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城主道:“我和徐家有旧,认得这道破魔真气,这世上除了徐铉还有谁会使这门玄功,他教你这道真气,又让你混进幻境,当然为的就是这次的武神祭。”

王然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是我和田宫一鸣对决的时候吗?”

武神城主道:“在你刚来武神城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常人,也知道你不是松川家的朋友,但破魔真气的事的确是和田宫一鸣对决时才发现,也猜到这事和徐铉有些关系。”

王然大致明白了一点,笑道:“你当然知道我们不是松川家的朋友,否则怎么会让我们参加武神祭,最后反而坏了松川家的大事。”

武神城主点点头,怀抱古琴起身说道:“那我们就去吧。”

王然道:“先前我还担心这武神城中能有什么异宝,可以入我的法眼,为了它还差点丢掉小命到底值不值得,但见了这道仙境,我也就不用担心了。”这时两人知根知底,王然说话也爽快了许多,不用隐隐藏藏。

武神城主道:“小兄弟过奖了,兴许这件物事还真入不了你的法眼,也就只有那些一心向武的凡夫俗子才对它趋之若骛吧。”

王然道:“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是好奇,真恨不得马上就能见到。”

武神城主道:“不过在那之前,你要先见一个人,这也是武神祭的传统,每一个在武神祭中获胜的人都要见他,这对你很重要,徐铉让你来的目的应该也和这人有关。”

难道不是为了徐悠吗?王然心底有些怀疑。说道:“没想到还有这么多麻烦,不过既然是传统,我想说不也不行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石桥,朝着幻境深处走去,越往里走树林越见稀薄,飘散在空中的仙灵之气却更加浓郁,随着浓浓的迷雾四处飘逸。前方的浓雾中,隐隐现出一座精致的草庐,尖顶圆角,几乎和青城幻境中所见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比那座草庐纤巧细致了许多,隐藏在充满了灵气的浓雾中更多出几分清幽古朴,就如传说中仙人打坐养气的世外桃园。

武神城主在草庐前停下,对王然说道:“他在里面等你,你们的事情我不便插嘴,就先走了。”

王然感到事情越来越神秘,无论佐佐木还是武神城主,到了这道幻境的表现都有些奇怪,心中也越加感到好奇,辞过武神城主走进草庐。

草庐中一方矮几,两块蒲团,和王然见过的所有草庐一样简陋朴素,在这样的仙灵幻境见到一座如此草庐并不奇怪,也只有这样雅致的建筑才不至于污染了人们的眼睛。不过草庐中却有一件事物和这草庐、和这仙境格格不入,令王然初见之下为之一愣,那是一位衣着华丽面容皎好的女子,一身雍荣华贵之气,看气质显是名门富豪家的女眷。

从容貌上看,就算未到中年也已差得不远,却保养得极好,皮肤光洁细嫩,眼角看不到几丝皱纹,如果不是眼中流露出饱经事世所独有的神色,王然几乎以为她只不过二十出头,难道武神城主说的人就是她?王然举目四顾,小小的草庐中除了她,就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人了。

“是你要见我?”王然迟疑着问。当武神城主说到需要见一个人的时候,他很自然的以为也是和武神城主相似的世外高人,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女人。

“是的,其实我们已经见过了,先前我不了解你的真实实力,冒犯之处请你见谅。”女人歉意的说道,报以淡淡的一笑,眼角中竟别有一番妩媚。王然第一次深切的体会到“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真实意味,同样也充满了吸引。

“原来是你!”王然不由惊呼。这名女人他的确见过,不过隔着一层薄纱并没有看清她的容貌,正是织田家族的当代家主细田裕美。

到了这道幻境当中,王然只觉周身通泰,虽然体内真气还是难以活转,却也一身飘逸洒脱之气,尽管和人们通常想象中白须飘飘鹤发童颜的仙人有些不同,但就算是普通人也能看出他隐隐有几丝仙风道骨。织田裕美能进入到这里,显然也不会是普通人,当然也能看出这一点。而王然这时也该明白,织田裕美也绝对不止是一个大家族的当代家主那么简单,她应该也有其他的秘密。

“恭喜你战胜松川竹千代,虽然我们之间没有达什么协议,但我还是要对你表示感谢。”织田裕美向王然点了点头、上身微微向前倾斜。这应该是中国人表示感谢的方式,如果换成日本人的话,那应该是九十度的大弯腰才对。不过这样反而令王然感觉要轻松了一点,他实在无法适应日本虚情假意程序化的礼节,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累!行礼的人累,受礼的人更累。

“我有些后悔了,其实应该和你达成协议才对。”王然不无懊恼的说道,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还不如那时就答应算了,反正是拼命,为什么不给自己多一点回报呢?

“我们的协议仍然有效,你想要什么?财富、名誉,还是其他?不过我想这些你大概都不需要了吧。”织田裕美说道。

“的确,我好象什么都不缺,如果是在一个月以前,我会对你说的财富很感兴趣,但现在我已经有了足够丰厚了家底,说实话就算我在这世上再活上一千年,也不用担心没钱花,至于说到名誉,我想到了这里你应该也了解到我的真实情况,象我这种人,对名誉没有什么兴趣,你还能给我什么呢?”有时候王然自己也为这个问题伤脑筋,他开始了解到血族的痛苦,常人的生命只有几十上百年,所以总希望让自己的生命更加充实更有意义,有人追求物质上的享受,有人寻求精神上的升华,而他们太长的生命反而找不到活着的意义。

“这世上总会有你想要的东西,有的诱惑你无法拒绝,我们可以达成另一个协议。”织田裕美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狡黠的神情。“她年轻时一定是个美女,而且是个比其他人更有诱惑力的美女。”王然不禁这么想,织田裕美一闪而过的眼神似曾相识,是谁呢?也有这样眼神。祈可吗?她总会时常露出这样的眼神,但不同的时,她的眼神中总不可避免的带有些玩笑般的精灵古怪,而不是这样纯粹的藏而不露的狡黠。那么又会是谁,王然忍不住细细端详眼前的美妇人,那容貌那神色越看越觉得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脑子里有些混乱。

“先说说你的条件吧。”王然醒醒神抛开他无法解答的难题。

“加入织田家族,对抗其他的日本家族。”织田裕美认真的说道。

“什么?”王然惊呼出声,他想过很多可能,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条件。织田裕美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情况,怎么还可能提出这样的条件。象他这种人,本来就该置身世外不理凡俗,混成今天这样也是实事所迫,怎么还可能管这些闲事?

“如果我们达成协议的话,我会把自己的妹妹许配给你,她是织田家族新的继承人,而你,将会成为织田家的新一代家主,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和强大的政治影响力。”织田裕美说道。

对常人来说,这个条件有着惊人的诱惑力,甚至是难以拒绝的,但对王然来说却并非如此。

“好象你还是不明白,现在财富对我而言没有太大的意义,我不缺钱,至于你所说的政治影响力,那可能会是普通人的向往,人生不过几十上百年,谁不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呢,可惜我的性命可能会长得连自己都无法想象,所以也不需要,唯一能吸引我的只有美女。”王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干笑一声:“你知道这是天性,不过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缺,而且还有点头大,不知道是谁规定一夫一妻的鬼制度,扼杀人性。”王然禁不住抱怨。

“那么你是拒绝了?”织田裕美也忍不住笑了,她开始喜欢王然的性格,尽管他最后的几句话有违世俗常理,更不符合他修道之人的身份,但那的确是天性,没有人能避免,仙人是不是真的就能完全抛开*,也只有仙人才知道,不过如果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人,仙人还能称作仙人吗?顶多也就只能叫仙,不能叫人了吧。

王然没有直接回答,问道:“武神城主告诉我每一个在武神祭中最终取胜的人,都有机会得到一件奇宝,但在那之前必须先见一个人,应该就是织田家族的人吧?”

织田裕美点了点头:“是的,因为这样东西和织田家有很大的关系。”

“那么是不是我拒绝的话,也就失去了这个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