁坚不可催,名为玄武铁英,最后一块,也就是你在蜀中神宫中所见的那一块。”武神城主望向王然:“血红如火不在五行,名为朱雀神火。“

王然奇道:“原来这样的奇石一共有四块,既然是蜀国皇族的国宝,为什么不全都供奉在蜀中故国神宫,反倒东一块西一块,现在我已经见到了两块,不知道其余那两块又在什么地方。”

武神城主道:“这四块神石各有玄机,如果参透其中奥秘,就可以获得天地间最本原的力量,那方朱雀神火,能令人掌握大地中生命之火的力量,而这块白虎宝玉,能够激起出人体天生的所有潜力,青龙之雨代表着天空宇宙雷电风雨的自然之力,最神奇的是那块玄武铁英,能使人参悟生死,掌握生生不息永无衰竭的生命轮回,获得来自黑暗和光明交替的初始之力。

最初获得最几块奇石的蜀国国君,穷其一生细心揣摩,终于了解到其中所蕴含的巨大能量,修成正果成就仙业,这几块奇石也成为蜀国皇族的传世之宝,后世子孙为防奇石的秘密被外人知晓,命令蜀国四名最勇猛的武士世代守护神宫,我们叶家和徐家就是其中的两家。

这几块神石只传了几百年,蜀国内乱,当代国君为防有变,迫于无奈命令实力最强的叶家镇守神宫,其他三族携宝出逃,等内乱平定再重回蜀国,徐家子孙一路苦战死伤无数,最后杀开一条血路直逃到海边才躲过追杀,另两族却不知道逃到了哪里,我们的祖先本想等国内平定再回故土,哪知道这一乱就乱了近两百年,其中发生了些令人不耻的事,徐家没有面目再见故主,就在当地繁衍生息,一直到今天。”

王然早就听说过有关古代蜀国的传说,虽然武神城主所讲的比叶家三老还要丰富多彩,却也没觉得有什么稀奇,徐悠等人哪里听说过这样雄壮凄美充满了传奇色彩的神话故事,一时心驰神往,思绪仿佛回到了数千年前那奇人倍出异事迭起的遥远时代。王然问道:“我想蜀国的内乱大概也和这几块神石有些关系,否则你们也不用携宝出逃了,不知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徐家就在沿海一带安家落户,而你们怎么又来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