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拉儿突然的改变让叶飞感到陌生,刚才还是那么的“亲密无间”,突然间就变得神圣凛然不可侵犯,她的身上散发着冰冷而高贵的气息,令叶飞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同样难以接近的祈可。

尽管现在的祈可已经比他初遇时要友好了许多,但不经意时表露出的冷漠神态还是让人感到陌生,象极了现在的琪拉儿。

在她们的身上,似乎天生就有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而由于长期养尊处优受人尊敬的生活环境,琪拉儿的身上更多了一份雍荣华贵的高雅之气,令人望而却步。

在爱情――更准确的说是单恋的魔力下,叶飞一直没有注意到这点,但此时,琪拉儿身上的特殊气质不法避免的让他感到无法抗拒的尊崇,也本能的被吸引。

这就是来自德拉内尔家族古老血统的王者之气,不止让人畏惧,也让人臣伏,让人尊敬。

两名年青的忍者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身体似乎瞬间矮了下来,几乎忍不住就要俯拜在地,即使在丹波首领的面前,他们也不曾有过这样复杂的感觉。

石川长老发现部下们的恐惧,他自己也经受着同样的煎熬,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正在驱使他放弃眼下的任务,但为了松川家族的命运,他不能这么做,他不能再等待下去,来自外部和内部的双重压力,迫使他鼓起勇气面对难以抵挡的让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威胁。

看来有必要改变计划了,在琪拉儿露出惊人的气势之后,石川不想贸然暴露自己的底细,还是先让下面的人去试试虚实比较好。

区区两个下忍能做什么呢,他们不就是用来探测地雷用的吗?石川长老的嘴角悄悄的扯动了一下,每一名忍者都不可必要的要遭遇这样的命运,这是成长的必然,只有那些能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人,才能生存到最后。

“风、林、火、山!”石川蓦的高喝一声,一头苍白的头发迎风而舞,身体突然一晃,现出四道分身,身外笼罩着红白青蓝四种不同的色彩,手持勾镰挡在两名下忍的身前,脸上的肌肉开始变形,显出狰狞的神态,眼中闪动着黑色的邪光,让人望而生畏,同时也消解了来自琪拉儿身上的无形压力。

两名年青忍者身上一轻,体内的血液重新开始沸腾,各自掏出忍者短刀紧握手中,粗短的刀身一片漆黑,看不到一点刀光,细看刀身,竟然没有刀锋,比川中农家常见的柴刀还要钝了一些,琪拉儿看着这样象刀非刀的怪物,几乎想笑。

这样的刀也可以杀人吗?

就算被砍在身上也很难留下伤口吧!

几乎没有多想,叶飞挺身挡在琪拉儿面前,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石川的分身让他多少了解到对手的实力,事情已经超越了常人的理解范围,来的这几人显然学过一些奇异的法术,这样的情景只在电影中见过,太恐怖了,大概就是家里几位老爷爷也不一定会这样的奇术,他怎么能不害怕?

可惜他对叶家三老的了解太少,否则就不会有如此的惊惧。

“琪拉儿小姐,请原谅我们的无礼。”石川满怀歉意的说道,其他三道分身的嘴唇同时开启,他怪异的声音从四个方向铺洒而来,象四把出鞘的利剑,冰冷的刺向叶飞和琪拉儿两人,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毛,连脑子里都是一片冰凉。

“是神原政次派你们来的?”叶飞深吸了一口气问,既然琪拉儿已经一口道出他们几人的身份,不用多想也知道他们和神原政次之间的关系。

“你是说神原吗?那个傻瓜,怎么可以请得动我们,我来这里是为了松川家族的利益,希望你们可以和我们合作,请不要让我们为难。”石川不屑的哼了一声,自豪的说道。

他已经认定神原政次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和那样的傻瓜为伍不止是松川家族的耻辱,更是真是身为伊贺忍者的耻辱,那样的家伙完全是凭借祖宗的武勇才在家族占有一席之地,怎么能和他们这样训练有素的忍者相提并论。他从来没有想过,也许他所见到的只是神原的表象,真正的神原其实完全隐藏在他好色荒**无耻的面具之下。年长的人通常拥有丰富的经验,同时也拥有骄傲自大的恶习。

“松川家族,神原政次,不知道有什么差别,不过在我看来那还不是一码子事吗!我想你们找错了对象,如果希望合作的话,应该找范加才对,要不去找王然也行,他应该有办法。”叶飞小声的说,毫不内疚的出卖了王然,在他看来这算不上是出卖。王然何许人也,几百年灵仙修行如今又是一体双修,就算初学乍练功力尚浅,比他这驱魔叶家的传人要强得多了,为什么非要让他来顶这破事呢?

叶飞一边说一边悄悄在裤兜里收寻符箓,他不敢奢望这些怪异的忍者会乖乖听他的话去和王然为难,如果有选择的话他们何必找上他呢,好歹他也算是受到法律严格保护的人民警察吧,他更不敢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吝啬的本命尊神身上,谁知道他现在正躲在哪里睡他那长眠了上百年都还能完全睡醒的大头觉,等他出来应该是收尸的时候了吧。

“你说得有些道理,和他们合作当然会使事情进行得更加顺利,前提是范加肯乖乖合作的话,不过很遗憾,他的表现很令人失望,至于你的朋友,他们很聪明,大概还受到中国安全部门的庇护同,所以暂时我还不想找上他们。”

石川平静的说,没有把叶飞的话放在心中,他当然知道从王然宁远飞的身上下手大概是最好最安全的办法,但联想到神原政次精心安装的二十多个窃听器竟没有一个逃脱他们的搜寻,也知道这两人不会是泛泛之辈,身后应该还隐藏着其他的力量,甚至与官方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与其挑战一个不知底细的对手,冒上与官方为敌的风险,还不如和一个貌似强大的敌人为难,这是很重要的生存准则。无论敌人多么强大,他总会有弱点,那么就会有可趁之机,而面对一个没有弱点的敌人,即使表面看来他是软弱的,都可能隐藏着不可预知的危险。

“那么你们想怎么样,让我们乖乖束手就擒吗?既然你们是有备而来,该知道我的身分了吧,我是光荣的人民警察了,杀了我对你们没有好处,千万不要小*警察的能力,我们绝不会诬陷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罪犯。”这话说起来有点怪怪的感觉。

叶飞反摊了摊手,强调自己的身份,无形中却开始示弱。经过一番仔细而徒劳无功的收寻,他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找不出一张符纸,这几天大概太忙了点,居然忘记了带上一点保命的玩意儿。

石川友好的笑了:“我们了解你的身份,也对中国警察的能力深感钦佩,请你不要误会,我们对你没有兴趣,更无意和中国警方为敌,所以我们会当你不存在的。”

石川望向琪拉儿:“尊贵的琪拉儿小姐,就我们的观察,您好象对旅行有着浓厚的兴趣,日本是一个很美的国度,盛开的樱花和白雪垲垲的富士山都是举世闻名的旅游盛地,我真诚的邀请您去日本一游。”如他自己所说的,说这话时他完全忽视了叶飞的存在,甚至没有正眼看他一眼。他的蔑视深深的伤害了叶飞的自尊心,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石川这样的态度正是他所希望的,如果身边没有琪拉儿的话,谁不希望活得长久一点呢?

琪拉儿冷冷的交叉双臂:“对你的好意我非常感谢,你说的没错,我喜欢旅游,但绝对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石川身侧的年轻忍者重新恢复过来,嘿嘿的冷笑:“我想在长老如此盛情的邀请之下,您大概没有拒绝的余地吧?”

叶飞先前被石川的话伤透了自尊,再听别人这话果真是遗忘他的存在,内心异常苦闷,愤怒的火焰开始在心中燃烧,上前一步挡在琪拉儿的身前:“我说各位,难道你们真当我是透明的吗?我可不可以把你们的话当做是威胁,或者是绑架,作为警察,我该怎么做呢?”

石川平静的望着叶飞,眼中透出血红的光彩:“警察的职责当然是保护他人的安全,就象忍者的职责通常会伤害他人一样,不过,如果仅仅是普通的警察,看到这样的景象应该会受不住惊吓了吧,你说呢叶警官?”

叶飞摊了摊手:“可能是因为我的胆子特别大吧?”他努力用更大的面积遮住身后的琪拉儿,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石川的判断不会有错,即使不是普通的警察,他也一样的感到惊恐,但是有一种特别的力量支持着他,让他看起来冷静依然,那是愤怒的力量。

真是奇怪,琪拉儿难道不觉得可怕吗?

为什么她看起来似乎比自己还要冷静?

叶飞有些想不明白。

但他并没有多想,面对这样的敌人思考好象不会有太大的用途,叶飞微闭双眼,口中念动真言,准备招出二爷的本命尊神,没有了符箓的帮助,现在只有他拥有力挽狂澜的能力。