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安德烈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再没有声音,整个人变成一座邪恶的冰雕。

祈可满面怒气的站在安德烈身后,一张俏脸变得象高山上的积雪一样洁白,原本浅蓝的长裙也变得晶莹剔透,甚至能隐隐看见里面诱人的身姿。她的指间飘出六角的雪花,飞舞的雪之精灵笼罩他的全身,天空中落下小小的冰晶,在路面上铺下薄薄的一层,一阵风吹过,漆黑的长发在冰雪中舞动,王然看得痴了。

“你没事吧。”祈可扶起王然,寒气侵体而入,王然体内断断续续的真气突然又恢复了活力,顺着寒气游走而开,将寒气融为一体,很快游遍周身大穴奇经八脉,于丹田凝结一处。

“没事。”王然吐出一口浊气,“谢谢你。”

“我还以为多厉害,早知道这么好欺负我就不用逃了,还把她们两个累不半死。”

“你要不逃的话她们不会累死,会被你吓死。”王然笑着说,依然紧紧握着祈可的手,身体很快恢复元气,先前的瘀青也消失不见。祈可感觉到他的变化,也感觉到一道纯阳之气没入自己体内,和自己融为一体,疲惫的躯体瞬间有了活力,她突然有点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了。

“她们一定会觉得好玩的,你看多有意思,我们以后想看冰雕也不用去哈尔滨了。”祈可嘻笑站指向安德烈,两人同时怔住了,冰雕不见了,原处只剩下一滩透明的冰水。

“小姑娘,你很可爱,我曾经冰封古堡生活了整整两百年,好久没有看到这么有趣的事了。”安德烈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他并不象说的那么适应冰雪的世界,因为他的声音在微微的发抖,祈可的冰雪和大自然的冰雪完全不同,那根本就是寒冷的源泉,冰雪的精华。

安德烈深吸一口气展开双翅,仰首面对着月色皎洁的月亮失去了明亮的色彩,变得黯淡阴晦,安德烈的躯体去渐渐的发出幽蓝的光芒。“黑暗之光,撒旦的使者,去吧!”他的手中飞出一道黑色的火球,跳跃着蓝色的火焰,从上而下直飞而来。

“小心。”王然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护在祈可身前,看那道黑芒飞到身前正在这时,祈可腕上的七色玉铃发出清脆的声响,黑芒来势一顿,祈可想也没想移到王然身前。黑芒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暴裂开来。无数黑蓝的色带在眼前飞舞,力量从全身的每一个毛孔悄然渗出,强大的邪恶力量包裹着全身,王然握着祈可的手,重重跌倒在地。

“多么神奇的力量啊!真是让人羡慕,不过很快,我将成为它的拥有者,万能的撒旦,您是多么的伟大!”安德烈缓缓的降落下来,看着祈可说道,血红的双瞳中只剩下贪婪。

祈可握着王然的手,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气息从她的身体逸出,看似透明一样,那是生命的元气,王然知道,当这些元气消失以后,祈可的生命也将跟着逝去,他这时记得身上的金符,却没有念动真言,如果要走的话,他会等到最后一刻。

祈可在笑,她觉得很幸福,一直以来,自己所期盼的不正是这一刻吗,她没有想过天长地久,也没有想过海誓山盟,只希望有一天,有一个人能握着自己的手,看自己慢慢的离去,不用去在意那是谁,只要有人陪着自己,那就够了。

“为什么,为什么?”王然大喊。

“我从来没有这样挨着一个人,好温暖。”祈可幸福的笑了。

王然从来没有流过眼泪,几百年前没有,重生后也没有,但这一刻,他感觉到眼角的湿润和温热。

“啊……”王然仰天长啸,啸声在天空中回荡,月亮悄悄的隐去了身隐,朵朵乌云弥漫天际,早春的四月,隆隆的雷声平地而起,一道闪电划亮漆黑的夜空,刺透天地之间地,和王然的身体连成一线。

王然胸中一团怒气直逼天灵,脑中一片空白,双眼变得赤红,突然身体巨震,强大的力量击穿他的身体,将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烧得焦黑,奇怪的是却并没有失去生命的气机,道道白烟从他的身上冉冉升起,口鼻中喷出洁白刺眼的冷焰。

那……就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

瞬间的疼痛过后,王然身体一经,一道紫气破体而出,在空中晃了几晃,凝结成一道人形,狼腰虎背剑眉冷目英气逼人,正是几百年前的王然。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安德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拍动双翅向空中退去。事情到现在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围,没有人能和大自然的力量抗衡,也没有人能经受这样的雷击,即使是强大的王子殿下都不能,这人到底是什么怪物?

“元神,这就是我的元神,这就是我!哈哈哈哈!”

王然狂怒的大喊着飞身而上,正对面如死灰的安德烈,即使只是元神,也能看到他身上一块块鼓出的肌肉,看到他眼中喷出的透明火焰,他身前的空气在瞬间被蒸发,留下若有若无的虚幻,一道浓浓的杀气流过其间,激起一个个死亡的漩涡。

安德烈全身颤抖,不住的后退,却怎么也逃不过王然象无尽深渊一样的眼神。“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会让你消失。”

安德烈狂吼一声,向王然迎面扑来,恐惧让变得疯狂,让他失去了理智,如果他现在想逃的话,也许还来得及,可惜,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什么也没有,安德烈穿过王然的身体,他明明感觉到自己已经接触到他的身体,却象穿过无形的空气一样,没有任何阻拦。

“就没有其他的手段了吗,你的火球呢?”王然站在他身后,冷冷的说,他不会这么快让他死,他要让他的意志一点一点的崩溃,把他的灵魂炼成傀儡,让他时时刻刻受自己的折磨。

王然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已经种入了魔心,他的境地其实和安德烈一样的危险,灵可成仙,也可入魔,他正在仙和魔之间徘徊,这,也是灵仙之劫。也许安德烈陨命的同时,就他失去自我的时刻。

“黑暗之光,撒旦的使者,去吧!”安德烈手中再次出现黑色的火球。

王然倒背着双手,冷冷的看着天际,脸上挂着残忍的笑意。直到火球飞到身前,正要暴开,才突然张开嘴吐出一道灵气,火球原地打了个转,掉头向安德烈飞去,安德烈大惊,正想躲开,火球暴开,蓝黑的色带着亮起一道白光,安德烈惨叫一声,重重向下跌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安德烈的身体慢慢的萎缩,痛苦的呻吟着。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黑暗之光突然失去了控制,不明白一个东方人为什么能使用黑暗家族的秘传之术,更不明白为什么黑暗的力量中竟然有了圣洁之光。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的法宝是用人的魂魄炼来的吧,我也是魂魄。”王然的眼睛里充满迷惘,缓缓伸出手,一道绿光印向安德烈的额头,他的脸上露出邪邪的笑意。

安德烈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活了几百年,有时候想想也真是腻了。我死后会下地狱吗?对我来说那应该是最好的去处了吧。安德烈闭上眼睛想道。

但很快他就知道他想错了,他连下地狱的机会都没有。

一道冰凉的寒流印上他的额头,穿透他的身体,他丑恶的灵魂被纠缠着,惨呼着。安德烈感觉到痛,原来灵魂也会知道痛的吗?

“不,不,求求你,让我死吧,求求你。”安德烈突然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事,在可怜的人类身上,他也做过同样的事情,那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安德烈的脸抽搐着,完全变了形状,蔚蓝的眼睛变成了死鱼一般的白,身体完全瘫软下去,他终于崩溃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还没有玩够。”王然正在失去理智。

“你在做什么?”祈可艰难的问。

王然听到祈可的话,清醒了一点:“我要让他永世不得超身,让他一直受到折磨,哈哈哈哈。”王然狂笑。

“不,你不能那么做。”祈可坚定的说。

“为什么?”王然停下手,茫然的问。

“那么做你和他有什么差别,有一天你会变得和他一样,变成一个魔鬼,杀了他吧。”祈可的眼睛那么清澈,那么温柔。

祈可的话如当头棒喝,王然觉得象是被人从头淋下一桶冰水,瞬的清醒过来:“是啊,我这么做和他又有什么差别,罢了,罢了。”

王然摊开手,原来的绿光消失不见,要一片柔和的白光洒向安德烈,在那道白光暴开之后,他闭上眼睛,感觉温暖的光芒包裹住全身,没有一点痛苦,就好象重新回到母亲的怀抱。

那时自己还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金发男孩,总喜欢倚偎在母亲的怀抱里撒娇,在午后的阳光中熟睡,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该有几百年了吧?安德烈的脸上露出真实的笑容,身体慢慢的消失。

王然收回手,走到祈可的身旁,轻扶她冰凉的脸。

“这还是你吗?”祈可勉强笑着问王然。

“你说哪一个?”王然看了看祈可身旁那个被雷电烧得焦黑却生气未灭的身体,俯下身握着祈可的小手,他的灵气对她毫无作用,祈可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渐渐的变得透明。

“我就要死了。”祈可躺在他怀里,甜蜜的笑着说。

“不用怕,我们会在一起的。”王然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

“我不怕,我从来没有这样和人在一起过,我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